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三百六十五種高難度活法》第187章
超正常人研究與調查處, 案件編號2023P12。

 四樓的審訊室,關著一名嫌犯。

 目前已經拘留超過24個小時, 期間進行了一場審訊, 但無果。

 這名嫌犯本身是名律師,他禮貌地提醒楚愈, 若她們再拿不出證據,請放了他, 不然他會向法院起訴, 因為她們非法拘留。

 會議室, 楚愈靠在會議桌上, 盯著四樓的監控錄像, 一言不發。

 最近三個月內, 盆川省內發生三起命案, 死者皆為女性,都為上吊死亡, □□都被嚴重破壞,而這三個案件,都沒有犯罪嫌疑人。

 楚愈熟悉案件信息後,生出預感,這是個變態殺人魔,只是為了殺人而殺人,所以不能從死者的關系網入手來偵查。

 她作出判斷:凶手為同一人,且不是案發地點當地人,他在出差期間, 扮成遊客和女性搭訕,將她們引到無監控區後下手。

 省內的各地警方,都高度重視起來,在旅遊景點加強巡邏。

 楚愈每天都會收到各地的反饋,在海量信息中,她鎖定了一個人,一個男人,巡邏的警員發現他借了一名年輕女孩的電話,他邊打電話邊往松林裡走,給女孩示意那邊有人等他。

 警員見女孩跟了過去,覺得不對勁,就上前詢問,男人說他只是手機掉了,想借個手機打電話罷了。

 警方覺得男人很可疑,但又找不到證據,便將他作為懷疑對象,列在犯罪嫌疑人名單上,結合相關背景調查後,發給超人處。

 木魚補充篩選了懷疑對象的背景資料,整理後再集中交給楚愈。

 楚愈一一排除,最後目光落在一個叫於天越的男人身上——他的外貌、職業、童年家庭經歷,幾乎完全符合她給凶手的心理畫像,而且三起案件發生發時,他都沒有不在場證明。

 行動小組將犯罪嫌疑人帶到了超人處,現在拘留在四樓。當初給夏亦寒專門建的監獄和審訊室有了用途,目前給危險嫌犯使用。

 木魚給犯罪嫌疑人做了測謊儀,但測謊儀證明他沒有犯罪。

 楚愈得到結果後,並沒放人——測謊儀對反社會來說,很多時候形同虛設,因為他們缺乏羞恥感,謊話連篇且相當自信。

 楚愈認為,凶手為反社會人格障礙加性心理障礙,表現為嚴重的性施虐狂。

 對於反社會人格障礙,處員們已經和夏亦寒混熟,覺得也沒那麽可怕,甚至還有些親切,但此刻被這一案子當頭一棒,重新認識到“反社會”的嚴重性。

 木魚也提醒楚愈,他們現在一沒證據,二也審訊不出任何結果,嫌疑人的家屬已經在施壓,若拘留時間超過法定的24小時,可能真會惹上麻煩。

 雖然沒有實打實的證據,但經過一番審訊下來,楚愈有直覺,他們拘留的嫌疑人就是凶手,瘋狂地毆打給他提供幫助的女性,然後將她們掛在樹上,用樹枝或石頭捅向她們的下.體,看著她們在痛苦中死去。

 現在嫌犯坐在審訊室,氣定神閑,談笑風生,和她們講起了法律。

 木魚安慰楚愈:“將他放走後,我們可以加強對他的監視,這樣還可以搜集證據。”

 楚愈手握拳頭,抵住牙關,目光鎖定監控中的嫌犯:“是可以搜集證據,但怕我們拿到的證據,是下一個被害人的屍體。”

 會議室門響了,夏亦寒走了進來。

 木魚和楚愈同時回頭,看向她。

 幾天前,在得知嫌疑犯是反社會人格障礙後,夏亦寒沉默了,她心理清楚,當初她被楚愈診斷出的,也是反社會人格障礙。

 這幾天負責此案時,夏亦寒只是乾好本職工作,沒多說一句話。

 今天,她主動來找楚愈,說:“姐姐,要不然讓我試試吧。”

 楚愈有些擔心,她本來想等一下親自上場,但看夏亦寒的樣子,她似乎有把握拿到口供。

 審訊室的門開了,嫌疑人見警察又帶進來個嫌犯,她戴著手銬,還戴著帽子,看不清臉,不過看起來年紀不大。

 男人有些疑惑,只見警察搬了根凳子,就放在他跟前。

 另一個嫌犯坐到了凳子上,用戴著手銬的手,把帽子摘下。

 男人看到一張年輕的面孔,甚至有些似曾相識。

 夏亦寒把帽子放到膝蓋上,問:“認出我是誰了嗎?”

 “槐花......魅影?”嫌犯有點吃驚,但還是保持鎮定,“你在這兒?”

