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異界戰略大師》第735章 凡人的時代(大結局)
天空的‘陰’霾正在消散,長久未曾降臨的陽光,再一次灑滿奧特倫德的大地,輕輕的微風中,血腥味和惡臭在聯盟軍以及威廷帝國幸存者們戰後的處置後,總算不再濃重到讓人窒息,但連綿的墳頭和悲傷的飲泣聲,以及遠方破敗的昔日帝國國度,都讓這片劫後余生的世界顯示出一種蕭瑟的落寞感。

 而這個時候,完成使命的艾諾,在眼睛紅紅,忍著眼淚的賈衣以及荀灌的服‘侍’下,在中軍大帳進行著傷口包扎。

 雖然最後的時刻,艾諾和仲裁體、自律體合作,完成了對吞噬怪物的最後一擊,將這個變量威脅消滅,給淨化法陣的啟動掃平了障礙,可沒有想到,在滅亡的最後時刻,吞噬怪物居然會爆炸開來,艾諾沒死,卻是渾身重傷,一些侵蝕能量更是差點兒侵入世界之種。

 好不容易,在淨化法陣最終完成對‘混’沌中樞的致命一擊,整個賽‘露’緹恩世界重見光明的時候,聯盟軍的治療系力量還有余力,配合世界之種的救助,艾諾沒有完蛋,但渾身被魔氣侵蝕的傷痕,卻是一時半會難以消退,看上去觸目驚心,可怖無比。

 “不用擔心,”艾諾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很有些猙獰,但賈衣、荀灌她們沒有嫌棄,反而如此真情流‘露’,讓他感受到了真切的愛意,雖然身上很疼,心卻很暖:“這不是沒事麽?過上一段時間就好了,不會有事的。”

 荀灌嘟著嘴巴:“還說沒事呢,你看看,這些傷口都能看到骨頭了!負能量的侵蝕更是在腐蝕你的血‘肉’……”

 說著說著,堅強英武的她眼睛又泛起了一層水光。

 艾諾哈哈一笑:“傷痕是男子漢的勳章啊,更何況,這一次還是拯救世界級別的勳章,不礙事不礙事。”

 這個時候說得輕松,但事後回想。還是有些怕怕的,當時在巨大的壓力下,他進入了忘我的空靈境界,和自律體、仲裁體合作,完成了對怪物的擊殺。可萬一沒有擊中。那現在眼前這美好的一切,就算不化為烏有,也必定會有一番浩劫‘波’折啊。

 “報告!”正在艾諾和妻子甜膩膩說話的時候。外間的事務卻還是有很多必須他來處理,尤其是艾薇妲妮爾這位參謀副官的“報告”,必須得聽啊。

 “進來。”好在艾諾和艾薇妲妮爾都這麽熟了,在沒外人後,就能換成嬉皮笑臉模式:“艾薇,又有什麽麻煩事啊?”

 艾薇妲妮爾看著艾諾身上累累的傷痕,歎息一聲,不和他計較:“是善後事宜的問題,現在滅世之危已經解決。可是,威廷帝國也滅亡了,這個巨大的國家現在成了各國眼中的‘肥’美‘肉’塊,已經有一些要求利益均沾的國家在聯盟會議上提出瓜分要求了。”

 “這麽快?”艾諾皺了皺眉:“大概是希爾加洛、德瑪皇朝那些國家吧?”

 由於雅典娜正式加入了漢帝國的神系系統,希雅神國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成為漢帝國的一部分已經是既定事實。現在只有少數希雅神國後的既得利益者不甘心失去權柄在頑抗,但隨著時局進入到這個階段,尤其是漢帝國和艾諾展示出來的超級實力,這些頑抗者已經失去了最後的信心,在淨化法陣完成淨化後的第一時間。希雅神國最後的服表國書已經呈遞到了漢帝國外‘交’部‘門’的案頭。

 而其他諸如聖森聯盟、‘蒙’多塔爾獸族、三十六部族聯盟等非人族國家、勢力,在戰前就已經和漢帝國方面簽署了睦鄰友好,以及維持‘精’靈、獸族、矮人等族裔和人族勢力范圍現狀的決議,在這份決議中,這些族裔將取回大多數被威廷帝國侵佔的土地,少部分作為報酬和禮物送給漢帝國。

 畢竟,漢帝國才是這場戰爭最重要的核心力量和最大的出力者,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也沒有天上掉餡餅。

