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誤入婚途[娛樂圈]》第178章番外

遲慕顏的周歲是在B市辦的,不算隆重,只是邀請了至親好友,遲一凡帶著遲萱早早就從A國飛回來了,自打孩子生下後他就隔兩個月回來B市一次,顯然很喜歡這個孩子。

而遲萱就沒這麼幸運了,她被安排進公司學習後就很少有空,實在想的緊了就和謝丹發個視頻。

當然一面對著屏幕舔舔遲慕顏,一邊斥責大哥的狠心腸,這次藉著遲慕顏辦周歲回來,她高興的抱著孩子轉了好幾圈。

謝丹擔憂的直叫喚:“小萱你慢點,剛喝了奶。”

遲萱抱著遲慕顏狠狠的親了一口,轉頭對謝丹道:“放心吧媽,沒事,我有分寸。 ”

遲一凡走過來從她手上搶走孩子,嗤笑:“有分寸?”

遲萱本想義正言辭的反駁,對上遲一凡那雙眼睛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懨懨的坐在沙發上,謝丹坐在她身邊,客廳裡只有遲一凡在逗弄孩子的聲音。

謝丹看著倆兄妹較勁真是哭笑不得,她拍拍遲萱的手背:“好了,你大哥也是為你好,想你早點能撐起半個公司。”

遲萱努努嘴:“我才不想撐起什麼公司。”

“要不然你和二姐說說,讓我來B市吧,我看二姐經常陪著二嫂拍戲,肯定沒空管理公司。”

謝丹拍著她的額頭:“景煙有周生他們,要你過來添什麼亂。”

遲萱哼唧兩句抱著謝丹撒嬌。

沒一會,門口進來兩個人,柴茵和王海寧相攜走進來,她們手上還帶著禮物,遲萱要有大半年都沒有見到這兩人了,她目光在兩人身上游離,試探道:“咦,你們倆……”

王海寧放下禮物,和謝丹打了招呼才看著她道:“剛剛在門口看到的柴小姐,便邀著一起進來了。”

遲萱看到柴茵翻了個白眼她就想笑。

這一年她忙歸忙,還是多少從二嫂那裡聽到一點柴茵追著王海寧跑的事情,當初二姐結婚的時候她就看出來兩人有貓膩,沒想到這麼久了,兩人還沒定下。

謝丹讓傭人送兩杯茶上來,王海寧在客廳環視一周,開口問道:“希顏和遲總呢?”

遲一凡手上抱著孩子回道:“拍戲去了,中午會回來的。 ”

遲慕顏在他懷裡玩的咯咯笑。

柴茵聽得心癢也走過去看著遲慕顏道:“暮暮長得快要和希顏一樣了,真是個美人胚子。”

這倒是不假,遲慕顏酷似孔希顏,除了眉眼有幾分遲晚照的影子外,簡直就是縮小版的孔希顏,尤其是那雙眼睛,水靈靈的,又大又清亮,太招人喜歡了。

遲一凡看她眼,輕笑聲將孩子遞給她,遲慕顏還有些不高興,拉著他的衣領不肯松。

柴茵哄了好幾聲才將孩子抱過去。

遲萱看著他們的動作笑道:“大哥,茵茵,你們倆這樣還怪像夫妻的,要不然,你們湊合過算了。”

她說完看向王海寧,只見王海寧握著杯子的手一抖,有些茶水灑了出來。

柴茵抿唇道:“那不成。”

遲萱對她擠眉弄眼:“有什麼不成,追著人跑多累啊。”

柴茵看向遲慕顏,伸手擰了下她的臉頰,細膩的肌膚讓她神色溫柔,聲音清淺:“累也沒關係,總歸是我喜歡的。”

她說完親了親孩子的小手,眼神裡有柔光。

王海寧抬眸看到她的表情,半響才移開視線。

孔希顏和遲晚照回來的時候江遠和周生也到了,現在她正在拍【琉璃2】,劇組知道今天是慕顏的滿月,集體定了一個大蛋糕讓孔希顏帶回來。

所以周生和江遠看到遲晚照的時候就看到她手上拎著格格不入的卡通蛋糕,兩人想笑,又得憋著,好不容易到了門口,遲萱見到後不客氣的笑出來,客廳裡這才充斥著笑聲。

遲晚照神色如常的將蛋糕交給管家,徑直走到柴茵的身邊,遲慕顏看到她就嗚嗚嗚的叫喊,伸出雙手,想讓她抱。

柴茵故意不讓她抱,慕顏在她懷中一副要哭的架勢,大眼睛裡淚濛濛的,遲晚照瞧著心疼,從柴茵的懷中抱過來,開口道:“想抱孩子可以自己生個。”

末了還補刀:“你也不小了。”

柴茵咬咬牙。

你個死毒舌!

