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無魎》亂皮裘
  谷渺順著然笑指的方向,他看到一團土地聳起以極快的速度衝來,所過之處墳頭崩裂,竹竿斷飛,眨眼間就快到二人跟前,噗!谷渺一把推開然笑自己也後撤數步,但見聳起的工直衝攔路的手去,呯!一聲巨響後土團炸裂,無數土塊與斷手從天落下,聚起揚塵,谷渺一劍劃開揚塵,再看去。

  眼前的東西十分巨大,如同一座小山,濃重的血腥味飄散開來,待到塵土完全散去,他才看清這個東西的真面目。

  只見它全身被手包裹,似如一身都長出了手,上面血跡斑斑依稀可見,而唯留下來的頭卻是被無數皮囊拚湊在一起,顯得十分怪誕,然笑驚叫了一聲連連後退,谷渺瞬間意識到這隻千手怪可能就是亂葬崗的鬼王,將自己的警惕拉滿。

  千手怪聲音嘶啞折曲,在朝谷渺怒吼,便衝向他,似乎谷渺身上有什麽東西在吸引著它,谷渺先身躲開朝著然笑喊:“你先走!”

  可是然笑見了鬼王似是走不動了,一點都動彈不得。

  “要死!算了我身上有粘著黑血,這東西會先攻擊我,只要保證不會對他有敵意就好。”谷渺喃喃自語著,其實他早發現千手怪是被他身上的黑血吸引過來的,所以對他有很深的殺意,就在這思量之間千手怪從身後襲來,這次谷渺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迎面撞上,一連幾個翻滾後,他借力才勉強站起,巨大的衝擊讓他神智有點不清,搖了搖頭看向殺意正盛的千手怪。

  “說到底還是個鬼王,不能大意。”

  待到千手怪再次襲來,谷渺抽出銅錢鞭與其開始周懸,只見那邊千手亂怪迷,奔馳而來,谷渺不激,隻讓出側身就一鞭而下,巨大的嘶啞聲回蕩在天空,仿佛是要將這場噩夢推向高潮。

  幾鞭過後千手怪似是受夠了他這種行為,其嘶聲更甚,谷渺預見他又要衝來,起身想躲,一使勁雙腳竟不動,看去才知是被幾雙手緊緊拉著,縱使知到其是鬼王,谷渺也未想到它能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禁錮住他,千手怪衝來將谷渺舉到身前,數隻手同時支配他,谷渺一時竟絲毫不動,只見包中一張黑金符飛出,狠狠按在鬼王的千面上,鬼王仿佛要被抽走,一股力量從符中湧現。

  谷渺見機會難得,自袋中取出大疊符紙,往天一撒,念動法訣,止在黑金符力量完全消散開搶一聲道:“合!”,所有符紙全部飛向千手怪,全部粘上時火芯一閃而過,所有符紙爆燃而起,符紙上的字全部化作字旁散去,巨大的衝擊力將谷渺簡單扎好的頭髮震散,千手怪開始到處亂撞。

  谷渺見況,散開銅錢鞭成長繩後,一越而起飛到千手怪背上,將繩迅速拉下念起法訣,只見銅錢繩自如動起,頃刻間就將千手怪縛住,谷渺再一越而落,取出張白紙黑字的符紙緊合在掌間,口中法決不斷,但見千手怪上符紙燃燒更旺,谷渺掌中的符紙冒出白煙,灼燒感也便越來越強,但谷渺就是死咬著不松口。

  隨著時間過去,千手怪在烈火中支離一條條手臂脫落,終於抵擋不住倒下,谷渺眼中火焰仍在跳動,直到千手怪一動不動時,他才松口止住法訣,打開掌時白符已成灰燼,被風一吹則化作塵器而去,而其掌中已經被燒成潰血爛肉了。

