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東宮福妾[清穿]_南風不盡【完結】》番外·後世直播2
番外·後世直播2

石氏目光銳利地望向這天幕,她能在二廢二立的奪嫡風波中全身而退,也是殚精竭慮,幾乎耗盡了心血生機,如今落得了個油盡燈枯的下場,但她卻一點都不後悔,石文炯仍舊當朝掌權、她的妹妹嫁給十五阿哥為嫡福晉、富達禮等血親亦升任漢軍旗正白旗副都統……

她舍棄了自身,卻保了全家。

太子禁锢鹹安宮,她以體弱多病為由退守撷芳殿,鹹安宮看守嚴密,進去容易出來難,與其與廢太子一同等死,不如想法子留在撷芳殿,雖也是圈禁,卻松快得多,也能知曉些外頭的變動,好早做打算。

皇上曾對內務府總管大臣說妃太子妃石氏素無過錯,不可苛待。因此她在撷芳殿也過得不算太差,何況還有石家與八爺的人暗中打點。她不是小氣的人,太子其他侍妾都與她一同關在撷芳殿,一同仰仗着她在皇上那一點情面過日子,好歹都是伺候廢太子多年的老人,同是天涯淪落人,還為難她們做什麽?她便也将她們攏在羽翼下多加照拂,也能在皇上面前搏個賢名。

唯獨程氏是個傻子,竟放着平安的日子不過,太子剛被押走,她就脫了簪發跪着求她向康熙請旨,她沒有掉淚,平靜地沖她磕了幾個頭:“二爺再怎麽說也是皇上的兒子,這樣孤零零地去算什麽?就算圈禁高牆也不能沒人伺候,妾身雖年老位卑,亦願入鹹安宮伺候太子,求娘娘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幫二爺這回。”

石氏眼神複雜地望着面前這個蒼白清瘦的女人,她也老了,又歷經喪子之痛,早已不複當年驚人美貌,可眼眸卻依然還那麽清澈執着。

“你…你竟不管弘晳了?”石氏不解,她還有兒子啊。

程氏笑了笑:“妾身卑賤之軀,不拖累弘晳便罷了,他已娶妻生子,有自己的福晉和孩子陪着,往後的路啊,他該自己走了。可是二爺……已經什麽也沒有了,妾身不忍心看他一個人。”

石氏這輩子從沒見過這樣的人,她不貪慕權勢,也不在乎金銀,親弟弟死了,程家全都辭官回鄉了,唯一的指望就是養在皇上身邊的兒子,她卻也二話不說就舍棄了。

她到底想要什麽呢?那時候天上還未生過異象,石氏實在看不懂她。在毓慶宮的時候,石氏也曾很羨慕她,不,或許是嫉妒,程氏不必背負家族興衰,有子有寵,只要快快活活過自己的日子就好。

可後來,她不聽勸阻,一廢太子時被關進宗人府也要為太子辯駁,連封號都沒了,身子也垮了,石氏就只剩對她的可憐了。如今太子二廢,她竟還沒有學會明哲保身,還要蹚這渾水。

終究是不明白,石氏問她:“你可知道,進去了可就出不來了。”頓了頓又勸道,“你不是最喜歡過清靜日子的麽?在撷芳殿裏不愁吃喝,你還能和唐氏相伴,做做針線、點心,侍弄花草、養些花鳥蟲魚……”

“謝娘娘。”程氏露出一點凄涼的笑意,打斷了她的話:“只是這段日子我常在想,我來到這世上是為什麽,我原來膽小,貪圖享樂,若非二爺事事看顧,只怕在宮裏早送了命,我這輩子已是一事無成,若最後為着茍且偷生辜負二爺一生顧念之情,便枉顧來這世道一趟了,再長久地活着又有什麽趣兒呢?還是……求娘娘成全。”

在太子二廢二立的這幾年,石氏對胤礽是有愧的。她與石家終究是為了自保,将太子爺不留情面地抛下了,程氏說得對,好歹夫妻一場,太子爺這麽多年也沒有對不起她過,石氏心中再三掂量掂量,即便為了這事兒請旨,皇上應當也不會生氣,便點頭應允了。

她那會兒……終究是心軟了。

石氏恍恍惚惚地倚靠在炕上,透過南窗去看那天上流轉的光,她飄遠的思緒是被天幕再次響起的聲音拉回來的,天幕那嘻嘻哈哈的女孩兒的聲音繼續說道:

