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難哄》第88章 番外
這聲很輕, 貼在他的耳際,帶過淺淺的呼吸。

 桑延的表情稍稍僵住,像沒聽清似的,眼睫輕動。他直視著她, 輪廓明顯的喉結緩慢地滑動了下, 臉上情緒難辨:“嗯?”

 兩人目光對上。

 盯著桑延的神色, 溫以凡總算有了點參與感。雖沒太看出他這是什麽反應, 但似乎比對著段嘉許那態度好了不少。她沒再重複,心滿意足地坐了回去。

 但下一刻,桑延就抓住了她的手腕,挑眉說:“再喊一遍。”

 聞聲,前頭的桑稚回過頭來, 問道:“什麽?”

 段嘉許抽空往桑稚的方向掃了眼。

 見桑延沒有搭理自己的意思, 桑稚眼睛骨碌碌的, 忽然對段嘉許說:“段嘉許,我哥跟你說話呢。”

 言下之意就是。

 你,再喊一遍, 哥哥。

 “……”段嘉許再度看向桑稚。

 像是在記恨桑延剛剛的行為,桑稚還在千辛萬苦地給他找不痛快, 並將這希望寄托於他的身上。段嘉許覺得好笑, 順從地妥協道:“哥哥,怎麽了?”

 那點旖旎瞬間被這話打散。

 桑延眉心一跳, 生硬地抬睫, 在一瞬間有了直接拉著溫以凡下車走人的衝動。他重新靠回椅背,捏著溫以凡的力道加重:“沒怎麽。”

 他這回反應沒先前大, 讓桑稚沒忍住又回頭。

 桑延聲音輕飄飄:“在想怎麽殺人能不償命。”

 “……”

 段嘉許把車子停到超市外的停車場。

 雖然已經談了好一陣的戀愛,但桑稚還是不太適應在他們兩個面前跟段嘉許談戀愛。總有種在長輩面前跟對象你儂我儂的感覺。

 進了超市之後, 她便直接拉著段嘉許到另一個區域。

 溫以凡從門口推了輛購物車,被桑延扯過。她想著剛剛在車上的對話,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計較點什麽,但又忍不住跟他算帳:“感覺你在段嘉許面前――”

 桑延側頭。

 溫以凡面上平靜,慢吞吞地拿起旁邊的商品,邊說:“還挺不一樣的。”

 “……”

 “不過也挺好的,”溫以凡又被商品放了回去,唇角彎起淺淺的弧度,聲音溫和,“也多虧了他,我才能看到你不同的一面。”

 桑延手肘撐在購物車上,背脊稍彎,瞧著她:“哪兒不同?”

 溫以凡也說不上來。

 “溫霜降,你這行為也是新鮮。跟老子在一塊那麽長時間,每回吃醋,”桑延站在原地,神色懶懶,“都是因為一個土啦吧唧的大老爺們兒。”

 “……”

 “故意找我茬?”

 這話一落,溫以凡回想了下,好像確實是如此。畢竟這麽長時間,她也沒在他身邊見過什麽異性朋友。她不太想承認自己這行為是在找茬,認真說:“那下次段嘉許再喊你‘哥哥’,你能不能坦然點接受?”桑延:“?”

 溫以凡補充:“不然你倆有點像在打情罵俏。”

 “你知不知道什麽叫打情罵俏?”桑延身子前傾,抬手抵住她的腦袋,笑了,“還是說,你是在怪我沒讓你嘗過打情罵俏的滋味?”

 溫以凡抬頭。

 “那畜生這麽喊我是在惡心我。你喊我呢,那才叫打情罵俏。”桑延用力揉她頭,將話題重新帶回去,“剛剛在車上喊我什麽?”

 溫以凡沒好意思再重複,改了口:“弟弟。”

 “噢。”桑延倒也接受,慢條斯理道,“姐姐喜歡年紀小的?”

 “……”

 頭一回聽他這麽喊自己,溫以凡頓了下,莫名有點臉熱。她輕抿著唇,自顧自地往前走,沒再繼續這話題,裝作鎮定自若的模樣。

 桑延跟在她後邊,神態懶洋洋,又喊了聲:“姐姐。”

 溫以凡回頭:“你別這麽喊我。”

 “怎麽?”桑延揚眉,聲音帶了點挑釁,“我看著年紀不夠小?”

