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我在戰錘當職玩》六百四十三.談價
陸泓向狼影問道:

“狼狼,好玩嗎?你喜歡和這個叔叔一起玩嗎?”

江山逐鹿在兩人身邊默默補充道:

“叫哥就行……別叫叔……”

陸泓與狼影無視了江山逐鹿的話語。

狼影思索了一番道:

“挺好玩的,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和六在一起。”

陸泓歎了一口氣,有些無奈道:

“這個可能不太行呢,我盡量安排,不過我還是覺得你和那位叔叔一起去打架比較好哦。”

江山逐鹿咳了兩聲道:“說了叫哥。”

狼影趴成了飛機耳,似乎對陸泓的決定有些不滿。

陸泓笑了笑,摸摸狼影的頭,沒再多說什麽。

陸泓休息了幾分鍾,耐力漸漸回復上來。

於是陸泓對江山逐鹿道:

“江山隊長,還是先別閑聊了,咱們先去把礦山清理一遍,我不太放心我的兄弟們。”

江山逐鹿點點頭,肯定道:

“是的,得把烏格礦山從腳到頭清理一遍。”

一夜烽火俱樂部所帶來的綠皮Npc已經全部死在了戰鬥裡,要麽便是跑了。

所以剩下來的都是綠皮玩家,不會與烏鴞公會的玩家產生衝突。

雖然屬於不同種族,但都是玩家,還是盟友。

一起喝酒吃肉都沒問題,更別說合作對付綠皮了。

稍稍休息之後,陸泓再次投入前線,一直向著烏格礦山的山頂殺去。

雖然追隨烏格·猛砸參戰的綠皮已經四散奔逃,但是烏格礦山中還有不少其他綠皮。

烏鴞公會玩家與一夜烽火俱樂部一路殺一路抓。

屍體就地拋棄,俘虜則扔到封閉礦洞裡關著。

將烏格礦山上的綠皮全部料理完畢,天也亮了。

陸泓親自把最後一隻綠皮俘虜抓進礦洞監獄,便立刻回去查看自家公會的傷亡情況。

找到負責的啞光一問,陸泓才知烏鴞公會死了不少人。

原本陸泓帶來了兩百余人玩家,都是會裡的戰力精銳。

傷者就不說了,無論是斷了手還是斷了腳,甚至是癱瘓了,都沒有關系。

反正都是玩家,只要沒死,神殿裡的系統福利都可以讓他們恢復。

可死了的玩家就沒得挽回的余地了,烏鴞公會的損失大多也在於此。

陣亡的玩家有二十多人,絕大多數都是近戰玩家。

為了減少損失,玩家一旦受傷就會後退,退回陣型裡,然後由其他玩家補上。

所以戰鬥到最後? 就連遠程玩家都掏刀子上了。

即使是使用了這樣的傷勢平均戰術? 依然有二十多位玩家沒有救回來。

並且受傷的玩家非常多,烏鴞公會玩家幾乎人人帶傷。

只有施法者和專精治療的玩家例外? 畢竟他們的生命實在太過寶貴。

為了彌補死亡的玩家? 陸泓與公會裡的玩家商量,決定實行撫恤制度。

所有死亡玩家的遺產由烏鴞公會保管? 絕對不動其一分一毫。

如果死亡玩家復活後,離烏鴞公會的地盤較近? 可以再次來投奔烏鴞公會? 烏鴞公會會將遺產物歸原主。

如果死亡玩家復活在離烏鴞公會太遠的地方,可以提出由烏鴞公會估價,收購他的遺產。

除了以上制度之外,烏鴞公會還會再給所有陣亡玩家發放一筆合適的撫恤金。

撫恤金暫時由陸泓墊付? 然後從烏格礦山產出應該支付給烏鴞公會的份額中勻出。

由於玩家陣亡後? 可以即時復活,所以死亡的二十多名玩家已經將復活所在地報了上來。

只能說情況非常不容樂觀。

由於玩家們是在全帝國境內隨機復活,所以復活的玩家遍布整個帝國。

還有希望與烏鴞公會匯合的玩家只有六、七位,全部都復活在韋斯特領、瑞克領、米登領。

其余的玩家們就有些天南地北的意味了,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回到烏鴞公會。

陸泓按照撫恤制度彌補了玩家們? 光是撫恤金就墊付了十萬余塊,收購玩家們的遺產更是用了二十余萬。

他身上的三十萬現金頓時一掃而空。

這還是陣亡玩家沒給陸泓抬價? 真抬抬價,陸泓能直接破產。

沒辦法? 這就是新建立公會和大俱樂部的區別。

以大俱樂部的資金池,這些撫恤金不過是小事一樁? 只要能夠從後續賺回來即可。

可對陸泓這個會長來說? 簡直要人親命。

要不是之前陸泓努力賺錢? 這一場仗就能把陸泓打破產。

戰爭就是如此燒錢,無論是現實還是遊戲。

不過現在大出血,也只是暫時的。

因為拿下烏格礦山,能夠賺到的錢,絕對不止三十萬。

光是拉回去第一趟鐵礦石,就能把陸泓墊付的錢給賺回來。

烏格礦山山頂的綠皮寶座中,烏鴞公會和一夜烽火俱樂部的決策者坐了一圈。

這群人此次的討論話題是該如何分配烏格礦山的資源。

論實力,論貢獻,陸泓的話語權絕對是最強的。

所以陸泓直接向江山逐鹿開出了條件:

“第一,烏格礦山出產的所有資源,除了上交綠皮軍閥的份額,其余必須全部出售給烏鴞公會。”

“第二,烏鴞公會必須有烏格礦山的監督權,一夜烽火俱樂部必須保證烏鴞公會監督者的安全。”

“第三,一旦出現威脅烏格礦山至城鎮埃爾拉赫運輸線者,一夜烽火俱樂部必須配合烏鴞公會一起清繳。”

“第四, 烏格礦山的實際運作由一夜烽火俱樂部承擔,但產出資源的價格必須低於瑞克領市價的四分之一。”

江山逐鹿瞬間就蹦起來了:

“前三條都沒什麽問題,你這第四條是不是有點太過於吸血剮肉了?”

陸泓看了江山逐鹿一眼,淡定道:

“這價格已經不錯了。”

“烏鴞公會打下烏格礦山花費了巨大代價,你們一夜烽火在戰鬥中沒有太大貢獻。”

“而且你挖礦的勞動力都是綠皮,又不用付勞務費,只需要守住地盤即可,基本上就是無本萬利。”

“這麽好的生意,你們不做,自然有其他人願意做。”

江山逐鹿頓時就被陸泓的威脅給嚇坐下了。

無奈啊,這就是形勢,形勢比人強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