【還有一個點,太子妃石氏是仁徽帝登基前以太子妃的身份下葬的,所以她一開始就沒有葬在妃陵中,而是葬在一群親王和親王妃陵墓群的南側,孤零零一個小山包。後來仁徽帝登基後,有禮部和宗人府的大臣上奏問要不要将石氏挪到妃陵中,結果被仁徽帝一口否決,說既然安葬了那麽多年,何必打攪其陰靈。大臣們便唯唯諾諾地退下了,後來也一直沒有遷墳。等靖安帝上位,大戰在即,就更想不起那件事了。後來還是在長泰帝時期,守陵人上奏禀告石氏的墳墓漏水嚴重,一場山洪下來已經快塌了,請皇上撥銀修繕,大夥兒才記起來原來那兒還有個太子妃陵呢!于是又有大臣建議要不要順道挪進仁徽帝的妃陵中去,結果你猜永瑾怎麽說?他真是個小可愛。】

石氏聽得牙關都咬緊了,捂着胸口搖搖欲墜——太子都廢了,她早就想到了自己死後不會很風光,但卻也想不到竟會如此?陵寝漏水?雖說那是另一個世道的事,但只要細細一想,日後她只怕連太子妃的規格都輪不着,要以親王妃之禮下葬了,那不還是葬在親王妃陵那一邊麽?

【史學家對永瑾這個皇帝是批判得多、稱贊得少的,畢竟他不算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皇帝,他在政事上大多依賴他的好皇叔、輔政大臣、雍郡王弘歷的教導,而生活上他也很随意,鬥蛐蛐、畫畫,還喜歡收集古董字畫,說起來并不如他的爸爸、爺爺一般節儉。但作為屁民,大夥都很喜歡他的耿直,UP在搜集他資料的時候,看到他批的折子經常忍不住捧腹大笑。而在申請修繕太子妃石氏的陵寝的折子上,他是這麽批的:】

【“何人也?朕不認得!罷了罷了,既是親戚,且将漏水之處略作修補盡點心就是了,不許多花錢。”——這是永瑾批在折子上的原句。哈哈哈親戚!6還是你6啊永瑾!】

【除此之外,在長泰帝流傳與後世的家信和奏折裏,最常見的就是與雍郡王的對話,長泰帝便有了諸如“皇叔何時歸來,朕好想你”、“這是朕今日課業,請皇叔批閱”、“皇叔久坐腰痛,朕尋來偏方,賜予皇叔,皇叔記得常用。”之類的金句。嗚嗚嗚,什麽都磕只會害了我!可我忍不住啊!】

不僅是石氏,在康熙五十一年這個時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呆呆的表情。

康熙更是不忍直視地扶住了額頭。

哪個皇帝是這樣批折子的!康熙忍不住回頭對胤禛怒斥道:“既然是弘歷教他,怎麽還教成這樣!你這個當阿瑪的可得好生教導兒子才是!”

“是……唉?”胤禛下意識磕頭,磕完才回過神來,不對啊,皇阿瑪是不是亂了啊!咱們這還沒永瑾呢!太子爺都已經關進鹹安宮裏了,日後也不會有什麽雍郡王了啊!

胤禛被罵得一腦門子汗,天幕提到的“雍郡王”弘歷還趴在奶母懷裏喝奶呢!但很快他面色又驟變,弘歷細究起來是他的第五子!既然那個時空是他繼承了爵位,那只有一種可能:他前頭四個哥哥都夭折了!在這個時空,胤禛已經失去了弘晖、弘盼、弘昀,難道連弘時也早早沒了嗎?胤禛幾乎身子一個打晃,跪都跪不穩了。

【好了,扯了那麽多,我們終于要講到孝貞景皇後的陵寝啦!衆所周知,孝貞景皇後是沒有陵寝的!UP之前也覺得很奇怪唉,後來考古學家發掘了仁徽帝的陵墓之後才知道,原來仁徽帝把她放進自己的帝陵裏了,而且沒有單獨放在一個墓室裏,而是“生同衾死同穴”,帝後的棺椁放在同一間墓室中,而且緊緊挨着對方,就像死後也要相互依偎一般,後來考古學家經過檢測還發現,仁徽帝與孝貞景皇後的棺木,用的還是同一年的金絲楠木,所有的規格都幾乎一樣。孝貞景皇後的喪事是仁徽帝一手操辦,所以這只能出自皇帝自己的意願。順便插播,仁徽帝寫給孝貞景皇後的祭文原件還存在故宮,大家要去看啊!仁徽帝的書法一絕,但那件祭文上面淚跡斑斑、字跡虛浮、且塗改多次,可以想象仁徽帝是如何顫抖着寫下這些字句的,我真的讀一次哭一次啊!】

