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聯姻後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47章 nbsp; 高段位玩家
夏稚遠遠望著孟子衿, 低聲問︰“是不是有點太凶了?畢竟是我佔用了他熱搜。”

沈時驍直言︰“說句實,娛樂圈如同鬥獸場,勝者為王。他購買熱搜粉絲續航熱度能力差, 被其他人佔據熱搜廣場, 這並不能怪別人。我們和他認識,願把錢還給他,如果遇到別人呢?畢竟星星這個熱搜很大眾, 萬一今天有一個天文奇觀,他還能怪宇宙去嗎?”

夏稚琢磨一會兒︰“嗯,是這樣。”回憶著孟子衿方才態度,也應該是對這件事介。

不想在糾結這件事, 他撓撓沈時驍手心︰“好了, 我看你和孟子馳關系那好,別因為這件事傷了感,畢竟我看他很疼弟弟。”

“不會。”沈時驍簡短回答, 片刻抬起眼簾味深地問︰“稚稚很羨慕, 孟子衿有哥哥嗎?”

眼眸撩起笑,夏稚緩慢地靠近沈時驍,在他耳畔低聲說︰“不羨慕, 我這裡不是有一個好哥哥?”

沈時驍嘴角揚起淺笑, 輕輕應了一聲。

對面,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白越酸溜溜地皺眉。

這兩人好肉麻。

過了不久, 大家前往餐廳吃飯。夏稚發現孟子衿眼楮依舊紅紅,跟在孟子馳身邊有些委屈。

孟子馳看了沈時驍好幾眼,但最終什都說。

今天聚會人,都是孟家兩兄弟友,太拘束, 隨地在桌上聊天。

沈時驍,感興趣題附和兩聲,不感興趣便沉默著處理公司事,剩下時間半和夏稚聊天。

提起孟家繼承權時,方庭羽問了一句︰“你們家爺子股份,分配完了嗎?”

孟子馳回︰“還有,剩下百分之30股份,是留給我姑姑,但我姑姑還有找到。”

夏稚對這件事感到好奇,輕聲問︰“那你姑姑去哪裡了?”

孟子馳頓了頓,講起他姑姑故事。

原來,早年孟子馳爺爺在上海打拚,非常辛苦。因為迫不得已原因,他把兩歲小女兒過繼給條件寬裕親戚,打算等自己條件好後再把女兒接回來。

可那親戚忽然離婚,遠嫁國外,竟帶著小女兒一起離。

那時電子技術不發達,爺子找遍了航班系統,都有找到小女兒有效信息。

再後來,孟家在上海勢力逐漸強大,小女兒丟失也成了他一輩子悔恨和痛苦。

直到爺子臨終前,都有把全部股份就給孟子馳父親,剩下30%股份,交給專業信托公司,等找到小女兒時,把股份給她。

夏稚輕聲嘆息︰“希望你盡快找你姑姑吧。”

吃早飯,大家有玩撲克,有玩台球,孟子馳和沈時驍坐在吧台聊合作案事。

夏稚一個人無聊,乾脆來到台球室準備試玩幾局。他對台球所識甚淺,連業余玩家都算不上。

拿著球桿,他輕輕擦拭,隨後俯下身子,用球桿對準球洞,準備自娛自樂一局,

“稚稚,你會玩台球嗎?可以我嗎?”孟子衿忽然出現在他身後,因為畏寒穿著一件白『色』衛衣,唇『色』淡淡,看著不太舒服。

夏稚說︰“我也不太會,瞎玩。”

孟子衿眼楮有剛才那紅了,抿著嘴唇說︰“稚稚,我真有怪你思,希望你別誤會我。”

夏稚回︰“有誤會你,放心吧。”

結束題,夏稚本以為孟子衿會離,卻不料對方乾脆站在他身邊,看他打球。

這時,白越走過來,拿著兩杯飲料遞給他們倆,問︰“你們倆在pk嗎?”

