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我親愛的法醫小姐(GL)》第144章造夢者
 “叔叔,我爸爸他不是殺人犯, 求求你們再查一查……”

  公安局門口, 瘦弱的女孩子拉住了警察的胳膊苦苦哀求, 那人外面穿著一件嶄新的白大褂,被她汗濕的手一捏,頓時留下了幾個臟指印。

  警察眉頭一皺,把人往外推著。

  “回去吧, 回去吧, 這都幾年了,還來,煩不煩啊?”

  “求求你們再做一次鑑定吧,我爸他不會殺人的……”

  “屍體都化成灰啦,還做啥子鑑定哦,我說你個小姑娘可真有意思!不好好上學,天天往公安局跑什麼跑, 當心我告訴你老師家長!”

  陳初南還想說什麼, 被他一兇, 什麼都想不起來了,紅著眼眶往後退了一步。

  男人轉身和同事一起往裡走,有說有笑地:“真是搞不懂,這都幾年前的案子了,法院判決書都下來了,還惦記著呢?要我說啊,這人啊, 得往前看。”

  “哎呦,是往前看,還是往'錢'看啊?”

  盛夏的日光透過梧桐樹葉灑了下來,那片光斑慢吞吞地挪到了她面前。

  初南整個人被曬得發燙,攥緊了書包帶子,抿抿唇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幾個騎自行車過的男同學瘋狂摁著鈴。

  “喲,殺人犯的女兒,又來公安局討說法啦?”

  “人家死者家屬都沒你跑得勤!”

  空曠的街道上,男孩子們嘻嘻哈哈的笑聲傳出去了很遠。

  對於這些閒言碎語,陳初南一慣是不理會的,埋下頭專心瞅著人行道上的磚縫走路,但有個人就不一樣了。

  林厭騎著那個年代少有的摩托車斜刺刺地從街角衝了出來,直衝著那幫人而去,迎面撞上的時候也沒減速。

  “喔喔,媽的,你會不會騎車啊?!”

  砰地一聲巨響,為了避讓她,為首的男孩子連人帶車摔在了地上。

  林厭一隻腳撐地,摘了頭盔掛在車把上,殺氣騰騰往過去走。

  這位可是江城市一中出了名的校霸,男孩子咽了嚥口水,往後縮著。

  “幹……幹嘛!”

  他的幾個好兄弟也圍了上來:“家裡有錢了不起啊,怎麼,還想打人嗎?”

  林厭揪住說話人的衣服往自己面前一搡:“給我滾開,不然連你一起打!”

  她說這話的時候,瞳仁漆黑深不見底,身上有不符這個年紀的冷酷肅殺。

  男孩子一怔,被人甩開了。

  林厭大踏步走了過去,揪起倒地男生的頭髮就往人行道上拖。

  “剛剛是你先挑釁的吧?道歉!”

  “放開我!神經病!林厭你個神經病!好疼……好疼啊……”

  男生哭爹喊娘,被人一腳踹在了腿彎上,撲通一聲跪了下去,臉朝下摔在了地磚上,牙齒崩落,鼻血橫流。

  林厭揪著他的頭髮把人往下摁,微微咬著牙說話,透出了幾分狠辣。

  “道歉,我再說一次,道歉。”

  男生痛極了,把眼一閉:“好,我道歉,陳初南,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

  “對不起,不該說你的壞話!”

  “以後見著她該怎麼辦?”

  男生眼淚鼻涕糊了滿臉,抽噎著:“繞著走,繞著走還不行嗎?!”

 林厭扯住他頭髮把人往起來揪了一點:“當然不行,以後但凡我在學校裡聽見一點風言風語,我就認為是你說的。”

  “但凡有人動她一根手指頭,我就認為是你做的。”

  林厭拍他臉:“到時候,可就不止掉一顆牙這麼簡單了。”

  男生哀嚎:“媽,我把她當媽一樣護著還不成嗎?!”

  林厭似笑非笑看著他。

  “不不不,當姑奶奶一樣供著還不成嗎?!!!”

  本來被這一幕嚇得臉色有些蒼白的人扑哧一下笑出聲來。

  林厭鬆開他,拍拍手起身:“滾!”

  男生扶起倒地的自行車和他那幾個不成器的兄弟屁滾尿流溜了。

  陳初南從校服兜里翻出手帕給她,她自己都捨不得拿來擦汗的。

  “給,擦擦手上的血。”

  林厭回過神來才發現手背上濺了幾個血點子,隨便在衣服上抹了兩下。

  “沒事,不用了,走吧,我送你去學校,坐坐我的新車?”