 再加上漢帝國主持的泛大陸聯盟的成立,昭示著未來的賽‘露’緹恩問題將以和平、發展和協商、融合為主題,以這個國家至今為止對不同族裔的和平平等政策,以及各族融合的大趨勢,這個時候抱住漢帝國的大‘腿’,對自身極有好處。

 所以,此時聖森等國家、勢力也不會鬧什麽么蛾子。

 會鬧事的,除了貪心不足的希爾加洛帝國,以及不服漢帝國的尤嘉烏斯神系麾下諸國,也不會有別的國家了。

 “沒錯,是希爾加洛帝國煽動的,他們之前和威廷帝國合作,得了瑟恩帝國西部國土,卻還是對其東部國土垂涎‘欲’滴,這個時候就主張,在這場戰爭中他們也出了大力,需要這部份土地來補償其損失,嘉獎其貢獻。”艾薇妲妮爾臉上浮現出濃濃的嘲諷神‘色’。

 希爾加洛帝國就是個衝鋒在後,撈好處在前的存在,這場戰爭雖然其出兵數量的確很眾多,可充其量就是在攻伐威廷帝國所得的瑟恩半國之土,除了支援了一些高手和‘精’銳部隊,加入對奧特倫德突襲的部隊,根本就是以佔領那些土地,造成既成事實為最優先事項,現在,戰爭結束了,他們也得到了那片土地的大部分,現在想“正名”而已。

 “想得美呢他們。”艾諾冷笑了起來,他怎麽可能在這個漢帝國獲得最有優勢的時候,坐看別的國家擁有強大起來的資本?他可不是華夏那些虛榮心爆棚的傳統士大夫或者面子第一的政客,這個時候,確立漢帝國在賽‘露’緹恩最為穩固的地位才是最重要的!不要臉?這時候要臉才是白癡!

 瑟恩帝國已經亡了,其皇室都被希爾加洛帝國和威廷帝國斬殺殆盡,根據賽‘露’緹恩慣例,這片土地應該算被征服的領土,並入希爾加洛帝國和威廷帝國,所以,希爾加洛帝國得到半片瑟恩屬於合法,可另外半片,即便現在威廷亡了,卻依舊屬於待處置部分。輪不到希爾加洛帝國,艾諾更不可能讓希爾加洛帝國一下子成為兩大帝國合一的龐然大物!

 甚至於,他還要進一步削弱希爾加洛帝國!

 “這幫西北佬怕是還沒看明白局勢吧?”賈衣也是面帶嘲諷,對希爾加洛帝國的“大胃口”冷笑不已。

 艾諾笑了笑,朝艾薇妲妮爾眨眨眼睛:“我想。公投是個好辦法。瑟恩帝國雖然亡了,可瑟恩人民沒有亡啊,由他們自己決定明天的歸屬。豈不是一樁美事?”

 艾薇妲妮爾滿腦‘門’黑線,她和艾諾這麽多年‘交’情,怎麽會不知道艾諾經常念叨的那些手段?這“公投”……艾諾很狡猾的只是給了瑟恩帝國原國民們兩個選擇,希爾加洛帝國和漢帝國,這還用投麽?

 以漢帝國現在的影響力,以及各種遠超賽‘露’緹恩現階段其他國家的先進制度,還有諸多居民優惠、福利等政策,瑟恩帝國的民眾怎麽選擇,根本沒有懸念啊。

 拍拍臉。艾薇妲妮爾將自己那已經被摧殘得千百遍的歉疚感拍下去:“好吧,那麽,這個事情就這樣,現在還有一個,威廷帝國怎麽辦?”

 艾諾撇嘴,威廷帝國也是既定的漢帝國的‘肉’啊:“好辦。雅麗瑟斯長公主也好,蘇蘇也好,都擁有對威廷帝國的繼承權,不是麽?更何況,坎撒之前的威廷皇帝也在我們這裡。有了這三手,還用和別人講什麽其他道道?最多就是多分些其他好處就是了。”

 能夠‘花’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太大的問題,能夠用豐厚的報酬打發的勢力,都不是有太大問題的勢力,只要最重要的國土不落入其他人的手,其他人想要在這個已經成為屍體的國家上割‘肉’,不管怎麽割,都是有限的。

 艾薇妲妮爾歎氣,雖然她知道艾諾有時候很無恥,但沒想到能夠無恥到這種境界,好歹前一刻大家還是盟友,相互幫助來著,後一刻就為了國家利益翻臉不認人了,而且,冠冕堂皇的借口一個接一個……

 似乎看得出艾薇妲妮爾的心結,艾諾卻是拍拍她的肩膀,輕聲說道:“艾薇,國家和國家之間,是不能講慷慨的,更不能講‘情分’,今天我如果松了口,明天很可能就會給自己的國家造就一個又一個強大的敵人,能夠在最好的時機壯大自己,削弱可能的潛在敵人,就要抓住機會,這才是一個國家的領導者應該具備的,也許冷酷,也許不近人情,但是,這是為了自己國家所必須的,如果今天不是我漢帝國佔優,你說,那些國家會不會也給我們慷慨,也重視我們之間的情分?”

