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聯盟之穩如防禦塔》第64章輸出高還穩健,怎麽打?
  船長單殺塞恩。

  激動不已的米勒化身怒吼天尊,等這一刻等了很久。

  lpl的上單被藍領帶偏,肉,肉起來就行,打架的沒幾個,都是拿來抗壓的。

  一如letme,扣肉等等。

  無不是在抗壓的路上越走越遠。

  什麽時候,lpl的上單也能單殺,米勒無法想象。

  V5的jiang仿佛變了一個人,凶殘和穩健並存,你和我打架,我不怕你。

  烈火刀法,刀刀致命。

  “臥槽,單殺了。”

  “不再是肉了,難得。”

  “淚目。”

  “大快人心。”

  “jiang這是要起來了嗎?”

  硬氣。

  凶殘。

  這才是上單。

  藍領上單玩起輸出英雄原來是這個樣子,也太可怕了。

  上路塞恩還怎麽玩?

  “江哥看來上路不需要我了。”

  單殺了。

  江哥是我一直能夠相信的人。

  楊威側目,有這樣的上單,他打野很爽。

  不會說莫名其妙,三條路崩了。

  而且,上路強勢,他能夠入侵野區,能夠做到更多的事情。

  壓縮對面野區,看到對面,不用第一時間掉頭跑。

  瞎子在野區,逐漸肆無忌憚。

  反野。

  “江哥,要不要再搞他一波。”

  幫優不幫劣。

  船長起來,對面還怎麽玩?

  中單小東北的加裡奧化身工具人,隨時支援三條路。

  補刀,讓給他們兩撥兵又如何。

  “我隨時待命。”

  推線,是推不過黃雞。

  小東北也不能讓對面一直遊走,再說了,對面瘋狂壓線,不也是怕自己遊走嗎?

  工具人要有工具人的樣子。

  “可以越塔。”

  既然兄弟們給面子,陳江豈能不給theshai面子。

  敢捉敢死的theshai,陳江不介意捉死他幾次。

  船長已經起來,再拿一個人頭,對面沒法玩。

  可以提前宣告遊戲結束。

  不過對方是IG,有些話不能說太早。

  肉雞提示中路人不見了。

  “theshai,加裡奧不見了,往後撤,上路一塔放了。”

  注意危險。

  肉雞立刻推兵線,趕去上路。

  他讓塞恩往後撤,不要上路兵線和防禦塔。

  “好。”

  theshai看到了露頭的瞎子,知道他們對面要包自己的上路。

  解放上路,然後換線。

  壓榨他上路,到時候,他沒法玩。

  “轟隆。”

  大招,開車。

  塞恩開車離開上路,一路狂奔,回到了高地。

  瞎子捉了一個空。

  對面只剩下防禦塔,人影都看不到。

  “塞恩開大走了,兄弟們,撤退。”

  上路包圍失敗。

  不,也可以說是成功了。

  防禦塔給大哥吃了。

  第一座防禦塔拿下。

  陳江成功收下了三百塊,經濟再度拉開。

  回家。

  更新裝備。

  “謝凡,你們去上路。”

  換線。

  繼續擴大優勢。

  上路沒了防禦塔,下路二人組去到上路,可以考慮捉死對面。

  IG的下路在上路不敢壓線,要小心翼翼推線,甚至是補兵都不敢壓太前。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好。”

  下路二人組推兵線,回家,然後去上路。

  上路換線。

  IG這邊,阿水苦澀道:“對面換線了,shai哥你去下路吧。”

  塞恩去上路面對下路二人組,沒法玩。

  裝備不好的塞恩,根本承受不住。

  “好。”

  下路有防禦塔,他能猥瑣發育。

  這一把,他是工具人。

  聽從指揮。

  只是,當他看到了陳江的出裝之後,傻眼了。

  什麽東西?

  “?”

  “他出的什麽裝備?”

  秒表掛在身上,隨時準備保命。

  這個可以解釋,畢竟前期有一個秒表在,沒有人敢越塔。

  那你出紫雨林之拳是打算出血手?

  你不是抗壓的一方,你是大優勢啊。

  這位大哥,能不能做個人。

  “我去。”

  “我去。”

  “我怎麽捉?”

  ning傻眼,秒表,再出血手,怎麽捉死他?

  這個人太穩健了吧。

  這是船長嗎?

  肉雞:“……”

  “他的出裝思路,我們看不懂。”

  上路船長不出輸出,你第二件就要出血手,大哥,你不是劣勢方,也不是打不過對面。

  單殺了塞恩,全場經濟最高,你竟然……。

  肉雞不知道該說什麽,自己家的上單和對面上單,代表了兩個極致。

  一個是攻擊疊到極限,莽就完事。

  另一個,則是穩健。

  劣勢穩健。

  優勢穩健。

  這是不給活路。

  “我要怎麽捉?”

  肉雞和寧同時說出這句話。

  theshai頭痛,麻煩,第一次碰到這種對手。

  現在的上單都這麽騷嗎?

  “江哥,你買了秒表?還有紫雨林之拳?”

  小東北不經意間點開裝備欄,查看雙方裝備,再決定出什麽。

  不小心看到了自己家的上路出裝,秒表,紫雨林之拳,還有十字鎬,這是要出血手?

  第二件就出血手?

  不是出無盡或者是吸藍刀。

  奇怪。

  奇葩。

  無法理解。

  “有問題嗎?“

  小東北:“……”

  “你不是單殺了對面,出輸出裝會更好。”

  他中路是工具人,放棄了傷害,你上路不出輸出裝,我們很難打輸出的。

  “我有輸出。 ”

  陳江嘻笑道:“活到最後的人,才有資格說輸出。”

  小東北:“……。”

  謝凡:“……。”

  楊威:“……”

  大鵬點頭:“確實如此,所以我要出水銀?”

  所有人:“……。”

  兄弟,別搞事情。

  咱們在打比賽,不是水友賽。

  能不能好好玩遊戲。

  “咳咳。”

  陳江趕緊說:“你要出肉,他們打不死你,放心,有我在。”

  大鵬:“可是我覺得我也要保命。”

  輔助的性命就不是命嗎?

  我覺得我可以拯救一下。

  叮,購買秒表。

  不出水銀,我可以出秒表,你們沒有意見了吧。

  小東北被打通了任督二脈,醒悟道:“我也要買一件秒表。”

  命值錢,不能隨便給別人。

  中路買了秒表,輔助買了秒表,上單身上掛著一個秒表。

  三個秒表。

  這還不算完,楊威想了想,似乎是這樣沒有。

  我是開團的,買一個秒表可以增加容錯率。

  “我也買一個。”

  於是乎,瞎子買了一個秒表。

  有錢,任性。

  四個秒表。

  謝凡懵逼看著兄弟們,你們一起買,我不買,豈不是說明我不是你們的兄弟。

  不要搞事情,兄弟們。

  叮,購買秒表。

  五個人。

  五個秒表。

  整齊出裝。

  騷操作,驚呆了所有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