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dota傳奇教父》第四百四十九章 最後底牌
“dota傳奇教父 ()”

“他們在搞什麽啊?”看台上的職業選手看不下去了。

隨便打這第二把除了這個陳和虛空假面以外,就沒有一個正常人,直接送了對面兩個無解肥大哥出來。

對面撼地者和邪影芳靈前期雖然也是劣勢,但起碼中後期都發揮出了他們該有的作用。

可隨便打這邊,卻是個個拉胯。

這遊戲,終究不是靠一兩個人就能贏的。

不出意外,他們果然輸了。

開局0-2,看這架勢,很有可能會被對面零封。

“不是,他們的最強體系呢?怎麽到現在都還沒用出來?”費武疑惑道,他跟眾職業選手混了幾天,從他們口裡得知隨便打在這個系列賽中藏了戰術。

而且,聽說那還是他們的最強體系。

可是這都打決賽了,也沒見他們用出來,啥情況啊?

蓋祁聳了聳肩:“這就不知道了,也許是他受傷了,認為選出來後,效果不會太好?”

職業選手們各自猜測著原因,說什麽的都有。

周宏羽不屑做這些無端猜測,他淡淡道:“不管原因如何,已經輸了兩場的他們,已經沒有資格再隱藏戰術了,這決定生死的第三局,他們這個體系,也該拿出來了。”

……

BO5的第二局比賽結束後的中場休息時間,林遠抬頭望天,思考著下一把應對AG的比賽策略。

上一局比賽中,林遠也是看出了隊友狀態的不對勁,在第二局比賽裡,他們發揮失常的次數實在是太多了。

跟第一局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第一局雖說他們也輸給了AG,但起碼那一局隊伍裡的大家都打得很有章法,即便線上因為個人實力的原因陷入了劣勢,中期也憑借的出色的運營打回了幾波。

雖說沒有超常發揮之處,但也沒有特別多的失誤。

可第二局比賽,光在對線期,隊友就出現了各種小問題。

到了中後期,小失誤更是多得數不勝數。

林遠把這些都看在眼裡,不過在比賽期間,他並沒有明確的將隊友的這些失誤點出來。

因為越是這種時候,一個選手的情緒越是容易失控。

當場把他們的失誤指出來,不但不會讓他們認識到錯誤,反而會使他們失去冷靜。

一個失去了冷靜的選手,注定和勝利無緣。

在隊友被失敗的陰霾所籠罩的時候,最好的辦法,不是找出他們的問題,而是用合適方法來引導和鼓勵他們,讓他們重新振作起來。

要做到這件事,非常考驗一個人語言組織能力。

而恰好林遠就是這種人,他不僅用強大的語言組織能力,他還對這種事情特別有經驗。

在上一世,他就是這麽被勸過來的。

曾經的他,也曾經歷過失敗的挫折,那時候,也是多虧了教練和隊友對他的心理疏導,否則當時他人直接沒了。

在職業圈待久了之後,林遠的心態也是鍛煉出來了,基本上沒有什麽噴子能夠破防現在的他。

正所謂久病成醫,經歷過這些事的林遠,自然也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該怎麽勸說自己的隊友。

他的隊友,自然也知道他們上一把的表現過於拉胯,所以在面對林遠的時候,都沒有勇氣直視他的雙眼。

他們一個個都低著頭,異常自責。

“要不,我們下一把拿出我們的絕活體系吧?”肖天虎弱弱的提了個建議。

他說話時自帶顫音,底氣不足,顯然是被AG打得沒什麽自信了。

林遠掃了他們一眼,平靜道:“你們好像都沒什麽自信啊?你們是不是忘了,

我們是一路披荊斬棘,殺到決賽裡來的。我們前面所經歷的所有比賽,所擊敗的所有對手,哪一個對手不是強敵?可最終,還是我們技高一籌,那些對手,都是我們實打實用實力擊敗的,這中間,可沒有什麽水分。這便證明了,我們是有實力站在這個決賽場,與AG一戰的,可為什麽你們都這麽不自信,不就是0-2而已嗎?沒聽說過讓二追三嗎?我們都從敗者組一穿六打到決賽了,再穿一個,也不過分吧?”

