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甩了渣A後和釣系美人he了_往憶雲【完結】》第9頁
  可是……

  狗作者在寫下半部時忙著談戀愛,沒時間更新被迫匆匆完結。以至於陸知源的出場,只有短短兩章。

  所以整本書寫到完結,沈喬依和陸知源都沒有交集,就算面對面站著,彼此都不可能認識。

  見沈喬依呆愣著,鄭思雅執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想什麽呢。別發呆了,快進去吧。”

  推開厚重的實木門,杯盞碰撞的聲音從裡面飄出來。

  喬依被鄭思雅推搡著帶進門,劇組的人早已經圍坐在吧台邊玩紙牌,有幾個放得開的舉著話筒飆歌,氣氛異常熱鬧。

  工作室的同事一見沈喬依便嘻嘻哈哈地圍過來,熱情地將她按在沙發上。

  宋音見狀,順勢往她身邊湊:“依依,呆會散場後,我送你回家。”

  沈喬依也不知道渣A哪來的自信覺得自己願意坐她的車,嗤笑一聲:“宋老師,我看沒這個必要吧,咱們又不是很熟。”

  她不願和宋音多說廢話,撂下句“失陪”便兀自站起身往外走。

  吧台邊,何雨遠遠地站著,看到宋音伸手去拽沈喬依,被毫不留情地甩開,她的臉色明顯僵了一瞬。

  她悄悄地追上沈喬依,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依依,你是不是誤會了,我和宋老師沒什麽的。”

  沈喬依壓根不想參與這種幼稚的爭風吃醋,淡淡地掀起眼皮:“你和宋音是什麽關系我一點興趣都沒有,你喜歡在垃圾桶裡撿Alpha,我可不稀罕。”

  何雨被噎了個半死,唇瓣張合幾下愣是說不出一個字。

  沈喬依始終默默觀察著她,側身離開時,自然沒有漏過她眼底的那一抹陰毒詭詐的笑。

  怎麽,又想扮無辜小白花?

  她倒要看看,何雨還有什麽手段。

  …………………………………………

  “勿酒”和一般的會所酒吧不同,這裡的卡吧是半敞開式的,頭頂是整片的懸浮三維全息影像,燈光和音樂與現實幻影更迭交替,讓人瞬間沉浸在醉生夢死之中。

  陸知源來了一晚上,始終保持著低頭看帳的姿勢,一言不發讓周遭的氣氛壓抑沉悶,吧台的服務生緊張得頻頻打翻酒杯。

  蘇瑾陶忍不住用手肘推她:“陸元寶,你別總板著臉,瞧把ALICE嚇的……”

  說著,朝吧台手忙腳亂擦拭的服務生遞了個眼色:“ALICE,給你家老板調一杯‘烈焰紅唇’。”

  “好的!”服務生ALICE如釋重負地退到料理台,長籲一口氣。

  蘇瑾陶拍了拍陸知源的肩:“不是已經找到你小媽栽贓嫁禍的證據,怎麽還悶悶不樂?”

  陸知源斜睨她一眼,聲音裡夾雜著一絲不悅:“她不是我小媽。”

  “好好好,算我說錯話,給您陸大小姐賠個不是。” 蘇瑾陶朝自己嘴巴輕輕拍打一下,而後扯動嘴角,露出潔白的牙花子:“我是說秦綿,她安排自己的人混進前台,放幾個三流演員在酒店演一出‘活/春/宮’,如今人證物證都捏在你手裡,接下來你打算怎麽做?”

  陸知源輕哼一聲,表情帶著嘲諷:“她在陸氏的眼線已經被我拔除,如果以後能安分守己,我倒可以保全她榮華富貴,要是膽敢伸手弄髒我媽咪的東西,我定讓她付出代價。”

  蘇瑾陶滿眼憂慮:“可是……你那個Alpha媽媽……還是會跟以前一樣護著秦綿。”

  陸知源眉眼略微下壓,隱隱顯出一股殺伐氣:“我……沒打算告訴我媽。”

  “什麽!”

  蘇瑾陶驚訝地差點打翻高腳杯,她不可思議地盯著陸知源看了三秒,而後迅速勾著她壓低身子,連聲音都放得很低:“陸元寶……你該不會想要……暗地裡……”

  她沒往下說,隻小幅度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眼裡的擔憂卻越發明顯:“陸元寶,你在陸氏剛站穩腳,可別衝動啊。秦綿是隻老狐狸,在陸阿姨面前總是一幅委屈退讓的樣子,以前吃她的虧還少麽?”

  陸知源抿抿紅唇,仍是從容冷靜的表情:“放心吧蘇蘇,我已經不是兩年前的陸知源了,除非能有勝算可以一擊斃命,否則我不會輕舉妄動的。”

  蘇瑾陶還想說些什麽,卡座角落忽然一陣喧囂,隨著一陣酒瓶破碎的聲音,有個尖銳的女聲囂張地吼道:“怎麽滴,幾瓶酒而已,我還是賠得起的。今天誰也別想走,都給我喝!服務員呢?再來一打‘死神之吻’。”

  ALICE忙從酒架上拿酒,端起托盤走過去,被陸知源伸手攔住。

  “我去吧。”

  ALICE愣了一瞬,隨即顫巍巍地將托盤遞給陸知源。

  蘇瑾陶抱著胸閑閑地站著,等陸知源走遠,ALICE才敢開口:“蘇小姐,我們老板她……”

  蘇瑾陶兩手一攤,看好戲的樣子:“敢在陸大小姐的地盤上鬧事,有人要倒大霉咯!”

  …………………………………………

  陸知源端著托盤穿過喧鬧的過道,就快要走到鬧事的卡座時,眼尾驀的瞥見一抹紅色麗影,腳步倏然頓住。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