  少女指尖晃蕩著一串亮晶晶的鑰匙,陳初南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

  等她爬上摩托車後座的時候,盛夏帶著熱意的風掠過她們的髮尾。

  陳初南戴著頭盔,揪緊了她腰側的衣服,看著林厭左突右閃行駛在車流裡,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可是看著道路兩旁的景觀樹飛快後退著,機車輪踩過地上的光斑,就連剛剛嘲諷她的那幾個男生都遠遠落在了她們後面,又有些說不出的愉悅。

  “你爸爸對你真好,又送禮物給你。”

  林厭不置可否,因為機車轟鳴聲,略略提高了嗓音:“高考快到了,送我禮物就是想讓我收收心,好什麼事都聽他的,他怕我連考場都不進呢。”

  陳初南便笑:“那你呢,想考什麼學校啊?考出去不就可以遠離他了。”

  林厭眉頭深鎖:“不知道呢,沒什麼想考的,他想讓我報經濟管理類的,我他媽看見數字就頭疼!”

  坐在後座的女孩子終於開懷笑起來。

  “可是你的數學還不錯啊,照我說呀,你這麼愛見義勇為,又學武,不如去考軍校,或者當警察啊。”

  林厭騎著車大呼小叫起來:“什麼見義勇為,老子才懶得管閒事好吧,純粹看不慣那幫人噁心的嘴臉,早就想收拾他們了!”

  把人送到學校,好不容易昏昏欲睡的一節課結束,老師站在講台上點了名。

  “陳初南,林厭,跟我來一下。”

  坐在第一排的陳初南往後看了一眼,林厭背靠著黑板牆吊兒郎當坐著嚼口香糖,還吹了個泡泡,眼睛瞅著窗外,操場上傳來了打籃球的呼聲。

  站在講台上的老師怒了:“林厭,叫你呢,耳朵聾了?!”

  陳初南趕緊站了起來:“老師,我幫您把作業抱到辦公室。”

  她們前後腳出了教室門,林厭才慢吞吞把桌上的書塞進抽屜裡,起身往外走去。

  到了辦公室就是劈頭蓋臉一頓臭罵。

  “上課上課不認真聽講沒個正行,放學就去打架,今天七班老師又跑我這告狀來了,說你中午上學路上打了他們班上兩個男生!”

  林厭嚼著泡泡糖,翻了個白眼,明明是一個好不好啦?

  告狀都不實事求是。

  班主任把課桌敲得震天響:“都要高考了,還不收收心,這次又是為什麼打人?!”

  陳初南和她並排站著,偷偷拿余光打量她。

  林厭仍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她咽嚥口水,往前走了一步:“老師……”

  林厭從背後伸手,拽了一下她的衣角:“沒為什麼,看他不爽。”

  離得近,班主任怒目圓睜,唾沫星子都快噴到了她臉上。

  “要不是你爸……”

  為人師表的自尊心讓她及時把“給咱們捐了一棟教學樓”給咽了回去。

  “好說歹說,一中早就開除你了!照我說啊,就你這種脾氣性格就該送去少管所好好改造教育教育!”

  大概也是氣急了,又瞅著周圍沒人,女老師抑揚頓挫,慷慨激昂,一瀉千里,把林厭罵了個狗血淋頭。

  站在風暴正中央的人輕蔑地扯了一下唇角,任她罵,也沒低頭,目光就這麼大刺刺地看著她,毫無悔意。

  女老師一股熱血衝上頭頂,抄起手邊的試卷團成團就扔了過去。

 “看看你做的這理綜,這學期開學的時候及格都成問題,這次摸底考試居然能考210?!我教書育人數十年還從來沒遇見過你這種學生,考不好就罷了,還抄別人的答案,你要不要臉?!”

  林厭的臉色冷下來:“我沒有抄誰的。”

  罵了這麼久,對方終於有了一絲回應,女老師以為戳中了她的痛處,得意洋洋。

  “哼,還說沒有抄,有好幾個同學跟我報告,說你打了小抄,監考老師也說那天你考試的時候和左右交頭接耳。”

  林厭握緊了拳頭:“那是別人跟我借橡皮,我沒有抄,就是沒有抄。”

  “誰信啊?誰信啊?就你理綜也能考二百分以上?昨晚又跑去哪玩了,怕不是還在做夢吧?”

