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牢人與海1920》第三百章:別裝了,繃不住惹
「哎喲,你房間還蠻大的吼?」

勞拉一進來就探頭探腦的,這邊看看,那邊看看。

她發揮著考古家精神的打量著布景。

忍不住拍案叫絕:

「好好地設計,很傳統的魔女高低落差房間的設計,高的地方是回廊廊柱頂梁設計,矮的地方則是偏暖色調設計,一眼就能讓人分辨出來舒適的個人區域與自己留來工作的區域。這麽傳統的魔女設計,據說是因為魔女的生活住所很大,我見過好多的墓室都是按照類似的設計,紅王國年代的。」

格溫不去管這個鳥人把自己的房間叫做‘墓室,。

平靜的拉開衣櫃,略有遲疑的讓開位置。

勞拉聽見響動轉過頭:「嗚哇~」

「哦~」

「啊哈!」

「誒,嘿嘿~」

格溫繃不住的從旁邊撿起沒開封包裝好的白***扔在勞拉的臉上:「好端端的,要說事就說事,別老是無端端地發出這種怪聲音!」

「好嘛好嘛。」

勞拉掛著笑容,「我只是感慨你暴殄天物啊,這裡面好多衣服都是名牌子呢,還有一些是實驗性的套裝。」

「實驗性的套,套裝?」格溫遲疑的重複了一遍。

「嗯。」勞拉指向了一件外側兔毛絨內裡棱形夾棉的異***耳連帽外套,「廢都號的卡德拉旗下的,采用了實驗性的棱形聯動防彈空腔,非常奇妙的設計,連接口用的是源力銀扣,可以抵擋標準口徑步槍的掃射,將子彈停止力降至最低,重量也降低到了普通少女外套的程度。」

「...所以,量產了?」

格溫驚訝的眼睛都合不上,連眨眼都沒有的瞪著身後那件可愛的貓耳毛絨外套。

這玩意兒這麽吊?

勞拉搖搖頭:「沒有。」

格溫松了口氣:「果然,還是有缺陷吧?」

「唯一的缺陷就是造價可以造出一件現代化改造的半身甲與全身甲,同時鑲嵌渡上一點藍面銀。」

「......」

格溫覺得有眼無珠的***「這個稱號自己大概是脫不掉的,但現在還有機會嘴硬,「我現在穿魔女製式的裝備了,這種大概是...」

「魔女製式裝備都有時裝功能的,你不知道麽?」

勞拉皺眉問道,「如果你穿著魔女的製式裝備,你可以把製式裝備變成‘魔女扣「,扣在同類型的衣服上面後,就可以將屬性替換,當然,不能替換材質就是了,但可以替換附魔。」

「......」

「我知道的。」格溫有點惱羞成怒,「你趕緊給我挑衣服!」

「好啦好啦,有什麽要求麽?」

「嗯?」

「就是要不要性感點?還是更加...」

勞拉感覺到了殺意!

合上了嘴,愉快的左搖右晃,蹦蹦跳跳的落地,一個跳步蹭到了衣櫃前,「說起來真奇怪啊,誰給你整理衣櫃的?」

格溫停下思考,看向她。

「為什麽這樣問?不能是我自己...」

「你不像是一個會對這種漂亮衣服挑挑揀揀並好好整理的人。」….「......」

呵,回頭我就學給你看。格溫不情願的說道:「彌海拉做的。」

「那你有沒有給他幾件衣服做回報呢?」

「嗯...嗯?這種事情不用說吧......」

勞拉豎起食指:「那是彌海拉人膽小且善良,他不敢挑你這些貴衣服,真是的,你這家夥也太沒有點生活常識了...」

「麻煩你了。」

格溫覺得糾纏下去只有自己必輸的結果,就趕緊走去工作的地方。

「你要作畫麽?」勞拉一邊看衣服,

一邊回頭好奇的詢問。格溫工作的地方現在已經擺上了某種類似於油畫架的東西。即使是不懂得繪畫的人,看見這玩意兒除了產生‘這東西是什麽刑具「的想法之外,還是會有正常的‘這難道是用來畫畫的東西嗎「的想法。