孟子衿笑著︰“有,我們倆都不會玩。”

白越︰“我會啊,我你們倆。”

很快,白越當起師,一步步地他們倆規則,玩法和要點,周圍前來圍觀人也越來越。

方庭羽玩笑︰“白越?你確定你當師能會學生?”

白越揚起眉『毛』︰“不得會,你看看唄。”

輪到夏稚和孟子衿試球時,服務人員始整理桌球。他笑著介紹︰“今天我們俱樂部感恩回饋,給包下每個娛樂設施廳房顧客,贈送一件禮物。”

說著,另一位服務生端著一件包裝精致禮盒走來。

夏稚看了眼,是國際品牌香水套裝。

以在場人身份,大家對這種東西可以說毫不在。

但有一件,白越提議︰“稚稚,你和子衿pk,誰贏了送給誰行嗎?”

孟子衿連忙說︰“不用,送給稚稚就好,我不習慣噴香水。”

夏稚輕笑一聲,隨拿起巧粉摩擦球桿皮頭。

不習慣噴香水?

在劇組裡,你身上噴滿世界都能聞見味道,難不成是驅蚊花『露』水?

真是棒,才五月就有蚊子了。

“不用送給我,咱們可以按照白越說pk一局。從師父那裡學來本事,正好可以試試。”

孟子衿抬起漆黑眼眸,味地笑了笑︰“好啊。”

沈時驍和孟子馳被告知夏稚孟子衿正在比賽時,兩人已經局一刻鐘。

目前來看,孟子衿處於優勢。

起初,白越站在一旁見兩人技術提這快,還挺得。

漸漸,他發現有點不對勁。

孟子衿剛才擊進去漂亮一球,博得眾人喝彩同時,白越愣了一下。

孟子衿這純熟鳳眼桿架手法姿勢,他並有他啊?

這屬於難度略級玩法。

難道是無師自通?

孟子衿以前就會嗎?

反觀夏稚,能明顯看出,他球桿握法和姿勢稍稍青澀,但領悟能力不錯,幾次擊球都很漂亮。

白越有點糊塗。

這時,他看見沈時驍來了,和他說︰“你婆正和子衿pk,誰贏了誰可以獲得獎品。”

沈時驍點點頭,問清這場pk始末後,目光落在夏稚緊抿嘴唇上。

夏稚脊背生出一層薄薄汗,但他不敢松懈,始終觀察著目前球桌形勢。

目前,形勢對他很不利。

如果他不甚將8號球擊進球袋,孟子衿就贏了。但規則在這裡,他能先動8號球旁邊6號球。

雖然他不懂台球,但通過剛才和孟子衿幾次對決,他發現孟子衿並不像新手玩家,動作非常練。

對準球桿,夏稚輕輕俯下身。

他這次好像被套路了。

但眼下顧不得那,他調整好力道,準備始。

“咚”一聲,球踫到8號球,使它混進球袋,他輸了。

孟子衿拿著球桿,目光溫和︰“稚稚,關系,香水還是送給你吧。”

夏稚抬頭後,才發現周圍聚集了這人,包括沈時驍。

他平靜地望著孟子衿︰“不用,願賭服輸,你技術很不錯。”

孟子衿落在沈時驍身上目光稍縱即逝,低聲說︰“謝謝,還要再玩一局嗎?”

夏稚搖頭︰“不玩了。”

回到沈時驍旁邊,夏稚攥著那枚球桿『色』落寞。最後嘆了口氣,隨後用極小聲音對他說︰“輸了。”

沈時驍『摸』『摸』他腦袋,目光中夾雜著一絲寵溺︰“你親我一口,我幫你找回場子?”

夏稚識到他想幹嘛,揚著脖子小聲問︰“這樣算不算欺負人?”

沈時驍︰“不算。”

說完,他接過夏稚球桿,朝著孟子衿走去。

與故裝作不會玩斯諾克,欺負新手相比,他這樣算欺負人嗎?