 “……”

 另一邊。

 桑稚扯著段嘉許在超市裡隨意逛著,邊鬱悶地碎碎念:“我哥也太煩了,動不動就拿生活費來威脅我。我也不是在意這點錢,但他這樣也太幼稚了……”

 段嘉許笑:“他那份以後我給你。”

 桑稚立刻瞅他,抓住了其中的重點:“你為什麽要幫他給。”

 “……”

 “雖然我剛看你能氣到我哥,我還挺高興的。”桑稚憋了幾秒,還是選擇過河拆橋,“但我現在越想越覺得不對,你別老那樣調戲我哥。我看著都覺得你倆像一對。”

 “……”

 像是覺得荒唐,段嘉許無言到直樂:“什麽?”

 桑稚盯著他那像是隨時在給人放電的眼,嘀咕道:“反正你以後注意點。我明天就回學校了,也看不到這邊的情況。要不然你就少點跟我哥見面。”

 段嘉許側頭看她。

 “不過我那天看你跟錢飛哥說話,還有浩安哥。”桑稚感覺眼前的男人一言一行都像是在蠱惑人心,很不講理的開始翻舊帳,“也都挺曖昧的。”

 段嘉許模樣斯文坦然,慢條斯理道:“放心,哥哥隻喜歡年輕的。”

 “……”

 說著,段嘉許彎唇捏了捏她的臉,話裡帶著淡淡的譴責。

 “小白眼狼。”

 桑稚裝作沒聽見,扯著他繼續往前走,順帶把話題扯開:“我哥說今晚吃個火鍋,那我們去看看蔬菜。對了,你之後就算加班,也要記得吃晚飯。不要老吃外賣,你要是不想做的話,可以去我家吃。”

 段嘉許拉長尾音啊了聲:“那不得見到你哥?”

 “…那。”桑稚回頭,莫名開始心虛,“那你不跟他說話不就好了……”

 從這排貨物架穿過,再徑直往前,兩人走到生鮮區。

 桑稚一眼就看到站在那邊的桑延和溫以凡。她牽著段嘉許,下意識往他們的方向走,剛走到桑延身後,另一端突然有個熟悉的聲音叫住她。

 “桑稚。”

 她聞聲望去,瞬間對上自己的小初高中同學傅正初的臉。

 其余三人也順勢看過來。

 傅正初神色明朗,笑了笑:“還挺巧,又見面了。”

 段嘉許眉梢輕挑了下。

 注意到桑稚身後的段嘉許,以及他們兩個交握著的手,傅正初的表情微滯,脫口而出:“這個真不是你哥嗎?”

 桑稚剛上初一的時候,因為在課堂上惹怒了老師,所以她偷偷拜托了段嘉許去幫她見老師。當時傅正初也在場,也因此,他一直認為段嘉許是她親哥。

 前些天,桑稚國慶放假回來,是段嘉許來南蕪機場接她的。兩人那天恰好碰見了到機場接人的傅正初。

 那天,注意到兩人親密的舉止,傅正初極其難以接受,像是三觀被人顛覆了一樣。之後還發微信,委婉地勸導了她一番,試圖讓她回頭是岸。

 桑稚覺得無語,指了指桑延:“這個才是我哥。”

 桑延插兜站在原地,神態居高臨下。

 “哦哦,哥哥姐姐們好。那桑稚,你別把我之前的話放在心上,是我誤會了。”傅正初撓了撓頭,也解釋了句,“那我先走了?我跟我舅舅出來買……”

 沒等他說完,突然有人扔了幾袋巧克力牛奶到他面前的購物車裡。

 發出啪嗒幾聲響。

 順著這舉動,眾人看了過去。

 來人是個高瘦的男人,穿著深色襯衫,袖子挽到手肘的位置。他的膚色白到病態,額前碎發稍稍遮擋了眉眼,眼角弧度微揚,銳利冷然。

 男人的臉上不帶任何表情,目光從他們身上掃過,眼神漠然到像是看著一堆死物。

 模樣生得極好,卻跟桑延和段嘉許的氣質全然不同。

 像是一朵無人能采摘的高嶺罌粟。

 溫以凡和桑稚都不自覺多看了幾眼。

 傅正初盯著他扔進來的東西,隨口問:“舅舅,你什麽時候開始喝巧克力牛奶了?”