他搖搖頭:「做一些提前的準備,和源力有關。」

「......哦!」

勞拉氣鼓鼓的轉過頭。

與源力有關在烏托邦算是一個萬能的借口與回答。連算命的都可以說‘這是你的源力之道「,真的晦氣。

格溫沒有騙她。

坐下來後,格溫確定了勞拉不會轉頭看自己後,從口袋裡拿出來跟貓燈兌換的魔女金列伊。

金燦燦的金幣,一枚的幣價為500魔女列伊,格溫拿出了三枚,心疼的放在臨時布置的獻祭台上,跟魔女尊主祈禱不,不應該說是祈禱,魔女尊主的畫風與其他的信仰主大不相同,具體交流流程如下。

格溫用祈禱網絡發出了請求:「我希望兌換尊主池裡沒有的資料與知識。」

尊主秒回:「說出你的要求,客...咳,莫骰(凡人)」

格溫愣了一下,感覺這魔女尊主有點直接啊,有生意上門就不裝了。

「我需要一份適合半元素生命體的資料,用來創造影獸。」

尊主非常客氣:「能否讓我讀取一下你的源力?」

格溫則又愣了下,下意識的摸摸龍角:「您不知道?」

尊主也驚了:「我為什麽要知道?」

......

經過了短暫的交流之後,格溫大概清楚了,魔女尊主對於自己的契約者的約束是‘沒有「,簡單來說,就是對於契約的警惕。尊主契約並不是沒有破綻,因此魔女降低了雙方的簽約標準,將所謂的‘尊主奴仆「的契約改成了‘尊主合夥人「。改成了合夥人之後,許多方法方式就無法順藤摸瓜整魔女尊主了,同時也不必給契約者力量。

因為只是合夥人。

為什麽要給合夥人五險一金?大家只是合夥人而已!

真相稍微有點傷人,至於格溫的龍角與龍尾,是魔女尊主的力量汙染。尊主就像是某種巨大分量的輻射源,她們的常態是不會造成任何破壞與輻射泄漏的,可是,與尊主契約意味著深入到尊主的輻射之中,也就是說,格溫的這份力量並不算是‘完全的饋贈「,更像是‘輻射快死了所以給的抗輻射道具「。….尊主不理人的原因也很簡單。

「1000列伊以下的生意不要找尊主,尊主很忙,即使尊主有大量的分身,也很忙!」

......

解決了溝通的誤會問題,尊主就拿出了自己的技術力水平,給格溫說了大概六七十種方案。

「影獸能力?真是懷念啊,我記得許多年前孕育影獸的專長與裝備都相當的貴。」

格溫好奇問道:「現在就不貴了嗎?」

尊主的聲音帶上了咬牙切齒:「自從有個出生在比賽上面用影獸流偷了個冠軍後,影獸的比賽權重大幅度削弱,我TM收集的影獸皮膚、印花、裝備,全部大跳水,虧死我了!」

......飾品界的魔女速度原來是指這個麽?

格溫還以為是指魔女的速度流打法強勢之類的。

「目前大趨勢的影獸大概有三十余種類型,不過考慮到你們世界的量級,大概有三種比較合適的。」尊主收了錢就

不一樣,認認真真的給你分析,「第一種,獵蟲族,最傳統的選擇,最複古的玩法,你老家應該是法瓦尼亞是吧?」

「是。」格溫連忙認下,法瓦尼亞就是地球。

「那你應該知道蟲族,獵蟲族更接近於SC系列的蟲族,主要通過囊孢與各種各樣的生物科技來強化自身。」

尊主滔滔不絕道:「下一種是元素蟲,通過注入元素來強化,身體結構很適合影獸這種半元素體。」

「......」

在尊主的大力推薦下,格溫買了元素蟲族的資料。

因為其他兩者的價格,一個是1300列伊,一個是1500列伊,而元素蟲族的資料要2000列伊,也就是四枚金列伊的價格。格溫懷疑尊主通過什麽手段知道了他的魔女貨幣存款,剛剛好是他口袋裡裝著的金幣的數目!

......

「唔。」

格溫捂了下嘴,感覺到源力充盈的嘔吐感,他不由得有點擔心的摸了摸肚子。

很好,還沒有被源力影響現實,肚子還沒有......

不過也確實是不能再繼續拖下去了。

格溫用源力在畫布上面開始作畫,源力不斷牽動著體內的影獸,開始形成影獸的胚胎。

......

