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和離後,禁欲殘王每天都想破戒》第110章你與我私下立個賭局如何?
最新網址:

太后沉吟了片刻,腦海裡回想了下花舒月的樣貌性格,卻是道:

“那丫頭不錯是不錯,但性子太柔了些,淵兒的身份特殊,得找一個能跟他一同經歷風雨的人!”

別到時候什麽忙也幫不上,還得拖淵兒的後腿。

太后深深歎了口氣,她很想看到淵兒能安穩地過日子,可她這身子也不知道能撐到哪一天。

皇上雖然多疑,還算個明君,不會輕易對兄弟動手。

但那幾個盯著儲位的皇子,她就有些看不清了,她真擔心她一走,便再沒人能護得了成為父子。

“這些日子,你也多留意著,若是遇到不錯的,就叫過來讓我看看!”

大長公主倒不覺著性子柔一點不好,男子們不都喜歡柔柔弱弱的女子!

這時,大長公主突然想起了花芊芊那張臉,又有些擔憂離淵會看上那個姑娘。

但她轉念一想,若是淵兒真喜歡,以後便允他將花芊芊收進房裡,也不必給什麽名分就這樣陪著淵兒倒也沒什麽大不了的,便沒有跟太后再提這事兒。

“你也不必陪著哀家了,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去外面轉轉吧,我聽說趙王和梁王各自帶了一隊,淵兒也去了圍場,也不知今年誰會贏!”

柳嬤嬤接話道:“老奴聽聞上半場是梁王領先呢!”

大長公主笑道:“這可不好說,不到最後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蕭世子和花家那兩兄弟功夫都不錯,都與趙王是一隊的。”

同樣談論著哪個隊會贏的可不止大長公主等人,圍場邊搭建起來的帳篷裡,女眷們三五成群地在一起閑聊著。

易菀湊到了花舒月的身邊,對花舒月道:“舒月,那邊開了搏局,大家都在押今日狩獵哪個隊會得勝,你不過去瞧瞧麽?”

花舒月看向了搏局的方向,眸光微閃,她是知道結果的,最後是趙王贏了,皇上還賞賜了他四龍珠冠呢!

“好呀,咱們過去看看!”

兩人走到搏局邊,就看見梁王隊伍下的籌子已經堆成了山。

許多人都是押了梁王隊贏!

花舒月瞧見那些籌子,眸子就是一亮。

這可是天載難逢的好機會,她把所有的銀子拿出來押在趙王身上,不僅能贏得大筆銀子,還能換來趙王的歡心,實在是一舉兩得!

因為買羽絨花了許多錢,她自己的私房錢都用得差不多了,臨行前花老夫人和花家幾兄弟又給她貼補了一些。

如今她手裡還有一萬兩銀票,於是她便讓青兒將這一萬兩銀票都取了過來,通通壓在了趙王的隊伍上。

組織搏局的內侍都看傻了,迄今為止,這可是最大的一注!

周圍的夫人小姐也紛紛瞧了過來,她們見花舒月這樣輕松就能拿出一萬兩銀子,頗為羨慕,有幾個小姐跑過來小聲問道:

“舒月,你押這麽多銀子不怕輸麽?”

花舒月笑道:“當然不怕,我對我哥哥們……還有趙王殿下有信心!”

瞧見花舒月押了這麽多,幾個姑娘也紛紛心動起來,五十一百兩地押到了趙王隊。

瞬間,押注的情況就有了變化,不過這變化也只是產生在趙王隊和梁王隊,其他幾隊幾乎沒有人押注。

“公公,三萬兩,我押小成王隊獲勝!”

一個清冷的聲音突然響起,眾人齊齊轉身瞧去,就看見一個膚白勝雪,紅衣如梅的女子翩然走了過來。

“三萬兩?!”那內侍聽見這個數目,幾乎破了音。

這三萬兩押下來,小成王的隊伍的籌子直接變成了首位!

“花六姑娘,您可想好了!”公公善意地提醒道:“您看現在場上的比分,

小成王的隊伍可是落後著呢!”公公說得客氣,哪裡是落後,小成王的隊伍幾乎就是墊底。

眾人也沒一人看好小成王隊,雖然武鄉侯的箭術不錯,可他一人勇猛有什麽用。

易菀忍不住嘲諷道:“這可真是能顯擺!在哪都想出風頭!”

有幾位小姐也跟易菀想得一樣,以為花芊芊是想出風頭才拿出這麽多銀子,也紛紛出言譏諷。

“不就得了太后的賞兒,這尾巴都要翹上天了!”

“別理她,等最後輸了她才會知道心疼銀子!”

“就為了壓人一頭就拿三萬兩出來,可真是敗家!”

“六娘花她自己賺的銀子,又沒敗你們的家,你們在這裡羅裡吧嗦的有完沒完!”

程甄今日穿著一身胡服,梳著簡單的墮馬髻,很是颯爽。

她瞪了一眼那些眼裡冒著酸水的姑娘, 將幾張銀票拍到內侍面前,到:“一萬兩,押小成王隊!”

自家姐妹和自家老爹,她就是變賣家底兒也得挺起來!

花舒月瞧見賭籌越來越多,興奮得嘴角都抑製不住的往上揚。

她們押得越多,輸得就越慘,到時候她贏的銀子也就越多!

她真的很想看看,等她們看到最終結果的那一刻,會不會哭出來呢!

三萬兩啊,她倒是沒想到,那個仁濟堂居然這麽能賺錢!

花舒月的眼底閃過一絲陰鷙和算計,再抬起頭時,已經換上一副笑顏。

她款款走到花芊芊身邊,低聲道:“六妹好興致啊!既然六妹這般相信小成王!不若這樣吧,你與我私下立個賭局如何?”

沒有其他相熟的人在身邊,花舒月也懶得跟花芊芊裝兄友弟恭,直接道出了心思。

花芊芊挑眉看向花舒月,“你想要賭什麽?怎麽賭?”

“賭銀子也沒什麽意思,不如這樣,我從我的嫁妝裡拿出一間最賺錢的鋪子出來,六妹也押上你手中最賺錢的鋪子當賭注,如何?”

聞言,花芊芊“噗”的一聲就笑了出來。

“花舒月,你的臉怎麽這麽大啊!”

花舒月下意識看了一下周圍人的反應,咬了咬唇瓣,極力克制著自己的脾氣。

“六妹這話是什麽意思,若是不敢賭,直說就是。”

“你用不著激我,”花芊芊不屑地看了花舒月一眼,“我可以跟你賭,但你拿你最賺錢的鋪子可不行!”

花舒月最賺錢的鋪子,怕是一個月的利潤也不及仁濟堂一日的利潤,花舒月居然好意思開口!

最新網址: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