遲晚照接到她忿忿目光絲毫沒在意,抱著孩子就去找孔希顏了。

午宴還沒開始,謝丹忙著去招呼遲家的親戚,孔希顏接到童悅的電話說是飛機晚點,到現在還沒登機,只能下午到了。她讓童悅不用著急,電話另一端還傳來傅秋的聲音:“孔姐,孔姐我好想你啊。”

孔希顏聽到她說話,輕笑的應答兩句。

年後,傅秋時不時的會跟著童悅學習,也各處飛,原本童悅是想給她重新安排個助理,被她拒絕了,傅秋又不是不回來,況且小晚還經常陪著她,著實用不上再多個助理。

孔希顏剛掛了電話就看到遲晚照和慕顏對著自己笑,她也忍不住彎了眉眼。

午宴是在後花園辦的,王海寧剛落座柴茵就挨著她坐下,耳邊也隨之傳來聲音:“王海寧你這次回來幾天?”

王海寧歪頭看眼柴茵,驕陽下,那人眉目精緻,俏顏如花。

她垂眸:“明天就回去。”

柴茵想了會:“那下午……”

王海寧低頭抿了口飲料:“下午我想休息。”

柴茵默了默:“哦。”

兩人簡短的聊天後被遲萱拉過去拍照了,柴茵下午還有通告,所以吃了飯就離開了,王海寧站在二樓的窗戶口看著柴茵坐在車裡搖下車窗,她往後退一步,身後有香味襲來,孔希顏推著她站在窗戶口對樓下道:“柴茵。”

柴茵本黯淡的眸子在仰頭時瞬間璀璨,閃閃發光,她往樓上揚唇淺笑,還揮了揮手。

孔希顏拉著王海寧的手也揮了揮。

車在庭院裡劃出個弧度,開出了老宅。

直到看不到車王海寧才轉頭看著孔希顏:“希顏……”

孔希顏往後退兩步:“還記得當初你是怎麼勸我和小晚的?”

“你說遇到事情要積極面對,想辦法解決,逃避是沒用的。”

“怎麼到了你身上,完全反過來了。”

王海寧垂眸“我和你的情況,不同。”

孔希顏盯著她看:“有什麼不同,人生短短幾十年,別太庸人自擾。”

房間裡有些靜謐,門外有遲萱在喊孔希顏的聲音,她拍拍王海寧的肩膀就走了出去,沒一會客廳里傳來歡聲笑語。

王海寧一下午都沒有出去,她躺在床上看著水晶燈,打開,又關上,最後眼前朦朧,她合眼休息。

下午三點多。

柴茵拍完從攝影棚出來,助理小跑到她身邊遞上披風,問道:“茵茵,晚上我們還去遲家嗎?”

“去的話我們……”

柴茵轉頭看她:“不去,我想休息。”

助理的話音戛然而止,愣了下,就她這一年來看到的是柴茵一直追在王海寧身後,三五不時的就飛去長寧,現在王海寧來了B市,她突然又不去了。

奇怪。

不過助理也沒多問,只是讓司機去柴茵的公寓,臨下車的時候柴茵想了會道:“你去幫我訂張票。”

助理對上她的眸子,點頭:“好。 ”

柴茵下了車回公寓裡,她坐在沙發上發呆,好一會後從包裡拿出手機和孔希顏發信息,招呼打完將手機扔在茶几上上二樓泡澡。

孔希顏接到她的信息看眼,隨後笑道:“可真難得。”

遲萱坐在她身邊應道:“怎麼了二嫂。”

孔希顏收起手機:“沒事,柴茵說她頭疼,晚上不來了。”

王海寧聽到兩人談話看眼手機,她和柴茵的最後一次聊天頁面還是兩天前。

——明天到B市?