「衣服選好了,我們現在出門?」勞拉問。

「好。」格溫用炎瞳燒掉了畫布,就拿起對方挑選的衣服走向衛生間,同時又召喚出來了一隻貓雨屠。

「嗚喵!」

「你到床上去,使用雨屠的偽裝功能,讓別人認為我還在裡面。」

「嗚喵!」

「最多五塊炸雞,多了貓燈不喜歡。」

「嗚喵!」

「好吧好吧,到時候貓燈跑出來和你搶,那就不關我事了。」

格溫用八塊炸雞和貓雨屠達成了交易。

......

勞拉為他挑選的服裝是一件標準的暗紋提花雙縐的火紅酒紅暗紫配色的短連衣裙,大概下到大腿上一點。同樣是實驗室產品,是一款專門為了廢都號車長研發的防止源力侵襲的裝備。本質上來說就是提高了很強的源力抗性,因為廢都號的車長的源力擁有著可怕的死靈特性,一般的服裝穿一天就會腐朽掉,因此這種試驗性的產品應運而生。….芭蕾收腰式設計,顯得腰身更加苗條。就是對於現在的格溫來說不算太美好。

「唔。」格溫雙手捂住嘴。

勞拉看了他一眼,好奇道:「你不太舒服?」

「沒...」

勞拉又問道:「你的肚子是不是大了些?」

「沒有。」

格溫斬釘截鐵的說,「資料我已經拿給你了,你今天約的是誰?」

「安塔娜.奈米爾。」

......

在一間俱樂部的秘密套間之中,勞拉帶著‘米婭「見到了安塔娜女士。

這位成熟的美婦人與勞拉很熟絡。

「喲,好久不見,你還是這副樣子。」勞拉打著招呼,「拽拽的,說真的,你真的有段時間沒有給我們的俱樂部捐款了,你知道嗎?」

「這不是,最近有點事麽......」安塔娜語調溫和。

這位美婦人看向格溫,好奇道:「神秘的勞拉,這次居然帶了一個更加神秘的人來到我的這邊你是想要做出什麽樣的行為呢?」

勞拉回答:「一個協議,親愛的安塔娜,我們需要一個針對奪心魔教團的協議,具體的條例由我帶來的奪心魔與你商議。」

「......」

安塔娜往後坐,思考了一下,說道:「龍炎委托你來的?女裝少年。」

格溫已經將面皮練到了跟貓燈一樣厚的程度,平靜的伸出手,解除了幻術,露出了龍角與龍尾。

「你可以這樣理解,但我更多的是為自己而來。」

「是嗎?」

「我是奪心魔的複生體,而奪心魔教團,他們相當於利用了我的名字,去獲得了大量的好處。這樣怎麽可以。」

安塔娜沉默了一秒,「很有趣的說法,不過我不明白這與我有什麽相關的,你們要針對奪心魔教團,為何要來拉上我,我與這件事情一點瓜葛都沒有......」

這種情況格溫也是有過預料的,而他雖然沒有什麽辦法,但勞拉有。

他狠狠掐了把勞拉的腰。

對方頓時發出叫聲:「安塔娜你就別裝了啊, 姐妹都來你這裡了,都跟你開始說這件事情了你還裝自己不知道,那就不夠意思了嗷。」

看起來勞拉與她的朋友相處有點類似於貓燈的面本位經濟。

講究的就是一個面子。

安塔娜笑了,突然就顧左右而言他:「真是難纏啊,我說了我不知道這與我有什麽相關的,那就必然不太可能有所相關。而你...」她看向格溫,「女裝的少年,我聽說你很能打,如果不嫌棄的話,是否能讓我看看你與我的保鑣練一場呢?也正好讓這兩個目中無人的家夥見識下人外有人的道理了。」

她手指指著身後的面無表情的雙胞胎少女。

格溫皺著眉。

他想要解讀安塔娜的俚語與話語中的意思。

但思考了一下,無法得出結果,就看向了勞拉。

看見了令人厭煩的驚喜的笑容。

果然是只有勞拉知道她在胡扯什麽呢?

希望這種解讀與智力無關,隻與默契有關。勞拉說道:「米婭,你不是一直自稱為奪心魔的正統繼承人麽,去試試安塔娜女士的保鏢們的身手吧。」

格溫明白了些許。

而勞拉又對兩位保鏢說道:

「米婭小姐是我一位很好的朋友,既然你們是跟隨安塔娜多年的人了,那就應該知道,不要太手下留情讓人覺得你們看不起他,好嗎?」

有監視?會是在哪裡呢......

格溫眼睛在房間的各個角落掃了一圈。

安塔娜凝視著他,笑著說:「場地不在這裡呢。」

.

宇宙鴿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