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如果深情不對等[好萊塢]》第70章 Chapter 70
How long will I love you

 As long as stars are above you.

 對你的愛會持續多久?

 只要你頭頂的星星依舊閃爍。

 ——《時空戀旅人》

 又是一個深夜。

 安吉起身到了客廳,她實在是很想喝一杯酒。

 但她忍住了。

 深夜的酒一旦開始喝, 那就不是一杯的事情了。

 她走到沙發上, 打開筆記本。晚間的時候孩子們在看CBS的艾倫秀, 艾兒是其中一個被采訪的演員。她出來的時候家裡頓時就靜了下來。

 小的孩子在偷偷觀察她的表情, 大的還想換頻道。

 最終他們假裝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 一起靜悄悄地看著主持人艾倫采訪她。

 艾兒穿著一件矢車菊藍的裙裝,金發如絲, 眼神水汪汪的,到底年輕, 不需要濃妝重容, 輕淡的就非常好看。

 足足七分鍾的采訪,這在脫口秀裡已經足夠長了。

 三分半鍾是關於電影的宣傳。

 安吉知道這部電影, 知道艾兒在拍這部電影時是什麽樣的狀態。艾兒那時焦慮,不安,糾結, 難過傷心,在她面前小心翼翼, 想要靠近她卻不敢。

 那時艾兒還擠出時間飛過來到她的生日聚會, 來到門口也不敢來見她。

 這電影裡她扮演一個從小被父親家暴十分缺愛的青少年。節目放了點預告,安吉已經認不出裡面那個角色是艾兒。

 僅僅是很小的一個片段, 安吉就知道艾兒肯定演得很好。

 只是……只是……

 她這種狀態有多少是戲外的自己給她的呢……

 她竟然不敢去想。

 艾倫和她玩得一個遊戲叫“never have I ever”(我有沒有做過/有過這樣的經驗/經歷)

 艾倫跟她輪流著提問,問題都比較普通平常。她們手中都有個手握的紙牌,如果有,就是“I have”那面, 如果沒有,那就是“I haven't”那面。

 “有沒有過暈機的經歷?”

 “有沒有過舞台出糗的經歷?”

 “有沒有跟同行鬧過矛盾?”

 剛開始一來一回都比較輕松愉快,這時輪到艾倫,她突然問,“有沒有愛過一起演戲的人?”

 觀眾席中頓時發出“wu……”的聲音,尤其是鏡頭切到艾兒臉上的那明顯一愣的神情,起哄聲更明顯了。

 艾倫這個人精,露出了無辜而禮貌的微笑。

 她問得很有技巧,艾兒之前的男友有製作人兒子,也有年輕的導演的,那些可以算是同行,但不能算是共同演戲的人。

 孩子們都故作鎮定且不去瞧安吉的神情。

 艾倫歪著頭看著艾兒笑,示意她轉手中的牌子,到底是I have 還是I haven't 呢?

 艾兒那一愣過後鏡頭就一直緊跟她的臉,拍微表情特寫。

 艾兒抿了抿唇,看了看手中的牌子,轉了下“I have”。

 觀眾轟然。

 艾倫帶著恰到好處的興趣口吻,“這是新的戀情公開嗎?對方是什麽樣的人……”

 艾兒從剛才都應對自如,這時明顯有點不自在,想說什麽,又忍住的感覺。

 “come on , 給我一點信息嘛,對方是個什麽樣的人?”艾倫追問。

 “是一個很好的人,很溫柔的人,強大而溫柔,”艾兒說道,她似乎想到了那個人,眼神一瞬間變得柔軟而甜蜜,在大鏡頭特寫下一覽無遺,而後稍稍變成了悵惘,“是一個對我來說是高攀的人……”

 安吉的心猛然間被什麽利器狠狠刺穿。

 屏幕上的艾倫凝視著她,眼裡打趣的笑意退了些,她語氣真誠而柔和,但敏銳的嗅覺讓她沒有放過艾兒繼續往下引導,“哦,聽起來是個很難忘的人……”