林遠看著他們,認真說道:“你們是不是以為前面那些比賽,能贏都是靠的我一個人?然後現在我受傷了,就沒有實力和AG一戰了?”

眾隊友想開口說話,但林遠打斷了他們:“其實不是的,你們也不仔細想想,我在隊伍裡的定位終究不過就是一個五號位,一個五號位,及時打得再好,能發揮出的作用又有多打呢?能一打九嗎?肯定不能。所以我們能站在這個決賽場上,肯定不是靠的我一個人,都是我們大家一同努力得來的成果。”

隊友們聽著林遠的話語,神情微變。

陳先微微抬起頭,低聲道:“可是,我們能發揮得好,都是因為老大你的一手指揮啊!”

“不對。”林遠搖了搖頭,道:“指揮不過只是錦上添花,如果沒有你們強大的實力做支撐,我的指揮指揮變得支離破碎,這一切,都全靠你們。一開始我說過,這場BO5要贏,全靠你們了。這句話並不是為了激勵你們才說出口的虛話,我們這支隊伍要想贏,只能靠你們大家。

而且,我之所以會找你們過來打比賽,自然是覺得你們真的有奪冠的實力。那些沒有實力的家夥,我是不會招進隊伍的。既然我選了你們,就證明你們真的可以,我可是全世界天梯排名第一的高玩,請不要質疑我的選擇,也不要質疑你麽你自己,我說你們能行,那就是行。”

林遠這句話的邏輯簡單而霸道。

我是天梯第一,作為世界上最強之人,所以我說你行,你就行。

道理簡介明了,讓人無法反駁,而且這句話從他口中說出來,帶著令人難以抗拒的信服力。

肖天虎神情微動,他記得,自己在剛來這個隊伍的時候,林遠也對他說過同樣的話。

那時的他,同樣是個不自信的中單。

可現在,他已經完全蛻變,徹底進化成了一個能夠獨當一面的一線中單選手。

這次勇士世界聯賽期間的多次高光表現,使得他在國內獲得了極高的聲望。

甚至有水友認為,他是國內僅次於風火大神和Yan神的中單選手。

從一個藉藉無名的中單,成長成為了被全西恩dotaer認可的選手,這足以證明,他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廢柴。

林遠這句話,點醒了他,也同樣點醒了其余隊員。

不過就是一個AG罷了,讓二追三,並不是沒有可能。

他們前面所戰勝的對手,哪一個又不是強敵呢?

這一瞬間,眾人又重新恢復了往日的自信。

看到眾人雙眼恢復了往日的明亮,林遠微微一笑:“那接下來,就開始反擊吧!”

……

AG這邊,漢克心情很不好,雖說他們在前兩局的比賽中戰勝了“隨便打”,但他贏得並不痛快,他希望遇到的,是那種勢均力敵的較量,雙方你來我往,最終他們憑借著更勝一籌的實力,險勝對面。

可是這兩把,他們打得遊刃有余,基本上沒有感受到什麽壓力。

第一把比賽,他們看似被對面牽製得很難受,但其實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並沒有超出他的預料,因為他的卡爾和一號位大哥幻影長矛手,在那一把中一直很肥,經濟沒有被對面給壓製住,而已他們的個人實力來說,只要經濟不被壓,那對面就永遠別想翻盤。

至於第二局就更不用說了,那一把他們基本是全程碾壓過去的,這種一面倒的勝利,並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林遠在這兩把比賽中的發揮,也讓他非常的失望。

在他看來,林遠這兩把,完全沒有發揮出屬於他的水準。

漢克能夠感受出來,林遠這兩局的表現,比起他小組賽和訓練的時候,都要差很多。

其他人或許沒感覺出來,但他作為對林遠了解最為深刻的職業選手之一,自然是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林遠此番表現,讓他不由歎息:“果然,他還是被外面那些謠言所影響到了嗎?真是愚蠢。”

