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網遊三國之天下》第61章總決戰?
下午兩點半。w.QU希爾頓酒店的西餐廳客人都走得差不多時,陸寇事先發準,與鐵寧在餐廳內展開槍戰。

雙方人手都差下多,獄堂的殺手固然厲害,但紅葉的人也不是白給的,實力上,雙方也不存在差距。兩夥人在餐廳的槍戰只打了兩分鍾,鐵寧事先撤退,由於門口已被陸寇堵死,他領人開始向窗口靠近。

哪知,鐵寧等人剛靠近窗口,外面射來密集的子彈,玻璃窗被打得支離破碎,鐵寧的手下也應聲倒下兩人。他低頭一看,兩人都是前胸要害中槍,眼看是活不成了。前有陸寇衝殺,旁有槍手暗中堵截,此時,鐵寧的情況異常危險,換成旁人,恐怕早巳絕望。鐵寧也有些絕望,不過,正是絕望激發出他的爆發力。他隨手抓起一張桌子,大喝一聲,將桌子扔向窗外。

啪啪啪桌子剛飛出去,就迎來一面子彈,被打得千瘡百孔,鐵寧和剩下的三名手下赴機跳了出去。

見他們要逃,陸寇甩手就是兩槍伴隨一聲慘叫,一名最後跳出的獄堂成員中槍而倒。

來不及看他的死活,鐵寧三人衝出餐廳,來到酒店大樓之外,對著藏於掩體後的槍手一頓亂射。子彈雖然密集,卻傷不到暗中的槍手,不過,能把槍手壓得不敢露頭。只要能住對方的火力點就算成功了。三人邊打邊退,到了酒店前的路過,拉開一輛停在那裡等客的出租車車門毛腰鑽了進去。

“開車鐵寧上了車,舉起手槍,對著司機的腦袋大聲喝道。

“啪”他話音剛落,一顆流彈打在車窗上,司機嚇得差點尿褲子,結結巴巴地問道:“去去哪”

“不營去哪,立刻開車”鐵寧快速說道。

腦袋被人用手槍頂著,司機不敢多言,剛把汽車發動,路中央開來兩輛轎車,路過的士的時候,轎車車窗裡伸出兩支槍口,接著,只聽噠噠噠,槍聲如同暴豆一般,密集的子彈幾乎將出租車的車身打成篩於。

可憐司機還沒有弄清楚怎麽回事,當場身中數槍身亡,另外一名身靠左側的獄堂大漢也死於非命。鐵寧反應還算夠快,將槍聲響起的時候,他第一時剛將身體伏下去,加上有司機的身體為自己擋子彈,總算躲過這一劫。

兩輛轎車來得快,走得也快,毫不停頓,開完槍後,立刻開走。

鐵寧等了一會,才坐真身體,此時,車內滿是濃煙,並有一股強烈的汽油味,他暗叫不好,抬起一腳,將車門踢開,連滾帶爬地從車裡爬出來。

剛爬出五米,只聽身後轟隆一聲巨響,出租車化成一團火球,強烈的爆炸將周圍的汽車車窗都給震碎。強大的氣浪一下於就把鐵寧的身子掀了起來,足足推出三米多遠,然後一頭摔在馬路正中。