 男人沒應聲,抬腳往另一頭走。

 在這個時候,桑延散漫地出了聲:“傅識則?”

 傅識則腳步停住,轉頭,輕描淡寫地往桑延的方向看,仍然沒半點要說話的意思。旁邊的傅正初覺得冷場了,立刻開始緩和氣氛:“哥,你認識我舅舅啊?”

 桑延下巴稍揚,沒說話。

 見狀,傅正初看向傅識則,用眼神示意他說幾句。

 傅識則上下打量著桑延,情緒沒任何變化。他微不可察地頷首,冷漠收回眼,又繼續往前走。看著像是很看不上他這種套近乎的行為。

 “……”

 溫以凡還是頭一回見到人這麽給桑延臉色看。

 她覺得稀奇,繼續盯著傅識則的方向。

 傅正初格外尷尬,勉強解釋了句“我舅舅嗓子最近不太舒服,哥你別介意啊”。而後,他跟其他人道了聲別,立刻推著購物車追上傅識則。

 桑稚又把這個事情點出:“哥,人家好像不認得你。”

 桑延毫不在意地“啊”了聲。

 溫以凡目光還放在傅識則的背影上,也問:“你認識嗎?”

 “嗯。”桑延瞧她,平靜地解釋,“以前也在一中,比咱小一級。”

 溫以凡點頭,視線仍然未挪。

 周遭瞬間安靜下來。

 過了一陣子,溫以凡突然注意到不對勁,轉頭看向桑延。

 與此同時,桑延也出了聲,面無表情地說:“好看?”

 “……”

 這話明顯是誤解了她的行為。

 溫以凡正想解釋。

 桑延眼眸漆黑,捏住她的下巴,一字一頓道:“你眼睛怎麽不乾脆長他身上?”

 “……”

 返程的車上。

 幾人聊著聊著天,不知不覺又扯回剛才的事情。說起這,桑稚覺得有些奇怪,忍不住問:“哥,我那個同學把段嘉許當我哥了,你怎麽不覺得奇怪?”

 “哪兒奇怪?”桑延閑閑道,“我以前也以為你把他當親哥。”

 “……”

 反正這事兒也過了好幾年了,桑稚不再瞞著,死豬不怕開水燙般地坦白:“我初中的時候,讓段嘉許冒充你去幫我見老師了。”

 桑延抬睫:“我知道。”

 桑稚:“?”

 “你那老對象經我同意才去的。怎麽,你不知道?”桑延看熱鬧似的,語氣很欠,“噢,原來還當成你倆間的小秘密呢。”

 “……”桑稚面色一僵。

 “行。”桑延痛快道,“那當我剛剛沒說。”

 桑稚看向段嘉許,真好注意到他此時正忍著笑,情緒更加不爽:“你笑什麽?”

 “在想你那時候還挺自來熟。小小年紀就威脅我,不同意就跟要跟阿姨告狀,說我跟你哥對你――”段嘉許回想了下,眉眼舒展,“男男混合雙打?”

 “……”

 這話讓桑稚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丟臉事。她覺得憋,不想再跟這兩個老東西交談,回頭跟溫以凡說話:“以凡姐。”

 溫以凡正看著手機,抬頭:“嗯?怎麽了?”

 桑延打斷他們的交流:“不知道喊嫂子?”

 桑稚才懶得理他,跟他作對般地重複:“以凡姐,你說我同學那舅舅是不是長得很帥?”