 艾薇妲妮爾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隨即就離開布置去了。

 很快,泛大陸聯盟會議召開,對於戰後的處置草案,立刻引起了不少國家的嘩然,可一來,艾諾早就找好了“盟友”,拉著‘精’靈等族裔,以及對漢帝國言聽計從的希雅神國等人族勢力展現“民意”,另一方面,又找好了各種借口,又是瑟恩民眾公投,又是威廷帝國有繼承權的人還在,再來,漢帝國的實力又是眾所周之,立刻封住了希爾加洛帝國等國家的嘴,那些國家的代表都要氣瘋了。

 但除了氣瘋還有辦法?和這個時候處於全盛狀態的漢帝國開片?那不是找死麽?

 加上艾諾又用“自由貿易協定”、“最惠國待遇”之類的東西忽悠,這些實力不如漢帝國的國家,隻好無奈接受現實,至於這些看上去公平公正,實際上依托漢帝國遠超各國的生產能力,絕對不公平公正的協議中,包含了怎樣的經濟、文化等各方面的滲透和侵略意圖,在包裹著的糖塊融化前,各國是無法得知有多麽毒的。

 當然,艾諾也深刻地明白,壓榨和奴役,無論多麽隱蔽,都是取死之道,所以,他開完會議,就找到了自己的兒子,決定留在賽‘露’緹恩開枝散葉的艾樂,鄭重告誡,他所留給艾樂的一切,絕非只是為了讓漢帝國成為超級強國,獨自享受整個世界的繁華,而是為了最後整個賽‘露’緹恩的文明大同,無論是為了艾樂及其後裔,還是為了包括漢人在內的所有賽‘露’緹恩生靈的未來,一個逐漸消除國家、民族、種族界限,僅僅保留良‘性’競爭的世界,才是他所希望出現的。

 雖然艾諾也不能確定。今後賽‘露’緹恩這片土地會不會依照他所期望的方向發展下去,但他的確是做好了最前期的準備——留下一個擁有統一世界資本的超級強國。

 而在凡間事務逐漸理順的時候,神界的戰爭終於也宣告結束。

 失去了世界兩極翻轉機會的魔神們,也失去了勝利的契機,損失慘重。尤其是毀滅之主的重傷。更是摧毀了他們最後的戰鬥意志,明明是比十萬年前更好的機會,卻因為艾諾和世界之種的到來。最終比十萬年前更加狼狽不堪地飲恨而去。

 神界勝利了。

 但同樣的,戰後事宜也很繁雜,尤其是,艾諾需要敲定一項特殊的協定,將世界的兩面進行隔離強化。

 “這樣真的好嗎?”

 諸神早已和艾諾達成這項協定,尤其是華夏神系的到來,將架空神和祖先神的轉化方式傳播後,雖然還有一些神祇不怎麽甘心失去對凡間的‘操’控權利,卻也在大勢面前無法可想。

 可對於兩界的隔離強化。還是有人提出了疑慮,而且是艾樂。

 從與神界方面的‘精’神‘交’流中醒轉,艾諾對於艾樂的忐忑稍稍皺眉,然後輕輕說道:“樂兒,我知道你是怎麽想的,在你看來。帝國和華夏神系關系密切,對其他神系也有重大影響力,若是挾這種威勢,必定能更加鞏固帝國權威,以及皇室地位。”

 艾樂見父親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好處。於是點點頭:“是的,爸爸,可以說,我艾氏一族此時可謂是神、凡兩界都有巨大影響力的存在,若是將神界力量化為己用,不是更有利於帝國的穩固麽?”

 “可是你想過沒有?為什麽賽‘露’緹恩這麽多年的文明史,卻一直在無盡的循環中徘徊?那些歷史中的絢爛文明,也不缺乏得天獨厚之輩,更有和神靈相當親近的,可最後,結局卻都是毀滅?”

