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和離後,禁欲殘王每天都想破戒》第98章 油頭粉面,辦事不牢!
最新網址:

程彧瞧見花芊芊和程甄忙下了馬,笑著將手中的湯婆子遞給了兩個姑娘,又殷勤地捧著一個食盒遞到兩人面前道:

“三妹,六娘,趕了一早晨的路,定是餓了吧,先吃點東西暖暖胃吧!”

青年穿著一身牙白色長袍,嘴角眉心都是笑意,讓這寒冷的冬天都複蘇了春意。

“快趁熱吃吧,這還有一壺梅子酒,可以暖暖身子。”

程甄接過食盒打開一看,那食盒裡竟然還包裹著一層棉套,又穩了兩個湯婆子,所以裡面的菜竟還有幾分熱氣。

“二哥,你可以呀!”

這食盒一看就用了不少心思,程甄沒想到他二哥這樣惦記她,還知道給她準備熱乎的食物,心裡大為感動。

程甄並沒瞧見,程二郎的眼睛總是不經意地落在她身旁的花芊芊身上。

可程二郎這眼神卻是被離淵看了個正著,瞧程彧看著花芊芊笑得燦爛,他那張冷峻的臉上幾乎都要結出冰渣子來!

阿默也在一邊搖頭歎息,這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啊!

他正感慨主子再不出手,芊芊小姐可能就要被別人截和了,就聽見離淵冷聲道:“推我過去!”

阿默忙應了聲是,推著離淵來到花芊芊幾人身邊。

花芊芊聽見車輪的聲音便回過身來,就瞧見不遠處臉色不虞的離淵。

“祖母叫你過她那兒用些點心。”

離淵這表情,讓花芊芊覺著自己好像是在外面玩兒了許久不願回家的孩子,家中長輩只能用吃飯這招將她給喊回去。

“好,我這就去。”花芊芊應了一聲,然後歉意地對程家兄妹道:“我去陪陪我祖母。”

見花芊芊要走,程彧頓覺心思白費了,臉上帶上了幾分失望!

“等一等,把梅子酒拿去吧,路遠天冷,喝點酒去去寒氣!”

程彧朝花芊芊走近了幾分,將裝有梅子酒的白玉壺遞了過來。

花芊芊還在猶豫要不要接,離淵已經冷冷地開了口。

“不必程二公子費心了,家妹不勝酒力,不宜飲酒。”

程彧看了離淵一眼,沒有放棄,忙又道:“這酒是我專門為姑娘們帶的,不醉人!”

“那你就送予別的姑娘喝吧!”

離淵的口氣生冷,程彧自然也聽出了他對自己的敵意。

兩個人沉默地對視了一眼,程甄莫名嗅到了兩人間的火藥味兒。

“要不……咱們一起吃吧?”程甄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程彧馬上笑道:“如此甚好。”

他剛想邁步,誰料離淵卻是立即攔在了他的面前,“抱歉,我們沒有準備那麽多食物!”

言罷,再不給程彧說話的機會,瞥了花芊芊一眼,“不是冷麽,還不走!”

離淵這些日子心情總是時好時壞的,花芊芊也沒有在意,她肯定不會當著外人的面拆離淵的台。

而且離家身份敏感,離淵不願與程府走得太近也很正常。

這樣想著,她便朝程家兄妹福身告辭,又對程甄道:“我去去就來。”

程甄連連點頭,“嗯嗯,我等你!”

隨著離淵離開,花芊芊看了一眼板著臉的離淵,不解地問道:“你是不是不喜歡程家二郎?”

離淵眉頭一挑,他表現得這麽明顯麽!?

誰說他不喜歡,他只是……看程二郎不順眼而已!

離淵輕輕咳了一聲,道:“油頭粉面,辦事不牢!你離他遠著些!”

花芊芊歪頭想了想,程家二郎雖是個風流公子,但也不至於像離淵說道那麽不堪,離淵這是以貌取人,她不讚同地道:“你這是偏見!”

離淵聽花芊芊還為那小子辯解,

胸口更是堵得發悶。因怕這丫頭路上悶,所以他特地讓海公公幫忙,將離、程兩府的車馬安排在一處。

沒想到竟是引狼入室了!

一旁的阿默也暗暗歎了口氣,主子啊,還真是會給自己添堵!

……

看著花芊芊跟離淵離開,程甄接過程彧手中的酒壺和食盒就朝自己的馬車上走去。

有些鬱悶地程彧卻是一把搶回了酒壺,“姑娘家家的,喝什麽酒!”

二哥翻臉的速度堪比翻書,程甄頓時就無語了:“你剛剛可不是這麽說的!怎麽六娘能喝我不能喝!”

被妹妹說破心思,程彧俊臉微紅,“是我思慮不周了,下次不帶酒了!”

說罷,便將程甄手裡的酒壺搶去,找其他好友聊天去了。

另一邊,隊伍後面的花舒月等人也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幾人朝前面望去, 遠遠的就瞧見羽林軍扛著紅黃交織的旗幟,威嚴肅穆地護在皇家車駕周圍。

幾個姑娘眼裡都流露出不同程度的豔羨,尤其是花舒月,眼中充滿了炙熱的光。

早晚有一日,她也會坐在最尊貴豪華的馬車中,走在隊伍的最前列,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還要吃前面馬車揚起了的塵沙!

“舒月,咱們一起去前面走走吧,好久都沒有見到甄兒了,武鄉侯府的馬車應該就在前面!”

文姑娘嘴裡這樣說,可她心裡卻不是這樣想的。

她是想看看花芊芊有沒有跟程甄一起來。

要是花芊芊真的不要臉的跟程甄一起來,她定要好好羞辱她一番!

花舒月望著前面的隊伍,也想去前面看看,不過她是想要見到趙王。

於是她眼波一轉,點頭道:“好啊,我也坐得乏了,咱們就走走吧!”

幾人懷著各自的想法,相攜著一起朝前面走去。

走了大概一刻鍾,她們瞧見了安陽侯府和封越侯府的車馬,卻沒有瞧見武鄉侯府的車馬,臉上都帶上了幾分疑惑。

“不會是誤了過去吧?要不要走回去看看?”

“不會呀,我一路上看得很仔細的!”

花舒月的目的並不是想找程甄,沒有找到她也沒太在意,而是往車隊的前面望了望,輕聲道:“要不去前面再看看?”

“不好吧!”易姑娘臉犯難色地道:“前面可都是皇家的車隊了,我們貿貿然走過去會不會不太好啊!”

可花舒月還是有點不甘心,勸道:“沒事的,我們再走一會兒,若是有羽林衛攔著,咱們立即回來!”

最新網址: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