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甩了渣A後和釣系美人he了_往憶雲【完結】》第166頁
  “她說……陸家是豪門大戶,婚禮那天一定又忙又亂,總有顧不上的地方,萬一人家好心辦壞事,就像媽咪結婚那會,秦夫人不小心拿錯鞋子,惹得媽咪被老太太訓斥。”

  沈喬依的話,成功把陸越溪的思緒帶回那場婚禮,她想起接親時,孟梓煙的鞋子尺碼弄錯,怎麽也穿不上,讓母親心生不快。

  鞋子一直孟家,婚禮當天才交給秦綿保管,可接親換鞋時發現尺碼不對,當初以為是孟家疏漏弄錯,現在細想,的確有故意拿錯的嫌疑。

  “哎呦。”

  沈喬依將“羊胎素”文學表演得淋漓盡致,她猛然捂住嘴,假裝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不好意思地看著秦綿:“秦夫人,這……這是可以說的嗎?”

  秦綿果然被激怒:“你,你胡說什麽?明明是孟家自己弄錯……”

  陸越溪難得很嚴厲地打斷她:“阿綿,過去的事就別再提……知源的婚事自有阿煙做主,陸家需要準備什麽,就讓管家和福嬸操辦,你以後就別再插手了。”

  秦綿當即就愣住了,她倒不是真心想替陸知源操辦婚事,只是外面不明真相的人都以為她是陸知源的繼母,現在陸越溪不讓她插手婚事,那讓外面那些人怎麽看她?家裡的傭人又會怎麽看她?

  這一切都是沈喬依害的。

  秦綿的眸光更加陰沉,隔著眼簾死死盯著沈喬依,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剝似的。

  沈喬依隻當那道惡毒的視線不存在,自顧自挽著陸知源的手臂站立一邊。

  秦綿不摻和,接下來的商議便順利多,或許是出於愧疚,陸越溪這一次出奇的配合,幾乎什麽都點頭應允。

  談論近一個小時,中途有傭人進進出出送茶水點心,但孟梓煙一口未動,連茶水都沒喝,直到福嬸進來,將一碟槐花糕放在她面前,她神情有一瞬松動。

  陸越溪看在眼裡,討好地說:“我記得你以前很喜歡吃這個。”

  孟梓煙眼裡的一點暖色瞬間消散,神情淡淡地回:“我早就不喜歡了。”

  陸越溪仿佛受不了孟梓煙冷淡的目光,微微垂眸躲避,聲音低似呢喃:“嘗嘗吧,我昨天夜裡……”

  陸越溪說到一半,意識到孟梓煙不會吃自己為她準備的食物,悄然改口:“福嬸知道你要來,連夜去摘的槐花,還淋了雨……”

  孟梓煙這才抬頭,感激地凝視著福嬸,福嬸朝她笑笑,將槐花糕遞過去。

  孟梓煙撚一小塊,正要往嘴裡送,聽到陸越溪說:“福嬸,通知廚房開飯吧,把少奶奶喜歡吃的……”

  “不用了。”孟梓煙霍的站起身,手裡的槐花糕順勢放回盤中:“我是來談孩子們的婚事,既然都已談妥,那我也該回去了。”

  說完,她抬腳往外走,走到台階前天空中恰巧響起幾聲悶雷,雨滴落得又急又快,孟梓煙站在簷下,望著細線般的雨絲出神。

  身後傳來陸越溪低柔的聲音:“我踩到你裙子的那天,雨好像更大些。”

  孟梓煙沒有回頭,冷漠地用背影面對她,思緒卻已飄到初見陸越溪的那個雨天。

  她和陸越溪第一次相遇是在圖書館。

  她捧著書站在圖書館門口躲雨,陸越溪從雨幕中跑過來,泥濘的鞋子踩到她的裙擺。

  孟梓煙抬頭,看見眼前的Alpha,像是踩著七色雲,身後浮著一團光,照亮她的世界。

  可現在,她怎麽也看不到陸越溪身上的光,或許那點光,早就在蹉跎的日子裡消耗殆盡了吧。

  孟梓煙沉沉地吐出一口氣,閉了閉眼,再睜開時已經是一片清明。

  她說:“陸越溪,你欠我的,我已經都不要了,隻一點,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往前走,手腕卻被陸越溪緊緊攥住,力道之大,讓她掙脫不開。

  孟梓煙語氣很平靜:“放手。”

  陸越溪握住她的肩膀,眼裡一團水霧:“我不放,阿煙,我最後悔的事就是八年前把你放走。阿煙……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只有八年嗎?”孟梓煙木然地側過臉看她:“我回孟家那幾年難道沒給過你機會,可你呢,你都做了什麽?”

  孟梓煙把陸越溪的手指一根根從自己肩上掰下來,在她慌亂的神色中,自嘲般笑笑:“在你心裡,恩情大過天,為了報恩,你什麽都可以犧牲。”

  陸越溪抬頭看著孟梓煙,臉上淌著淚:“不是的,在我心裡你是最重要的,我對阿綿,只有責任和義務,從未對她產生過感情……阿煙,我隻愛你,我每天晚上閉上眼,腦子裡都是你……”

  孟梓煙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澀:“責任?陸越溪,你到現在都還沒明白,什麽才是真正的責任。”

  她看著陸越溪,很平靜,語氣中沒有一點賭氣,萬分真摯:“陸越溪,你以後好好生活,我們結束吧,放過彼此,好麽?”

  “不,我不同意!”陸越溪忽然從身後將孟梓煙緊緊抱住:“阿煙……你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把阿綿的事情處理好,相信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