 艾樂猶豫了一下,沮喪地說道:“我知道了,父親,我們不能將希望寄托於他人身上。”

 “是的,不能將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只有自己努力得來的,才真正是自己的,而那些將神權拔高,用以神話自己的,最後卻敵不過時間的長河侵蝕,最終也不過是為他人做嫁衣。”艾諾‘摸’‘摸’艾樂的腦袋:“‘精’神面和物質面是不同的兩個層面,各有不同的法則,一旦兩界的界限模糊,只會是力強的一方佔據主動,而相對來說,凡人生命即便如‘精’靈般長久,也不過千年,‘精’神面的存在們,卻只要名號還在流傳,就不虞泯滅天地,這是他們的優勢,也是凡間最大的忌諱。”

 時間,是世間最強大的存在之一,而擁有著時間優勢的神界,相較凡間的確是極為可怕的,他們能夠千年做局,萬年布控,然後億萬年持續統治,而他們的統治必然會偏向於自身的利益,權利‘操’控於他人之手,又如何得來自由和平等?

 所以,艾諾用更為穩定和持久的信仰力量——祖先神的‘誘’‘惑’,讓諸多賽‘露’緹恩神靈同意了和他之間的‘交’易,用以加深神靈和文明種族的融合,同時爭取讓凡間的歸於凡間,神界的歸於神界。

 而這一次,顯然他成功了,神界各個神系構成的聯席會議通過了新的神界法案,封鎖了神界和凡間的某些法則漏‘洞’,避免了神界力量對凡間的干涉,尤其是艾諾和華夏諸神聯合起來,通過無上之力,在阿黛拉的許可和幫助之下,在賽‘露’緹恩設立了一層世界屏障後,‘蒙’‘蒙’之中,諸神的光輝終於逐漸遠去,這個時候,凡間卻開始流傳起諸多神話傳說,別有一番絢爛和輝煌的景‘色’。

 完成這一切,艾諾總算能夠松一口氣,雖然諸神要轉變神‘性’‘性’質還得有很長的時間,那是和歷史密切相關的課題,但在此時來說,凡人的世界終於封住了世界另一面的干涉之手,隨後的發展,就看凡人們自己的努力了,既不會再有來自諸神的幫助,卻也不會再有諸神的惡意干涉。

 而且,這還有另一個好處,新的天地屏障隔絕世界兩面,同時也讓魔界的魔神們禍遭池魚,只要凡間的人們思想主流逐漸被歸引到神話歸神話,現實歸現實,那麽,天地屏障就會得到法則固化,魔神們就算再想發動黑暗之‘潮’,也是無能為力的事情。

 賽‘露’緹恩,迎來了一個全新的凡人發展的新時代!

 但是,對於艾諾來說,新的一頁卻還需要時間才能展開。

 當新的一天又一天如同書頁般翻過,以往的一切已經逐漸成為書面上的記載,人們逐漸忘卻了曾經的苦難,忘卻了昔日的恐怖,雖然仇恨並沒有徹底泯滅,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也已經淡漠了許多。

 在戰後的新世界體制中,賽‘露’緹恩迎來了爆發式發展起來的技術革命,無數新城市在滿目瘡痍的大地上建立,無數‘弄’‘潮’兒在新時代開始了向上攀登,凡人的世界變得比曾經任何時候都充滿活力。

 而在龍脊山脈南方,世界之‘門’研究項目組卻是日複一日地沉浸在偏僻安靜的區域內進行著超時代的研究, 一年又是一年,時間飛快地流逝著,一個又一個難題,在時間流逝中被解決著,終於,當一扇閃耀著夢幻般‘色’彩的光‘門’,打開兩個世界之間的通道時,艾諾淚流滿面。

 ‘門’的對面,是故鄉還是異地,還無從確認,穿越世界的技術,即便世界之種,也只是有個大概以及未及驗證的理論。

 但對於艾諾來說,這已經足夠,他現在什麽都不缺,什麽都有過體驗,所欠缺者,便是回到那個家,看一眼,即便滄海桑田,也無法改變對那個曾經的平凡之家的眷念和回憶。

 落葉尚且歸根,遊子安能不回鄉?

 “大家,隨我一起回家!”

 艾諾身邊,妻子、‘女’兒,以及數名願意和他一起去地球“省親”的部下,笑著和他一起往光‘門’那邊而去。

 對他們而言,那邊,是新世界,別有一種探秘和冒險的衝動。

 (全書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