再看他的身上,都是口子和小窟窿,那是被汽車爆炸彈出的碎片打傷的。

他痛得險些昏死過去,渾身上下,仿佛破碎了一般,沒有一處不巨痛的。

即使鐵寧這樣經過無數大風大浪的硬漢,此時也忍不住呻吟出聲,手腳抽搐。

“哼”陸寇把剛才的情況看著真切,冷哼一聲,提槍翻過餐廳的玻璃窗,慢悠悠地向躺在道路中央的鐵寧走去。在他身後,還緊緊跟隨著六名紅葉的殺手。

“鐵寧,這是你咎由自取,你不應該來上海,你更不應該暗殺向大哥,”說著,收起槍,同時,從後腰把手一把雪亮的開山刀。

鐵寧神智有些模糊,對方說什麽,他聽不到,不過,他還是能感到危險的臨近。他吃力地將手中槍舉了起來,向對準走過來的陸寇。

可是,他現在的動作太慢了,

陸寇嘴角一挑,單手一抖,開山刀飛出,不偏不正,刀尖剛好刺在鐵寧的手腕。撲喇這一記飛刀,力道太大了,將鐵寧的手腕徹底刺穿,幾乎整個刀身都在鐵寧手腕的另一側探出來。

鐵寧已感覺不到疼痛,他苦笑一聲,仰面躺在地上,他放棄了無謂的掙扎,靜靜等侯死亡的來臨。

鐵寧以為自己死定了,陸寇也是這麽認為的,可就在後者快要走到路過的時候,南面突然行來一行車隊,速度極快,掛著風聲呼嘯而來。

咯吱數輛汽車在鐵寧身邊停下,陸寇一怔,還沒有分辨出來者的身份時,車門一開,裡面跳出數人,手中都拿有槍械,出來之後,二話沒說,對著陸寇等人舉槍就射。陸寇反應夠快的了,可在如此近的情況下也無法全身而退。他使盡全力,飛身撲到一旁,即使如此,胳膊和大膽仍被子彈劃傷數處,他身後有兩名紅葉成員也應聲倒地,鮮血直流。這些人並不停頓,開完槍之後,不開對方的死活,一把抓起鐵寧,強行拉上汽車,接著,車門一關,飛馳而去。

太快了,從汽車開來到離開,前後的時間不是十秒鍾,當陸寇和幾名紅葉成員佔起身時,車隊已開出二十多米。

陸寇報報一跺腳,沉聲喝道:“追”說著,事先向己方的轎車跑去。

兩名紅葉成員見狀,急忙拉住他,二人搖頭,說道:“陸哥,不必追了,他們已經跑遠了,何況,他身上也受了傷,即使追上,未必能討到好處。”

陸寇低頭看看,自己的小臂和大膽都被子彈劃出口子,鮮血將衣褲染紅好大一灘。他面色陰沉,握緊拳頭,好一會,五指又慢慢松開,他仰天長歎一聲,苦笑道:“看來,是鐵寧命不該絕吧”說著,他深深看了一眼兩名受傷倒地的紅葉的成員,道:“立刻送這兩個兄弟去醫院,我們得離開這裡了”

陸寇帶著人坐上汽車,快迷離開。雙方的槍戰說起來慢,實則極快,前後的時間加一起未超過五分鍾。

南洪門的這次報復性反擊,對青幫的打擊很大。首先是獄堂到上海的成員全毀,其次,是鐵寧的身受重傷。南洪門突然來次小宇宙爆發,還真把青幫折騰個夠戧,也將韓非的計劃打亂。

看到這個結果,於謙自然很高興,如果早知道向問天的遇刺能給南洪門帶來如此強烈的爆發力,那麽,自己真應該早些派出血殺,冒充青幫的人去刺殺向問天,刺激南洪門一下,同時,他又對南洪門的實力有了重新的估計。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南洪門還是有實力的,一旦展開雷厲風行的攻勢,也不能讓人小視。

應該,讓南洪門和青幫再拚一場。於謙揉著下巴,喃喃說道:“想個辦法,再刺激一下雙方,就算只是消磨一下雙方的實力也好。”

東心雷和任長風等人聽了他的話有些摸不著頭腦,疑問道:“謙哥,你想讓青幫和南洪門再打一場”

“嗯”於謙低頭沉思,想了一會,他眼中精光一閃,問道:“小敏,知道現在向問天住在哪個病房嗎”

“知道。”靈敏點點頭,不解道:“謙哥,你問這個做什麽”

“呵呵”於謙幽幽一笑,道:“老雷,炸了它”

東心雷聽完,身子一哆嗦,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他不確定地問道:“謙哥,你讓我把向問天的病房炸了”

於謙點頭笑問道:“怎麽不敢去做嗎”

東心雷愣了兩秒鍾,接著,忙說道:“謙哥讓我做去的事,我沒有不敢去的”

於謙兩眼眯縫著,轉頭又問向袁天仲道:“天仲,你準備一下,挑選五十的精銳,晚間,去偷襲青幫”

帶五十人去偷襲青幫這個人數,只怕做青幫的炮灰都嫌不夠用啊袁天仲眨眨眼睛,沒敢多問,木然地答應一聲,然後,不解地看向東心雷,後者苦笑,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於謙的意圖。靈敏皺起秀眉,問道:“謙哥,你不是說最近一段時間,我們資金緊張,不易和青幫動手嗎”

於謙哈哈大笑,道:“正因為這樣,所以我們才應該行動起來讓青幫有所牽製,沒有余力來主動找上我們。”

深夜衝一點左右。袁天仲帶領他親自挑選的洪門五十精銳,進入青幫的地頭。這五十人,一個比一個的健壯,無論是身手還是應變能力,在北洪門內都是出類拔萃的。

袁天仲帶人先找上一家屬青幫旗下的酒吧,沒有過多的準備,進來之後,見東西就砸,見人就打,直把酒吧攪個天翻地覆。這些人,邊砸還邊叫囂著,消滅青幫,為掌門人報仇雪恨。打砸完一通之後,他迅速離開,跑到青幫的下一個場於,又是一頓又打又砸,由於速度太快,其中的間隔極短,數家被砸的場於幾乎是接連將電話打給青幫副幫主唐堂的。

