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聯姻後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44章 nbsp; 都是套路
薄薄的脊背一緊, 夏稚察覺到周身縈繞著不太美妙的感覺。

雙腳輕輕離地,“咚”地一聲,夏稚還未徹底跑出去, 便被一隻手臂勾著腰拉回原處, 跌進沈時驍的懷裡。

沈時驍的手臂力氣很,夏稚毫無掙脫的勝算,隻好隻好有一下一下地捏捏沈時驍的手臂, 討好地望著他,語氣無辜︰“什麼情書?我不記得有什麼情書啊?”

怕沈時驍翻舊帳,夏稚眨眨眼,散發著魅力, 試圖美人計這件事翻篇。

但這套好像沈時驍不管。

沈時驍的眸中透著淡淡的涼意, 沉聲說︰“當初summer和我交往時,我便覺得他在感情問題上很嫻熟。原來是高中時“親身體驗”了?”

夏稚一哆嗦。

冤枉啊!

剛才的話只是一時的氣話,哪想沈時驍居然當真了?

他真是百口莫辯。

“summer我說, 我是他的初戀, 這麼來說,他是在騙我?”沈時驍騰出右手,緩緩握住夏稚的手腕, 漸漸力︰“稚稚, 給學長寫情書都說了些什麼?讓我可以嗎?”

腕上的手勁有些重,夏稚瞟了一眼, 撇撇嘴開始醞釀金豆子。

“疼~哥哥~”

他力眨眨眼,眼眶開始泛紅,“我給人寫過情書,我是在逗你玩。”

委屈無辜的聲線帶著一絲顫音,沈時驍有所動容, 慢慢松開手。他仔細查看剛才觸踫過的皮膚,發現依舊白皙,有泛紅。

低沉地說了句︰“嬌氣。”

夏稚慢悠悠轉過身,靠在他懷裡,“我真談過戀愛,你是第一個。”

沈時驍眸中淡淡的,明顯不信。

夏稚︰“半句是真的,我確實收到過很多封情書。但後半句是假的,我有喜歡的人。”

沈時驍敏感捕捉到一個信息,若有所思地問︰“收到過多少?”

夏稚︰“十來封吧。”

站著太累,夏稚見他相信自說的話,開始得寸進尺,骨頭似的靠在沈時驍身上,哼哼唧唧。

“但我從來給人寫過,我發誓。”

沈時驍順勢坐下,夏稚摟著放在腿上,聲線不再那麼冰冷︰“情書裡都寫的什麼?”

夏稚浮起一抹笑意,腦袋枕在沈時驍肩上懶洋洋地回︰“就誇我可愛,誇我有才唄。不是我吹,當年我高中時號稱鋼琴小王子,有一堆『迷』妹『迷』弟。”

沈時驍慢條斯理道︰“他們長得好看嗎?”

夏稚砸吧兩下嘴︰“一般。”

沈時驍微微挑了挑眉︰“所以你不光收了他們的情書,還認真觀察了他們的長相,甚至還看了情書的內容麼?”

夏稚手一抖。

怎麼覺得自又被套路了?

來得及解釋,人已經被扔到了床上。

沈時驍精準找到房間裡的攝影機,它們關掉。隨後來到床邊,慢悠悠解開睡衣扣子,睡衣扔在地上。

夏稚的臉不爭氣地紅了,半垂著眼簾鑽進被子裡,不敢直視沈時驍。

嗚嗚嗚,禽獸!

想來就來!磨磨唧唧找那麼多理由!

瞧不起他!

身上的重量逐漸壓下來,沈時驍俯下身,的呼吸撲在夏稚脖頸處,像是火,撩起皮膚的炙熱。

“他們多高,多胖?信裡怎麼稱呼你?也叫你稚稚嗎?”

夏稚扭著臉,乾脆閉嘴不肯說話。

那麼久的事情,他怎麼會記得?

