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高攀》第123章 南風無信2 (8)
助理多看兩眼都要緩緩。

 還是覺得長成這樣不多拍古偶太可惜了。

 肖絨力氣很大這點節目組的也知道,從第一天扛著行李下樓就可見一斑。

 這時候背起荊天月乍看也很輕松。

 荊天月是真的心疼,她一心疼就開始噴節目組, 這已經是常態了,還是肖絨說:“少說幾句,回頭又說你矯情了。”

 “我矯情麽?”

 荊天月反問。

 肖絨低頭看路,悶笑著說:“不矯情。”

 走了兩級台階,她又補了一句,“我很喜歡。”

 荊天月:“這還差不多,奴家給官人搖扇。”

 還演上了。

 這集播出的時候這個片段插了個相當浪漫的bgm,彈幕裡依舊是鬼哭狼嚎,直誇肖絨絕世猛零名不虛傳,開始抨擊荊天月菜的一批,可以火速退出姬圈名一爭霸賽了。

 路還是真的沒多少,但是往上走確實很考驗體能,石道很窄,又有點陡,肖絨沒過多久就額頭出汗,荊天月被她放在石道邊的大石頭上,給肖絨擦了擦汗。

 “重嗎?”

 肖絨:“哪有。”

 荊天月:“播出之後被你媽看到又要盯我了。”

 肖絨笑了笑,“不會的。”

 容謹對荊天月的態度很微妙,一方面覺得自己女兒值得更好的,另一方面又覺得肖絨喜歡,那就是算了。

 肖絨這二十多年算坎坷,又能算平順,很難捋清,但是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麽,因為吃過苦,所以這種算不了什麽。

 而且只是節目。

 又背著走了幾分鍾,肖絨:“回頭後期不會配個豬八戒背媳婦的音效吧。”

 荊天月:“你就不能想點好的嗎?”

 肖絨啊了一聲,“也挺好的啊,媳婦。”

 後期還真的應了要求,給她體驗了一下,觀眾看的時候笑到打鳴——

 -絨!!你長點心好嗎!!我真是服了你了,破壞氣氛第一人,哪有人說自己是豬的,是豬你也是豬豬公主!

 -唉她倆好配好配,我每次都要被在護崽第一線的姐給笑死,感覺節目組壓力好大,咖位大的不好惹,搞了小的家長也會來,難怪最慘的是梁宇坤。

 -一人血書求她倆再次合作演古裝,仙俠真不夠看,也是配角,唉絨真的很適合非典型仙俠女主,主要是她一點也不矯情,瑪麗蘇只有蘇的那種味,鹽的二次方,扮相真的太可以了,瞧瞧這長腿細腰翹臀,月姐你以為我沒看到你被人背著口紅都蹭在肖絨脖子上了嗎,人穿高領你都要留印子我服了你。

 -我感覺這個綜藝的月姐全程都是絨的掛件,最搞笑的是上一期和戚絮一起俄羅斯街頭跑酷屁事沒有,這裡從孤山路走到浙博她都走不動。搞毛啊,老婆在和不在的區別這麽大嗎?太作了!!!肖絨!看清這個女人的真面目!!

 -節目組能不能搞點大的啊,直接送入洞房啥的,而且月絨組的氛圍和其他兩組比起來真的太蜜月了。隔壁趙茗硯和梁宇坤太像姐妹花了笑死,老趙,和誰一起都塑料。戚絮姐和邱哥一股老年旅遊團的味,就是養生和養生連NPC都被搞暈了。

