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失憶後釣系O每天都在撩我_染楓林【完結】》第197頁
  她走到江瑾伊面前,亮了亮自己的手指,朝她柔媚的笑:“姐姐的指紋就在這,可是小瑾真的舍得走掉嗎?”

  江尤皖姿柔弱,好像是弱勢那一方,可眼裡充滿了佔有欲,不惜一切代價,勢在必得。

  “小瑾那麽恨姐姐,那就把姐姐*死在床上啊.......”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2-07-0923:57:21~2022-07-1023:57:2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深陷七五、57503961、川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麻辣鴨21瓶;風傾野20瓶;嘟嘟和遙遙15瓶;忱崽兒.10瓶;x8瓶;也很死心眼7瓶;祁言的寶貝4瓶;百事凱樂3瓶;辭朽2瓶;戰場原羽川、不禿、哨兵、業平、墨清、神裡綾華的狗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第75章 是發泄品

  江尤皖像是深海塞壬,用最好聽的嗓音說著最誘人的話語,讓人明知道有危險,還是忍不住要靠近。

  忍不住要跟她一起溺進海裡。

  是陷阱,是漩渦,一個再也爬不出來的深淵。

  “江尤皖,你怎麽這麽惡心?”

  面對仇人,面對她這輩子最恨的人,自己身體裡居然有無法忽視的谷欠望在生長,這讓江瑾伊覺得很難堪,無比恥辱。

  她只能用最凶最厭惡的表情說最傷人的話,來掩蓋自己無限增長的谷欠望,還有企圖擊退面前的放///蕩的瘋子。

  “你怎麽這麽不要臉,你無恥你卑鄙!你別以為這樣就可以困住我,我一輩子恨你!”

  但是這些話對江尤皖已經沒有什麽殺傷力了,她只是輕柔的笑,好像在看像往常一樣生氣鬧脾氣的小瑾,一步一步走近,含笑說道:“小瑾還是這麽單純,你不知道你越是生氣,你的信息素就越強烈,姐姐就會更饑//渴嗎?”

  “……下賤。”

  江瑾伊緊咬著舌尖保持住最後一絲理智,猛得抓起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門上,想用她的指紋開鎖,沒想到這一靠近,便是給了江尤皖機會,江尤皖直接反握住她的手,隨後一個轉身便強勢的將她按在門上。

  江瑾伊猝不及防,曼陀羅花香釋放到了極致,江尤皖用身子緊緊貼住她,仰頭封住她的唇,立刻伸出舌頭強勢的鑿開她的唇齒,侵佔她的呼吸。

  江尤皖是天生的掌控者,天生的領導者,她要拿捏一個人很容易,更別說已經被她勾得跟她上過那麽多次床的江瑾伊。

  她對江瑾伊做的任何事情都很有技巧,給江瑾伊最好的體驗,讓江瑾伊享受到最好的東西,讓她根本不會想別人,能想到的,想要的只有自己。

  曼陀羅花香對於江瑾伊而言本來就是催/情/藥的存在。

  江尤皖感受著江瑾伊從抗拒到停止抗拒的過程,享受著她的手攬上自己的腰身,然後反客為主的將自己按在門上,又氣又凶的掐住自己的下顎,半逼迫的姿態讓自己和她接吻。

  “哈~”

  江尤皖被她吻得身體發軟,眼尾泛紅,雙手無力得只能軟軟勾住江瑾伊的脖頸讓自己不倒下。

  omega已經沒有了任何反抗能力,此時此刻江瑾伊對她做什麽她都只能乖乖任由擺布,包括用她的指紋打開這扇門。

  激烈的一吻過後,江瑾伊松開她,江尤皖大口大口的呼吸著,面頰泛著異樣緋紅,唇瓣微腫,一看就是沒有被溫柔對待。

  氣氛繾////綣旖//旎,江瑾伊的雙眼被江尤皖的媚態死死勾住,哪裡還有心思理這扇門,更不想出去了。

  她知道自己又被她拿捏了,一股罪惡感不斷刺激著她的內心,一個聲音在她腦子裡說,你看看你剛才在做什麽?在跟害死你媽媽的罪人忘情擁吻。

  怎麽可以?她怎麽可以?

  又一次為她淪陷,太荒唐了,太無藥可救了。

  江瑾伊重重呼吸著,眼中充滿了戾氣,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女人,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她給弄死。

  被一個sss級的alpha這樣看著,江尤皖卻絲毫沒有感覺到害怕,一雙眼睛卻勾著得逞享受的笑意,“小瑾不要生氣,乖,再多愛愛姐姐,全都發泄在姐姐身上......”

  她的嗓音媚得能滴出水來,姿態美到至極,江瑾伊卻有種尊嚴在被踩踏的感覺。

  氣到理智全無,江瑾伊猛地將她翻身,讓她趴在門上,在她耳邊罵道:“賤女人。”

  “嗯.......”

  如瀑的長發被撩到身前,後頸毫無保留的展露在alpha面前,江尤皖能感受到身後的小瑾正狠狠盯著這裡,想到她的眼神,很快就會狠狠咬上,她就更加泛濫更加興奮。

  改為撐著牆,江尤皖扭頭看著後面,有些可惜的想,要是有一條貓尾巴的話,會更加可愛迷人的。

  “騷——貨。”江瑾伊罵。

  江尤皖不惱,“我們小瑾很有說dirtytalk的天賦啊。”

  江尤皖的聲音得忽高忽低斷斷續續,嬌媚至極,“小瑾知道嗎?姐姐從、從小瑾十八歲的時候就開始喜歡小瑾了,好喜歡好喜歡,每天都在幻想被小瑾、被小瑾這樣對待.......”

  “嗯......”後頸突然被咬上,還是很用力的咬,江尤皖高高仰起天鵝頸,皺著眉頭承受,然後渾身脫力,險些跌到地上。

  幸好身後的人沒有就此離開,還算有良心的抱住了她,江尤皖把身上的力量都依靠在她身上,雙眼失神,眼中溢滿了水汽,無限滿足。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