翻舊帳意思。

面夏稚的沉默,沈時驍也不惱,侵略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化一片炙熱,握住他的脖頸吻住他。

“昨天是腿,今天我們換一個行不行?”

“稚稚,換成嘴可以嗎?”

良久,被窩裡傳來夏稚微微地啜泣聲。

“你流氓!”

一夜過去,清晨布置拍攝任務時,是沈時驍自去的。

林思律問沈時驍夏稚怎麼來,沈時驍說,夏稚嗓子不舒服,有點感冒。

許芸後,表示自那裡有治療嗓子的感冒『藥』,可以給夏稚拿一些。

沈時驍謝過她後,低聲自語︰“外傷,應該會好得很快。”

昨天拍攝時,唯完成任務的就屬沈時驍和梁思越。

當導演宣布他們能獲得一天一夜不限金額豪華遊時,嘉賓們羨慕不已。

梁思越之所以能贏,是因為有運氣傍身。那麼甜的情話,他不認為鄭希能說出來。偏偏鄭希喜歡在鏡頭演,脫口而出的一句話表白,讓他們組完成任務。

不過,今早員工們之間流傳著一個八卦。

導演組今天在翻閱沈時驍和夏稚房間的錄像後,集體沉默了,迅速關閉錄像。

當有人問他們時,他們緘其口,什麼都不說。

收拾好東西,家準備出發。雖然其他嘉賓所獲獎勵有夏稚他們那般豐厚,但也不錯,痛快玩一天問題,總比在農場地好多了。

粉絲們也在直播間蹲守到位,今天是周末,直播間流量相比平時多了很多。

「節目組今天這麼好?直接給家錢讓家去玩嗎?」

「我剛從鄭希他們直播間出來,也太酷了吧?居然有私人飛機負責接送。」

「看來這次節目組出了不少血。」

人氣最旺的,依舊是夏稚和沈時驍的直播間。粉絲們進去時,發現兩人正坐在豪華遊輪上遊逛海灣之上。

他們所在的區域是水城,僅僅一小時,便能沿著水路整座城市參觀一遍。

海風迎面而來,夏稚的發絲細軟,被輕輕拂起,凌『亂』地遮住臉頰,隻『露』出那雙琥珀『色』的眼眸。

他立在船頭,始終背著沈時驍。

「稚稚子在有感而發嗎?」

「小兩口吵架了?感覺沈總表情不太。」

「再看看,兩人應該不會吵架。」

事實上,他們確實吵架了。不過是夏稚單方面不搭理沈時驍,一個人坐在船頭生悶氣。

昨晚他一只在求饒,可沈時驍根本不離開,弄得他特難受,尤其是嘴巴…

今早起來時,嗓子然啞了。

身子仿佛散架一般,夏稚撒嬌賴床許久,沈時驍才答應讓他多睡會兒,自去領任務。

待沈時驍領完任務回屋叫醒夏稚時,徹底點燃了小炮仗。

夏稚的起床氣爆發了。

船微微停靠岸,沈時驍主動伸出手臂領著夏稚,扶著他上岸。

夏稚雖然出息地伸出了手臂,但是在上去後趕忙抽回,揣進口袋裡。

沈時驍被他幼稚的行為逗笑了,斂起眼簾,沉聲說︰“想去哪裡玩?”

夏稚嗓子很啞,不太愛說話︰“隨便。”

“錄完今天,這期就結束了。你確定有什麼想去玩得地方嗎?”沈時驍放慢速度,與他排在異國風情的街頭,“還有站就到法國了,到時候我帶你去我們認識的地方好不好?”

夏稚撇撇嘴。

沈時驍都這般話找話,他也得給方一個面子。

是他勉強回道︰“…嗯。”

兩人漫無目的地閑逛,最後進一家咖啡廳休息。

節目組怕嘉賓們不知道如何計劃出行,特意準備了熱門行程表,沈時驍借這個時機,正好規劃一下。

郊外有一處花田,情侶們可以乘坐熱氣球在空中遊玩。

沈時驍問︰“你覺得怎麼樣?”

