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男主們為什麼都用這種眼神看我[娛樂圈]》第132章(意外的約會)
比賽結束, 名次也全都出來了。google 搜索 "書名本站名稱"

翟星辰和胡瑛並列第一,嚴執第三,裴勖第四, 霍城第五, 端藝華第六,林青寧第七, 溫諾自動歸為第八。

胡瑛很興奮地問說︰“導演, 我們的名次是不是跟約會有關?”

他們到西城站還沒開始一次正式的約會呢。

郭冰笑著說︰“的確有關系, 不過不著急,剛才你們騎馬是不是都沒騎過癮?接下來時間你們先自由活動。好不容易來一趟, 大家好好玩一下吧。”

郭冰說著自己就翻身騎到馬上來了。胡瑛拍著手搞氣氛︰“導演好帥!”

他們跟著鼓掌, 見郭冰騎著馬就跑遠了。

也是高手一個!

節目組好幾個人都躍躍欲試,溫諾看著都動心了。

不過他這次沒讓任何一個嘉賓帶他,怕拖累他們,他找了個教練帶著他在馬場上跑了一圈。

端藝華,林青寧已經累壞了,裴勖手上有傷,他對騎馬也不感興趣, 而嚴執則因為潔癖的關系, 四個人都留在了原地, 看著翟星辰和胡瑛他們騎著馬在草原上馳騁。

高大健壯的霍城, 艷麗張揚的胡瑛, 還有比陽光還要燦爛的翟星辰,他們三個性格合拍,也最活潑開朗, 一起騎馬的場景非常熱鬧好看。端藝華用手遮著陽光看著,臉上的笑容就沒斷過。

此刻的翟星辰, 那樣的青春飛揚。

林青寧扭頭看了一眼,發現他們四個人的臉上都是笑著的,裴勖和嚴執的目光都那樣專注,喜悅。

今天的翟星辰再次征服了很多人。

林青寧覺得翟星辰之所以比他們更有魅力,或許就在於他總能給他們帶來驚喜,你以為他只是個圍著廚房打轉的勤勞小帥哥的時候,他在舞台上卻突然迸發萬丈光芒,當藍方嘉賓們都喜歡上他的時候,翟星辰因為壓力變得越來越內斂,溫和,在大家心裡的形象和紅方嘉賓愈加貼合,他卻突然在草原上縱馬馳騁,那張揚青春的模樣,又那麼酷,那麼帥,身姿可謂矯健。

他們在馬場呆了兩個小時左右才回程,半路上又在小餐館吃了個晚飯,回到住的地方,天已經黑了。胡瑛已經迫不及待了,一下車就跑到郭冰那裡問說︰“導演,明天的約會規則到底是什麼啊。”

郭冰從車上下來,笑著說︰“約會都是明天的事了,要是現在就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肯定會有人作弊。明天早上,咱們明天早上再說。”

端藝華笑著說︰“看來這次又有新花樣了。”翟星辰說︰“不搞事就不是郭導了。”

他們八個人一邊吐槽一邊上樓來,翟星辰發現裴勖走到了他身邊,就看了一眼他的手。

裴勖的手上已經換了新的創可貼。兩個人的胳膊蹭到了一起,翟星辰往上跨了一步,就領先了裴勖一個台階。

因為在外頭跑了一天,洗漱完以後大家就都上床休息了,睡前他們八個人聊了會天,今天是第四期播出日,林青寧他們躺在床上看網上的實時反饋,但沒人聊這個話題,可能怕尷尬。

九點鐘陸陸續續就有人開始睡著。九點半左右,房間的燈都滅了,黑暗裡隱約聽見霍城的鼾聲,然後他們就突然聽見胡瑛喊︰“星辰你等等我啊!”

大家都驚了一下,意識到胡瑛在說夢話,林青寧他們都悶聲笑了起來,翟星辰臉上熱熱的,朝下鋪看了一眼,黑朧朧的,什麼都沒看清,倒是因為他們的笑聲,霍城的鼾聲也停住了。

因為怕裴勖再伸手過來,他整個人都躲到了被窩裡,頭都快蒙住了。西城天氣不冷,這樣睡其實有點熱,他面向外側躺著,心裡特別亂,他好像有某種擔憂,又有某種期待,躺久了他睜開眼楮,卻見對面的嚴執坐起來了,就靠在白牆上,在黑暗裡面向他坐著。

翟星辰的心徹底沉下去了,他蓋住了頭。

這一夜模模糊糊睡去,第二天一大早他們就被節目組給叫起來了。

“大家趕緊起床,我們要藏東西了。”郭冰喊。

胡瑛裹著被子起身︰“藏什麼東西啊?”

