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和她隱婚翻車了》第72章
(接上章)

 雲斂喝了酒就話嘮的毛病有些許的改善, 也可能是因為醉得不夠徹底,在這樣的時候她還想著和夏知形“睡覺”的事情。

 可是,她是真的很想嘗試,嘗試著讓夏知形也可以更快樂。

 想到這個雲斂就清醒了一些, 得到夏知形肯定的回答, 她就收回了自己的手, 眼皮抬了抬:“那我們泡澡吧。”

 “水還要再放一會兒。”夏知形把雲斂的頭髮給捋了下, 神情是一如既往的溫柔。

 雲斂:“好。”

 雲斂又湊過去:“那……再親親。”

 雲斂因為早早地入了行, 因此在別人情竇初開的年紀裡, 她卻在拍戲,自然也就錯過了這樣的時刻, 可是沒有關系, 她跟夏知形談戀愛就找回了這一切。

 原來跟年齡沒什麽關系,她也可以偶爾幼稚地向夏知形撒嬌。

 夏知形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一邊固著她的腰,一邊跟她接吻。

 接吻的次數一多,兩個人都相當有經驗。

 你追我趕你來我往。

 寂靜的客廳裡逐漸有了些許的響聲。

 等一個吻結束, 雲斂的腦袋擱在夏知形的肩頭:“水放夠了嗎?”

 “好了。”夏知形拍著她的背,“我去給你拿睡裙和內衣褲。”

 雲斂點頭, 她的眼尾都沾了粉色。

 浴缸很大,為了節省時間,兩個人要一起泡進去。

 等洗完澡吹了頭髮,時間已經到了十一點。

 夏知形掀開被子,拍了拍身邊:“進來睡覺了。”

 雲斂眯了下眼睛, 她差不多完全清醒了,自然不會上夏知形的當:“我可是記得某人說過要跟我在沙發上睡覺的。”

 夏知形輕笑扶額,這時候才開始不好意思起來。

 “一定要嗎?”

 “那不然呢?”雲斂站著, 雙手叉腰,就看著夏知形試圖想耍賴的神情,“你上次不也讓我去了。”

 夏知形清了下嗓子,有些理虧。

 雲斂眉頭一挑:“休想賴帳。”

 “好好好,我知道了。”夏知形躲不過了,又從床上下來穿著拖鞋。

 她比雲斂高了幾厘米,但不妨礙她像是沒了骨頭一樣掛在雲斂身上。

 客廳的燈光開全了,很亮。

 雲斂想到這個,又沒立馬離開臥室,她拿了夏知形的眼罩,又從抽屜裡拿了指/套。

 夏知形站在一邊:“…… ”

 她的喉嚨緊了緊:“把燈關一點吧。”

 雲斂看見她有些緊張的樣子,也就順著她的話回答:“好。”

 “那你還拿眼罩做什麽?”

 “給你戴啊。”雲斂一臉的理所當然,“這還用問?”

 夏知形摸了下自己的鼻子,但也由不得她思考了,雲斂拉著她出了臥室。

 “你先坐著。”雲斂說,“我去關燈。”

 夏知形很配合:“好。”

 雲斂走到玄關處,關了好幾盞燈,最後隻留了幾盞很小的燈,客廳頓時暗了不少。

 夏知形端坐著,雙腿並攏,看著雲斂忙前忙後。

 “怎麽樣?這個燈。”雲斂還問著夏知形的意見。

 現在還是二月中旬,柳城的溫度沒回暖多少,但室內開了暖氣,穿著單薄的睡衣也沒讓人覺得冷。

 那麽什麽也沒穿的話,也不會讓人覺得冷。

 雲斂關好燈,就慢慢地朝著夏知形走去。

 並且一邊走,一邊還解著自己的睡衣的扣子。

 但也就兩顆,露出了鎖骨而已。

 她走到夏知形的身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對方:“可惜,你今晚只能給我躺。”

 夏知形的雙手撐在兩側,身體微微往後倒了點,仰著頭看她,唇角的笑意很明顯:“這麽厲害啊?”

 雲斂:“……”

 被夏知形嘲諷了。

 她輕哼了一聲,就坐在了夏知形的大腿上,她的手放在夏知形的肩上,但手又有些不聽使喚,總是在悄悄碰著夏知形的耳朵。

 她已經吻了過去,並且有些霸道和強勢,像是在為剛剛的“嘲諷”而報復。

 夏知形悉數承受著,她的身體被雲斂壓製,不過她也沒什麽反抗的心思。

 雲斂喜歡,就由著雲斂。

 盡管她還是感到害羞,可是她們已經是最親密的關系了,只要不在過分的范疇裡,她都會和雲斂一起。

 一起笑一起鬧,一起抓娃娃一起雪天漫步。

 要一起做的事情有很多很多,根本數不過來。

 雲斂的嘴唇很柔軟,又帶了些溫度,並且她像是化身成一根羽毛,路過夏知形的下頜,在耳朵躲了片刻,但是似乎行程很滿,很快又跑到了脖子這裡,留下自己的痕跡。

 夏知形的力氣一點一點地消失,腦袋也仰得更高一點,腦袋枕著沙發。

 雲斂抽空出來給她戴上了眼罩,還啞著聲說關懷的話:“夏老師,開著燈閉眼,傷眼睛。”

 夏知形當然知道,她輕輕拍了下雲斂的手臂,完全忽略不了對方語氣裡的得意。

 眼罩戴上了,什麽也看不見了。

 羽毛又繼續,又是先重複了一邊剛剛的動作,緊接著就解開了對方的衣扣,更像是有了□□術,衣擺也有了動靜。

 夏知形的喉嚨滾了滾,等到睡衣被脫/下的時候,她一點反抗的力度都沒了。

 “夏老師……”雲斂親了親她的嘴角,嗓音裡充滿了濃烈的情意。

 夏知形的理智還有一些:“嗯?”

 她的話音一落,就覺得這羽毛又變了形狀,像是無數個溫潤的水柱,一點一點地布滿了她的全身。

 各處陣地陸陸續續都失守了,很快就被水柱侵佔。

 夏知形眼前什麽也看不見,她有些無措起來,在最要緊的陣營也無法反抗的時候,她艱澀地溢出一絲哼聲,情不自禁地拿過了在一旁的抱枕,但也只是拿在手裡,她不能雙手抱著,否則整個人都會往下滑。

 “夏老師。”雲斂整個人跪在了柔軟的地毯上,她抬眼看了看夏知形,得逞的語氣傳進了夏知形的耳朵,“要堅持住哦。”

 夏知形的呼吸一會兒淺一會兒重,她白皙修長的脖子上有幾處泛起紅點。

 “雲斂。”夏知形張嘴喊她,“你做個人吧。”

 “你不是人嗎?”

 “我怎麽不做人了?”

 夏知形:“……”

 雲斂見她咬了咬唇,就覺得很好玩,但眼下要緊的不是聊天,而是繼續。

 夏知形這個人隱忍慣了,雲斂才不想看見她就連“睡覺”也是這樣,於是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熱情。

 夜越來越深了,客廳的光還在繼續。

 夏知形的嘴唇張張合合,她的“控訴”一聲兩聲三聲,悉數被空氣吞噬。

 等到了尾聲,雲斂又親了親夏知形的嘴角:“夏老師,我們再洗個澡吧。”

 作者有話要說: 嘿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