夏稚傲嬌道︰“還行吧。”

服務生送上下午茶,沈時驍特意挑了一杯熱飲給夏稚,“喝這個吧。”

夏稚平時喜歡喝冰咖啡,尤其是冰美式,這會兒嗓子情況特殊,不能喝,心裡又有點小委屈。

他有理會沈時驍,而是推開那杯熱飲,無聲拒絕。

沈時驍問︰“不喜歡喝嗎?我們換一個?”

夏稚搖頭︰“不。”

沈時驍望著他半晌,最後沉聲問︰“是不舒服嗎?”

想起昨晚的記憶,夏稚神『色』微變︰“、有。就是不想理你!”

剛說完這句話,夏稚便有點後悔。

雖然只是以玩笑話開口,但依舊不太好。

他知道自這行為很,但他還是做了。可能是知道自再怎麼鬧,沈時驍也不會他怎麼樣吧。

畢竟自是白月光,吧?

不過這樣的他好像有點欺負人。

正陷入自責之中的他,嗓子忽然吸入兩口涼氣,敏感地咳嗽兩聲。

那分自責和愧疚瞬間也隨之愧疚『蕩』然無存。

自昨晚受了那麼多欺負,一下怎麼了?

「兩人氣氛不,稚稚是不是在生氣?不然不會這樣說話。」

「工黨第一次守著直播,期待已久的現場撒糖呢!」

「我覺得應該是鬧矛盾了,不過情侶之間吵架是常事,安啦。」

「還好吧,小情侶吵架分鐘的事,馬上和好。」

這時,沈時驍的電話響起,他緩緩出去,避開鏡頭去接電話。

桌子上只有夏稚一個人時,他的目光悄悄落在那杯熱飲上,最後伸出手指勾過來,抿了一口。

嗚嗚,還挺甜。

「嘶。第一次發現稚稚有點傲嬌。」

「不是說不喝嗎?口是心非hh。」

「沈總回來,發現裡面的熱飲少了,我看你怎麼交待?」

「小孩子似的。」

這時,餐桌旁邊來一名工人員。夏稚剛剛抬頭,正好接到一個任務卡。

負責送任務卡的工人員很神秘,壓著帽沿,完成任務後悄悄退去。

夏稚好奇地打開,細數上面的文字。

【本期任務︰需要讓您的伴侶主動親吻您或者說“我愛你”。要求︰不能以提問的方式誘導,只能通過一些行為達成目的。違規或者有完成任務者,均會在今天結束收到懲罰︰百米跳樓機。】

合上任務卡時,夏稚手指輕顫。

他雖然不恐高,但百米跳樓機實在遭不住啊!

心裡趕緊盤算完成任務的方法,但左右都有些行不通。

節目組真損!

怎麼不早點告訴他?

早點告訴他,他就不了。

剛把沈時驍得罪,就讓沈時驍說愛他或者主動吻他?

這不坑人嗎!

就他正愁如何完成任務時,沈時驍也回來了。

兩人氣氛延續剛才的寧靜,不過這次沈時驍隻喝了兩口咖啡,有再和夏稚說話。

夏稚心想︰完了完了,把自搞進跳樓機了!

休息完畢,兩人出餐廳,停留在門口不知道去哪裡。

遠處廣場響起悠揚的鋼琴聲,夏稚指著面,小聲提議︰“我們去逛逛?”

