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能中單(電競)》第160 章
 【第160章、全明星活動】

  葉少陽是個毫無戀愛經驗的電競宅男,前世他從17歲開始當職業選手,到22歲車禍身亡,長達5年的青春期,90%的時間都是跟戰隊的兄弟們在一起,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有碰過,倒是跟戰隊的兄弟們勾肩搭背、十分熟絡。

  他從來沒有對任何男性朋友產生過心動或者慾望,更別說是做這種夢。

  十七八歲的青春期他也曾做過一些夢,但那些年少時的夢境都很模糊,根本看不清對方是誰。昨晚,是他第一次,清清楚楚地夢見跟自己親熱的人長什麼樣。

  那張臉,正是被他定義為“好兄弟”的池朔。

  他夢見池朔吻他、抱他,甚至清晰地看到了池朔動情時的表情。

  想起夢裡的畫面,葉少陽的臉頰都快要燒起來。

  網友們罵他是渣O,真是一點都沒有罵錯。

  他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主動撩Alpha,發生親密的關係,在夢裡跟Alpha親熱,還說“我們只是兄弟”,這不是渣O是什麼?

  你不要池朔對你負責,但你難道不該對無辜的池朔負責嗎?

  可是,他該怎麼對池朔負責?像夢裡那樣負責?

  葉少陽反復用冷水洗臉,這才將身體的熱度漸漸降了下去。

  他低頭看了眼時間,正好早晨八點半,不如去吃點東西平復一下心情。

  葉少陽換了身衣服來到3樓自助餐廳,剛走進門,就看到幾個熟人正坐在窗邊一起吃飯聊天——除了池朔,還有聯盟主席邱恆和主持人齊東宇。

  葉少陽看過去的那一刻,池朔正好抬起頭。

  兩個人目光相對,葉少陽的笑容微微一僵,他也不好裝作沒看見,便硬著頭皮走上前打招呼:“主席,東哥,還有池隊,真巧啊。”

  邱主席笑瞇瞇地道:“不算巧,早睡早起的電競選手就你們兩個。”

  也是,其他人這會兒肯定還在睡覺,就他跟池朔大清早起來吃早飯。

  葉少陽想起夢境裡跟池朔親密磨合的畫面,一股熱氣直衝腦門,他迅速從池朔臉上移開視線,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轉身去拿了個盤子挑吃的。

  池朔道:“我去拿些吃的,主席您要喝點什麼嗎?”

  邱主席想了想,說:“給我拿一杯牛奶。”

  池朔起身跟上葉少陽,來到葉少陽身邊,一邊夾麵包片,一邊低聲問道:“昨晚倒是沒見你上游戲,回去就睡了嗎?”

  葉少陽不好意思看池朔,低著頭說:“嗯,很早就睡了。”他忽略池朔靠近自己時莫名失控的心跳,故作平靜地轉移話題:“你怎麼跟主席他們一起吃飯?”

  池朔道:“正好在餐廳碰到。”

  葉少陽隨口道:“主席他們起這麼早。”說著便轉身去拿牛奶。

  池朔也拿了一杯牛奶,關心道:“你臉色不太好,不舒服嗎?”

  葉少陽耳根一紅:“昨晚做了一整夜的噩夢,沒睡好。”

  池朔疑惑:“噩夢?”

  夢見被你折騰了一整夜,這算是噩夢嗎?不,這應該算恐怖片。

  葉少陽心虛地低下頭,飛快地接完牛奶便轉身朝窗邊的座位走去,池朔也跟著他回到位置上。

  邱主席已經吃完了,正在跟東哥聊天,池朔將牛奶遞給他,邱主席看著坐在對面的兩人,便笑瞇瞇地說道:“烈陽,我剛剛還跟池朔聊到你。”

  葉少陽立刻緊張地坐直身體:“聊我什麼?”