  女老師的嘴一開一闔,語氣是十足的不屑,臉上的表情又輕蔑又厭惡。

  那寫滿字蹟的試卷就掉在她腳邊。

  陳初南知道,她沒有抄,因為有很多個日日夜夜她們都是在一起復習的,林厭其實不笨,只是不肯用心學。

  稍微一努力,成績便會突飛猛進。

  她正要解釋,女老師又從桌上抽了一張空白試卷遞給林厭。

  “你不是說你沒有抄嗎?去,再把這份卷子做一遍,就趴在辦公室門口的陽台上寫,做出來成績比這份好,我就相信你。”

  林厭平生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侮辱她,此刻咬緊牙關,從齒縫裡蹦出來了幾個字,同時一手扯過試卷撕得粉碎,往上一揚。

  “我艹你媽的……”

  老師拍桌而起,臉漲得通紅:“林厭,你不要太過分了,打電話叫你爸來!”

  林厭也不甘示弱,個子比她還高,要不是初南死死拽著她的衣服,早就撲上去動手了。

  “來啊!誰怕誰?!有本事你叫他打死我啊!你算什麼東西,還教書育人,我呸!”

  “林厭,林厭,別說了,快出去……”眼看著老師抄起了桌上的茶杯,初南死命把人往後推著,一直把人搡出了辦公室的門。

  茶杯砰地一聲砸在了旁邊的牆上,茶水四濺,滿地碎瓷。

  林厭掀簾出來,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呸!”

  上課鈴響了,同學們好奇地看著她怎麼還不回教室,林厭往牆上一靠,胳膊枕在腦袋底下,漫不經心等著初南出來。

  班主任或許會為難她,但絕對不會為難陳初南,誰讓人家是學霸還是班長,性格又乖巧懂事聽話呢。

  果不其然,裡面的聲音慢慢平息了。

  陳初南替老師又接了一杯茶水放到手邊:“老師,您說的這些我都明白……”

  林厭翻過身去,扒在窗子上,豎起耳朵聽。

  老師慢吞吞地吹著茶杯裡的浮沫,半晌開口,語重心長:“不是老師說你,你的成績可以上北大清華的,幹嘛要報醫科大,還是法醫學系,你知不知道這一行出來幹嘛的?”

  陳初南埋著頭,靦腆道:“我知道。”

  女老師恨鐵不成鋼:“你知道?你知道還報?這齣來別說不好就業,女孩子搞這個有幾個正常家庭願意接納的,別把你一輩子都耽誤了。”

  陳初南看似柔軟得跟麵團似的,任人搓扁揉圓,實際上骨子里和林厭一樣,有一股百折不撓的韌勁。

  她依舊埋著頭,扣手。

  “老師,謝謝您的好意,這事我媽也知道,她同意了我才報的,不是我一個人的主意,不信您可以給她打電話問問。”

  女老師見勸不動她,長嘆了一口氣,揮揮手示意她回去上課吧。

  陳初南鞠了一躬:“老師,謝謝您,茶杯我改天賠給您。”

  女老師唇角這才浮起一絲笑意:“行了,你這孩子,老師怎麼會要你們的東西呢,你也是,一天少和林厭在一起瞎混,快回去上課吧。”

  聽見裡面談話趨於結束,林厭又把臉轉了回來,靠在牆上呢喃著:“法醫麼……”

  到了必須要填報誌願的時候,林厭瞅著面前這一張空白的表格發呆。

  陳初南撞了撞她的胳膊:“餵,想什麼呢,還不快填,一會兒就要交啦。”

  “我……”林厭轉著筆猶豫了一會,轉頭問她:“你為什麼想當法醫啊?”

  陳初南故作輕鬆地聳聳肩,臉上是有些俏皮的笑容,而林厭卻從那笑容裡看出了一絲苦澀。

 “你也知道,我爸是個殺人犯,圍觀群眾都說是我爸從那個女人手里奪過了殺豬刀扎向她,法醫也說了,主動撲上去和被動受刺所造成的傷口不一樣。”

  “我不知道他們誰說的對,但我相信我爸是不會殺人的,沒有人能幫我,林厭,那我就自己查。”

  林厭抿緊了下唇,不等她說什麼,有同學來叫初南去辦公室幫老師批改作業。

  陳初南匆匆起身,把高考志願書遺落在了桌上。

  林厭看著她離去的方向良久,最終把那份志願拿了過來,照著在空白的紙上謄寫了一份,交了上去。

  後來的後來,她們真的成了一輩子的好朋友,就像從前承諾過的那樣,她們不僅考上了同一個專業,一起實習,一起畢業,還把房子買在了一起做了鄰居。她們遵守年少時的約定,每年都會給彼此過生日,閒暇時間相約著一起出去旅遊,當然,這項活動在林厭有了宋餘杭之後,就變成了三個人的紀念,有時候警局的其他人也會跟著一起去,熱熱鬧鬧的一大家子人。

  當然,也不是沒有遺憾的。

  比如。

  林厭拿解剖刀劃開了死者的腦部組織觀察滲出液的情況。

  陳初南穿著防護服站在另一邊把摘出來的心臟放上計量器稱重。

  林厭彎一會兒腰,就覺得不大舒服,直起身子緩了緩。

  “我說你,我孩子都有了,你也該結婚了吧。”

  陳初南笑:“我媽都不著急,你急什麼急。”

  林厭放器械,從托盤裡拿起新的:“我替她老人家著急不行啊?再說了,咱們當初可說好了,不管生男生女,我都是要當孩子乾媽的。”

  陳初南走到另一邊解剖屍體:“肚子裡兩個,還不夠你使喚的?”