這給唐堂造成的感覺是南洪門對己方進行偷襲,而且對方是派出大量人員的進行偷襲,形勢十分嚴重。他不敢耽擱,立刻將情況報告給韓非。

韓非聽完,勃然大怒,南洪門剛剛重傷了鐵寧,自己還沒有去找他們算帳,他們倒先找上門來了,還砸了數家場子。他今唐堂帶出五百兄弟,前去消滅南洪門的偷襲人員。他這邊剛一出兵,北洪門埋伏在暗中的眼線立刻將情報通知靈敏,後者則在第一時間轉報給於謙。

於謙聽後,哈哈而笑,青幫果然忍不住出擊了,他隨即給袁天仲打去電話,讓他不和對方糾纏,立刻帶人撤退,不過,他們撤退的方向不是北洪門,而是華山醫院。

另一邊,於謙給蕭方打去電話,告戒他,自己得到準確情報,青幫的人會在今晚再次襲擊受傷住在醫院的向問天,讓他參加戒備。

蕭方一愣,青幫的膽子再大,也不會大到敢衝進醫院殺人吧對於謙的這個情報,他暗中表示懷疑。

於謙早巳摸透蕭方多疑的性情,微微一笑,說道:“蕭兄,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但是,小心一點總是好的,至少,這對你們沒有壞處吧”

蕭方沉思,細細思量於謙的話,感覺他說得沒錯,這種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多派一些兄弟去醫院戒備,就算沒有事情發生,對己方也沒什麽影響。他呵呵一笑,說道:“於先生,多謝你的提醒,我會派些兄弟去醫院的。”

於謙說道:“另外,向兄的病房也應該換一下了。”

蕭方愣道:“我不久之前,剛為向大哥換完病房啊”

於謙道:“青幫的情報是十分厲害的,你敢保證他們不知道嗎

蕭方一震,不再多話,隻道:“好的,我明白了。”

對於謙的話,蕭方隻信三分,不過,畢竟向問天的安全重要,這點他不得不慎重,也不得下去防止意外發生。他按照於謙的意思,未向問天換了病房,同時,又派出大量的人手,在醫院內外戒備。

蕭方把向問天的病房更換完不久,只聽醫院內轟隆一聲,響起晾天動地的爆炸聲,醫院大樓的數層窗戶被震個稀碎,整棟樓房都處於顫動中,蕭方身子一栽歪,差點爬地上。他手扶牆壁,兩隻耳朵嗡嗡直響,首先是著眼病床上昏睡的向問天,感覺他沒有大礙後,他快速出了病房,來到走廊內一瞧,只見漫天的灰塵,棚頂的燈光忽明忽暗,病人、醫生、護士尖叫著四處奔逃。他一把抓住一名南洪門的弟子,大聲質問道:“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

那人喘著粗氣說道:“蕭哥,不好了,向大哥剛才的病房爆炸了

“什麽”蕭方聞言,冷汗頓時間流了出來。難道,於謙的情報是真的青幫真的又來刺殺向大哥了他一把將那人推開,喝道:“你快去通知分堂,讓分堂出人來醫院支援”說完,他大步跑向樓下跑,同時,集結剛剛趕到醫院進行戒備的南洪門弟子。

這次偷襲的當然不是青幫,而是東心雷。他在醫院對面的大廈樓頂發射出一顆火箭彈。

火箭彈的威力巨大,將向問天原來所在的病房炸個底朝天。

當蕭方手忙腳亂組織人力出去迎敵的時候,袁天仲帶著五十名北洪門弟子被青幫五百多號人追得如同喪家之大,連蹦帶跳地跑了過來。

他往醫院裡面跑,蕭方帶著人手向外出,雙方碰個正著。

不等蕭方說話,袁天仲先大聲叫喊道:“不好了,青幫的人打過來了

蕭方不認識袁天仲,愣了一下,疑問道:“你是誰”

袁天仲道:“我是謙哥派來,特意在暗中保護向先生安全的。”

於謙會這麽好心嗎蕭方來不及細想,舉目看向袁天仲的身後,只見青幫幫眾黑壓壓的一片,大呼小叫地向自己這邊跑來。他兩眼一瞪,說道:“回去告訴於謙,就說我蕭方多謝他的好意,另外,我們的老大,我們自己能保護得了,不用他來掛心”說完,他回頭對手下人道:“青幫欺負到我們頭頂了,兄弟們,抄家夥,給我狠狠的打”