  邱主席道:“池朔他一直在夸你,說你不但打遊戲很厲害,指揮的時候大局觀也很強,是難得一見的天賦型選手。”

  葉少陽鬆了口氣,是他想多了,池朔在外人面前不可能說起兩人有什麼私情,葉少陽立刻謙虛地說:“主席過獎了,我比一線選手還是有差距。”

  邱主席笑道:“不用謙虛。今年的世界邀請賽,你有什麼想法嗎?”

  見葉少陽面帶疑惑,池朔低聲解釋:“全明星之後的世界邀請賽,就是單項比賽,包括個人賽和雙人賽。”

  葉少陽了然道:“主席是想讓我報名參加世界個人賽嗎?”

  邱主席道:“是啊。單項比賽有個規定,曾經拿過冠軍的人,不能再參加,所以,像池朔、方方圓圓、大小趙這些人,今年都不能再去了。”

  東哥補充道:“我們華國區,目前拿下單項冠軍的選手只有6位,池隊、徐隊都拿過個人賽冠軍;方圓組合,大小趙組合,拿過雙人賽冠軍。”

  葉少陽點頭:“這個我知道。他們的官方認證賬號,都是世界聯盟授予的'榮耀九段'稱號。”

  邱主席嘆了口氣,說道:“咱們賽區的選手,個人實力確實很強,拿過不少單項獎杯。但是呢,我們賽區還沒有拿過團隊賽的冠軍,所以,網上經常有人說,我們的團隊意識不夠強、戰術不夠豐富,一到世界大賽就會掉鍊子。”

  他頓了頓,認真地看向葉少陽:“我當了這麼多年聯賽主席,接觸過無數職業選手,你是我見過的新人當中實力最強、心態也最穩定的一個。所以,我希望,個人賽這一項,你可以代表我們華國區出戰。”

  葉少陽問:“主席的意思是,直接推薦我去參賽?”

  邱主席點頭道:“每個賽區有3個推薦名額,可以直接進決賽圈。我們賽區,今年的話,我初步的想法是推薦你、小周和謝微雨一起去。”

  池朔低聲道:“肖恩在歐洲參加過個人賽,主動表示今年不想去。週隊沒有參加過,主席剛跟我聊起這件事,正好聊到你,我們都覺得把你推薦過去最合適。”

  其實,就算主席不說,葉少陽也打算報名參加今年的個人賽。

  因為池朔是S6的世界個人賽冠軍,葉少陽總覺得,自己也要拿個世界個人賽的冠軍,才更有資格站在池朔的身邊。

  北牧有大小趙,驚蟄有方方圓圓,他們天桓就池朔一個世界冠軍,是不是不夠看?如果自己也拿下世界個人賽冠軍,那麼,他們天桓就有兩個世界冠軍了。

  那才是真正的“世界級中野聯動”。

  不知不覺間,葉少陽似乎習慣了將自己和池朔做比較,他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他只是下意識地認為……自己不能比池朔差。

  他要對得起池朔幫他爭取的最高新人簽約費,對得起池朔的信任。

  並肩而戰的兩人,不但要心有靈犀、默契十足,水平也要旗鼓相當才行。能跟世界個人冠軍旗鼓相當的隊友,當然是另一個世界個人賽冠軍!

  想到這裡,葉少陽立刻說道:“謝謝主席對我的認可。如果,聯盟願意推薦我出去比賽,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對我來說,這是跟世界級高手們交流的機會,不管最終結果怎麼樣,我都能提升自己的實力。”

  池朔聽到這裡,唇角微微揚起。少陽果然如他所猜測的那樣,每次提到比賽就會精神抖擻、熱血沸騰。

  邱主席剛才找他了解葉少陽的情況,問他,你們隊的烈陽願不願意去個人賽試試?聯盟有推薦名額,可以推薦他。

  雖然中單拿個人賽的冠軍非常難,但出去打打看,說不定能創造奇蹟呢?

