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言情小說 > 互金巨子
《互金巨子》第199章 裡程碑事件
  “馬總,共享單車這事我辦差了。”

  傑克馬剛從國外考察回來,就見龐蕾進自己辦公室認錯來了。

  “怎麽了?拜摩單車不同意我們入股?”

  傑克馬沒有太過於重視共享單車,這玩意兒也沒什麽了不起的,撐死了百億美金估值。

  這點體量,還翻不起多大浪花。所以這點小事,他都交給龐蕾去辦的。

  龐蕾一臉難為情,咬咬牙說道:“是,他們拒絕了我們的入股。”

  傑克馬擺擺手,說道:“拒絕了就拒絕了,也沒多大回事。再找一家扶持就行了。

  除了惠民單車、拜摩單車,不是還有個行業第三的小藍單車嗎?

  你去找他們談談,拿下來的難度應該不大。”

  龐蕾有些尷尬,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小藍單車被嘀嘀收購了。”

  傑克馬撓了撓頭皮,這就不好搞了,惠民屬於張益達系,跟阿狸一向不對付。拜摩單車又拒絕了阿狸入股的好意。

  嘀嘀的話,阿狸雖然是重要股東,但陳衛一直想擺脫阿狸的掌控,還引入了企鵝來平衡阿狸的力量。

  也是個反骨仔,不值得再大力培養。

  龐蕾見狀,小心提醒道:“還有個行業第四名的永安行,我覺得可以把他們作為目標。”

  擔心傑克馬不了解共享單車近況,龐蕾又補充說明道:

  “永安行的母公司永安集團成立於2010年,其主營業務是“公共自行車系統生產商和專業運營服務商”。

  這家公司相比於一般的共享單車創業公司,有很深厚的單車製造經驗和運營管理底蘊。

  主要進入市場晚了,落後惠民、拜摩這些頭部選手很多。

  但是他們一直在奮起直追,目前的市場份額已經躍居行業第四位。

  如果有我們阿狸系的資金支持,我相信他們的步伐走得更快更遠。”

  傑克馬皺眉問道:“但惠民單車已經獲得了15億美元融資,單車投放數量很快將達到幾百萬輛。

  永安行有追上去的希望嗎?”

  龐蕾點點頭,說:“有,而且希望很大。共享單車崗位技術壁壘並不高,拚的就是資金。

  有我們阿狸的支持,接下來再讓永安行並購幾家單車企業,很快就能把市場份額追上去。”

  傑克馬覺得龐蕾太過於理想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惠民單車手握百億重資,讓傑克馬也在猶豫還要不要在共享單車行業和他們死磕。

  阿狸雖然掏得起這筆錢,但也要考慮投入和回報比。

  目前阿狸在多條線出擊,大文娛,網約車,雲計算……等領域的業務布局,都需要花錢。

  好刀要用在刀刃上,不然阿狸根基再深,底蘊再厚,也有資源枯竭的那一天。

  想了想,傑克馬打定了主意,對龐蕾說:“這樣,你去和永安行接觸一下,我們先投個一兩億美元下去。

  如果他們業務有起色,能夠快速縮小和惠民單車的差距,我們就再加大投入。”

  龐蕾想了想,覺得馬總的話還是很有道理,共享單車行業中,惠民的優勢太大了,理智的做法就是:少量投資,外加持續關注。

  於是龐蕾說道:“行,馬總,就按你說的辦。”

  ……

  瞞了一陣子,惠民單車並購拜摩單車的大新聞還是瞞不住了。

  因為付薇薇已經對全體員工公開了此收購信息,發了一篇告全體員工書。

  “很感謝各位小夥伴這一年來的陪伴,為了更好的發展,經過管理層和全體股東商議,拜摩下一步將和惠民單車進行合並……”

  這一下,拜摩單車員工群直接炸了。

  “公司要賣了,哎,還是敵不過資本!我還想等待公司敲鍾那一天嘞!”

  “兄弟,付總不是在郵件裡面說了嗎?惠民出行那邊會接收公司員工。待遇一律朝惠民出行的員工看齊,還是有機會拿期權的。”

  “呵呵,還是太年輕。怎麽可能接收我們全部人?職能重疊的部門,基本上都要砍掉吧!”

  “那怎麽搞?那不是得重新找工作了?”

  “怎麽搞?當然是維權啦!人力部門都在挨個談話了。”

  拜摩單車發生了這麽大變故,媒體肯定像見了血的鯊魚一樣圍了上來啊!

  合並這個事肯定是真的了,就是合並的交易細節,媒體還沒有弄清楚。

  但這也不影響他們編撰稿子,一篇篇文章就這樣出爐了。

  《大事件,共享單車老大把老二吞了》

  《融資百億後,惠民出行再次露出獠牙》

  《最年輕的資本大佬“張益達”,出手不凡》

  《共享單車行業要變天了,惠民單車勢已成》

  與此同時,嘀嘀也公布了收購小藍單車,進軍共享單車行業的新聞。

  勁爆啊!