“跟約會有關的東西!”郭冰說。

胡瑛一聽立馬精神了,掀開被子就下了床來。

他們人多,上廁所,洗漱,穿衣服,加起來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時間。和昨天的休閑不同,今天大家穿的都比較精致。唯獨裴勖依舊是衛衣棒球帽,穿的很運動風,也不知道他今天約會想去哪裡。

早晨八點鐘,他們在樓下集合。

好幾個工作人員抱著白色的紙盒子上了二樓。

不知道節目組要搞什麼,大家都很好奇。

“我們等會就是找這些盒子嗎?”林青寧問。

“裡頭什麼東西啊?”胡瑛問。

郭冰笑著說︰“不知道大家記不記得,當初你們要錄這個節目的時候,我們曾問過大家一個問題。”

“你們當初問的問題多了去了。胡瑛說。

“我有個不好的預感。”嚴執說。

“我們問大家,如果你剛剛戀愛了,想送給對方一件限定在一千元以下的禮物,你會送什麼。”郭冰笑著說︰“現在,你們所在的二樓就藏了這八件禮物,大家將按照我們賽馬的名次依次進去,每個人有五分鐘時間來尋找這些禮物,大家可以從自己找到的禮物裡選一個,選到誰的,就和誰一起約會!”

“!”

嚴執和裴勖他們都苦笑起來。

翟星辰看裴勖他們臉上露出這樣的笑容,便笑著問︰“怎麼了?”

“我當時好像隨便說了一個,不記得我說的什麼了。”裴勖很懊惱地說。

“我有回答這個問題麼?我自己都不記得了。”嚴執說。

胡瑛一聽更加興奮,扭頭對他們倆說︰“你們看吧,拽王的下場。”

郭冰也說︰“誰叫你們一開始那麼不重視我們節目!”

想想他們剛開始錄節目的時候那個不上心的嘴臉!

解氣!

“我反正是記得我當時說的禮物。”胡瑛說。

“我也記得。”溫諾說。

“我好像說了個很普通的東西。”霍城說。

“我說的也很普通啊。”端藝華說,“不是說限定一千塊以下,我送的可能也就三位數。”

“你們住口,不準在這給我作弊。”郭冰笑著說。

“這個應該真的猜不出來吧?”林青寧說。

郭冰笑著說︰“主要靠運氣吧,反正很可能跟你們想的不一樣,我們讓二十多個工作人員猜過,大家的正確率只有百分之二十。有些禮物和本人很相近,有些禮物和本人相差很大。而且都是很常見的禮物。”

這次如果還能有人猜到,他就服了。

不一會工作人員就從樓上下來了。

胡瑛問︰“你們不會把禮物藏到廁所去吧?”

“哪裡都有可能哦。”工作人員笑著說。

郭冰看向胡瑛︰“你和星辰誰第一個?”

胡瑛立馬舉手跑出來了。

“選到的禮物要保密,拿下來的時候不準頭扣給其他人。準備好了麼?預備,開始!”

郭冰按了一下計時器,胡瑛就立馬跑到二樓去了。

大家在樓下等著,神色都有些緊張,郭冰每隔一分鐘都要往樓上喊一聲,每喊一聲,胡瑛就會尖叫一次,聽的他們七個人一直樂。

沒多大會五分鐘就到了。

“時間到了啊!”郭冰喊。

胡瑛抱著個盒子下來,臉上都是汗︰“我,也太難找了吧,還真有人藏到馬桶水箱裡!我剛翻了你們的床啊,不好意思。”

胡瑛抱著盒子在郭冰身後停下。

翟星辰問︰“你找到幾個盒子?”

