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人魚陷落_麟潛【完結】》番外 美洲獅與小蟲(所有支線完結)
  圍剿研究所的行動中,無象潛行者在與永生亡靈正面對抗時使用了模仿能力「鏡中人」和「鏡中領域增強」,雖然創傷了亡靈,但自己也受到了嚴重反噬,重傷瀕死。

  很快,PBB部隊進入蚜蟲市,全面接管了IOA特工和聯盟警署苦苦支撐著的警戒線,剿殺市區亡靈召喚體,保護市民。

  無象潛行者被轉移到臨時救助車裡,IOA醫學會的醫生們奮力救助他,可他傷勢太重,即使是自愈能力極強的實驗體,如果身體在傷口癒合前就把血流幹了也一樣會死的。

  可受傷的市民也極多,臨時血庫里的血源已經所剩無幾了。

  醫生慌忙大喊:「附近的患者家屬們,如無病史請來獻血,他是實驗體,什麼血型都可以同化。」

  可人們一聽他是實驗體,頓時都遲疑地退遠了,只是待在實驗體身邊就感到懼怕,更別說獻血救他了,他們其實更希望他立即死掉。

  守在他身邊的於小橙蹭地站起來:「你們退什麼?他保護你們才傷成這樣!」

  於小橙意識恍惚,哈克的死近在眼前,沒涼透的屍體就裝在門口的裹屍袋裡,他的精神瀕臨崩潰,吼叫聲嘶力竭。

  他恨恨挽起袖口,對醫生說:「直接抽我的。」

  醫生看了一眼他幾近白紙的臉色,透過眼睛,似乎連他被撕成兩半的心也一起看透了。

  「你太虛弱。」醫生轉身又去問了一遍同樣的話,仍舊無人吭聲,就在醫生別無他法,準備抽自己和同事的血時,一位alpha走了進來,帶著一身寒意。

  他穿著軍服,人們只顧著去打量他少校肩章上的星星。

  夏鏡天俯身抱起無象潛行者,頭也不回地快步離開,他的聲音似能穩固人心,讓人們心裡懸著的石頭踏實落地:「PBB雷霆援護小組的血源充足,援護飛機就在附近,醫護支援片刻就到。」

  醫生們感激不盡,於小橙也終於鬆開緊繃的神經,跌坐在地上,淚流滿面。

  無象潛行者虛弱地攬著夏鏡天的脖頸,身上的血污沾染在他軍服胸前,愧疚地蜷曲尾巴,捲成波板糖的形狀。

  夏鏡天把他放到PBB的援護飛機上,軍醫們展開緊急搶救。

  「少校,我擋住了亡靈10分鐘37秒,比你的命令……還多37秒。」無象潛行者用殷切的眼神望向夏鏡天,好像在等他履行承諾。

  夏鏡天在不遠處的座椅上坐下,很輕地舒了口氣:「好吧,我會把相框收起來,你安靜點治療。」

  他在交代無象潛行者拖延永生亡靈等待救援時,這少年難得大膽地提了條件。他說,如果他做到了,少校就要把家裡桌上的言逸照片收起來。

  夏鏡天答應了,卻又不免擔心,傻小蟲會不會為了完成這個諾言而把命搭進去,所以才在第一時間來找他。

  無象潛行者安心閉上眼睛,他也早已精疲力竭,連話也說不出了。

  夏鏡天指揮城市內的軍隊解決騷亂,再見到無象潛行者時已經是兩天後。

  虛弱的少年躺在IOA醫學會的病床上,床頭放著咬了一口的蘋果。畢竟是實驗體,自愈能力比人類強得多,受了那樣重的傷,兩天就緩和了精神。

  他聽見門外有動靜,趕緊閉上眼睛,垂在床沿外的尾巴緊張地蜷曲起來。

  夏鏡天輕聲推門走進來,坐在陪床椅上,拿了個蘋果順手削皮。

  「醒了就靠坐一會兒,閉著眼睛做什麼,還沒睡夠?」

  無象潛行者身子一顫,訕訕坐起來,接過夏鏡天遞來的蘋果,明亮的大眼睛愧疚地垂下去:「對不起,我之前提的要求太過分了,您還是當我沒說吧。」

  夏鏡天笑笑:「你說言逸的照片嗎。我是愛過他,但事情已經過了快二十年了,誰還沒個初戀。」

  「那您……到現在還不結婚。人類到您這個年紀,都結婚了的。」

  夏鏡天托腮道:「人類活到七十歲難道就要集體自殺嗎?」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無象潛行者耳根通紅,尾巴尖也變成了粉色。