 後來石道沒那麽窄,荊天月和肖絨一起往上走。

 山頂的茶室看出去風景特別好,就是對肖絨來說題還是太難了,從浙博的國寶到浙菜的淵源,還帶你畫我猜的。

 肖絨是眾所周知的學沒上完,算是新一代流量藝人的通病,雖然也有不少考進電影學院的,畢竟學霸型還是少數,她從來沒操過學霸人設,狗爬字在簽名的時候倒是人模狗樣。

 公司為了不讓她露餡都很少參加文化類節目。

 所以基本都交給荊天月了。

 肖絨負責崇拜地看她。

 節目組後期還給配上了星星眼,整個人頭放大一圈,萌系無比。

 她們組要做的是宋嫂魚羹。

 菜譜都是仿古款式的,交到荊天月手上,她直接給了肖絨。

 茶室風景真的不錯,荊天月還不急著走,和肖絨坐了一會,香爐嫋嫋,荊天月的茶道也很不錯,一套下來行雲流水,看得肖絨目不轉睛。

 在場的人都能感覺到這倆人之間的真情意切。

 綜藝也有不少夫妻檔,其實在錄節目也很多矛盾,還很多是離了婚但是對外沒公開,還是合體撈金的形式。

 裝出來的再甜也架不住人純糖主義,愛很難遮掩。荊天月跪坐在蒲團上,明製的服裝被她驟然的沉靜穿出了超常的質感,在攝像機裡的畫面都隨著午後山林的靜謐融入。

 肖絨伸手接過熱茶,抬眼看向對方。

 能做明星的都有獨特的氣質,放在人堆裡一眼被認出來,外形必不可少,圈裡的後天美人也不少。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氣質,荊天月收斂了外露的那種狂豔,像極了心甘情願安室的妻。

 偏偏肖絨不配合她的演出,抓住荊天月的手,“哪家的姐姐,可曾婚配?”

 對接編導差點笑出來。

 荊天月翻了個白眼,“你怎麽不接我的戲,我演的不是你老婆嗎?”

 肖絨端著茶杯喝茶,“這還用演嗎?”

 拿了菜譜的兩個人下山就沒那麽困難了,商量著去超市買菜,手機裡和其他兩組溝通,畢竟都在一個地方買。

 戚絮那邊完成得差不多了,趙茗硯跟梁宇坤還沒結束,需要再等等。

 荊天月問導演:“還需要互幫互助嗎?”

 導演搖頭,“你們可以自由活動。”

 入秋一來就變成了晝短夜長,加上今天下午太陽沒的早,還沒五點就有點陰,她們走在路邊,也有不少穿著漢服的年輕人在拍照,荊天月說:“私奔嗎?”

 肖絨:“?”

 荊天月已經在指揮攝影了,“記得拍啊。”

 她拉起肖絨就往前跑,路兩邊都是參天的樹,肖絨被荊天月拉著,很難遮掩笑。

 因為荊天月開心,她也能輕而易舉地被感染。

 結果玩了太久,變成了其他兩組等她倆去超市。

 走路實在來不及了,路邊有騎著自行車載著女朋友拍他倆的,荊天月問人借了自行車,讓肖絨騎車去。

 還狠狠瞪了一眼導演。

 導演:“……”

 這節目到底來了幾尊佛,無論我錄哪一組,都會被瞪。

 天光暗下來,湖邊的燈一一亮起,晚風拂面,正好是下坡,荊天月抱著肖絨的腰,兩人的衣袖翩飛著,在鏡頭裡像是要乘風而去。

 不少粉絲捶胸頓足,覺得錯過了這種完美的偶遇機會。

 戚絮那組要做的是乾炸響鈴,趙茗硯那組是龍井蝦仁,會和的時候報菜名都覺得很餓。

 可是晚飯得自給自足,光買完菜回民宿都不早了。

 好在除了荊天月和趙茗硯都會做飯,也不用她倆打下手,節目組還要求她們不換衣服,得吃完再。

 所以挽著袖子的,穿著圍裙的,看上去半點仙氣兒也沒了。

 入秋螃蟹在一邊蒸著,魚是肖絨殺的,戚絮在炸豆腐皮卷,邱孟河在幫梁宇坤的剔蝦線。趙茗硯對荊天月說:“姐,要不咱倆去擺桌子吧?”

 荊天月在看肖絨殺魚,嗯了一聲。她一向就是等飯吃的主,趙茗硯還怕使喚不動她,在荊天月去那餐具的時候偷偷從鏡頭說:“天呐!牛逼死我,我使喚上月姐了還。”

 戚絮問荊天月:“肖絨這魚殺的夠熟練的,看來你在家沒少吃啊。”

 肖絨的事具體的其實沒幾個人知道,畢竟戚絮略有耳聞,但也沒那麽深入。

 荊天月看著肖絨的把魚下鍋的背影,笑了笑,“是啊,我想吃她都會做。”

 戚絮:“把你牛的。”

 荊天月:“我的福氣。”

 晚飯當然不止三個菜,節目組還準備了驚喜——筍乾老鴨煲,剩下的幾個菜是肖絨炒的,蛋黃南瓜,香煎雞翅……

 今天的桂花酒是民宿主人送的,一群人坐在陽台上,聽著麻雀歸巢的聲音,暖黃的室內等亮起,老鴨煲沸騰的聲音,匯報今天的行程。

 趙茗硯:“我和小梁……”

 肖絨:“梁誰?”

 趙茗硯:“你煩死了,老梁是梁伊衣不行嗎?”