  不少媒體知道嘀嘀是惠民出行的股東,現在居然是收購了另外一家共享單車公司。

  有大新聞,值得挖掘。

  《嘀嘀收購小藍,是否會對惠民單車構成威脅》

  《越來越熱鬧的共享單車,誰將笑到最後》

  《惠民單車股東嘀嘀另起爐灶,帶你揭開陳衛與張益達的恩怨情仇》

  張益達看到嘀嘀收購小藍單車的新聞報道後,也挺驚訝的。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嘀嘀在惠民就一個沒什麽話語權的小股東。

  嘀嘀又是專注出行領域的一家公司,肯定不會放棄共享單車這個交通出行流量入口。

  想通此結後,張益達不再關心這些瑣事,開始考慮起了接收拜摩單車的事情了。

  拜摩單車有數百名員工,37萬輛共享單車,入駐了幾十座一二線城市。

  怎麽把拜摩單車的遺產平穩的接收過來?還是挺頭疼的。

  交易倒是簡單,給拜摩全體股東付了20%的現金,也就是首期收購款3600萬美元,剩下的80%分幾個月多期進行打款。

  股權上,惠民出行估值膨脹到38.6億美元,新增發了4.66%的股份,分配給拜摩單車原來的一眾股東。

  張益達和原來惠民出行的一眾股東,持股都稍微下降了一點。

  比如說張益達,相比B+輪融資,他在惠民出行集團的持股比例從38.85%下降到了37.04%。

  這些都挺好安排的,難的是拜摩單車的員工。

  張益達給付薇薇許諾的是:願意接收絕大部分原拜摩員工,但是要經過惠民單車公司這邊的面試考核。

  這其實就是給雙方找個台階下,肯定接收不了太多人,太多職位重疊了。

  惠民單車有500萬輛單車的造車計劃,並且還要往四線,五線城市下沉。

  公司規模擴大,肯定還要招收很多員工,所以張益達就讓人力部門暫時停止了招聘,先接收考核拜摩單車這批人。

  這種操作,也是最大限度的讓拜摩單車原來的員工有機會入職惠民,不至於丟掉工作。

  張益達也知道,在大城市上班並不容易,有些員工拖家帶口,上有老下有小的。

  特別是一些互聯網公司中年員工,被優化後,可能原來的體面中產生活都維持不下去了。

  這種巨大的心理落差,可能會讓一部分人接受不了,走入歧途……

  張益達自己也算不上一個特別高尚的人,只是說盡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吧。

  惠民出行集團安排了多組HR,聯合原拜摩的HR團隊,對拜摩單車全體員工進行了多輪考核。

  考核完後,惠民出行集團人力總監向張益達匯報道:

  “張總,經過我們多輪面試考核,拜摩單車那邊來參加面試的421人,只能通過148人。”

  “這麽少?其他人是水平不夠嗎?”張益達皺眉問道,他說了要留下大部分人,結果一半都沒達到。

  人力總監搖搖頭,說:“有些人水平倒是不差。只是我們和拜摩單車都是同行,太多崗位重疊了。

  我們就只能從缺少的崗位中優中選優了。”

  張益達微微點頭,他也知道,不能說所有人都全盤接收了。

  接收那麽多人,工作量不飽和,怕是要給本來就艱難的惠民單車財務情況雪上加霜。

  “這樣,你聯系一下銳向、拚哆哆、抖視、益民網金、佩特網……這些公司的人力總監,讓他們也過來挑一些人吧!

  盡量把這些人多接收一些吧!咱們收購了拜摩, 也要做好善後工作。”

  張益達想到了自己的其他公司,都是在飛速發展中,員工的需求量還是挺大的,正好幫惠民也承壓一部分。

  ……

  永安行和阿狸的談判很順利,主要是共享單車行業大變天,拜摩、小藍這些都抱上了大腿。

  永安行要想生存下去,也得找個靠山。

  就這樣,阿狸聯合螞蟥金服,向永安行股權投資了5000萬美元,拿下了51%股份。

  另外阿狸又向永安行提供了一筆5000萬美元的低息債權融資。

  其實按龐蕾的意思,是想全資收購對方的。

  但永安行的管理層死活不同意,好不容易才抱上你們大腿,你們必須得帶上我玩啊!

  永安行管理層主意也打得很好,現在一次性出售股份,才賺多少?

  靠著阿狸,把永安行做起來了,過幾年再賣,那賺得更多啊!

  所以龐蕾退而求其次,控股了永安行,並且把日常經營權繼續交給了永安行管理層。

  龐蕾也是看上了對方多年的從業經驗,準備讓他們把公司做起來後,過幾年,再慢慢清洗。

  阿狸控股永安行的新聞,很快就被曝光出來了。

  吃瓜群眾也是看呆了,最近共享單車行業大變天啊!

  算得上是裡程碑事件了!

  惠民並購拜摩,嘀嘀收購小藍,阿狸控股永安行。

  都是大公司入場啊!個個肥的流油,是不是要給用戶來點實惠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