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論狐妖的108種吃法》第20章 身世
單憑第一印象來看,林思盈雖然是潛龍榜第四位的高手,但從內而外卻透露出一股傻大姐的個性,這莫名讓墨子柒從心底生出一種親近感。
  或許是天性所致,墨子柒最喜歡與兩種人接觸。
  一種人便是白玉笙那樣的聰明人,跟在他身旁,總會讓人覺得很安心。
  另一種便是林思盈這種醉心江湖的傻大姐類型,最起碼她願意跟你交心,不會懷揣著利用你的心思,也難怪她在江湖上的名聲不錯了。
  “小姑娘,聽說這個白玉笙和沈雲樓都在梅城的縣衙乾活,難道你也是梅城縣衙的人?”
  旅途中,林思盈一直在向眾人講述自己的江湖事跡,聽起來她主要活動在極北之地與西洲一帶,話語中的江湖事跡與見識,著實引起了墨子柒的興趣,可聊到中途,林思盈便話鋒一轉,悄悄地湊到了墨子柒的耳邊問道。
  墨子柒沒有疑心,畢竟林思盈與沈雲樓算是半個親戚,便點了點頭,隨即指著自己笑道:“林姐姐應該聽說過我的名字,我叫墨子柒。”
  “墨子柒...江湖美人榜沒聽過這個名字啊......”
  “等等!傳聞不久之前帝都傅丞相一案...你是景王的能人...墨子柒?”
  能夠被人認出來的感覺不錯,瞧見林思盈驚異的神色,墨子柒心裡覺得舒坦極了,當著她的面便點了點頭,卻怎料林思盈愣了片刻,隨後面色有些糾結的問道。
  “我有個問題想問一下......”
  “如果男人在年輕時,有一個自己喜歡的女人,並且和這個女人有了一個孩子,但此時他家裡卻又給了門親事,後來的女人將男人的原配趕出了府外,使得這女人顛沛流離,最後慘死在外......”
  “這種案件...官府通常會怎麽看?”
  “怎麽...林姐姐竟然還有這樣的歷史......”
  “別誤會,姐姐我這輩子都不需要男人,只是...我認識一個女人,有些同情她的遭遇......”
  白玉笙雖說是在車廂內休息,但耳朵一直在留意墨子柒與林思盈之間的談話,生怕她說出什麽不該透露的東西,因此當聽見林思盈說出這些言辭後,他便做起了身子,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
  “雖說清官難斷家務事,但若是那女子在顛沛流離時敲響縣衙的鳴冤鼓,梅城縣衙自然會派人前往府上協調,可若是因此致死...這便難以決斷了......”
  白玉笙是梅城縣衙的主要管事人,他所言基本都是嚴格按照律法陳述的。
  至於墨子柒,她肯定是恨不得將後入為主的女主人拖出來暴打一頓,同時還要好好訓斥男主人的不作為,不過想到他們之間還有個孩子,墨子柒便又朝著白玉笙問道。
  “那孩子通常要如何處理啊?”
  “自然是由女子的娘家或男主人撫養了...沒辦法,官府難以插手別人家事啊......”
  話到此處,白玉笙余光瞥了眼林思盈,顯然從她的眼底看出了些不同的東西,暗中又拉扯了下墨子柒的袖擺,暗示她另找個話題,以免林思盈陷入尷尬。
  墨子柒會意,便找了幾個歡樂的話題,很快林思盈也重新進入了狀態,白玉笙見狀便悄悄的鑽出了車廂,隨後坐在了駕車的沈雲樓身旁。
  “幹嘛?因為打一場仗,所以覺得咱們和解了?”
  沈雲樓見他坐在自己身旁,微微皺眉,隨即便朝著另一側挪了半尺左右的位置。
  “放心,咱們兩個的事情,遲早會解決,不過...現在我有點事情想問你一下。”
  “你知道林思盈姑娘的身世嗎?”
  未免車廂內的墨子柒與林思盈聽見,白玉笙將聲音壓得極低,甚至快貼在沈雲樓的耳旁,惹得他很不舒服,伸手揉了揉耳朵,便側目盯著白玉笙問道:“你問這個做什麽?”
  “方才談及她某位朋友的事情,看她心事重重的,想知道哪些東西不適合談,一來免得墨大人聊天尷尬,二來也能了解下機關堡,便於任務......”
  沈雲樓聞言,許是覺得有些道理,隻得壓低了聲音道:“林思盈的身世比較複雜,她是林堡主年輕闖蕩江湖時與一位農戶之女相愛誕下的女童,因一場突如其來的暴亂,使得林堡主與母女二人分開。”
  “那段時間,聽聞母女二人一直在尋找林堡主的下落,直至林思盈三歲時,她娘才終於找到了機關堡這裡,隨後敲門進入府內,才得知林堡主另娶了原堡主的女兒為妻,並且尹夫人已有身孕。”
  “本來思盈姐她娘已經心死,打算離開機關堡,獨自帶著女兒生活,可林堡主還念舊情,才力爭將她納作妾室,並主動擔起了撫養思盈姐的責任。”
  “後來...聽說是思盈姐的娘受了癔症影響,逃出了機關堡...從此便消失無蹤了......”
  “至於以後...便是思盈姐五歲被天山神尼看上,送到天山修行去了......”
  “癔症?好好的人怎麽會得癔症?”白玉笙差異的問道。
  “不清楚,只聽說當時林堡主派人找了數個月,也沒有找尋到思盈姐的娘......”
  很顯然,林思盈的娘一定是受到了什麽特別的“關照”,才會離開機關堡,不過如今知道了她的過去,白玉笙便會盡量避開談論她與林堡主的關系,以便給她留下些好印象。
  見沈雲樓說完林思盈的身世,白玉笙自然不會再纏著他。
  待轉身回到車廂內,本以為二人還在愉悅的聊天,卻怎知林思盈那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似是她聽見了自己與沈雲樓之間的談話。
  “小白...知道姐姐的身世無所謂,期望你別往深了想啊......”
  “在你林姐姐的眼裡,只有寒江那樣的才算男人,你這種沒有機會的。”
  墨子柒坐在一側拚命地憋著笑,同時手指頭一個勁的朝著白玉笙比劃,似是想強調他瘦弱的體格,實在缺少男子漢應有的霸氣。
  白玉笙右眼跳了跳,嘴角略有些僵硬的挑起,本想抬拳敲她一下,見到林思盈在側,只能強行壓下自己心裡的火氣,無奈的坐回了車廂角落。
  沒辦法...解釋就是狡辯,還是安靜的等事情過去比較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