  池朔當時說:“他肯定願意。”

  事實也證明如此,拋開一切個人感情不談,他跟葉少陽有著同樣的理念——他們從不會怯場。新人又如何?高手如雲又怎麼樣?出去打打看,就當是磨煉自己。

  S6賽季,18歲的池朔也是這樣跟主席說的:“不管結果怎麼樣,我很想跟世界級的高手打比賽交流,提升自己的實力。”跟葉少陽今天的話如出一轍。

  最終,池朔以一個新人的身份拿下世界冠軍,成了全世界神戰粉絲們津津樂道的傳奇。

  葉少陽也是剛出道的新人,雖然年齡比當年的池朔大幾歲,但他這種毫不畏懼、敢打敢拼的衝勁兒,跟當初的池朔一模一樣。

  邱主席欣慰地看著面前的兩人:“太好了,我還擔心你不願意。”

  葉少陽笑著說:“謝謝主席,我回去好好做一下準備。”

  邱主席語重心長:“別給自己太大壓力,聯盟推薦你去世界邀請賽,並不想逼著你拿個什麼獎杯回來,而是希望,你能磨煉自己,有所收穫。”

  葉少陽點頭:“我知道。作為新人,聯盟給我這個機會,我一定會珍惜的。”

  ***

  早飯結束後,主席跟東哥一起離開。葉少陽和池朔並肩返回房間。電梯裡,葉少陽突然問道:“S6的時候,也是主席推薦你去世界邀請賽的嗎?”

  池朔道:“嗯,邱主席很重視對新人的培養。當時我年紀還小,聯盟也有不少反對的聲音,他們認為,讓我這樣的愣頭青去世界個人賽,會給華國區丟臉。”

  葉少陽笑著說:“結果你拿了個冠軍回來。”

  池朔低聲說:“可惜,個人賽、雙人賽這些小項目的冠軍,分量遠不如團隊冠軍,畢竟神戰是一個5V5的推塔遊戲,而不是拼操作技巧的殺人遊戲。”

  葉少陽道:“如果能一起拿就好了。”

  池朔回頭看他:“你想把個人賽冠軍、團隊冠軍全都收入囊中?”

  葉少陽反問:“難道你不想嗎?”

  池朔也曾這樣想過,可惜,S6的時候差了一步沒有實現。

  兩人目光相對,葉少陽的心頭微微一跳,他忽略了心底的彆扭,移開視線,輕聲說道:“池隊,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對吧?”

  “嗯。”池朔沉默片刻,看著葉少陽說:“個人賽方面,我有一些經驗,到時候我可以給你當陪練。”

  葉少陽一愣:“陪練?”

  池朔溫言道:“參加世界邀請賽的有很多刺客、戰士選手,中單想要拿獎,並不容易。但我希望,你可以憑自己的實力,得到全世界神戰粉絲們的認可。”

  個人賽,沒有隊友配合,沒有團隊指揮,全憑自己的操作和意識。因此,這個獎杯,也是最能證明個人實力的單項獎。

  池朔喜歡葉少陽,所以,他想看到葉少陽光芒耀眼的樣子。

  愛一個人,就應該幫助他實現夢想不是嗎?

  如果能實現這個目標,那麼,葉少陽將會創造奇蹟。

  世界第一位中單冠軍。

  第一位被世界神戰聯盟授予九段榮譽稱號的Omega選手。

  回到宿舍後,葉少陽上網搜了一下世界邀請賽的規則,跟前世的“季中賽”有些相似,有SOLO(單挑)項目。

  不過,神戰的世界邀請賽是很正式的比賽,八大賽區推薦24個選手直接進決賽輪,其他選手也可自由報名,參加國際服的線上海選。最終錄取36強,在世界邀請賽公開對決,直到決出當年的世界冠軍。

  為免有些天賦極其突出的選手壟斷獎項,所以,世界邀請賽會更鼓勵新人參加,拿過冠軍的不許再報名。因此,這個賽季池朔、方正清這些拿過獎的選手,都不能再參賽了。

  葉少陽在常規賽的表現很出色,MVP榜目前還是第一名,聯盟推薦他,名正言順,也不會引起太多質疑。

  想到自己要跟世界級的高手對決,葉少陽就熱血沸騰。

  可是,想到池朔,他的心底就五味雜陳。

  池朔對他而言到底是什麼?帶他進入電競圈的引路人?關照他的隊長?默契十足的搭檔?標記過他的Alpha?他夢境裡的性幻想對象?