 這話讓車裡安靜須臾。

 段嘉許瞥了她一眼。

 桑延也順勢看向溫以凡,眼神似乎在讓她注意點回答。

 桑稚又刻意道:“感覺能吊打這整車的男人。”

 “小鬼,你感覺錯了,跟我比那叫碰瓷。”桑延目光仍放在溫以凡身上,指尖在她手背上輕敲,語氣傲慢,“吊打駕駛座呢,倒是綽綽有余。”

 “……”桑稚表情一言難盡,繼續等著溫以凡的答案。

 想到剛剛在超市就有點惹到桑延了,但傅識則那長相確實也也不能說是不帥。溫以凡認真想了想,忽略了桑稚那句“吊打”,中規中矩地答:“是挺帥的。”

 但這回答讓桑延的氣壓明顯低了下來,捏著她手的力道也加重了些。

 恰好遇上紅燈,車子停了下來。

 前頭的桑稚忽地收回視線,看向段嘉許的方向,短暫問了句“幹嘛”,之後再無動靜。兩人對視著,沒發出什麽大的聲響。

 溫以凡這會兒也沒精力關注前邊,瞅著桑延生硬的表情。她思考著如何哄他,歎了口氣,壓低聲音主動提議:“算了,弟弟有點不成熟。”

 “?”

 “我們還是別姐弟戀了。”溫以凡彎唇,話鋒一轉,“行嗎?哥哥。”

 此時此刻,前方。

 坐在駕駛座上的段嘉許側過頭,直勾勾地盯著桑稚。他的眼眸染光,璀璨而分明,嘴巴一張一合,卻沒發出任何聲音。

 桑稚沒太看懂,把腦袋湊過去:“什麽?”

 段嘉許低頭,嘴唇貼在她的耳邊,悠悠道:“哥哥打算爭個寵。”

 桑稚茫然:“啊?”

 沉默幾秒。

 她聽到男人的聲音更低了些,近似用氣音,跟她調起了情。

 “回去再給你看點好看的。”

 ……

 把車子開回桑家。

 溫以凡被桑稚拉著先往大門的方向走。

 桑延和段嘉許走到車尾箱後,將剛買回來的大包小包提出來。他雙手都是袋子,抬起長腿,將車蓋往下踢:“你能管好那小鬼?”

 段嘉許笑:“怎麽了?”

 “讓她注意點,想給你找不痛快的時候,就專注這件事兒。”桑延偏頭,直截了當道,“別拉著我媳婦兒一塊。”

 “你直接找她談吧。”段嘉許溫文爾雅道,“我不太管她,一般都她管我。”

 “……”

 桑延有點受不了他談戀愛這德行,嘖了聲。

 兩人走到樓裡等電梯,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

 溫以凡和桑稚已經上去了。

 “為你結婚這事兒,最近蘇浩安給我打了好幾次電話了。”段嘉許低笑了聲,“每回都問我什麽時候結婚,說要趕在我之前。”

 桑延散漫道:“他哪來那麽多破事兒。”

 段嘉許眼角微彎,十分尊重地詢問了下當事人家屬的意見:“你覺得什麽時候好?”

 桑延嗤笑:“關我屁事。”

 段嘉許:“你妹能大二就結婚?”

 電梯恰好到一樓,發出“叮”的一聲。

 場面靜滯住。

 桑延定定地看著他,忽然轉了下脖子,把袋子扔到地上。而後,他抬手扣住段嘉許的脖子,向下壓,感覺自己每天都在被這畜生刷新三觀。

 “牛逼,談個戀愛連物種都變了。”

 因這力道,段嘉許身子前傾,不受控咳了聲。他好脾氣地抬頭,神色從容鎮定,仿佛並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麽問題:“什麽意思?”

 “能再給我看看你當人的時候是什麽樣?”桑延服了,“我壓根想不起來了。”

 “自己注意點。”桑延松了手,重新把地上的東西撿了起來,“我家不收畜生玩意兒。”

 “……”

 3.

 溫以凡生日的前一天晚上。

 不知剪刀被桑延收到哪裡去了,溫以凡在客廳翻找了半天,突然在其中一個櫃子裡,發現了幾個桑延的舊手機。

 其中一個是老式的按鍵手機。

 邊緣已經被燒化,變了形,看著完全不能用了的樣子。也不知道還留著幹什麽。

 這個痕跡,讓溫以凡立刻想起這房子被燒的那天,錢衛華采訪桑延時,他所說的話。

 ――“除了房子和家具就燒了個手機,不過也早就不能用了。”

