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和冥主成婚之後_江為竭【完結】》番外.此日無事
  再然後, 他們在眾人的簇擁下進了大殿。

  天地桌,紅蠟燭,燈籠高高掛起, 「囍」字就在他們的頭頂。一切都是熟悉的佈置, 只不過再沒有詭異的氣氛,到處都是亮堂喜慶的。

  高堂的主座依舊空著,神官沒有父母,路迎酒的雙親也不可能出席了,唯有莊雪的牌位立著。

  但路迎酒並沒有覺得太多遺憾, 他的心已被其他洶湧的情感包圍, 填得滿滿當當,留不出半點餘地去傷感。他心想, 要是母親能看見今天,她一定會和他一樣高興。

  司儀高聲喊道:「一拜天地——」

  他們向天地桌鞠躬。

  「二拜高堂——」

  向牌位鞠躬。

  「夫妻對拜——」

  他們在這瞬間對視,彼此眼中都是明亮無比,千言萬語藏在其中。

  萬眾矚目之下,他們對拜,叩開一段姻緣佳話。

  再起身, 對飲了合巹酒。

  「禮成——」

  他們幾乎是同時邁步,帶著璀璨笑意緊擁在一起。

  這一瞬即是永恆。

  下一秒, 炮竹聲響起,海潮般的掌聲中眾人齊聲歡呼!婚宴開始,佳餚輪番呈上。這是整個鬼界的狂歡, 哪怕夜幕越發深沉,光亮依舊從大殿綿延至長街的遠方。

  觥籌交錯,鼓樂齊鳴。

  路迎酒和敬閑穿梭在賓客之間,與他們閒聊, 飲酒。旁邊就是一群努力吃飯的毛團子,它們遍佈了婚宴的每個角落,哢嚓哢嚓咬著骨頭,到最後,基本上是人手一個毛團子。

  等到夜深,眾人酒飽飯足。

  俗話說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但這個宴席不散,是因為毛團子嚴重堵塞了交通。它們已經很努力地邁著小短腿了,甚至是連滾帶跑,但還是走得太慢。

  會飛的鬼神都走了。

  剩下的在乾瞪眼。

  敬閑只能囑咐小鬼幫忙。

  小鬼們一人背著個籮筐,拿著長夾子,挨個把路上的毛團子夾起來,放進筐裡,然後背出去。

  路迎酒:「……」

  他莫名想到了采海膽。

  等到毛團子都被運出去了,它們嗷嗷叫著,搖尾巴表示感謝,然後一起慢吞吞地走了——大概是回它們神秘的老家去了。

  敬閑也給朋友們安排了住處,他們都打算在鬼界留幾天,好好看一看這邊的景色。

  於是,所有人都散場了——

  紅燭點在床頭,火光暗淡又溫柔。

  洞房花燭夜。

  路迎酒和敬閑並肩坐在床畔,耳語著綿綿情話。隨後,也不知是誰吹滅了蠟燭,兩人一併倒在了柔軟的被褥上。

  耳鬢廝磨,難解難分。

  情至最濃處,鬢角微微汗濕,指尖輕撓過線條優美的背脊,腳趾蜷縮,呻/吟被擁吻吞沒。

  等到所有的纏綿與旖旎耗盡,剩餘的只有安心和眷戀。

  黑暗中,路迎酒低聲說:「我永遠不會忘記今天。」

  「嗯。」敬閑聲音有點低啞,他笑了,「我從沒忘記過與你的每一天。」

  ……

  ……

  鬼王說到做到。

  此後又發生了很多很多的故事。

  比如說,事務所的生意蒸蒸日上,不斷招攬新的驅鬼師和探靈主播,數十年後已是能與青燈會並肩的驅鬼組織。而酒吧因為精緻的裝修、出眾的調酒技藝和店員熱情的態度,一度成為鷺江市旅遊的打卡點,生意火爆。人人都知道路迎酒的大名,看到了他的驚才絕豔,看到了他的意氣風發,看到了他的正直與善良。

  比如說,青燈會在陳正的大力整頓下,氛圍逐漸清朗,逐漸回歸了古時世家那般的風氣,沒了勾心鬥角沒了不必要的內耗,驅鬼師們一心鑽研符紙,走過長夜,為眾人燃起一盞青燈。

  又比如說,葉楓得到了家族的認可,他雖然是被鬼怪所復活,但最終以行動證明了自己。他經常出驅鬼委託,閑來無事就在酒吧調酒,與客人閒聊最近的趣事。

  又比如說,等小李出師之後,楚半陽又收了幾個徒弟,其中一個天賦異稟,隱隱有趕超當年的楚半陽那勁頭。日復一日,楚半陽難得感到了一絲危機感,top癌和傲嬌基因又動了,卻沒注意到,徒弟看他的眼神亮亮的,像是有星辰閃耀。