  不管是什麼,他只知道,池朔對他來說,是特別的。

  在這個ABO世界裡最重要的人。

  反正池朔目前也沒有當面挑明表白,葉少陽不用糾結自己該答應還是該拒絕?只要這層窗戶紙還沒捅破,他倆就可以繼續當隊友。

  以池朔的冷靜,也不會貿然在比賽期間捅破窗戶紙,影響他的心態。

  葉少陽深吸口氣,有些慶幸池朔是個理智款的Alpha,分得清輕重。要是遇到個戀愛腦的愣頭青,天天纏著他表白,問他要不要在一起,他會頭疼死。

  兩人的感情一時半會兒也理不清頭緒,但他知道,自己作為Omega確實是違反了ABO世界的規則,應該找機會跟池朔道歉,並且想辦法補償。

  至於怎麼補償?到時候再好好商量。

  夢裡的那種補償方案盡量避免吧,葉少陽心虛地想。

  下午的時候,陰間作息的電競選手們依次起床,在酒店吃過下午茶,便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參加活動。

  今天在酒店附近的廣場有2個小時的簽名會,各大戰隊準備了豐富的周邊,送給來到現場的粉絲們,官方也拿出了大量的周邊紀念品供大家購買。

  簽名會還沒開始,外面就已經排了長隊。葉少陽和池朔、曲江坐在一起,等粉絲們過來簽名。他見到了很多粉絲,有男有女,還有些家長帶著小朋友要簽名,

  葉少陽對粉絲的態度很好,讓他簽什麼就簽什麼。

  一下午的簽名會,簽得手腕酸痛,但葉少陽很開心,有這麼多人喜歡他、支持他,他穿越到這個世界,也算是不虛此行。

  還有粉絲給他帶了禮物,自己做的賀卡、自己畫的畫等等,擺了滿滿的一桌,工作人員幫他帶回了酒店。

  全明星第二天,晚上7點半,15位選手再次來到電競中心。

  主持人姚沐道:“全明星第二天的活動馬上就要開始,讓我們期待選手們今晚的表現。今晚的項目,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娛樂模式——克隆大作戰!”

  東哥道:“紅隊、黃隊和藍隊兩兩比賽,勝場最多的隊伍可以獲得聯盟精心準備的禮物,並為現場觀眾抽獎。首先有請三位隊長來抽籤決定比賽的先後順序。”

  葉少陽、徐卓和趙新平依次上前,葉少陽抽到第一,趙新平第二,也就是說,紅隊需要先跟藍隊、黃隊比,然後藍隊和黃隊再PK。每支隊伍比2局,勝利次數最高的隊伍可以拿到紀念禮品,輸掉的又要接受懲罰。

  葉少陽來到紅隊的座位上坐好,大家開始討論戰術。

  謝微雨道:“克隆大作戰我們經常玩,這種模式帶控制的法師更有優勢。”

  陳謙華贊同:“沒錯,比如5個冰霜女神有5個冰凍控制,控得他們動都不能動。大招一開,到處都是暴風雪。”

  謝遠道:“5個幻術師也很好玩吧?一套爆發秒人,專門蹲草打亂他們的節奏。還有5個烈焰女神,滿地火圈,對手會沒地方站。”

  葉少陽建議道:“克隆模式本質上也是5V5推塔,需要發育,我們得考慮資源分配的問題,打野誰來?”

