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甩了渣A後和釣系美人he了_往憶雲【完結】》第54頁
  陸越溪打開手機,一目十行地看起來,秦綿見狀,怕保不住這顆棋子,忙把藥碗遞過去,攪亂陸越溪的視線:“其實公司拓展業務,總是需要應酬往來,知源,這都是放長線釣大魚,時間長久才能看出效果。稍微超支些也是很正常的事。”

  陸知源迎上她的視線,紅唇輕勾,綻放一個平靜又蔑視的笑:“是麽,那三叔在梓越酒店拍小電影,也是正常的事?”

  聽到“梓越酒店”四個字,陸越溪平靜的眼眸顫了顫,厲聲問:“怎麽回事?”

  幾乎是瞬間,秦綿臉上的笑容就龜裂開,像面具一樣嘩啦啦碎一地。

  陸知源定定地看著她微笑補充:“媽,報表後面有一段視頻,你看完就會明白。”

  陸越溪顫手點開視頻,短暫的震驚後,紅唇牽動著腮幫子湧了兩下:“阿綿,我跟你說過,陸家的任何東西你都可以隨便拿,但梓越酒店是阿煙的陪嫁,她的東西,你一樣也不許碰。”

  “我沒有,沒有碰煙姐姐的東西……”秦綿咬著下唇,幾近紅了眼眶:“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麽要在梓越酒店裡拍那樣的東西……越溪姐姐,你相信我……”

  陸越溪猛地抬頭,直直地逼視秦綿的眼睛,秦綿仿佛被看穿,嘴角僵了僵,最後還是擠出幾滴眼淚:“越溪姐姐,我知道知源一直不喜歡我……恨我逼走她媽咪……可我真的沒做過……你信我……”

  秦綿的哽咽漸漸變成低泣:“我……還是回老家吧……爸媽的靈位也都在那裡……”

  秦綿哭到漸漸說不出話,陸越溪站在一邊,濃如黑墨的眼眸裡裝滿了複雜情緒。

  許久,她沉沉地吐出一句話:“阿綿,我信你。你哪都別去,就安安心心呆在陸家。”

  話音剛落,陸知源便失望地垂下眼。

  每次秦綿只要哭哭啼啼鬧著要走,陸越溪就一定會竭力挽留,這樣的戲碼,每隔三五天便會上演一次。

  她還在期待什麽呢?

  在陸越溪心裡,恩情比什麽都重要。

  秦綿的父母是為救她而死,她為了報恩,連Omega媽媽都能舍棄,自己又算什麽?

  陸知源臉上的失望和憤怒慢慢消失,最後抬起頭,自嘲地笑笑,眼裡滿是傷痛:“媽,你信她,卻不信我……”

  陸越溪被她的眼神刺到,別開臉冷聲道:“以後這件事,誰也不許再提。”

  書房過道的水晶燈,閃著十足的暖意。然而陸知源和她Alpha母親之間卻如同隔著一座冰山,氣氛瞬間凝結。

  陸知源緩緩往外走,在門口停住,就這樣背對著陸越溪,背影挺直而倔強:“如果可以選,我希望自己不是你的女兒。”

  陸越溪怔愣在原地,眼淚不受控地滑下,許久,才聽見自己發出低不可聞的聲音:“知源,對不起……”

  ………………………………………………

  陸知源坐在公寓房間的地板上,沉默地看著手機上自己和孟梓煙的合照。

  窗簾的遮蔽性很強,吸走所有的新月光輝。整個屋內除了黑暗再無其他,就連吸入鼻腔的空氣,都是孤獨的感覺。

  她點開孟梓煙的號碼,猶豫幾秒,輕輕按了下去。

  電話接通的瞬間,陸知源深吸口氣,將眼裡的濕意逼退,凝出笑容:“媽咪……”

  孟梓煙似乎在忙,電話裡依稀能聽到嘈雜的交流聲。她捂著手機離開座位,找個僻靜的角落:“源寶,今天怎麽想起給媽咪打電話?你那邊現在應該很晚了吧?

  或許是太長時間沒見,陸知源唇瓣張張合合幾次,才緩緩吐出一句話:“媽咪,我想要件毛衣。”

  孟梓煙柔柔一笑:“毛衣呀,好啊,我織好了就給你快遞過去。”

  快遞?

  陸知源怔了一瞬,失望地撲下長睫。

  媽咪她,還是不願意回來嗎?

  電話裡,孟梓煙的聲音依舊溫柔:“源寶,你喜歡什麽顏色?上次見你,我看你都穿黑的,毛線也選黑色,好不好?”

  陸知源聲音漸漸低下去:“上次見面,還是八年前在外婆的葬禮上……媽咪,我們已經八年沒見了……”

  孟梓煙站在過道角落裡,風吹過臉頰,冰冰涼涼的,她才感知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想她孟梓煙,出身高貴,樣樣出類拔萃,唯獨在感情上,卻是個徹頭徹尾的懦者。

  和陸越溪分居的那段日子,她總抱著一絲幻想,傻傻等著她能來找自己,直到在母親葬禮上,她看到陸越溪和秦綿成雙出入,擊碎她最後一絲幻想。

  孟梓煙便買了一張M國的機票,用這種最懦弱的方式倉皇逃離。

  “對不起……源寶……媽咪不是個合格的好媽咪。”

  “我好想你……”陸知源喉嚨哽了哽:“媽咪,我過來看你好不好?”

  “不,不要……你別過來……你一過來,那她也會來。源寶,我暫時不想見你媽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