應該不算。

“子衿,跟我玩一局?”沈時驍向孟子衿發出邀請。

孟子衿看了眼夏稚,一時之間有些猶豫。他知道自己肯定打不過沈時驍,但他又不想放棄與他對局相處機會。

於是,他溫柔一笑︰“驍哥,那你讓著我點行嗎?”

沈時驍︰“問題。”

這場pk越來越有思,孟子馳站在一邊問方庭羽,“時驍台球玩得如何?”

方庭羽說︰“跟你比,半斤八兩吧。”

孟子馳剛松了口氣,方庭羽接著說︰“你半斤廢紙,他八兩黃金。”

對局始,沈時驍俯下身,利落乾脆一桿球,讓他拿下局第一球權利。

孟子衿『色』微變,浮起笑容︰“驍哥很厲害。”

但接下來,孟子衿笑容越來越淺,直至消失。

因為沈時驍根本有給他踫球機會,一桿清台。

周圍瞬間響起熱烈掌聲。

服務生很有眼『色』,連忙拿來新香水套裝送給沈時驍。

“您很厲害,我們這裡很久有遇到過像您這樣,一桿清台玩家了。”

沈時驍道了聲謝謝,饒有興致地看著孟子衿。

孟子馳不禁皺起眉︰“時驍有點過分。”

一旁白越糾結一會兒,問他︰“子衿是第一次玩斯諾克嗎?”

孟子馳搖頭︰“不是,他以前在

國外經常玩。”

白越恍然大悟︰“怪不得。”

球場上,沈時驍放下球桿,雙臂撐在球台上歉一笑︰“抱歉,剛才忽然來了興致,忘記讓你了,下次我們再玩。”

孟子衿臉『色』有些差,“事。”

此刻,沈時驍並有急於向夏稚走去,而是站在原地朝著他問︰“有什獎勵嗎?”

這句不大不小,周圍人聽得很清楚,頃刻間歡呼聲滿堂。

夏稚狹著笑,屁顛屁顛朝著沈時驍走過去。

你小寶貝來啦!

摟著沈時驍腰,夏稚大大方方地親他一口,隨後指著香水套裝說︰“把他送給子衿吧。這個味道不錯,尾調是淡淡茶香,適合子衿這種從不噴香水初級嘗試者。”

孟子衿聽完這句,嘴唇白得有一絲血『色』,僵硬地道了句謝謝。

台球廳不再比賽,大家漸漸散去,回到包廂聊天。

夏稚隨口一提過兩天要去錄製綜藝,孟子馳來了興趣,向他詢問了許綜藝錄製細節。

孟子衿始終說,是乖乖地坐在孟子馳身邊,聽大家聊天。

聚會散後,車上夏稚靠在沈時驍懷裡,像條『毛』『毛』蟲,扭來扭去。

沈時驍輕輕拍了下他屁股,“好了,別動了。”

夏稚笑呵呵地抬頭︰“哥(gei)哥,你今天真帥。”

沈時驍︰“這就帥了?我還有更帥時候,比如…”他湊到夏稚耳邊輕聲說了幾個字。

夏稚笑罵︰“流氓!”

咳咳,不過脫掉衣服樣子,確實挺帥。

與此同時,孟家車上,孟子衿靠在窗門處微微啜泣。

孟子馳拿他辦法,好掏出手帕替他擦拭眼淚,安慰︰“別哭了,時驍有針對你思。”

孟子衿委屈道︰“我有怪驍哥,我就是覺得,我們和驍哥那年感,不應該變成這樣。”

孟子馳直言︰“他那喜歡summer,今天確實是你不對,你很有風度。”

孟子衿一愣,噙著眼淚反問︰“我怎不對?”