  諸多故事依次上演,不同人物輪番登場,每一人都有自己的結局。

  直到很多很多年後,時過境遷,白雲蒼狗,滄海化作了桑田。

  一眨眼間,路迎酒已經在鬼界做了近百年的神官了。

  鬼界人盡皆知,他和鬼王形影不離。兩人站在一起賞心悅目,堪稱神仙眷侶,人人見到了都要羡慕。

  日子過得挺清閒,養一養花花草草和飛禽走獸,折騰一下陰間傢俱……雲遊四方,重返人間都是常有的事情,活得瀟灑又自在。

  偶然鬼界的陰氣爆發,百鬼夜行再現,他們便去征戰。黑衣鬼王揚手時血霧炸開,所向披靡,而白衣神官手持符紙,輕描淡寫間,萬鬼退散。他們摧枯而拉朽。

  又一日結束了征戰,他們並肩回到宮殿附近。

  時候還早,他們閒逛了一陣,不知不覺就在日落黃昏之時來到了深淵旁邊。

  鬼怪不敢接近深淵,唯恐墜入其中。但他們乘著陰風,穩穩當當地行走在深淵之上。罡風呼嘯,吹起衣袂,他們一路向前,在深淵的最中心看到了懸浮的綠島,與那一樹白花。

  白花每分每秒都在盛放,又在風中帶著微光與冷香,細雪一般向深淵墜落。

  一瞬花開一瞬飄零,白花無名,生死刹那。

  這是敬閑的誕生之處。

  兩人和往常一樣,躺在花樹之下,身下的綠草柔軟又厚實。

  閒聊了一會,敬閑突然講:「好懷念婚禮那天啊。」

  路迎酒:?

  路迎酒說:「怎麼那麼突然。」

  ——實際上敬閑提過挺多次的,從婚禮到蜜月到他們第一次正式出國旅行,從賞花到觀月到泛舟湖上,那麼久之前的事情了,到現在都念念不忘。

  「這不是回味無窮嗎。」敬閑說,「我們在一起的每個細節我都記得,時不時就回想一下,每一天都是值得回味的。」

  路迎酒:「……」

  難怪敬閑有時候會自己笑起來,感情是戀愛腦發作了,自動重播他們的婚後生活。

  百年過去了,這病非但沒好,反而更加嚴重了。

  敬閑又看向他:「你沒有什麼好說的麼?」

  「我說什麼?」路迎酒問,「難道……難道誇你記憶力好?」

  「你真的不記得了?」敬閑滿臉邀功請賞。

  路迎酒想了一會,才明白了:「難道你是想說,你遵守了承諾,沒有忘記和我的每一天?」

  「對啊!」敬閑眼睛一亮,拉著他,「你想聽什麼?我們的出國旅行,我們的蜜月,還是我們一共兩百三十次的鬼界巡遊?我都可以給你回憶回憶,證明我自己。」

  「別別別,」路迎酒頭都大了,「你都證明多少次了,我百分之百相信你,百分之百相信你。」

  但是閑妃這話閘子一打開,就根本關不上了。路迎酒躺在他的懷裡,又聽了一遍婚禮和蜜月的回憶殺。

  最後敬閑說:「哪天我們可以再辦一次婚禮,再度一次蜜月。這次可以辦西式婚禮,搞大鑽戒。」

  路迎酒:「嗯嗯嗯。」快睡著了。

  敬閑側頭,看見他濃密的睫毛在風中輕顫,心中一動。

  他說:「我記得……最開始你總是睡不好,每次坐車都要補覺。」

  「對。」路迎酒閉著眼睛,含糊回答,「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那段時光好像還在昨日,幼小的他抓緊長命鎖,像是握住了唯一的依靠。

  現在長命鎖還在,他再沒有過難眠的長夜。

  樹上,白花依舊轟轟烈烈地盛放與凋零,幾朵落在了他們身上。

  路迎酒低聲笑說:「雖然過了那麼久,再這麼講有點奇怪……但是,我很高興能遇見你。」

  敬閑微微一愣,輕聲道:「我也是。」他拂去路迎酒肩上的落花,親了親他的前額,眉目溫柔極了,「睡吧。」

  「明天我們去哪裡?」

  「別管了,明天再說吧——」

  此日無事,繁花盛放。

  他們相擁而眠,一覺酣睡至天明。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