  谷渺強忍著疼痛,走到然笑身前伸手想將他扶起,然笑突然一震反應過來,一入眼就是谷渺嚴重燒傷的手,他不知如何鼻子一酸,雙眼變得靈透,擺了擺手自己爬了起來。

  “你沒事吧?”谷渺的嗓音無比沙啞,

與剛入村時聽到的谷渺聲音完全像是兩個人,臉上如被社會打磨了數年,顯得額外蒼老。  然笑沒有想到一個被燒傷的人解決危機後第一時間並不關心自己,反而是先問他有沒有受傷,然笑不知何處升起股腦怒的情緒。

  “你才是應該有事的吧。”

  然笑指著谷渺的手心說道,谷渺看了眼手心不自覺得笑了一下,明明是他來找然笑的,結果自己卻傷成這樣,讓他覺得有些荒誕。

  “沒事,我們走吧。”本拉著然笑的谷渺現在反而要讓然笑扶著一步步走出亂葬崗。

  但他並未發覺背後一道黑影渾渾立起緩緩飛向二人,長時間的意識訓練讓谷渺習慣性的回了一個頭,發現千手怪的屍體已經不見,來不及反應,小了一圈的千手怪見谷渺轉過身來,以異常迅捷的速度閃到他面前,同時然笑也猛一回頭。

  數隻手將然笑拋到一邊,他倒在地上數隻手又從土裡伸出拉住他的四肢,捂住耳眼嘴,而谷渺被千手怪重重擊倒,倒地時也被無數隻手控制,千手怪看著他,數張縫合的臉上閃過瘋狂且怪異的笑,幾秒後千手怪的幾隻手以極其難以言喻的方式伸出,本體又緩緩趴下要將谷渺拉入它體內。

  谷渺奮力掙扎,那幾隻手分明是快要斷開的樣子,但好似是拚盡最後一絲力氣也要弄死谷渺,一陣寒冷過後,谷渺眼晴緩緩閉上,感覺身體漸漸被分割開來,他甚至都已往感覺到了血流,接著它們開始掏心挖肺,就在他們要觸及心臟時,背包裡什麽東西貌似晃動了一下,隨後背包拉鏈被拉開,那隻寶葫滾了出來,葫蘆口也被打開。

  刹那,谷渺五感恢復, 又睜開眼來,只見寶葫中無數殘魂流出,千手怪停止了動作,呆呆地看著那葫蘆,殘魂環繞在千手怪身邊,千手怪忙把谷渺放下,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但見寶葫中一道純灰的殘魂流出,先形成奇大如山的形狀,可能是其考慮到不好施展便又化成一個人形,見它相貌清正堂堂,身著白衣,面帶詭異的面具,背生羽翼,手持團扇,似乎它覺得這般形象才是世人熟悉的樣子,見它面無表情冷冷地疑視著千手怪,一伸手風雲大作,其中飛火走煙,殘魂並集,齊齊撲向千手怪。

  ……

  未幾時,千手怪化作千道殘魂進入寶葫,方才的“人”也進入葫中,谷渺收起寶葫輕聲道過:“多謝你,天狗。”(天狗是中國異獸出自《山海經》)。

  在千手怪消散時,所有自土中伸出的手也化作殘魂,然笑掙扎爬起,看見谷渺更是虛弱的模樣,忙慌跑去。

  “你怎麽樣?沒事吧?!”

  谷渺搖了搖頭,表示沒事,就又與然笑一同走出亂葬崗,但剛走出沒幾步就看見有一個老者站在道中,佝僂著背穿著長馬褂,臉隱在陰影中,然笑頓時又緊張起來,但谷渺苦笑著叫了聲:“前輩。”

  “嗯?”然笑一臉懵懂著,看向谷渺。

  而對面雖然臉藏在陰影中但這仍無法隱去他無奈一歎,仿佛認命般。

  “那本書我留著無用就送你了,你們朝著這條道直走就可以出村,不會有阻擋,再行個幾分鍾就可以看到公路,最好以後都不要再回來了!”

  說完老者就又隱去於陰影之中。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