  謝微雨道:“陽陽你來打野吧,你對打野的節奏更清楚。”

  葉少陽也沒推辭,乾脆地說:“行。那我來打野。適合打野的法師不多,我們選幻術師怎麼樣?幻術師可以打野、可以對線,也可以輔助。”

  趙新安撓了撓頭:“我不會玩法師。不能選5個戰士嗎?大家一起去砍人啊!”

  剩下4人紛紛表示:“我們不太會玩戰士。”

  趙新安無奈:“……好吧。”

  少數服從多數,看來紅隊的克隆大作戰只能選法師。

  第一局比賽開始,紅隊vs藍隊。

  雙方都看不到對方的選項,同時盲選英雄。10秒倒計時後,紅隊選了5個[幻術師],藍隊居然選出5個[潛行盜賊]。

  現場響起一陣哄笑。

  姚沐道:“藍隊選擇5個[潛行盜賊],集體隱身的話,地圖上就沒人了?”

  東哥道:“紅隊的[幻術師]是操作最簡單的法刺,爆發能力很高,一套連招下去就能秒一個脆皮,5個人,5套連招,秒天秒地秒空氣?”

  姚沐笑道:“那也要找得到隱身的刺客才行。”

  到底是藍隊的刺客贏,還是紅隊的法師贏?觀眾們都期待地看向大屏幕。

  比賽開始,選手們頭頂有自己的ID,紅隊這邊,是葉少陽的[幻術師]打野,藍隊那邊,則是池朔的[潛行盜賊]打野。

  上路,趙新安vs趙新平,姐弟倆正好對上。

  中路,方正清vs謝遠,方圓組合從隊友變成了敵對。

  下路,紅隊的陳謙華、謝微雨組合,對線藍隊的阿彥、洛隊組合,藍隊是兩個打野臨時換位置玩射手+輔助,紅隊則是一流的輔助和射手,明顯藍隊吃虧。

  姚沐道:“上路,大小趙應該能打個平手。中路,方方本來就是玩中單的,但是他這局拿了個刺客;阿遠是玩射手的,這局拿了個法師,兩人都在玩自己不太擅長的英雄,估計也能打個五五開?”

  東哥分析道:“至於下路,紅隊是專業的射輔雙人組,藍隊兩個打野臨時組合,好在他倆拿的都是自己擅長的刺客……”

  姚沐激動地道:“打野位更有意思,朔月和烈陽,分別打野!朔月開局就入侵了烈陽的藍buff野區,烈陽有沒有發現呢?”

  賽場上,葉少陽正在打藍。

  幻術師1級的時候打野特別慢,因為只有一個Q技能,普攻的傷害可以忽略不計。池朔故意卡了個視野死角,等葉少陽打藍,等他打到快殘血的時候,池朔突然上前,一個懲戒搶掉了藍BUFF,

  葉少陽打了半天的buff被池朔搶走,倒也沒辦法追。他現在不到6級,只能等6級之後再報仇。

  葉少陽在中路按下一個信號,讓謝遠幫忙打河蟹。

  謝遠和方正清對線,倒是將方正清給壓制住了。

  刺客的攻擊距離遠,法師手長。

  謝遠對自家隊長的走位習慣非常了解,每次都等方正清來清兵線的時候,放一個Q技能消耗,方正清只剩半血,自然不敢太囂張,躲在塔下清兵。

  池朔來中路搶河蟹,語音提示:“幫我打河蟹。”

  方正清“哦”了一聲,上前準備搶河蟹,池朔剛要說“先別動手……”結果還沒說完,方正清就用Q技能加平A迅速將河道蟹打殘。

  葉少陽一個懲戒收掉河蟹,心想:謝謝方隊幫忙!

  方正清開口道:“不是讓我幫搶河蟹嗎?我去搶了,你人呢?”