孟子馳微微嘆息︰“你裝作不會打台球,和summer比賽事,我知道了。”

這次輪到孟子衿沉默了。

良久,他低聲問了句︰“哥,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孟子馳回道︰“有,不會討厭你。”

孟子衿看著他,輕聲說了句對不起。

……

今晚,是綜藝播出第三期,夏稚和沈時驍正巧有時間,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觀看。

毫無外,今晚綜藝收視率再度創下新,網絡上被沈時驍和夏稚霸屏,許路人都被夏稚小花籃萌到,稱贊他頭腦靈活,什都會。

短時間內,網絡上許店鋪上新夏稚同款新品——小花籃。

更有粉絲調侃,小花籃可能成為這個初夏最熱單品。

在劇組連軸轉三天,夏稚和沈時驍登上飛往日本航班,準備錄製新一期節目。

這次機場接機粉絲更。夏稚看見一個粉絲舉著燈牌,上面寫著明晃晃幾個大字︰稚稚子,別認錯公。

夏稚連忙低頭,帶著稍稍窘迫。

看來上次機場認錯人事被粉絲們知道了。

真面子!

飛機短短幾個小時便到達地點,節目組帶著嘉賓來到富士山下,啟為期一周錄製。

按照慣例,本期應該有飛行嘉賓。

這個時節,能趕上櫻花花期尾巴,再晚來一些,可能就看不到櫻花了。

櫻花樹下,大家圍坐在木製矮桌旁,品嘗當地茶點。

將近半個月見面,許芸問夏稚︰“小夏,段導電影拍攝得順利嗎?”

夏稚咬了口酥餅,鼓著腮幫子回︰“嗯,還挺順利。段導專業水準,絕了。”

脆脆餅渣掉在夏稚胸脯,沈時驍替他清理乾淨,擦拭嘴角。

“邋遢。”

夏稚立刻蹙眉︰“你嫌棄我。”

沈時驍︰“,幫助你注個人衛生而已。”

夏稚冷笑了一聲,隨後端著酥餅和茶挪動到別地方,故背對著沈時驍。

呵呵,這還徹底得到他呢。

就始嫌棄上了?

這要徹底得到他,沈時驍還不得上天!

他決定,要和沈時驍冷戰分鐘。

剛做下這個決定,不遠處迎來一陣凌『亂』腳步聲。

一成年雄鹿脖子處帶著鈴鐺,馱著新來嘉賓,緩緩向大家走來。

夏稚嘴上頓時酥餅不香了。

和沈時驍冷戰也被迫暫停。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們本期新來飛行嘉賓,孟子衿。”

“孟子衿?就是上海那個孟家?”

“不是一直營銷豪門爺人設?想到居然會參加我們節目。”

“確實夠矜貴,你看導演組,生怕他從鹿上摔下來。”

孟子衿今天穿是藍『色』和服,額前留著些許黑『色』碎發,加上本就秀氣乾淨氣質,瞬間捕獲了許芸心。

她使勁拍著林思律︰“這弟弟和小夏一樣可愛!”

所有嘉賓幾乎都站起來和他打招呼,有沈時驍,眉間閃過一絲特別緒,隨後恢復如常。

簡單寒暄過後,節目組又迎來第位飛行嘉賓,當紅古偶小花楊甄。

嘉賓們到期,導演宣布本期規則。

今天錄製很簡單,上午嘉賓們可以去奈良等地自由遊玩,下午回到錄製地點,進行分房遊戲。

這個安排嘉賓們很滿,畢竟前幾次綜藝,大家不是灰頭土臉地完成任務,就是精打細算省吃儉用。

帶上上期留下資金,各組自由出發。

直播啟,不網友最先關注本期新面孔。

當他們發現來人有孟子衿時,反應卻平平淡淡。

「果然,家族有錢就是666,小王子手裡資源隨隨便便就是其他明星盼望已久。」

「辦法,誰讓人家是孟家小爺,出生起跑線便是別人終點。」

「好奇,沈家和孟家誰勢力比較大一些?」

「我看福布斯家族排名,沈家於孟家位,不過這跟我們有什關系呢?」

從直播啟,孟子衿始終保持著微笑,跟在沈時驍和夏稚身後,甚至動幫其他嘉賓拿水拿包。

他經紀人叮囑過他,以他身份,走這種平易近人親民人設,會更討喜。

夏稚注到身後相隨孟子衿,沖著他問︰“你有要去地方嗎?”