“三個。”胡瑛說,“我只能說導演說的是真的,三個東西特別像,真的看不出誰是誰的。”

他原來以為每個人送的禮物都會有個人鮮明特色的,但並沒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節目組當初規定選的禮物只能在千元以下的緣故。他找到的三個盒子,裡頭裝的東西依次是鋼筆,圍巾和水杯。

他覺得每個都有可能是翟星辰的!這種只能賭運氣。

他最後選了鋼筆,鋼筆還挺像學生會送的東西。

“第二個,翟星辰。”郭冰說。

計時一開始,翟星辰就立馬沖上了二樓。

二樓總共有三個房間,因為只有五分鐘,他目標極為明確,主要搜他們住的臥室,進去一看,他們疊好的床全都被胡瑛翻的亂七八糟的,他從他自己的上鋪開始找起,才剛翻完他的床,就聽樓下郭冰喊︰“一分鐘!”

。他趕緊又把他下鋪翻了一遍,從床底下翻出一個紙盒子,他打開一看,是錢包。

他立馬合上又放了回去,趕緊去搜其他人的床,最後在嚴執的床上翻到一個盒子,打開一看,是圍巾。

“兩分鐘!”

翟星辰緊張的直笑,他先後從衣櫃裡翻到一盒玫瑰花,從他們的行李堆裡翻出一個盒子,打開一看是戒指,在最後一分鐘的時候,他又從浴室隔間的小櫃子裡翻到了他選的手鏈。

“還有最後三十秒,別找了,趕緊挑一個。”郭冰在下面喊。

翟星辰心都快跳出來了,胡瑛說的對,光看這些禮物,真的看不出都是誰送的。

錢包,圍巾,玫瑰花,戒指。

他抱著那盒玫瑰花就跑下來了。

下面的人都很緊張地看著他,翟星辰額頭都出汗了,他的臉因為復雜的情緒變得格外紅,禮物的包裝全都是一模一樣的,甚至看不出重量上的差別。他抱著盒子在胡瑛身邊站定,胡瑛緊張地問︰“你搜到幾個?”

“五個。”翟星辰說。

“哇。”胡瑛說,“好奇你選了哪個。”

翟星辰笑了笑,捋了一下頭髮。

他額頭都是汗。

緊接著嚴執就上去了,下來的時候嚴執依舊步履輕松,胡瑛說︰“很好奇他在樓上的時候是不是也這麼淡定優雅。”

裴勖和霍城都很緊張地看著嚴執,偏偏嚴執這時候反倒沒有一點表情了。只有他微亂的額發和呼吸,透漏他在樓上的時候找的有多急。

翟星辰朝嚴執的手上看了一眼,其實因為翻找的關系,幾個盒子都有不同程度的凹陷或劃痕,可惜當時時間太緊,他沒記住。

裴勖隨即上去了,翟星辰看到裴勖箭一樣飛出去,忍不住提了下嘴角。

他覺得裴勖變化特別大。裴勖一開始來的時候和嚴執一樣,有點端架子,做什麼都不慌不忙拽拽酷酷的。如今嚴執依舊優雅,可裴勖已經變得越來越有沖勁了。

裴勖抱著盒子下來的時候看了他一眼,也沒說話。

這種大庭廣眾下的對視經常讓翟星辰心跳加速。翟星辰看了一眼對面的攝像,然後咧開嘴笑了一下,垂下眼來。

半小時後,全部禮物都選完了。他們八個人被節目組完全分開,各自坐上車去。

節目組設定的很浪漫,八個人在不同的車裡,約會的兩個人會在路上相逢。

郭冰回去看了一下回放,看完各位嘉賓選的禮物,郭冰笑著問說︰“這麼陰差陽錯麼?”

節目組安排了一下他們各自的約會時間順序,準備分上午和下午兩場,交叉進行。

翟星辰按著節目組的要求將盒子裡的玫瑰花取出來抱在懷裡,站在路邊等待玫瑰花的主人。

“你選的禮物不是選你禮物那個人的。”工作人員對翟星辰說,“所以你今天有兩場約會,上午一場,下午一場。”

這結果其實並不令人意外,說真的,他選的手鏈並不帶他個人特色,別人猜不出來也很正常。當初節目組采訪他會送什麼,那時候正值聖誕節前後,學校情侶都在送禮物,他見他同學有給男朋友送轉運珠手鏈的,一兩百一個,他覺得價錢合理,寓意也很好,就說了手鏈。

不知道是誰選了手鏈。

那他選的玫瑰花呢?