 此時的艾兒已經緩過來了,她對艾倫調皮地眨了下眼睛,“確實是,但我覺得我不能再討論下去了,要不然我的經紀人心臟病會犯了呢……”

 這麽一打岔,時間也差不多了,艾倫識趣地收起了這個話題。

 屏幕裡,艾兒的神情已經看不出任何明顯的起伏,只是她的眼眸更加水汽盈盈,笑容更加完美無瑕。

 她已經成長成一個成熟淡定有自己氣場的女演員了。

 安吉再次在深夜回顧這段短短的視頻,凝視著她的臉,她的笑容,心生感慨。

 之後的日子一天天地過,平穩,沒有波瀾,且按部就班,然而總會有這樣的深夜,這樣睡不著的深夜,她的情感在黑夜裡緩慢而洶湧地流淌。

 在她這個年紀,她自認為自己見識得已經足夠多,已經鮮少有事情超出她的掌控。

 然而感情不受她控制。

 或許她曾經以為她能控制。

 或許到了現在她還認為她還能控制。

 如果是其他人,那麽就好辦多了,不過是一場心動和戀愛,她隨時可以開始,也隨時可以結束。

 可是是艾兒。

 安吉想到他們一次次見面的時候,她還是個小女孩,有一種天然的不加修飾的美,那種野生的,純真的熱情,就像原始森林裡野生的陽光,令人忍不住地要去接近。

 在她們這個行業還有沒被汙染過的光嗎?艾兒就是了。

 安吉想到她看自己的眼神。

 她那對眼眸,碧中帶藍,看著自己的時候亮如繁星。

 太美,太燙了。

 就連愛意都那麽熱烈而純粹。

 安吉以往的戀人們都沒有給過她這樣的眼神。

 他們愛她,欣賞她,把她當女人,當情人,愛與 yu望並存。

 而艾兒,艾兒,像把她當做生命一樣。像火,又像水。

 她不知道怎麽去面對。

 她看著艾兒看她的眼神從純粹的快樂,一點一點地變灰變暗,一點點地消失,到了最後,她的眼睛依舊很美,但卻有了黯然,有了沉痛。

 安吉以為隨著時間流逝,她這些輾轉難眠的深夜會結束,她這些難言而洶湧的情感也會停止,她所需要做的就是等時間過去。

 她不想再有任何的行為去影響艾兒。

 她看上去……已經在痊愈之中了。

 而這些深夜是自己應得的懲罰。

 安吉想到那個在醫院的夜晚,她其實和達科塔有一面之緣,那時她急急忙忙趕到醫院,她進門時被達科塔擋住了。

 達科塔不讓她見艾兒,她態度堅決地請她離開。

 “你如果做不到珍惜我的妹妹,那麽請你遠離她。”

 安吉當時已經超過36小時沒有合眼,她疲憊到極點,擔心到了極點,隻想進去看艾兒一眼。

 這些夜裡她也最想的就是再見她一次。

 不,她已經見過她一次,上一次,在海倫和南希的安排下,她們已經在電梯裡見過一次。那已經是上周的事情了,她們甚至都沒有說幾句話。

 安吉終於明白,她還想見到艾兒,她想更長時間的見到她,想隨時隨地見到她。

 私下底,就她們兩個在一起。

 她錯過那次珍貴的機會。

 在艾兒的倒數第二封郵件,一個個的字母好像在跳躍,仿佛她當時的心情。

 “我好開心,好興奮,我簡直不敢相信我自己的耳朵。她說要跟我一起去旅遊,就我們兩個,一起去看海。我挑了我最漂亮的長裙,挑了我最性感的睡裙。我和她要在一起相處兩天三夜,這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是她主動提起的,是不是證明了她很喜歡我。我好緊張呀,我從來沒跟她單獨相處過。怎麽辦?

 上帝啊,我真愛她。

 PS,這件黑色的裙子她會不會喜歡呢?

 黑色是她最喜歡的顏色呢。

 太害羞了!”