孟子衿『露』出甜甜微笑︰“有,我可以跟著你們嗎?”

“當然可以。”回頭時夏稚心裡默默翻了一個白眼,他還能拒絕不成?

沈時驍自始至終都有回頭看他,心思一直在幫夏稚尋找小鹿身上。

「孟子衿和稚稚子他們很熟嗎?」

「應該吧,畢竟兩人共同出演了段導電影,孟家和沈家這種豪門彼此之間應該有聯系。」

「姐妹們,不知道是不是我被迫害妄想癥,我總覺得孟子衿一直盯著沈總後背,這讓我很不舒服。」

「夏稚粉絲有『毛』病?人家孟子衿走在兩人後面,可不抬頭就能看見前面人後背?」

彈幕聊著聊著畫風突變,忽然撕起來。

這邊,夏稚他們走進奈良公園,在門口買了許鹿餅,準備去喂小鹿。

這裡小鹿很可愛,和遊客們要鹿餅時會朝遊客鞠躬。得到鹿餅後,甚至會『露』出笑容,屁顛屁顛地吞掉,繼續去黏其他遊客。

鹿餅全部堆放在沈時驍懷裡,夏稚負責喂小鹿,朝著公園深處走時,踫見許熟人。

“驍驍,你說我們上午真有吃吃喝喝嗎?確定有任務?”

沈時驍思索一番回︰“我覺得可能有,但具體任務也許會隱藏在我們遊玩項目中。”

夏稚︰“你說有道理。朕愛鹿想吃鹿餅,麻煩你再撕一袋。”

沈時驍笑了︰“臣遵旨。”

「稚稚子太皮了有有。」

「我腦海裡忽然閃出皇上vs攝政王戲碼avi。」

「沈總就一個字,寵。」

鹿餅包裝袋有些鋒利,沈時驍在撕它時不甚被割傷,流了一點血。

就在這時,孟子衿一臉緊張地跑過來,忙說︰“你流血了,我有創可貼。”

望著孟子衿擔憂焦急『色』和語氣,夏稚微怔︰“好,那你借他用一個。”

孟子衿趕忙摘下背包,從裡面掏出創可貼和消毒棉簽,夠著要幫沈時驍消毒。

「不是我說,孟子衿有點不對勁啊。」

「他很關心沈總,你們發現了嗎?」

「emmm,孟子衿不會…」

面對著孟子衿關心,沈時驍拒絕道︰“謝謝,讓夏稚來吧。”

直到這時,孟子衿才注到現在在直播,自己有些失態,他快速把東西交給夏稚。

“小時候有一次我手受傷,也是驍哥幫我處理。”孟子衿喃喃說了一句後,沖著直播鏡頭笑了笑。

「奧,人家是發小,從小就認識。」

「怪不得關系這好,破案了。」

替沈時驍處理完傷口,夏稚有心思再喂小鹿,有些心不在焉。

孟子衿好像喜歡沈時驍。

回顧和孟子衿見面後種種,對方雖然掩飾得不錯,但在一些行為上還是有了破綻。

比如,孟子衿很在沈時驍對自己看法。又比如,孟子衿和沈時驍說時,眼和看別人時,不太一樣

加上剛才那個『插』曲,他更可以篤定,孟子衿對沈時驍有思。

上午錄製結束,嘉賓們一起回到住宿地方,簡單休息,準備分房遊戲。

中午吃飯時,夏稚有胃口,也是簡單地吃了兩口。

沈時驍將鰻魚切成段,裹上米飯喂到夏稚嘴邊,“今天怎吃那?平日裡吃得跟個小豬似。”