 “我被判了刑,關起來了,但我呆不慣牢裡那破地方,所以一直在找機會減刑,所以我告訴警察,我可以幫他們破案,因為我可以看穿我的同類。”

 說著,夏亦寒直盯著嫌犯的眼前,一動不動。

 男人笑了,看起來並不相信這套說辭,但是對槐花魅影還是有些忌憚,因為他聽說她的光榮歷史——連傷五人,兩次越獄,還鬧瘋了精神病院。

 他拿不準她的能力,但又不能表現出慌張,便順著她,開玩笑似的說:“好吧,你來證明一下我的清白吧。”

 夏亦寒站了起來,敲了敲門,外面宋輕陽進來,將測謊儀連結在她身上。

 夏亦寒重新看向嫌犯,眼神伶俐,露出遺憾之色,“你有性.功.能.障礙。”

 男人沒說話,表情一凝。

 “你有正常的欲望,但你經常不能正常勃.起,不能射.精,因為這事,你被女人甩了。”夏亦寒邊說邊搖頭,似乎深感同情。

 “哈哈,我看起來像是腎.功.能不足的嗎?不好意思,我各方面都挺好,有個女朋友已經交往了好幾年,沒你說的那麽落魄。”

 夏亦寒沒反駁他,而是繼續闡述自己讀出來的信息。

 “在一次性.交中,你的伴侶察覺到你不行,想離開,但你不讓她走,將她按在床上,她使勁掙扎,結果你發現,她掙扎和痛苦的樣子,反而讓你興奮,你感受到了性.高.潮。”

 男人來回抿著唇,將嘴唇往裡收,不一會再次反駁:“我和我女朋友的性.生.活非常和諧,請不要隨意揣測。”

 “然後你想,如果你可以抓住一個人,折磨她,虐待她,你不就一直可以感受到快.感了嗎?你付諸行動了,但你很謹慎,知道不能拿身邊的女孩下手,雖然你幻想著奸.殺她們已經很久,但你怕警察通過關系網查到你頭上,所以你選擇陌生人,和你沒有什麽乾系,可能見過你一面,第二面都認不出你的人。

 “你借著出差的機會,到了當地的旅遊景點,因為你知道在這些地方,搭訕很常見,你的目標,是那些孤身一人的女性,尤其是那些單純善良,講一口普通話的女孩,因為你長得帥,你前去搭訕或者尋求幫助,她們會想,你是不是對她們有意思,是不是想進一步發展關系。於是她們降低了防備,到了遊人稀少,沒有監控的地方,你突然躁動起來,你套上手套,揪住了她們的頭髮,對她們的面部進行猛擊......”

 夏亦寒語速緊迫,沒有絲毫間隙,步步緊逼,男人沒有插話的機會,他的面色變了,鼻孔因為激動而大開大合,指尖扣進桌面裡,在努力克制。

 測謊儀一直沒動靜,證明夏亦寒所說都是真話,或者是她認為的真話。

 室內氣氛壓抑,壓抑到極點的時候,夏亦寒笑了,她的面頰肌肉整體上升,嘴角高高揚起,露出牙齒,眼角不彎,眸中的光芒一清二楚,興奮而閃耀,直直射向對面的男人。

 這是一種精神病態的笑,一種癲狂的喜悅,和陰森的興奮,在不大不小的房間裡,看起來她才是變態殺人狂,男人是獵物,脖子馬上要被擰斷。

 宋輕陽堅守在門口,怕夏亦寒突然暴起,隨時準備衝進去攔住她。

 木魚被這一幕嚇得頭皮發麻,轉過了身去,中間有十幾秒,她沒有去看。

 倒是楚愈聚精會神,觀察著室內的每一絲變化。

 方大托隨時監測測謊儀的數據,發現夏亦寒沒說謊,但是真的興奮了,各項生理指標有了變化。

 “你看到她們死去的樣子,你感覺渾身的每個毛孔都在張著大口呼吸,頭頂的最頂端有個聲音在歡呼,就像是炎熱的夏天,有根冰涼的蛇,盤踞在你的頭頂,它爬過你的手臂,腹部,腳尖,你感到一陣舒適,但手腳發軟,這根蛇爬進了你的身體,它變得滾燙,爬向了你的下.體,你感到極致的興奮和滿足,於是你勃.起了......”

 男人突然身子一掙,想要躥起來,對夏亦寒吼道:“你閉嘴,你他媽閉嘴!”

 夏亦寒絲毫不為所動:“你看著死去的她們,心想,她們真實可悲又可憐,只不過是你泄.欲的工具罷了,可是同時你心理有個聲音,一直潛伏著,一直在提醒你,其實最可憐和可悲的是你,你才是那個泄.欲的工具,對於她們來說,你連根振.動.棒都不如。”

 男人身子發抖,嘴巴打顫,說不出話來,幾乎快要暈過去。

 審訊室內外,同時經歷一片死寂。

 木魚忍不住問楚愈:“這些都是你告訴她的嗎?”

 “其中有部分是我通過背景調查,推測嫌犯可能經歷過的遭遇,但我並沒有分析他行凶時的具體感受和想法。”

 木魚見夏亦寒從審訊室走出來,忽然感到脖頸發涼,渾身寒毛豎起。

 之後,楚愈和夏亦寒熬了三個通宵,將嫌犯從童年成長到現在拘禁期間,全部經歷和心路歷程,都寫了出來,以第一程手法敘事,有三十多頁。

 第四天上午,楚愈讓把嫌犯的手部放開,準備和他心平氣和聊一聊,她將那本“自我稱述”放在他面前,告訴他,這是槐花魅影讀出來的東西。

 男人一頁一頁翻看,看到最後,他撲在紙頁上大哭。

 他認罪之後,夏亦寒又到了審訊室,這次她沒有戴手銬,沒有任何束縛,她站得筆直,像一名戰士。

 “我和你不一樣,我是我女朋友的寶貝,是我同事的朋友,是這裡的一個勞動者,而你不一樣,你什麽都不是,你也將一無所有,我和你不一樣!”

 說完,她轉身走出了審訊室,四樓樓道的燈光在她身後熄滅。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還是源源可口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er 4個;suola、what、閑月樓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墨染 20瓶;聽風的魚、what 10瓶;阿托 5瓶;傻狗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

 下面還有一章~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