臨近決賽的時候表現失常,漢克能想到的,就只有這一個解釋了。

如果不是被外面那些謠言影響到,他的發揮不至於會變得如此失常。

這樣的林遠,戰勝他根本沒有任何價值。

“被外面那些謠言所影響到的你,待著這個賽場上也只會感受到痛苦,既然如此,那我就盡快將你了結了吧!”漢克在心裡,做出了某個決定。

雙方第三局比賽開始。

在現場所有觀眾眼裡,這場BO5決賽的勝負,幾乎已經沒有什麽懸念了。

AG展現出的強大實力,徹底征服了他們,這支新秀強隊,有資格獲得這個冠軍。

可恢復了鬥志的隨便打眾人卻不這麽想,他們要在這裡,戰勝AG,拿下冠軍。

BP開始之前,眾人在隔音房裡商討著應對AG的策略。

“怎麽樣隊長,這把要用嗎?”胡浩在開始之前問了一句。

“不急,那套體系也不是什麽情況下都能用的,得看對面選了什麽陣容才行。”林遠說道。

肖天虎眨了眨眼說道:“可那畢竟是我們的絕活體系,如果一個系列賽中一場都不用出來,總感覺……有點奇怪。”

“這有什麽奇怪的,這是正常現象,體系當然是再好用的時候才會用,如果發揮不出來強行選,反而會成為我們的桎梏。”林遠一本正經的說道。

他這句話可不是在開玩笑,前世他在網上就經常看到有一些戰術藏到明年的言論。

這句話雖然大多時候都是在調侃,但其實也並不是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至少他所知道的,就有好幾個。

雙方正式開始BP。

隨便打天輝,AG夜魘,夜魘先選。

AG的前三手依舊Ban掉了艾歐,卓爾遊俠,先知這三個英雄。

這三個英雄他們隨便打雖然並不經常玩,但每次一選出來,勝率都非常的高,所以AG這麽Ban,其實也並不是沒有道理。

比起那些版本強勢英雄,他們更害怕隨便打選出這幾個英雄。

雙方Ban完之後,AG點下了第一手英雄——傑奇洛。

這個選擇,讓隨便打感到異常的驚訝,因為雙方前三手都是沒有Ban陳的,可是AG卻並沒有選擇這個英雄,而是一手選了個當前版本並不算強勢的英雄傑奇洛。

這不僅表達出了他們對自己隊伍的足夠自信,還說明,他們並不害怕隨便打的陳。

“既然他們不怕,那我們就再選一把!”林遠說道。

肖天虎謹遵林遠的意思,選人期間並沒有停頓,直接點下了陳。

雙方BP跟上一把一樣, 進行的非常迅速,沒一會兒就選到了後面幾手。

這一次,AG連備用時間都沒用,跟隨便打比起了爭分奪秒。

就在隨便打選出了灰燼之靈後,AG心下大定,正當XMT正要選擇中路英雄的時候,漢克突然說道:“給我選一個蜘蛛。”

“蜘蛛?”XMT微微皺眉:“可是因為那個風火大神的緣故,這個英雄的克制方法,全世界都知道了,他們肯定也不例外。”

“無所謂,給我選就行了,而且他們中單是個火貓,我打他根本沒有一點問題。”漢克對自己的個人實力有著足夠的自信。

“他們可以讓軍團去打中路的。”

“軍團來中,我打不了就去打野,無所謂,選就行了。”

在他眼裡,被外面那些謠言所影響到的林遠,已經沒有了跟他對抗的資本。

而隨便打就是一支極度依靠林遠的隊伍,沒有林遠,他們什麽都不是。

所以他打算,用從林遠那裡學到的育母蜘蛛,送他最後一程。

既然漢克都這麽說了,XMT自然也不會拒絕,直接幫他點下了育母蜘蛛。

當看到對面最後一手選出了育母蜘蛛的時候,林遠嘴角突然一揚。

“既然你們送上了門,那就別怪我了。”

於是他點下了他們的最後一手——煉金術士。

煉金體系,正是他們藏到最後的王牌。

BP結束,雙方陣容如下:

天輝(隨便打):灰燼之靈,煉金術士,軍團指揮官,裂魂人,陳。

夜魘(AG):斯溫,育母蜘蛛,沙王,暗影惡魔,傑奇洛。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