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和離後,禁欲殘王每天都想破戒》第563章帶太子妃退出去更換喜服。
叫罵聲一出,瞬間又有無數隻鞋子朝離氏飛來,將離氏的額頭都砸破了。

直到離府的小廝抬了幾籮筐喜錢出來拋灑,百姓們才放過離氏,爭先恐後地搶喜錢去了。

離氏此時是一身的狼狽,癱坐在地上站不起身,好在有她的貼身丫環護著,否則她早被這些百姓打傷了。

“我是太子妃的娘親,我真的是太子妃的娘親!”

她反覆地喃喃著,心裡萬般不解,為什麽老天爺對她如此不公平,為什麽風光的總是別人,她卻要被人誤會被人打!

丫環瞧離氏頭上的血不斷往外流,急道:“夫人,別說了,咱們趕緊回府吧!”

離氏卻好像沒有聽到丫環的話,她盯著丫環的眼睛道:“為什麽他們不相信?為什麽要這樣對我!”

丫環默默歎了口氣,夫人與人交往,只看高低貴賤,從不用真心,這輩子,她怕都不會明白自己為何會淪落至此了……

花芊芊並不知道離府門外發生的這一幕,此時迎親隊伍已經穿過了長安街,走進了宮門。

入宮後,喜樂聲變得莊重了許多,花芊芊的心情也跟著緊張起來。

喜轎在東宮外停下,離淵也已經下了馬,他走到轎前將花芊芊扶出了喜轎,輕聲對她道:“牽緊我的手!”

花芊芊含笑對他點了點頭,然後與他一起走在了紅毯之上。

紅毯一直從宮門鋪到了東宮大殿,花芊芊與離淵走在前面,後面一眾宮人撐著華蓋,緩步跟在兩人身後。

東宮大殿內,皇上正襟危坐,與太后,皇后和眾位宗親一起等待著一對兒新人入殿。

皇后坐在他旁邊,眼裡沒有完全沒有皇上眼中的那份期待,反而透著森森的寒氣。

皇上似乎感受到了皇后的態度,輕輕蹙了下眉頭。

但這麽好的日子,他不想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發生,便全當沒有看見。

沒過多久,殿外就傳來了太監的唱報聲,“太子、太子妃到!”

隨後,一對金童玉女攜手踏入殿內,兩人似被陽光鍍上了一層金光,讓人移不開眼睛。

皇上瞧著那穿著紅色喜袍,豐神俊朗的離淵,心中異常激動。

他發現這小子越來越像年輕時候的自己,他隻消站在那裡,便會自然引起萬眾矚目。

太后也是無比的高興,淵兒和芊芊終於成婚了,她的心終於落下了大半。

皇上笑得眼睛都成了月牙形,朝太后的方向看了一眼,見太后點頭,他便對海公公道:“開始吧!”

海公公應了聲“是”,正要念出吉詞,宣布婚典開始時,皇后卻突然開了口。

“等等!”

聽到皇后的阻攔聲,皇上蹙眉朝她看了過來。

“皇后有什麽事之後再說吧,不要誤了吉時!”

皇后聽著皇上這冷硬的口氣,心裡就是一陣憋悶,可她還是讓自己的臉上堆起了一個笑容,對皇上道:

“皇上,恕臣妾無禮,這事等不得!”

說著,她看向站在殿內的花芊芊道:“皇上,太子妃這喜服不合規矩,讓她速速去換了喜服,再來與太子拜堂吧!”

“不合規矩?”

皇上疑惑地看向花芊芊,見她穿著墨綠色暗紋燙金喜服,沉聲道:

“她是太子妃,這喜服雖燙了金線,也沒什麽不妥,即便是她以縣主的身份出嫁,這樣的喜服也穿得,朕還覺得她有些低調了!

皇后,你莫要吹毛求疵,還是好好觀禮吧!”

皇后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地維持著臉上的笑容道:“皇上誤會臣妾了,臣妾真的沒有故意刁難,不是太子妃的喜服逾矩了,

而是她不能穿這墨綠色喜服!”“你到底要說什麽?”太后平時即便不喜歡皇后,也都維持著表面上的和諧,但見皇后一直在阻攔,便忍不住來了火氣。

皇后見眾人每一個發現花芊芊喜服有不妥之處的,心裡憋氣,只能看了身邊的常嬤嬤一眼。

常嬤嬤立即跪下來對皇上道:“皇上,太子妃她是……她是二嫁女,按規矩,是不可穿新嫁娘的綠色喜服,要穿褐色。”

大奉將褐色代表已經失貞失潔的女子,大奉開國的太祖皇帝提倡女子守節,不提倡二嫁,所以讓二嫁女子均穿上褐色喜服出嫁。

離淵聞言,臉上瞬間籠罩上了一層寒霜,他沉聲道:

“芊芊與蕭炎並不算真正成了親,她本就是被迫代替花舒月嫁入蕭府,成親那日蕭炎更是未等禮成就離開了蕭府,之前的親事不作數!”

皇后似乎早就料到離淵會如此說一般,不緊不慢地道:“即便婚禮未成,但瓊華在蕭府住了數月之久,她與蕭炎已經是名義上的夫妻, 定是已行了周公之禮。

既然已經不是處子,便與二嫁無疑,必須要穿褐色喜服,否則豈不是在藐視太祖定下來的規矩!?”

皇后的話音一落,殿內立即嘩然。

“我都忘了,太子妃是嫁過人的,這樣說來的確要換上褐色喜服才行。”

“這怎麽能行!堂堂大奉太子妃,怎麽可以穿象征著不潔的喜服成親!這不是在羞辱太子妃和太子麽!?”

“可這是事實,皇后作為后宮之主,定然要按規矩辦事!”

這事讓皇上也犯了難,如果讓花芊芊換了喜服,那這件事必會成為別人攻擊她的借口,她以後很難在后宮立威。

可這的確是太祖皇帝定下的規矩,他也不能說破就破。

皇后見皇上蹙眉猶豫,接著道:“皇上,這件事是臣妾想得不周到,因為軒兒離京的事分了神,沒想到讓他們出了這樣的紕漏。好在這堂還未拜,早早換了喜服便是。”

說罷,她看向常嬤嬤道:“去吧,帶太子妃退出去更換喜服。”

常嬤嬤應了聲“是”,立即朝花芊芊走了過去,但離淵站在花芊芊身前,完全不給常嬤嬤接近花芊芊的機會。

“吾說了,芊芊不必更換喜服!她是這世上最美好純淨的女子,吾絕不允許任何人故意折辱她!”

清河郡王也站起身道:“對了,我記得蕭炎離開京都前在城牆上說過的,他喜歡的是男子,從未與太子妃親近過!

既然他們婚禮未能完成,更沒有夫妻之實,那親事當然算不得數!”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