 她改口了,“今天和妹妹去茶山快沒把我累死,參觀作坊啥的,我覺得我都滿身茶味。”

 梁宇坤:“姐泡茶把自己燙出泡了。”

 被叫做妹妹他都不掙扎了。

 趙茗硯:“這就不用說了。”

 肖絨給大家的杯子倒上桂花酒,一邊說:“泡茶還是天月姐最厲害,唉回頭你們就能看到了。”

 趙茗硯:“別秀了,眼睛疼。”

 戚絮倒是很簡單:“邱哥很給力,我們超額完成任務,還去逛了小吃街。”

 她還打包了幾份麻糍回來。

 “欸戚絮姐你做飯也好熟練啊,這菜太好吃了。”

 趙茗硯一頓猛誇,大家都吃了幾口,都覺得不錯,戚絮喝了一口桂花酒,淡淡的香氣,她笑了笑,“我在杭州出生的。”

 荊天月都驚了一下,戚絮是個當之無愧的草根影后,毫無根基,一步步爬上來的,早個二十年各種麻煩事兒,盤根交錯的人際關系,饒是荊天月有人保駕護航,還是遭到了傷害。

 而戚絮這樣的,只會經歷更多。

 她的第一部 戲就操著一口熟練的粵語,而且百度百科上籍貫也寫著廣東,連粉絲都不知道。

 這也是戚絮的綜藝首秀,新的經紀人其實希望她能多袒露點,畢竟她跟荊天月比,傳奇性更高,也更是個謎。

 美麗的謎題後往往都是不為人知的往事。

 她的故事被一桌的人配著酒一飲而盡,戚絮其實也不是那種喜歡長篇大論談論過去的人。

 相比荊天月的爭強好勝,戚絮所有的爭都像是被推著走,沒辦法的爭。

 不然她活不下去。

 她有個妹妹要養。

 可是周麥不需要她這樣把自己給賣了,人生的岔路口那麽多,戚絮的選擇十有八九都是錯的,才成就了遍體鱗傷的星途。

 在這樣一個晚上,一個節目的飯局,搭夥的乾杯,寥寥數語的半生。

 晚上肖絨洗碗,荊天月擦碗,節目組錄了一點就撤了。

 肖絨不洗也行,但她想消消食。

 荊天月:“還想著呢。”

 肖絨嗯了一聲,“我第一次見麥姐,是在很久之前,我拍一個古裝劇的劇組。”

 荊天月:“你說過。”

 “我現在想想好神奇,她是一個很好的人,我都沒想過她會和戚絮姐有那麽深厚的關系。”

 周麥是戚絮的妹妹這點不是秘密,只不過做姐姐的太有名,最後也太頹敗,使得周麥要往上走,格外難。

 是對照組,又是相依為命的難分難舍。

 “我第一次見你,也沒想到我能和你有這樣的以後。”

 在廚房裡一個洗碗,一個擦碗。

 最後一個碗遞到荊天月手上,她擦乾後放到櫃子裡,肖絨湊了過來。

 她們在廚房接吻。

 往後余生,慢慢地過。

 作者有話要說:好了終於完結了!!!!!!!謝謝大家看到這裡

 恭喜大家終於解放!!——

 點一首《雨巷》-崔開潮 給大家))最開始其實是想寫小虞和凃錦的故事,聽著這首歌寫了幾千字

 唉只是展開寫必糊就算了,後來想寫戚絮和周麥的,畢竟是如昨的時候就想寫,但是也不能寫。

 就湊了個肖絨和荊天月的,融了熱題材沒想到是我數據最好的一本(苦笑)

 寫文五年啦!!不少讀者都說看著我的長大的(怎麽會這樣)冷的熱的題材都寫過,我也很清楚自己的短板和那點愛好,還是有點不甘心,所以續了想繼續寫下去。

 感謝大家扶貧我,謝謝阿波姐姐給我砸那麽多雷,也謝謝霸王榜破費的美女們,還有未可期美女給俺的長評,我這麽多年第一次收到這麽多長評,其實半夜翻回去看都好想哭哦(就那種還好我堅持下來了)

 之前人也閑也無所謂完結多少收,完結15收我都熬過來,到現在倍數也是看運氣,是靠大家,總之謝謝每個訂閱我文的小可愛,還有被我強烈要求評論的可愛讀者,超級感謝(鞠躬)

 這本拖的太長了,綜藝我也是第一次寫,其實整體來說並不算我個人覺得寫很好的文,也算是一次新的嘗試,有老讀者走,新讀者來,反正我一直在這裡,我們曾經遇到過,就是緣分啦。

 很高興能認識大家,也純粹是因為文被人喜歡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