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失憶後釣系O每天都在撩我_染楓林【完結】》第250頁
  很正常的......

  那種破衣服破玩偶,姐姐才不想要。

  要快點重新點個外賣給姐姐才行,不能讓她餓著,對,不能讓她餓著,江瑾伊強行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把糊眼睛的眼淚擦掉,看了眼手指上不肯撕掉的創口貼,又回想剛才江尤皖對自己的溫柔,從中獲取了能量一般,掏出手機點了江尤皖喜歡的某家餐廳。

  點好了餐,江尤皖還沒回來,江瑾伊發現自己真是太矯情了,眼淚一直往下掉,怎麽止都止不住。

  怎麽辦,要是姐姐回來看到她這幅樣子怎麽辦。

  她害怕表現出任何惹江尤皖厭煩的東西。

  比如哭。

  哪裡有臉動不動就哭,會讓外人誤會是江尤皖欺負了她的,明明是自己對不起江尤皖。

  她給江尤皖發了條短信,趁她還沒回來,圍巾也忘了拿,離開了蘇氏。

  慌張逃竄,害怕江尤皖看到自己哭,也怕剛才姐姐的溫柔只是泡影,姐姐回來以後就對自己變得冷淡。

  想讓腦子裡只有姐姐對自己的溫柔。

  這樣,她才可以靠回味這些溫柔自我療愈。

  【姐姐對不起,給你做的飯吃不了了,我給你點了外賣,要記得吃哦,我先回去啦。】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2-07-2923:14:59~2022-07-3023:59:2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世晗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小薑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修改人生、麻辣個巴子的小推車、神明嫌疑人.、只是小白L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靈韻60瓶;Flowers、H.30瓶;5907790829瓶;瑪卡巴卡28瓶;goodpeople22瓶;遲暮、黑喵快複婚、姚花玥20瓶;苯湮18瓶;等大大更新15瓶;。12瓶;4781szd、46470180、要多醜有多醜、呵哈呵哈呵呵哈、世晗、浮生祁、好喜歡拐拐10瓶;535410667瓶;哨兵6瓶;嘰裡咕嚕、沈耶耶要健康、醉衍、迪迦奧特曼5瓶;z、248997814瓶;周詩雨女友、袁一琦女友3瓶;文心、南弋、57492798、辭朽、言午2瓶;雉、haruka、沈小拐、小白汪汪、……、折九們的大老婆、顧易、好想HX、好、45731548、戰場原羽川、浦江之上、額、TiAmo、大大今日雙更了嗎、秋雨、神明嫌疑人.、不禿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第95章 老婆孩子

  “路鏡,我有沒有跟你說過,不要再插手我跟小瑾的事?”

  大廈頂樓的風很大,江尤皖的發絲被吹得凌亂,她看向路鏡的目光比風還要凌厲冰冷。

  “小瑾?阿凜,我真不明白,那個家夥哪裡配得上你?”路鏡很不服氣,一腔怒火無處發泄,咬牙切齒。

  “我有沒有跟你說過,不能傷害小瑾?”江尤皖像沒聽到她的話,平靜的話中藏著可怖的戾氣。

  “江尤皖,是她先扇的我!”路鏡指著自己臉上紅色的痕跡給她看,可江尤皖卻依舊視而不見,眼神淡漠得讓人窒息。

  突然,路鏡感覺到後面有人走來,回頭一看,幾個穿著黑色西裝身材魁梧的男人,路鏡意識到什麽,有些慌了,“江尤皖,你要打我?”

  要打她?

  太輕了。

  她要路鏡受跟小瑾一樣,哦不,比小瑾還要痛苦的痛苦。

  原本就受傷的後頸再被那樣一撞,有疼不用多說。

  她想關心,可是小瑾但是害怕,不敢給自己看。

  還那樣強調,腺體會好的,腺體沒有壞。

  真的又乖又可憐。

  “按住她。”江尤皖對待別人總是這樣,很冰冷。

  “呃,他媽的別碰我!”路鏡想跑,奮力掙扎。

  幾個保鏢三兩下就把路鏡給按住,被按在江尤皖面前,跪在她面前。

  頭根本抬不起來,以一種屈辱的姿態,視野只能看到江尤皖的鞋尖。

  保鏢遞給了江尤皖一隻手套,她慢條斯理的在右手上戴上,任由路鏡說什麽喊什麽,她都置若罔聞。

  只是有些瘋癲的喃喃自語:“你為什麽推她?你不去惹她,她就乖乖的等我,怎麽會理你?”

  “你真的不應該把她的飯弄灑了,你知道嗎?她從來都不做飯的,她那麽用心,那麽期待,你憑什麽毀掉了?你知道她會有多傷心嗎?”

  “把你當成條狗你覺得給你臉了,這麽囂張跋扈嗎?”

  江尤皖的語調還是不緊不慢,就連在生氣的聲音都是那樣好聽,危險又迷人。

  會讓人甘心跪在她腳底。

  路鏡願意給她跪,也願意做她的狗,但是跪在她面前讓她為那個混蛋罵自己,路鏡覺得屈辱萬分。

  “喜歡欺負人,是嗎?”江尤皖微微彎下腰,戴著手套的手狠狠掐住了路鏡的腺體,路鏡疼得嘶吼一聲,但被按得動彈不得。

  “我不敢了,放開我!我不敢了,啊——”

  白色的手套染上了鮮紅的血液,路鏡的整條後頸都發紅,江尤皖才松開了手,眼神依舊淡漠。

  真是絕情。

  “要多遠滾多遠。”她將那雙沾有血的白色手套脫下,嫌棄的扔在了地上。

  她甚至懶得目送路鏡離去,轉身就往辦公室走。

  她的腳步有些快,著急回去見剛才受盡委屈了的人。

  心裡在想,她現在會不會也在乖乖等自己,等自己回去安慰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