夏稚嘟囔一句︰“你才是小豬。”

不過,他還是口嫌體正直地咽下一大口米飯和鰻魚。

他忽然想通了。

別人再怎惦記沈時驍也用,反正沈時驍喜歡自己。

夏‧白月光‧稚,又吃了兩大碗米飯。

分房遊戲很簡單,為了體現當地特『色』,這次遊戲是比劍道。

點數最一組,可以獲得房間優先使用權。

節目組特請來當地劍道師,給大家示範講解一小時,隨後嘉賓們始簡單練習。

在日本,傳統劍道服裝為黑『色』,上去pk時,需要光腳,戴護具,持竹劍。

比賽輸贏,按照相互擊打有效部位,由裁判計點數判勝負,並不像西方擊劍那樣直接由電子科技計算。

比賽始,每組選擇一名嘉賓上前迎戰。

孟子衿學過擊劍,想著這類運動本就融會貫通,他又略懂一,乾脆上前迎戰。

他看向沈時驍和夏稚,令他外是,是由夏稚出來比賽。

簡單抽簽完畢,夏稚對戰林思律,而孟子衿對戰鄒城。

孟子衿和鄒城第一個出來比拚,雖然鄒城身和體型明顯佔優勢,但他對於劍類運動一竅不通,很快輸掉比賽。

另一組梁思越和秦業,梁思越勝出。

最後一組,是夏稚林思律。

穿著一襲帥氣黑衣,夏稚緊了緊腰帶,朝著林思律鞠躬。

林思律笑了笑,有樣學樣。

粉絲們都知道夏稚擊劍很厲害,想到他劍道玩得也不錯,過幾分鐘,夏稚極快出劍速度和敏捷躲閃能力令他迅速拿下分,最後下腰反轉姿勢更是使場內所有嘉賓倒吸一口氣。

縱使夏稚劍術水平再,林思律和他對決時並有很狼狽,始終保持著體面。

「666,稚稚子厲害死啦!」

「想不到夏稚運動細胞還挺發達,路轉粉了。」

在場嘉賓動鼓掌,孟子衿微微震撼。

夏稚劍道居然這厲害?

第一回合結束,贏三人繼續pk。

他們繼續采用抽簽方式,一個人直接晉級,另外兩人繼續pk。

梁思越很幸運,抽到直接晉級。

夏稚朝著孟子衿微微一笑,“好有緣,又是我們倆比賽。”

孟子衿淡淡一笑︰“是啊。”

裁判示,可以始。

夏稚眼眸中流動著一絲寒光。

喜歡沈時驍對?

呵呵。

孟子衿反應不如夏稚快,他還拿穩竹劍,夏稚便已向他發出猛烈地進攻,險些令他扔掉竹劍。

孟子衿踉蹌地後退一步,眼楮立刻紅了,下識看向觀眾席,有些無措。

夏稚淡漠,用劍指著他︰“可以接著來嗎?”

孟子衿︰“可以。”

這兩個字還未落下,夏稚劍已經迎面而去,一個漂亮跨步加轉身,劍尖在空中劃過一道鋒利而不失美感弧線,令孟子衿毫無招架之力,節節敗退。

夏稚點數早就突破本場記錄,但他並有停下來打算,反而越戰越勇,馬上就要把孟子衿『逼』到牆角。

這時,兩竹劍交鋒,夏稚湊到孟子衿耳邊,低聲問︰“喜歡沈時驍?”

孟子衿無辜地看著他,有說。

夏稚蓄力一擊,孟子衿猛地閉眼,用力抵抗。但想象進攻並有隨之而來。

待他睜眼,他才發現夏稚不知為何竟然跌倒在地上。

所有嘉賓都看見了剛才那一幕。

孟子衿用力把夏稚擊倒了。

夏稚吸了吸鼻子,委屈無辜地回頭看著沈時驍,嗓音微啞︰“驍驍…扶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