  池朔皺眉:“沒讓你這麼快就上。”

  方正清:“那你不說清楚。”

  池朔:“我以為你懂……算了,你能懂才怪。”

  趙新平哭笑不得,低聲提醒:“兩位,不要內訌,這次是5V5推塔,不像昨天的寶箱爭奪戰。你們倆中野聯動,別把節奏帶崩了。”

  方正清立刻說:“我去上路幫趙隊,池朔你去下路,我們最好分開。”

  池朔:“嗯。”

  雙方打野先後到達6級。池朔去抓下路,葉少陽早就蹲在草叢等待,當頭頂出現“附近有隱身英雄”的感嘆號時,葉少陽果斷按下“發起進攻”。

  看見葉少陽的提示,陳謙華和謝遠立刻往前一步,兩個幻術師的爆發還是很可怕的,池朔迅速撤退,從側翼繞過去想要秒掉落單的葉少陽。

  結果,他剛一現身,葉少陽像是早就知道一樣,立刻用W技能暈住他,一套連招反過來將他給秒了。

  池朔:“……”

  現場響起一陣哄笑。

  【家暴現場,想殺陽陽結果被陽陽反殺的池隊?】

  【他早就猜到你會抓下路,你跟他有多默契你自己心裡沒點數嗎?】

  【開局搶了陽陽的藍,還想殺陽陽,你想多了!】

  【他連你躲在哪個草叢都知道,你還想搞偷襲呢池隊?】

  【左手打右手,自己偷襲自己?】

  彈幕區的天桓粉們都在笑話隊長。

  池朔也挺無奈,畢竟葉少陽對他的節奏和抓人方式都太過了解。

  葉少陽聯合下路謝微雨、陳謙華,3打2,殺了阿彥。

  同一時間,由於方正清遊走到上路支援趙新平,兩人聯合將小趙送回家。

  趙新安給大家表演了一波E技能位移撞牆。

  復活之後,池朔去自家野區打藍,剛打到一半,葉少陽突然出現,一個懲戒搶掉藍buff,緊跟著E技能位移跑路。

  池朔見他搶了藍跑路,立刻追上去。

  於是,觀眾們就看到池朔的刺客追著葉少陽的法師跑了半個峽谷。最終,葉少陽在紅buff區E技能位移過牆,池朔早就防著他這一手,開大招收掉人頭。

  姚沐忍著笑說:“朔月和烈陽當隊友很默契,當對手也很默契!”

  東哥道:“他們能猜到彼此的想法,你殺我一次,我殺你一次,有來有往。”

  葉少陽復活後,跑去中路草叢蹲守。他知道池朔的隱身技能正在冷卻,果然,沒過多久,池朔就路過草叢,這是要去偷龍的節奏。

  葉少陽反手一個W控制,接上QR連招,猝不及防地秒了池朔。

  池朔:“……”

  我去偷龍你都能猜到?

  池朔復活後,又去下路蹲,趁紅隊推塔,突然隱身繞後強殺了葉少陽。

  葉少陽:“……”

  我躲這麼遠你都能繞後?

  ——[天桓朔月擊殺了天桓烈陽]

  ——[天桓烈陽擊殺了天桓朔月]

  屏幕上反復被兩人互殺的消息刷屏。

  姚沐笑道:“這局的打野不抓人,這局的打野只抓對面的打野!”

  東哥道:“顯然,池隊不太想跟方方聯動抓人,乾脆去野區和烈陽1V1,幻術師和潛行盜賊1V1其實很簡單,誰先動手,誰就能秒了對面。”

  姚沐道:“烈陽殺了朔月6次,朔月也不甘落後,殺了烈陽6次。沒想到,烈陽的打野節奏,跟朔月完全一致!”

  葉少陽的打野節奏確實是跟池朔學的,當然一致。

  雖然他倆在賽場上你死我活,你殺我一次、我偷襲你一波,人頭比已經變成了6:6,對野區的資源互不相讓,激烈爭奪……

  但觀眾們卻覺得,他倆一點也不像是對手。

  反倒有種“小夫妻打打鬧鬧秀恩愛”的錯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