  他忽然鼓起勇氣,轉過身正對夏鏡天,緊閉著眼睛大聲說:「您,您考慮我看看可以嗎!」

  「我知道,少校喜歡年齡比自己大的嗎?我都可以!」無象潛行者緊張得快要燒起來,變色龍尾巴完全變成粉紅色,他的信息素開始蔓延,面容和身體迅速發生變化,突然變幻成言逸的模樣,然後變成蒼小耳,然後變成蘭波,變成戴檸教官,最後變成鍾醫生……

  「住手住手,」夏鏡天按住他的頭,「傻瓜,鍾醫生是我大嫂。」

  「!!對不起!」

  無象潛行者急得恢復原貌,從病床上爬起來,跪坐在夏鏡天面前不停地鞠躬。

  夏鏡天微挑眉,沒忍住,哼笑出聲。

  無象潛行者呆呆望著他,被這笑容晃了一下神。

  「等你長大一點吧,懂什麼叫愛的時候再說。」

  「我懂,我已經成熟期了,我什麼都懂,積分、函數、流體力學、電磁學、量子力學、世界古近代史,任何國家的語言……」無象潛行者懵懂思考,「愛是什麼?」

  夏鏡天用刀尖扎了塊蘋果吃:「這件事得幾年後你才能明白。在那之前還是先和小朋友們一起玩吧,去蚜蟲島待一陣子。」

  「……嗯。」

  ——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幾年,生活趨於平和,無象潛行者時常在蚜蟲島和訓練生或者其他實驗體待在一起,時而回PBB軍事基地,一向孤僻的自己竟也交到了不少朋友。

  一些人從自己的生命和生活中路過,一些人留了下來,一些人永不磨滅。

  於小橙最終放棄了IOA搜查科特工的職務,選擇回到蚜蟲島當實驗體教導員和訓練生陪練。他無法像從前那樣無畏地戰鬥了,他說。

  IOA在蚜蟲市建了一座海陸學校,課程包括海陸自然聯繫和人魚語,教師分別由人類和人魚擔任,人魚可以把孩子送來學習人類文明(主要是烹飪技術),人類則在努力研究與人魚交流,聽說蘭波把他爸爸從海底綁來當了老師,還帶來了幾條人魚當助教,其中一條經常騷擾螢,時而和PBB狂鯊部隊的鯨鯊隊長大打出手。

  蚜蟲島又迎來了一批新訓練生,其中有個叫夏乃川的最為跳脫,是教官們公認的調皮搗蛋分子,但這仿佛也讓蚜蟲島變得更有活力了。

  無象潛行者坐在沙灘邊,看著夏乃川領頭帶著學員們在海里瘋玩,突然手機響了,本以為是少校,結果卻是白楚年。

  白楚年和蘭波剛到蚜蟲碼頭,對著電話里嚷嚷:「夏小蟲?怎麼就你一個人接電話啊,別人都去哪了?」

  無象潛行者誠實回答:「今天休息,大家都在海里玩呢。」

  白楚年:「嗨呀,真耽誤事,今天是輪渡日,記得讓小崽子們通知家長送生活用品過來啊,等會兒就開船了。」

  無象潛行者:「知道了。他們都在海里撈魚呢,夏乃川說他抓住一隻小的白色魔鬼魚,準備晚上烤了吃。」

  「噢,給我留一份……」白楚年正夾著手機摳指甲,突然一怔,和蘭波對臉懵逼,然後對著聽筒咆哮,「嗷?!他敢!給我放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