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無魎》頃U
  午夜已至,南山雖幽,卻忽起大風吹土揚塵,然笑一人在祈門村獨行,加之烈烈寒風便想找戶人家,但尋了幾時也找不到一戶有人的地方,更糟的是越往深走附近便越是破敗,有的甚至只剩幾根木頭連牆都沒有,再想回頭卻已找不到來路,此刻的然笑無比後悔沒有跟著谷渺。

  硬著頭皮走了會,不覺間附近房屋盡皆坍塌,漸漸變為荒墳,猛然驚醒,才發覺已走入亂葬崗,只見得:舊骨舊塚舊紙錢,紛飛化作銀蝶間,恍惚如夢驚入眼,十裡荒墳十裡延,白練飛條,竹杆瘦影,似有嗚咕狐徹,漫天雲黑皆連,想是離魄魂怨,有般無處訴羅殿。

  還未等恐懼爆發,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湧了上來,感覺是有人站在身後按著他的肩頭,然笑想移動,但此刻他的身體十分僵硬,四肢發冷無法動彈,不管怎麽掙扎始終如此,現在的然笑如同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此時一條白練被風吹落,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然笑肩上,觸碰到的一瞬間白練似活了般開始在他身上盤踞開來,直到將他牢牢捆住,隨後白練上漸漸往外滲血,濃烈而厚重的血腥味頓時彌漫開來,流到地面時緩緩向然笑背後流去,當濃血填滿他的影子時,然笑的影子竟然立了起來,縱使在黑暗之中他依舊能感覺到影子在猙獰的笑著,隨後一股寒氣凝成實體,將然笑一點點的拖入影子中。

  在接觸到影子時,然笑渾身被寒冷吞沒,四肢無力,身上所白練開始收緊仿佛吸噬著他身上的生氣,眼前一片黑暗,越發覺得無力,不明的困意襲卷了他,眼睛頃刻就要閉上。

  萬般凶險之間,然笑的掌中突然傳出陣灼燒般的痛來,只在一秒間困意消散,理智重新佔據了他的大腦,然笑開始嘗試掙扎,但影子分毫不讓,灼燒感開始加劇,然笑掙扎得更加劇烈,可能是二者同生的原因,灼燒對影子似乎也有影響。

  未久影子堅持不住,丟下然笑想逃,但然笑掌中一道黃符飛出追上影子,刹間黃符如鏢般刺穿影子,其便化成碎片飄去,白練也停止滲血掉落在地,然笑大喘了口氣,看向自己的手掌,只見掌上以朱砂為底,書著他看不懂的符紋。

  “這是誰寫的?難不成是那那個男人?”

  因為在遇到影子前,然笑唯一見過的只有谷渺,此時谷渺在然笑的心理地位無限拔高。

  ……

  [長行樓]中早已腐蝕的木板散發出濃重的臭味,踩在上面發出吱吱的聲音,谷渺推開了房門走在過道上,樓外風吹過深山響起噪聲一片,烏雲遮天似乎喻意著不安的今夜,谷渺貼著牆,緩緩向樓道口走去。

  回過頭時他發現他的門上貼著一張黑底金字的符。

  “陰師?難道這座塔裡的東西這麽凶?陰師才能鎮住?”

  谷渺看著那張黑金符若有所思,便走上前去把符撕了下來,又拿出自己的黃符。

  “看來,這裡東西不止於鬼了。”谷渺說著收起了黑金符,左右環圍了一下確定老者未發現:“沒準有大用。”

  收下符後谷渺走到樓梯口,特意放輕腳步,但縱使是這樣破敗的階梯依舊發出刺耳的響聲,谷渺時刻提心吊膽,見識如他也不曾想過,有座樓一定要陰師來守而且九樓之上連他也不想涉及。

  行至一樓,谷渺看了周圍,依舊黑暗止有紅燭在晃動,谷渺又走到櫃台後發現一冊本子,取出後借著微光封面上隱隱寫著:[四疆錄],打開本子上面寫著許多鬼怪的詳細內容,

谷渺瞬間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了馬上把[四疆錄]塞進包中,塞入時谷渺看見櫃中還有一冊本子,不過封面上沒有任何字,打開看許多不知是誰的名字,翻完整本他發現有一些人的名字被加粗:  程門玉(加粗),俞方(加粗)

  望而歸(加粗),追帆(紅字)

  張展瓊(紅字),谷渺(加粗)

  “我的名字也在上面?”谷渺略加思量,又聯系到自己的工作,似乎明白了原因:“紅字已亡,黑字為生,而加粗的應該是外來者。”

  谷渺將那些特殊的名字記了下來,就將本子放回原位,偷偷走到大門口,隻開一點就聽到風聲。

  “出去可能會遇到更多鬼怪,但…”谷渺回頭看了眼樓內,不禁打了個冷顫:“用陰師守的塔定比外面的鬼怪強得多,而且這裡是村中心一切怨煞之氣都是從這發出的,光憑村外的寒氣就能封我的眼,太危險了,本想收集怨念結果步子跨大了唉。 ”

  谷渺一步三思的走出長行樓,但剛出去外面本亮的微光也漸漸開始消失,四周被風卷起飛塵來,迷迷糊糊的看不清,待到微光徹底消失,谷渺便陷入黑暗,即使是靈眼也看不清。

  “壞了!”谷渺瞬間警戒起來,將法器取出握在手中,雙耳豎起,一切風吹草動都會被捕捉。

  突然又一陣風掠過,谷渺瞬間反應過來,一條銅錢鞭就甩了出去,啪!銅錢鞭打到了什麽,數聲淒慘的叫聲響起,鞭上不知為何多了條黑血,一時間黑暗更是加劇壓縮著谷渺的空間,谷渺不慌一手揣在口袋裡,黑暗之中似有倒塌聲傳來由遠即近。

  未幾時黑暗便傾倒而來,谷渺看準時機,從袋中掏出幾張黃符,速念幾句法訣,黃符上符咒飛出擋在四周,砰!符咒擋住黑暗閃過幾下,黑暗便退去,黃符自燃成灰,但黑暗中的東西似乎並不罷休。

  還未退去多長時間,就又傾湧而來,谷渺稍有驚訝,對它們的做法不理解,但這時並來不及說什麽,只見他掏出小疊黃符收鞭子收成劍,以銅錢劍刺過黃符,橫過劍來幾句法訣後,那黃符自燃起來,谷渺握劍與四周揮砍,不時變成鞭策打,頓時哭喊聲,慘叫聲不絕於耳。

  ……

  待到最後一聲哭喊停止時,谷渺四周的黑暗全部退去,又恢復了微光,而他身上到處濺著黑血,本清秀的面容被濺的左一條右一條,烘托之下目光顯得更冰冷可怕,而他自己卻是拿著銅錢劍看著天空,似是在想什麽,不久後便收起劍來,走向村莊深處。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