——嗯。

——幾點啊?我去接機。

——不用了。

簡短的聊天記錄如同這一年的相處,柴茵總是沒事就往她那裡鑽,她再想著法子拒絕。

原先她是真的覺得荒謬,也不認為柴茵是認真的,沒準就是遲總結婚了她心裡空落落想找個伴所以才找上她。

可後來的相處,讓她逐漸的了解,這是怎樣的一個人。

她勇敢,果斷,做事乾淨利落,從不拖泥帶水,這樣的人若說為了別人而喜歡上她,是不可能的。

那就只有一個解釋。

她是真的想要和她在一起。

王海寧關掉手機屏幕,腦子裡亂糟糟的,她起身到後花園吸口涼氣,好讓自己冷靜下來。

收效甚微。

有個念頭盤旋不去,她站了半小時後還是拿了手機發信息給柴茵:頭疼?

和往常不同,柴茵沒有回复她的消息。

王海寧又打字:記得吃藥休息,疼得厲害,去醫院看看。

過了四五分鐘,依舊沒有回复。

——我可以陪你去。

王海寧發完這條信息心砰砰直跳,掌心出汗,有種感情破繭而出,隨著她的血液在身體裡肆意流動。

柴茵一直沒有回复她的消息。

王海寧最後憋不住打電話過去,響了好幾聲都沒人接。

孔希顏抱著慕顏走到這邊來,對王海寧道:“海寧,晚宴要開始了,回去吧。”

王海寧捏著手機,剛想應下就听到手機鈴聲響起。

她忙接通。

手機那端柴茵聲音軟軟道:“怎麼了?”

王海寧抿唇:“沒事,想問問你好點沒。”

柴茵蹙眉,將手機稍稍讓開一些距離,看到手機最上方的消息提示,她點開看眼,見到了王海寧發的消息。

看到我可以陪你去時她掩飾不住的唇角彎起,手機還沒掛斷,王海寧的聲音響起:“柴茵?”

柴茵輕咳,遮住聲音裡的喜色,裝作不在意的回道:“我沒事,睡一覺就好,你們晚宴要開始了吧。”

“好好玩。”

王海寧啞口無言,落落道:“好。”

柴茵聞言嗯聲:“那就這樣,我掛了。”

她說完就掛了電話,和平時纏著她總要說上一大堆的態度完全不同,她越反常,王海寧心裡的擔憂就越重,孔希顏站在一邊看著她,將她表情變化盡收眼底,她對慕顏道:“有些人啊,就是死鴨子嘴硬。”

王海寧面色微紅,收起手機往屋子裡走去,和出來找孔希顏的遲晚照擦肩而過。

後花園裡,遲晚照往裡走兩步,孔希顏低頭逗弄孩子,石道兩邊的路燈打在她身上,添了無數的暖意。

遲晚照往前走,站在孔希顏面前,聽著她用軟綿綿的聲音教孩子說話,她心頭微癢,在孔希顏沒反應過來之前就伸手抱住了她。

涼風襲來,吹散滿園子的漣漪。

晚宴後,王海寧還是決定親自去趟柴茵的公寓。

柴茵的公寓她知道在哪,鑰匙也有,是柴茵硬塞給她的,美名其曰,以後來B市不能老是麻煩別人。

合著她已經不是別人了。

王海寧坐在車上看著窗外的霓虹燈眼前掠過一幕幕畫面,原來,她和柴茵的回憶——還挺多的。

到柴茵公寓的時候才九點多,她打了柴茵的電話未果後猶豫了會開門進去了。

這不是她第一次進來,早在半年前柴茵過生日她就來過一次,到了才知道她生日隻請了自己,還弄了燭光晚餐,想到她曾經費的小心思,王海寧面色溫柔。

客廳里黑兮兮的,王海寧進去後換了鞋,打開燈喊道:“柴茵?”