正所謂仇家見面,分外眼紅。南洪門與青幫的仇恨由來已久,隨著蕭方一聲高喝,將南洪門各幫眾的怒火全面點燃,一各個紅著雙眼,拔出片刀、大吼著向奔跑而來的青幫幫眾迎去。

青幫這邊,唐堂剛開始追的時候還覺得奇怪,根據下面場子的告急情況,來襲之人數量應該很多才對,怎麽追上來一看還不足百人,當追到醫院附近,蕭方領人衝出來之後,唐堂明白了,原來南洪門還留了後手,把人力都隱藏在醫院這了。

雙方碰面,沒有過多的廢話,見面就打,都下了死手。

這一場惡戰,打得異常血腥,兩邊幫眾,一方想為幫主報仇,一方想一口吃掉對方,都把吃奶的勁都使了出來。

混戰不足五分鍾,雙方都有數十人倒地,鮮血在地面匯集,流進路旁的下水道中,場面之慘烈、凶殘,在黑幫的爭鬥中也算罕見。

南洪門和青幫亂戰,袁天仲帶著五十名北洪門的兄弟悄悄從醫院的後門溜了出去,人家雙方的人力都在數百以上,他這點人要是參戰,只怕死得比誰都快。

他剛出醫院不遠,迎面碰上了坐車而來的謝文東。

“於、謙哥,南洪門和青幫打起來了”見到於謙,袁天仲興高采烈地叫道。

“嗯”於謙淡然答應一聲,這本就在他算計之中,他說道:“天仲辛苦了,帶兄弟們回去休息吧”

“是,謙哥”現在,袁天仲對於謙的謀略算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他有些領會到,黑社會的爭鬥,智謀遠比武力更加厲害。比如這一次,於謙沒計挑起南洪門和青幫的戰鬥,兵不血刃地消磨了己方兩大競爭對手的實力,並將他兩方的矛盾和仇恨進一步激化,計謀雖毒,但卻能讓己方處子極其有利的形勢中。

等袁天仲走後,於謙帶人到了醫院附近,遠遠觀察場面爭鬥的情況。

南洪門雖然早做好準備,但人力上只有三百人,遠遠沒有青幫那麽多,這方面吃了大虧。剛開戰,還能憑靠一股猛勁與對方打個不分上下,但戰鬥進入膠著狀態時,人手不足的劣勢就突顯出來,爭鬥中時常能看到南洪門精疲力盡的弟子被同樣精疲力盡的數名青幫弟子亂刀砍翻,倒在血泊中。

於謙隻觀察一會,就搖頭說道:“這蕭方真是摳門啊,我已經提醒過他了,讓他做好防備,可是,他卻隻拉出這麽點人。看起來,他頂不了多久”

東心雷一怔,擔憂說道:“謙哥,如果蕭方頂不住,那醫院裡的向問天可就危險了。”

“所以嘛”於謙說道:“得找人幫他們一把”說著,他把手機拿了出來。

“謙哥要找誰”東心雷迷茫地問道。

“警察”於謙笑眯眯地打了報警電話。

此時已是深夜,可華山醫院門前發生如此大規模的火拚,警方拿會不知情,只是沒敢出動罷了。南洪門和青幫在上海都是有勢力的,警方不敢得罪任何一方,他們只是想等對方打到尾聲,自己再趕過去,做做樣子就算了。

於謙一個電話,直接打給了市局局長方長忠。他語氣不滿地說道:“方局長,華山醫生門前有黑社會在火拚,為什麽遲遲看不到警察出來製止”

方長忠沒聽出來打電話的人是誰,不過,聽聲音,這人年歲不大,口氣卻不小。他問道:“你是誰”

於謙並不隱瞞,直截了當地說出自己的名宇:“於謙”

方長忠暗吸了口氣,對於謙這個名字,他當然不會陌生驚訝道:“原來是於先生”

於謙道:“不用說客氣話了,我只是想問你為什麽你不派出警察去製止爭鬥”

方長忠為難道:“於先生,你應該明白,南洪門和青幫都是不好惹的,我很難做啊”

“我只知道,你沒有盡你的職責。”於謙冷聲說道:“我現在以政治部上尉的身份提醒你,派出你的手下,去製止他們,如果,十分鍾之內,我看不到警察到場,你這個公安局長,也別做了”說完,於謙不給方長忠解釋的機會,掛斷了電話。他明白,如果方長忠不是傻子的話,一定會派人出來。他知道政治部的權限有多大,他也懂得如何去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利。