 這麽看的話,燒的好像就是這個。

 溫以凡怔怔地看了一會兒。

 恰在這個時候,玄關響起了開關門的動靜。她轉過頭,跟剛進門的桑延對上視線。他換著鞋子,邊問:“在幹什麽。”

 溫以凡啊了聲:“找剪刀。”

 桑延:“我放廚房了。”

 “好。”溫以凡把手機歸回原處,站起身往廚房走。她的思緒有點飄,仍想著那手機,余光見到桑延也跟了進來,便主動承認,“我剛看到你的舊手機了。”

 桑延隨口應:“嗯,拿剪刀做什麽。”

 溫以凡:“我想開個面膜,撕不開。”

 發現話題被他帶走了,溫以凡又帶回來:“那手機裡有什麽東西嗎?你怎麽還留著。都燒成那樣了。”

 桑延言簡意賅:“咱倆的成績。”

 這話等同於在說。

 那手機裡存著他們高二到高考結束後的短信。

 零零散散的對話,偶爾的問候,還有雷打不動地互報成績。

 要仔細想的話,溫以凡也能勉強想到他們那時候每天是在說些什麽。不夾雜任何曖昧,對話都正常不含別的意味,卻似乎自帶甜意。

 ……

 桑延:【明天你生日,下回我過去給你帶個禮物?】

 溫以凡:【你生日是什麽時候?】

 桑延:【元旦後一天。怎麽?】溫以凡:【回禮。】

 ……

 桑延:【考差了,安慰我幾句唄。】

 溫以凡:【晚點行嗎?我考得挺好的,還想開心一會兒。】

 ……

 溫以凡:【我今天回家的路上,在便利店裡看到個男生,還挺像你的。還以為是你過來了。】

 桑延:【下周六,行不?】

 溫以凡:【什麽?】

 桑延:【給你看看正品。】

 溫以凡的回憶被桑延打開水龍頭的動靜打斷,她回過神,盯著他的側臉。回想起重逢之後,他裝作不認識自己的模樣,問道:“你之前為什麽裝作不認得我了?”

 “那麽久不見,”桑延抽了張紙擦手,說話毫無正形,“我怕你跟我借錢。”

 “……”

 瞥見她的表情,桑延神色不太正經。他笑了聲,習慣性掐她臉:“你這什麽眼神,我還不能給自己留點面子?”

 溫以凡輕聲道:“那你讓余卓來跟我說話不就好了。”

 “我想給自己留點兒面子,”桑延不知道是她想法有問題,還是自己的邏輯有問題,“不代表我不想跟你說話,懂?”

 “……”溫以凡頓了幾秒,莫名笑了,“所以裝作不認識來跟我說話。”

 桑延似乎並不在意被她知道這些事情,只看著她笑,也跟著笑起來。他直起身,想拿起一旁的剪刀:“不是要用剪刀?”

 沒等他拿起來,溫以凡已經鑽進他的懷裡,伸手抱住他。

 桑延動作一停:“怎麽?”

 “沒什麽,”溫以凡也不在意他是不是能聽懂,低聲自言自語,“抱抱正品。”

 廚房內光亮寂靜。

 聽到這話,桑延的神色微愣,而後,不知是想起了什麽,唇角扯起。良久,他低頭吻了下她的腦袋,喊她:“溫霜降。”

 溫以凡抬頭,對上他的眼。

 “嗯?”

 男人碎發落於額前,在臉上打下細碎的剪影。他的身材高大寬厚,回抱著她,帶著極為強烈的安全感。他用鼻尖輕蹭了下她的鼻子,很自然地說:“明天去領證。”

 “……”

 這話突如其來。

 像是氛圍到了之後的臨時起意,又像是深思熟慮過後說出來的話。

 但不管是哪種情緒。

 都是,在告訴她。

 他已經把她的一輩子給定下來了。

 溫以凡莫名有點眼熱,用力眨了下眼,半開玩笑:“不挑個黃道吉日嗎?”

 桑延抬手,輕撫著她的眼角。

 “明天就是。”

 “明天?”溫以凡思考了下,“明天好像是我生日。”

 “嗯。”

 一瞬間,溫以凡明白了他話裡的意思。

 你出生的那天。

 對我來說,就是一年到頭最佳的,黃道吉日。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