沒人。

剛剛她也沒問柴茵是不是在這邊的公寓,就這麼貿貿然的來了,可能並不在。

王海寧設想到這種可能往裡面走的步伐微頓,環視四周,隨後目光落在了茶几上的手機上。

那是柴茵的手機。

而她向來手機不離身。

王海寧走到茶几旁拿起手機看眼,見到幾個未接電話,都是自己打來的,她放下手機轉身去了二樓柴茵的房間。

她先敲了敲門,手放在門把手上,半響沒人回答她擰下門把手,門咔擦一聲開了。

柴茵的房間里黑兮兮的,樓下的燈光照不進裡面,王海寧之前並沒有進過她的房間。她往裡走,憑著記憶想客房開燈的位置,沒料到腳下有東西絆著,直接往前跌去。

不是意料中的疼。

反而軟綿綿的。

鼻尖還有被子的香氣,看來是跌到床上了,王海寧嘆口氣掏出手機,剛準備打開手電筒手機就被手打掉了,黑暗裡有聲音傳來:“王海寧?”

“你怎麼來了。”

王海寧聽到柴茵的聲音鬆口氣,她坐起身體:“你好些沒?燈在哪邊,我先去開燈。”

柴茵似乎有些迷糊,隔了會才道:“燈啊,壞了。”

王海寧:……

房間裡一陣安靜,王海寧有些坐不住,她對柴茵道:“那我睡客房,你有事叫就我。”

柴茵應下:“好。”

乖巧的實屬反常。

王海寧想抬眸看柴茵,但周身漆黑,什麼都看不清。

她抿抿唇:“我手機呢。”

柴茵雙手在床上摸索了會,無辜說道:“我也沒拿。”

王海寧嘆息:“那你好好休息。”

柴茵這次沒回答。

王海寧在她床上坐了會,躺在床上的人一聲不吭,呼吸綿長,似乎是睡著了。

她放下心站起身準備離開。

手被人輕輕扯住。

王海寧下意識的回頭,掌心傳來的溫熱觸感讓她忍不住的心跳加速,連帶聲音都有些輕顫:“柴茵。”

柴茵拉過她的手放在臉頰邊,蹭了蹭,輕輕的說道:“王海寧你是不是又要走了?”

王海寧心尖一縮,有些疼,她不自覺的軟了聲音:“沒有,我就在隔壁,你隨時可以叫我。”

柴茵不肯鬆手:“那我現在呢?”

“現在可以叫你嗎?”

王海寧張張口,不知道說什麼。

床上有衣服摩擦的聲音,柴茵往裡挪了挪,拍拍身邊的位置:“陪我睡覺好不好?”

可能是因為生病,她聲音不似平時那樣,又輕又弱,還有點怕王海寧不高興,帶有幾分小心翼翼。

王海寧聽到她可憐兮兮的語氣,終忍不住心疼,開口道:“好,我陪你。”

她掀開被子上床,睡在柴茵旁邊,輕拍她的背部:“睡吧。 ”

柴茵見機往她身邊移了點,在她懷中蹭蹭說道:“真好。”

王海寧裡面是羊毛線衫,臉靠在上面細膩而暖和,舒舒服服的,柴茵貼著她睡,拉過王海寧的一隻手環抱住自己,她穿的睡袍,這麼一動作早就敞開大半,王海寧的指腹觸碰在她光滑的肌膚上。

王海寧的手在碰到她皮膚時握緊,盡量的避開接觸,柴茵用背對著她,拉過她的手掌,一個一個的掰開她手指,牽著她的手摸在自己的腰部。

兩人靠的很近,呼吸融合在一起。

王海寧掌心出汗,聲音微啞:“柴茵……”

柴茵翻了個身,兩人面對面,她聽出王海寧的忍耐,主動湊上去,咬住她的唇瓣,還不忘將她的手放在自己腰間,細細摩擦。

王海寧亂了心神,腦子裡亂糟糟的,她往後移開一點,開口道:“你在生病。”

柴茵趴在她身上,湊到她耳邊吐氣如蘭:“是啊,我在生病。”

“王海寧,你就是我的藥。”

她雙手環抱住王海寧,話剛說完就感覺到脖頸處一疼,是王海寧在咬她,用力吮吸,她因為吃痛咬著牙,聲音破碎:“王海寧……”

王海寧反客為主,摟緊她的腰身,低頭在她鎖骨處種下一朵朵桃花,聲音低沉道:“嗯,我在替你治病。”

柴茵眼裡霧濛濛的,被摟緊後她雙手從王海寧的線衫裡伸進去。

兩人身上的溫度在升高,氣氛一點就燃,房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合上了,房間裡漆黑。

有微弱的聲響從房間裡斷斷續續的傳出來。

半夜未歇。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