“你覺得玫瑰花有可能是誰送的?”工作人員問他。

翟星辰尷尬地看著鏡頭,然後尷尬地笑。他覺得這個問題回答了好像不太好,被其他嘉賓知道了就尷尬了。

“我們這個播出肯定都是很後面了。”工作人員笑著說。

翟星辰又笑了笑,說︰“霍哥……嚴哥……或者裴勖吧。”

“為什麼?”

翟星辰抱著玫瑰花笑︰“感覺。”

嚴執是會送花的人,雖然他現在都是送滿天星,不過在節目開錄之前,他送花應該會送玫瑰,畢竟玫瑰才最常見。

霍城也像是會送玫瑰的人,直男審美。

裴勖不用說,他現在想到玫瑰第一個就想到裴勖。

“那你希望等會來的是他們三個當中的誰?”工作人員又問。

翟星辰笑著說︰“你饒了我吧,誰來我都高興。”

工作人員就笑了起來︰“這都是導演讓我問的啊。”

她話音剛落,就看到一輛車開過來了。

翟星辰抿了下嘴唇,很好奇也很緊張地朝車子裡看去,等看清車子裡的人,他就笑了一下。

是霍城。

霍城從車上下來,笑著看向他。陽光照著他明媚的笑臉。

兩個人都在笑,霍城說︰“感恩,感恩。”

翟星辰笑著說︰“有想到是我麼?”

“沒敢想。”霍城眼楮都在冒光,問,“你有想到是我麼?”

“有想到可能是你。”翟星辰說。

霍城笑著看了他一會。

工作人員說︰“那霍哥,我們把星辰交給你了。”

工作人員上了另一輛車,隻把手持攝像交給了他們。霍城說︰“走吧,上車。”

翟星辰坐到車裡,他舔了一下嘴角,系上安全帶。

“我們去哪?”他問霍城。

“跟著我走就行了。”霍城說。

翟星辰點點頭︰“行。”

霍城發動了車子,還在一直笑,顯然這結果很令他驚喜。

他笑著說︰“我選玫瑰花是不是很俗?”

“沒有,玫瑰花不是談戀愛最常見的禮物麼?”

霍城說︰“你的是什麼禮物?”

“手鏈。你見了麼?”

霍城說︰“還真沒見。”

他沒見,可能是之前就已經被人選走了,也有可能是他沒找到。

他寧願是後者,因為排在他前頭的有嚴執和裴勖。

“你選的是什麼?”翟星辰笑著問。

“錢包!”霍城說,“我以為你會送錢包呢。我上學那會,我們班可流行送錢包了。不過我比較靠後了,能選的有限,我就翻到一個錢包,一個香水。”

翟星辰就笑了︰“香水應該是嚴哥吧?”

“是吧?我也感覺是他,還好我沒選!”霍城說。

霍城帶翟星辰去坐熱氣球。

熱氣球也是西城比較有名的旅遊項目了。霍城覺得坐熱氣球既浪漫,又刺激,不管是在路上還是在熱氣球上,都有時間交談聊天,是最好不過的約會項目了。

霍城是一起旅遊的絕佳人選,他喜歡一手包辦,跟著他玩基本什麼都不用管,他很喜歡照顧人,加上性格開朗,跟他在一起也不會尷尬,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從熱氣球上下來的時候,霍城接到了工作人員的電話,叫他開車到某一個路口去,把翟星辰交給下一個嘉賓。

“親自交給別人?”霍城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工作人員頗為陰險地笑︰“既然追求刺激,那我們就追求到底嘛。”

這一下不光翟星辰緊張,就連霍城都緊張起來了︰“不知道誰選了手鏈。”

翟星辰笑了笑,說︰“誰知道。”

因為忐忑,霍城很久都沒有說話,隻專心開車。

窗外一步一景,風光秀麗,低矮的青山連綿不絕。翟星辰扭過頭,在那一刻腦海裡突然有了他希望接下來能見到的人。前面放著的玫瑰花那樣艷麗,隨著行駛微微晃動。他的心在那一刻復雜的澎湃起來。

百-度-搜-醋-=溜=-兒-=文=-學,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