正如於謙所料,他掛斷電話之後,方長忠足足愣了半分鍾,權衡利弊,最終,還是分別給市局和分局打去電話,出動大批警力干涉南洪門和青幫的火拚。

政治部的高層和公安部的高層關系並不好,尤其是政治部,權限比公安部更大,自己一旦有把柄落到政治部的手裡,很可能會成為兩個部門高層間明爭暗鬥的犧牲品,方長忠不得不考慮到這一點所以,對於謙的提醒,他可絲毫不敢大意。

過了兩分鍾,靈敏的情報以短信的形式發來,說有大批警車向這邊趕過來。

於謙哈哈一笑,說道:“這個方長忠,實在是不經嚇啊”

五分鍾之後,警察還沒有到,但場面卻發生了變化。原來,聽說青幫來襲擊向問天,陸寇和周挺帶著南洪門五百余人趕到,加入戰團。

他們一來,立刻改變了戰局的情況,放眼看去,南洪門的幫眾白花花的一片,瞬間就將青幫的人員淹沒在白色海洋中。青幫的人員再驍勇善戰,唐堂的臨場指揮再怎麽出色,可也架不住對方這麽多的人圍攻。

很快,青幫呈現潰敗之勢,原本緊密的陣型也隨之被打散。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於謙忍不住苦笑,誰能想到,他剛把警察叫來,南洪門的援軍竟然到了。

正在他後悔不已的時候,只見一道黑電,閃如爭鬥的人群中,隨之,響起一聲慘叫。一名南洪門弟子胸前中箭,胸骨被刺穿,箭尖在他背後探出。

東心雷等人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沒錯,那名弟子是中箭倒地的。

“這這太搞笑了吧”任長風嘀咕道:“這都什麽年代了,還有人用箭”

他話音未落,街道上又出現一群人,這些人,身穿青幫的黑色衣服,手中又是片刀,又是棍棒,帶頭的有兩人,其中一位,身材高狀,足在一米九開外,手中一把又寬大厚的大型號片刀,閃閃放著寒光。另外一人,中等身材,微微偏疲,手中拿有一支弓,是那種射箭比賽專用的正規弓箭。

這兩人是誰於謙不認識二人,但直覺告訴他,這兩人的身份不簡單。

看到他二人,唐堂精神大震,臉色的緊張一掃而空,仰面大笑兩聲。

對周圍人大聲喝道:“我們的援軍到了,兄弟們加把勁,今天,咱們就一口消滅南洪門”

本來,這只是一場由於謙挑起來的一場普通爭鬥,卻在雙方不停增派人手的情況下,演變成了決戰。

這時,於謙所在轎車的車門一開,靈敏鑽了進來。似乎走得很急,她面色微紅,嬌喘兩聲,說道:“謙哥,看起來南洪門和青幫都動真格的了。”

於謙也沒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不過,這對他未嘗不是好事。 他笑眯眯地問道:“青幫後來的那兩人是誰”

靈敏說道:“都是青幫十把尖刀裡的,高個的是追魂刀張亮,用箭的是暗影刀邱品。十把尖刀裡有五人具有封號,他倆和鐵寧都在這五入之列。”

“哦”於謙點點頭,這兩人,自己以前從未見過,如此說來,青幫還有很多具有實力的人物沒有和自己碰過面呢

說話間,青幫的援軍加入戰團,此時,場面上的人已經快要接近兩千。

場面之宏偉,規模之壯觀,即使於謙也沒有經歷過幾次。

追魂刀張亮依仗一身蠻力,異常凶狠,掄起那把大片刀,在人群中,左突右撞,傷人無數,而那邱品則比他靈活許多,好似一隻泥鰍,在敵我雙方中遊走,但是,他卻比張品更具威脅,他的每一箭從沒有須發的,箭箭都能射中目標的要害,箭箭都是要命的,給南洪門造成的威脅極大。

陸寇和周挺看得真切,互視一眼,不約而同地向張、邱二人衝去。

周挺看準張亮的腦袋,跳起就是一刀。後者見狀,哈哈一笑,迎著周挺劈來的刀鋒,反手將刀一掄,只聽當啷啷一聲巨響,周挺竄起的身子向後飛出兩米多遠,落地後,又向後倒退三步,方站穩身軀,虎口疼痛,手臂發麻,手中的片刀也隨之被碰出個缺口。

好大的力氣,周挺面色冷俊,舉目寧視張亮。

張亮也覺得奇怪,看對方這名青年,細皮嫩肉相貌俊美,好似一個大姑娘,接下自己這勢大力沉的一刀竟然還沒事,真是出人意料。

“小子,你叫什麽名字”張亮搖晃手中片刀,含笑問了一句。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