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失憶後釣系O每天都在撩我_染楓林【完結】》第88頁
  聞言,江尤皖好似很驚喜,柔聲說:“就算江小姐不答應我,我也不會告狀的啊,上次已經說過了不是嗎?我想要討好的是這個家的小主人呐。”

  “小主人”這三個字被江尤皖咬得特別好聽,還帶著些寵溺的味道,溫柔得沒有一點攻擊性。

  哄啊哄啊,不知道怎樣才可以把小主人哄信。

  江瑾伊:“哼,說得比唱得還好聽。”

  江尤皖表情有些受傷,“我要怎麽做江小姐才能相信我?”

  就著她這個問題,江瑾伊想了半天,苦惱道:“我也不知道。”

  江尤皖淡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步兩步湊近她,朝她勾了勾手,江瑾伊半信半疑的把耳朵湊過去,這回她又嗅到了她的信息素,還沒辨別出是什麽味道,就聽見她很神秘的說:“那這樣好不好?我也欺負一下你,你留下證據,要是我跟你媽媽告狀了,你也去跟她告狀,好不好?”

  江瑾伊楞了,被她欺負?

  “怎麽欺負?”她懵懵地問:“你想對我怎樣?”

  怎麽欺負呢?

  江尤皖又朝她勾了勾手,她又乖乖的把耳朵湊過去,江尤皖悄悄的說了什麽,江瑾伊眼睛睜圓,立馬罵了她一句混蛋。

  江尤皖笑得狡黠:“如果要能跟江小姐上次對我那樣惡劣的行為比的話,好像只有這種辦法了。”

  “這麽壞的手段,要是被你母親知道,哪裡還會喜歡我呢?她只會心疼你呀。”江尤皖循循善誘,說得非常有道理。

  “可是......這也太.......”江瑾伊還是很猶豫,愁眉苦臉,不知道怎辦才好。

  江尤皖直接問:“所以,江小姐的發情期是什麽時候?”

  “.......就在後兩天。”

  想來想去,江瑾伊還是答應了江尤皖的那個提議。

  要是江尤皖也欺負了她,那就是互相傷害誰怕誰的事情了。

  江瑾伊的發情期一般都是晚上來,因為她怕疼怕打針,用的都是很昂貴的抑製丸,是甜的,不苦,她也不抗拒。傭人們會提前一天準備好,讓她提前吃下,這次她卻沒有吃,按照江尤皖所說的計劃進行。

  晚上九點過後,傭人們下班回家,江瑾伊本來是在畫室裡畫畫的,畫著畫著她感覺到身體漸漸熱了起來,某種感覺在身體裡燃燒,越來越強烈,她知道,是發情期到了。

  這種感覺是在是太難受了,又不是尋常感冒發燒那種難受,是對xing的本能渴望的那種難受,隨著年齡的增長著中感覺會越發的強烈,江瑾伊受不了,但她沒有翻櫃子,而是馬上往樓下跑。

  江尤皖知道她會來,所以一直坐在沙發上等著,聽到急匆匆的腳步聲,偏了偏頭,嘴角微勾。

  接連著她一起來的,是馥鬱好聞的風信子花香。

  發晴了。

  理智尚存,她跑到江尤皖跟前,紅著臉急道:“是不是你拿了我的抑製丸?快點給我!”

  這是她們商量好的台詞。

  江尤皖哪有這麽輕易就給她,只是笑笑:“你怎麽知道我拿了你的抑製丸?”

  江瑾伊的反應愈發強烈,腦子也變得昏昏沉沉,還回想著她們對好的台詞,斷斷續續磕磕巴巴的說:“就是你,這個家沒人敢這樣對我,只有你這個壞女人敢這樣對我,快把我的抑製丸壞給我,不然、不然我要你好看.......”

  江尤皖忍不住噗笑,往沙發後靠了靠,雙手抱胸,一幅運籌帷幄的姿態,“什麽好看?小朋友,說話不能太囂張,現在是你求著我。”

  這是她們商量好的台詞,江瑾伊知道,但是身體的難受是真的,她現在要難受死了,一點一點感受著那股谷欠望侵蝕自己的大腦,她顧不了什麽演戲不演戲的了,拽住江尤皖的手腕,“我不演了,你快點把抑製丸給我...”

  聽到江瑾伊的聲音越來越顫越來越虛,江尤皖心裡那股報復的滿足感也愈發的膨脹,她有些享受這種感覺,現在江大小姐整個人都落到了她的手裡,怎麽能就這麽輕易的放過她。

  “小瑾小朋友,你求求我,求求我我就考慮給你。”江尤皖本來乖巧溫柔的語氣變得惡劣,學著江瑾伊那天畫室裡對她說的,還擊給她。

  江瑾伊一愣,大罵她一聲:“混蛋!!”

  江尤皖發現,這個大小姐好像只會罵混蛋,嘴巴裡說出最髒的話也就是混蛋了,這比起以前那些胡言穢語來說,對她一點殺傷力也沒有,反倒覺得可愛。

  見江尤皖不理她的抗議,江瑾伊直接整個人壓了上去,跨坐在她身上,急匆匆的翻她的口袋翻要找抑製丸。

  江瑾伊之所以的答應江尤皖要執行這個計劃,是因為她根本沒有想到發情期沒有抑製劑會是這種感受,她就以為頂多身體熱熱,跟發燒差不多,沒想到這根本不是發燒的難受能比的。

  發燒還能有理智,現在她腦子裡只有想要被/標記被*的念頭。

  江瑾伊崩潰的在她身上亂翻,“嗚,快給我,快把抑製丸還給我,混蛋!大混蛋!”

  空氣裡風信子花香濃鬱不已,現在江瑾伊整個人撲到了她身上,香味更是濃鬱,江尤皖料到自己可能會收到影響,所以提前在後頸貼了抑製貼,把信息素隔絕,讓這個壞小孩的信息素無法擾亂她。

  一個狼狽不堪,一個輕松自若,江尤皖雖然看不見她的臉,但那種報復的滿足感讓她愉悅,她不為所動,任由江瑾伊在她身上怎麽翻找怎麽哭鬧,怎麽罵她混蛋,她都沒有要心軟的意思。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