  說到孩子,林厭眼裡有了笑意,輕哼了一聲道:“我不管,這可是你答應我的。”

  不管過多少年,還是這個大小姐脾氣。

  陳初南眼底浮起無奈的笑意,但這樣的承諾,她想,她永遠也無法兌現了。

  “好,大小姐,快乾活吧,你家宋局長都站門口等你半天了。”

  好不容易兩個人卸了厚重的防護服換好衣服走出去,宋餘杭果真等在門口。

  “今天除夕,我在淮海大飯店訂了酒席,咱們兩家人一起吃個團年飯吧。”

  宋餘杭邀請陳初南,林厭也把目光投向了她。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今天的初南淡淡的,笑容淡淡的,說話聲音淡淡的,幹什麼都淡淡的,彷彿風一吹就會散似的。

  這種感覺在她這些年和初南的相處中愈發強烈,尤以今天最盛。

  林厭眼底有擔憂:“初南……”

  陳初南轉過身來,背著慣常上下班背著的單肩包:“不了,我媽還在等我回家吃飯呢。”

  宋餘杭和林厭對視一眼,不再強求。

  “好,反正也下班了,一起出去吧。”

  走到門口,天色黑下來,外面飄起了雪,路燈下紛紛揚揚的。

  遠處車燈行人都影影綽綽的,看不真切。

  初南媽媽也不知道在這兒等了多久,見女兒出來踮起腳尖,細心地給她系上了圍巾。

  陳初南低頭,享受著媽媽的溫柔,唇角含著笑:“媽,你怎麼來了?”

  “你爸也來了,早早地去市場買了菜,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在家等你呢。”

  時隔多年後,陳初南爸爸終於刑滿釋放出獄,但他在獄裡落下了病根,身體不太好,不常出門,更何況是這種寒冷的天氣。

  男人穿著夾克,撐了一把大黑傘,深一腳淺一腳地蹚著雪走過來,把妻女攬入懷裡。

  “走吧,咱們回家吃團圓飯去。”

  陳初南迴頭看了一眼,他們的前路飄著雪花,充滿了未知數,而她那個眼神又柔軟又哀傷,還有一絲淡淡的遺憾,彷彿不會再回來了一樣。

  林厭心裡一緊,追了兩步。

  “初南,你去哪?”

  陳初南唇角浮起笑意,她笑起來眼睛瞇成了月牙儿,瞳仁是那樣漆黑透亮。

  北風呼呼刮著,遠處響起了整點的鐘聲,雪花打著旋儿卷向她,陳初南從頭到腳開始變得透明。

  她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她只是望著林厭。

  “林厭,謝謝你,我要回家了。”

  “還會再見嗎?”

  林厭聽見自己的聲音開始哽咽。

  “會的,只要你還記得,我就一直在。”

  陳初南唇角含著笑說完,把目光投向了宋餘杭。

  “往後的日子,就拜託你了。”

  宋餘杭默默攬緊了妻子的肩膀,把她哭泣的臉摁向了自己的胸膛。

  “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她,直到與你重逢的那一天。”

  陳初南笑,揮手離去,和爸媽逐漸走遠,消失在了夜幕裡。

  “那你們要晚一點來,天堂很擠,來早了,我怕沒有位置。”

  作者有話要說:這篇番外,本該是在清明節發出來的,可是清明前一天,我病了,今天好些了,遂寫出來發在這裡。

  這段日子發生了不少事,瞬息萬變的國際形勢,愈演愈烈的海外疫情,夾在時代洪流裡,每個人的生活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影響,但還是有那麼些好事發生的。

  比如前陣子藏匿28年的某某案嫌犯終於被批捕,沉積20年的河北某案終於宣佈告破,十七歲女生沉冤得雪。

  每一個未結案件的告破,離不開一代代刑警們的努力,衷心感謝這些不願意放棄真相的人。

  我也知道像“初南”這樣的人還有很多,我也知道我人微言輕,什麼都做不了,但是我至少可以,用筆替他們圓一個夢。

  一個闔家歡樂,平安幸福的夢。

  也願諸君安好。

  作者君告辭,咱們下本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