【什麽是愛呢,或許就是生前相依相伴一生仍嫌不夠,死別就像一場無法停止的暴雨,仁徽帝在生命最後的半年裏,便一直被這樣悲傷的雨浸沒,根據《仁徽帝起居注》的記載,那最後的六個月,仁徽帝從本來還能夠騎馬開弓拉馬頭琴的朋克老頭驟然虛弱成連行走、握筷都困難,在懷念孝貞景皇後的日子裏,他連起身摸到空蕩的床榻、歸來見到坤寧宮漆黑的窗,都會紅了眼眶怔怔落淚,最後思念帶走了他,臨終前弘晳跪着懇求阿瑪不要離去,仁徽帝卻沒有再看向他,已渙散的目光望向了床頂,露出了一點笑容。】

【他的一生跌宕起伏,不算順遂,但因為有深愛的人陪伴,這一生走來便也顯得不那麽痛苦了。史料記載他臨終前未留下什麽話,他什麽也沒說,但UP卻能想到,他擡眼望去露出微笑的那一刻,或許是再次握住了心愛之人的手吧。】

【好了,這期視頻就做到這裏哦,大家想了解更多仁靖泰三帝的內容記得關注我們的直播,我爺爺講得就比我好多啦!拜拜!】

康熙悵然若失地望着消失的光芒,他想到了自己一生中經歷的所有離別,又想到了赫舍裏皇後,他和赫舍裏氏,不也分別了幾十年了麽?若是有一日他到了陰曹地府,赫舍裏氏會不會怪罪他,會不會恨他這樣對待他們唯一的兒子?

命人去查石家背地裏的小動作、澳洲又是何地,又下旨廢太子在鹹安宮一切起居皆按皇子日常分例來安頓,還将看守的老三換成了與太子相交甚好的老四。

康熙渾渾噩噩地回了宮殿,夜裏又夢到了保成幼時在他上朝時在偏殿等他等到睡着,小小的孩子坐在梁九功的懷裏小腦袋一點一點如小雞啄米,偏偏他一進門,這孩子就立刻醒了,張手要他背,他樂呵呵地蹲下來背起了他,父子倆慢悠悠地數着夕陽的雲彩回乾清宮。

厚厚的紗帳隔絕了奴才們的視線,因此沒人看見年邁帝王在睡夢中,眼角竟滑落了一滴淚,順着刀刻般的皺紋,浸在金枕之上,暈出一團濕意。

寫完啦,求好評求好評!

謝謝大家陪我到最後,鞠躬鞠躬再鞠躬。

下一本見啦!會存多多的稿子然後也日更完結的哦!

下一本是《雍王府吃喝日常(清穿)》放個文案:

① 棠玥穿成剛入宮的小宮女。

她除了能吃百無一用,唯有躺平。

當別的宮女賄賂嬷嬷到禦前伺候得封答應時,她在內務府偷烤紅薯。

當別的宮女争搶露臉的差事相互陷害時,她躲禦膳房吃東坡肘子。

當四福晉派人來要宮女時,她抄起糖炒栗子就要溜,被嬷嬷一把拎到烏拉那拉氏面前:“這孩子除了吃得多,最是老實本分。”

烏拉那拉氏:?

嬷嬷:球球了快把這不上進的飯桶領走吧!

② 棠玥意外被指派照顧久病的大阿哥弘晖。

弘晖無力躺在病榻上,她鳥悄掏出自制手抓餅:來點?

弘晖:……

很快,四福晉驚喜發現,兒子不僅日漸痊愈,還胖了!

③十二年後,棠玥熬到出宮年歲,托家人找了個開飯館的俊俏廚子快樂備嫁。

誰料被弘晖逮個正着。

未及弱冠的少年眼眸像結了冷霜,緊扣她的腰肢将她逼到牆角,卻又生生憋紅了眼眶,聲線嘶啞:“阿玥姐姐,我不放你走。”

“可……”

弘晖面無表情:“可惜了,我剛請了個精通八大菜系的新廚子。”

棠玥立刻:“我留下。”

④ 崇仁帝弘晖被後世稱為大清最任性的皇帝。

他曾空懸後位數年,與百官強硬抗争,直到成功冊了他包衣出身的侍妾為後。

其在位二十三年,再未納娶任何妃嫔,膝下三子二女,皆為皇後所出。

民間不由暗傳皇後心機深沉、兇悍善妒。

棠玥茫然:?(叉燒還在嘴裏)

她不就吃得多了點,至于這麽罵麽?

* 閱讀指南

1.女主入宮13歲,弘晖8歲,相差5歲。

2.美食向清穿童話,私設巨多,求不考據,竹馬養-成從小寫到大,主日常生活,微宮鬥宅鬥。

3.女主的金手指是吃不胖和“美食療愈”buff。

4.感情線甜到打滾,信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