 這封郵件安吉看過一次就全部記在心裡。

 而最後一封,才真讓她心碎流淚。

 只有短短的——

 “她說她不過來了。”

 艾兒丟失的行李箱安吉找回來了,留在她的身邊,她找到了那條她精心準備的黑色睡裙。

 薄薄的雪紡長裙,大露背。她穿上一定很好看。

 “喜歡的。我很喜歡的。”這句話始終縈繞回蕩在她心裡,可她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再說給艾兒聽了。

 也許再過一段時間,她就會恢復正常,很好地控制自己的黑夜裡的情感,就像她的白天。

 聖誕來臨,一場接著一場的雪,一切的過往仿佛埋葬了。

 安吉帶著孩子們買完禮物,站在街邊,雪花點點落入她的發間,她微微仰著臉瞧著這飄飄灑灑的雪花。

 路邊不遠一個年輕的女孩,縮著肩膀,跺著腳,卷翹的金發落滿了雪花,一直在撥電話,估計沒人接,臉上盡是著急的神色,嘴裡小聲地嘟囔著什麽。

 安吉目光落在她的那邊好幾秒。

 直到她進了車,女孩子還沒等到她想好等的人。

 她讓司機停留了三分鍾。

 幸好,最後的幾秒鍾有個高大年輕的小夥子跑到那女孩身邊,二話不說就把她抱了起來。女孩子被他抱起來團團轉,哭笑不得地打他。

 男孩把她放下,兩人再度擁抱,女孩子笑著說:“你終於來了,我終於等到了你……”

 安吉的車這時已經開動,她仍舊看著車後鏡裡在雪中接吻的情侶。

 雪落在了街道兩旁的建築樓上,落到了樹上,落到了路面上,越來越大,很快就漫天大雪。

 這場雪似乎也落在了她的心裡。

 她的心很靜,靜得似乎能聽到雪落在她心裡的聲音。

 她曾經也有過這樣被等待的經歷。

 她想起了艾兒的擁抱,她的笑容,她躺在自己懷裡的感覺。

 想到她的呼吸拂過自己臉頰的那種微癢的聲息。

 她想起了吻艾兒的感覺。

 她那雪白無暇的肌膚,她那小巧誘人的耳朵,只要輕輕一個碰觸就會變成粉暈,連脖子都無法幸免。

 以及她身上那暖暖的光,抱住她時,全身也跟著暖了起來。

 那些深夜冰冷的時刻,她在思念著她的溫暖,也在思念著她的愛,而她那四肢百骸流淌著的也是對她的愛意。

 洶湧的是愛,無法抑製的也是愛。

 艾兒的愛是如此的堅定純粹。她是多麽單純善良,在愛中泡著成長起來的女孩子,從未吃過什麽感情的苦,而她唯一的因愛受的痛楚全都是她給她的。

 極度的浪漫,深刻的痛苦,熱烈的愛意。是她們給予彼此的。

 這個聖誕,安吉的心裡下了一場很大很大的雪。

 新的一年來臨,第二個月到了中旬的時候,又是一年的奧斯卡來臨。

 艾兒今年順利提名了女主的獎項,這是她第一次提名了女主的獎項,意義重大。

 她坐在車裡,化妝師在最後一次檢查她的妝容,等會車門一推,一下車,就進入紅毯環節了。

 奇怪的是,她沒有一點的緊張。

 她的獲獎率有六七成,她沒去擔憂這個,但是這個提名她實至名歸,得失心不強,自然也就沒有那麽大的壓力。

 艾兒想起了她和安吉一起提名的那屆奧斯卡,也想起了她說“我們不在相同位置”的那屆奧斯卡。

 恍如隔世。

 “一切都好了,艾兒。”化妝師愛琳笑著對她說。

 “美極了,寶貝,好好表現。”南希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安吉在紅毯這邊遠遠地看著她。

 這屆的奧斯卡她不是主角,也沒有任何的作品入圍,她只是接受了邀請前來,而且她沒有帶孩子們,海倫在她身後不遠處。

 艾兒穿了件冰藍色的長裙,典雅的掛脖露背設計,風琴褶裙擺很有垂墜感。

 她很適合一切輕,暖,淡的柔和顏色。

 藍色十分襯她的膚色和瞳色。

 在今天這麽隆重的場合,周圍都是華麗的演員和明星,艾兒自帶光環,輕易地跳入了她的眼簾。

 雖然安吉不是主角,但是記者一直跟著她采訪,鏡頭也緊跟著她。

 記者問,“安吉,這屆你支持誰呢?”

 安吉微笑,她慢慢地走著,眼神卻始終在艾兒身上。如此明顯,不加掩飾,就連記者都發現了。

 “你和艾兒芬寧非常親近,我想你是她的支持者,對吧?”

 安吉嘴邊的笑容擴大,“當然。”

 她說完這句,就不再接受采訪,走出了鏡頭。

 然而記者的觸覺非常敏銳,鏡頭跟上了安吉。

 周圍的一切安吉都了然,她都渾然不在意,她一步一步地向她走過去。

 那時的艾兒臉都漲紅著,粉唇顫抖,眼神卻亮得驚人,“我愛你,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很久了……”

 安吉清晰無比記得艾兒當時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

 “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歡我,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的感情,我舍不得你,受不了見不到你。”

 艾兒,我也愛你,我也喜歡你。

 我舍不得你,我受不了見不到你。

 這一次,這一次輪到我,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再給我一次機會。

 讓我多些時間跟你相處。

 這次,你隨時可以不見我,隨時可以結束。

 這次的選擇權在你那裡。

 艾兒,艾兒……

 我的女孩,讓我成為你的愛人。

 安吉越走越近,甚至引起了周圍明星和演員的注意,有人跟她打招呼,後面的記者還想采訪她,安吉微笑地一一穿過。

 她身穿了一件最簡單式樣又最能勾勒出她身材的黑裙,全身的裝飾只有一對鑽石耳環。閃爍耀眼一如她的眼神。

 鏡頭開始跟著她走,跟著她的視角,那在紅毯一邊正接受采訪的艾兒也轉身過來。

 她轉了過來,她睜大了眼睛,氣息緊張地看著安吉走過來。

 她們終於面對面站著。

 無數的鎂光燈鎖住了她們。

 周遭的一切都消失了,除了她們之外的一切也都不重要了。

 後記

 在當今世界上,生活裡發生的一切事情都逃不開網絡,特別是名人,尤其是好萊塢名人。尤其是安吉這個全球知名的人物。

 各種語言版本的社交軟件也已經炸開了,

 “是我的錯覺嗎?安吉莉亞和艾兒芬寧也太曖昧了,她們難道是在交往?”

 “怎麽可能呢?這兩人的名氣大概相差了二十三年的奧斯卡吧?哦,還有她們的年齡差,敢這麽想的人是瘋了吧?”

 “說真的,安吉莉亞自從離婚後好像也沒有新的戀情傳出來吧,可不像別人,哼,交了好幾個了吧,男人啊……”

 “嘿!能不能帶上我家皮特了,他好不容易才脫離這個控制欲強盛的女人!”

 “我只是好奇安吉莉亞走過去跟艾兒說了什麽,有沒有現場觀眾啊,鏡頭一下子就沒了……”

 “你還別說,自從她們演過那部《心之全蝕》,我覺得她們好配,天天真情實感地為她們流淚!”

 “前面的姐妹等等我,我也是!我的天我根本不萌百合啊!”

 “艾兒芬寧有啥作品啊?長得又不好看,演技一般,笑容又傻,腿又粗,她也就只能穿穿長裙,要不然根本無法見人……”

 “我對艾兒芬寧沒意見,說實話,我都納悶幹嘛這兩人的名字會出現在一起……我是安吉的老粉了,我覺得她根本就不喜歡女人啊,你看她三次婚姻都是男人!!! 現在的人真是太可怕了,什麽都可以拉對!”

 “嗚嗚嗚,我才不管,請你們早日結婚!!!!”

 “你們瞎了嗎?你們沒看見嗎她們就對著彼此傻笑,那眼神不是愛我要去看眼科了!”

 “你才瞎了呢!她們是演員啊!都拿奧斯卡了!”

 “年年奧斯卡,年年有噱頭!”

 “哈哈哈哈哈哈……”

 “……”

 (全書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