沈時驍比之沉默不少︰“嗯,你的。”

廣場上,有名愛好鋼琴的人在演奏,周圍湧動著許多圍觀群眾。

其實在國外,這表演不少,但今天能聚集這麼多人,足以證明演奏者琴技的高超。

一曲完畢,周圍響起由衷的掌聲。

人群中,一位身材高挑的歐洲面孔,拿起筆記本默默記下什麼。

夏稚心裡念著任務,眼神落在那架鋼琴上的藍『色』便簽上。

“凡是可以演奏以下琴譜者,有重金獎勵。”

夏稚隨意瀏覽一遍,頓時有了主意。

演奏者是一名金發碧眼的男孩兒,看著十七八歲。

趁他休息間隙,夏稚過去主動問好︰“請問,我可以借你的鋼琴完成任務嗎?”

金發男孩兒點頭︰“當然可以。”

本來圍觀群眾已經打算離開,但見鋼琴忽然坐上一名陌生的東方男孩兒,又駐足片刻,好奇地打量他。

夏稚深深舒了一口氣,暗暗打量著沈時驍,沖著家說︰“這首鋼琴曲,是送給我最愛的人。”

沈時驍默默望著他,臉上有太多的情緒,但手掌微微攥起。

隨著清脆的音符響起,夏稚修長的指尖在黑白琴鍵上盡情跳舞,演繹著靈活多變的舞姿。

這首鋼琴曲叫english country-tunes,難度可排進世界五,手指的靈活度要求很高。

夏稚整整練了五年,才把這首曲子學會。誇張的音『色』從指縫流出,他端坐在面,面容沉靜,手臂上動仿佛輕松悠閑,看起來不費吹灰之力,宛若貴族家庭的翩翩公子。

一陣春風拂過,他閉上眼眸,腦子裡想的全部都是沈時驍。

這首鋼琴曲就當告白吧。

不知道沈時驍能不能懂。

不知不覺,廣場上聚來更多的人,直播裡的粉絲,全部沉浸在這首鋼琴曲當中。

「好好啊!稚稚居然鋼琴彈得這麼好。」

「不是我吹,稚稚剛才往那裡一坐,非常有鋼琴家的範兒。」

最後一個音符漸漸散落四周,取而代之的是轟鳴般的掌聲。

夏稚站起身,朝著金發男孩點頭致謝,最後看向沈時驍。

所謂的禮物便是一個包裝精美的八音盒,打開後裡面有一隻小鹿蹦蹦跳跳地播放一首英文情歌。

當著所有圍觀群眾的面,夏稚抱著八音盒,過去遞給沈時驍,“送給你。”

他的愛意,沈時驍應該明白了吧。

所以不要生氣啦!主動理理他!

「啊啊啊啊,終又甜了!」

「所以稚稚彈鋼琴,就是想送沈總一個禮物嗎?」

「雖然兩個人可能在鬧什麼扭,但是也很甜。」

「稚稚的鋼琴彈得不錯啊!我剛才在網絡上搜了搜,發現這首譜子,真的超級難。」

「所以說我們稚稚,無所不能啊!」

望著眼的八音盒,沈時驍小心接過,愛不釋手地撫『摸』著,最後卻淡然地說了句︰“謝謝。”

夏稚有到自所期待的話,失落地應了一句。“我們去郊外的花海吧。”

等他們正要離開時,夏稚忽然被身後的男人喊住。剛才這個男人一直留意著夏稚,趁這個機會趕緊上。

“我是一名電影編劇,無意中看到你的表演,覺得你能勝任我們電影中的一個角『色』,想邀請你參加演出。”

演戲的事情,夏稚需要和經紀人商量,況且也不知道方的詳細情況,互相交換名片後,和沈時驍離開。

乘坐直升飛機,來到郊外的花海只需十分鐘。

這裡是照片聖地,有許多情侶專門來這裡合影留念。

夏稚跟在沈時驍旁邊,問︰“我們直接做熱氣球,還是在底下合影?”

沈時驍很沉默︰“你的。”

夏稚收回目光︰“那我們直接做熱氣球吧。”

熱氣球可以在上面停留一段時間,為此,夏稚特意采買準備了一些食物和水,隨著沈時驍踏上去。

上去之,他看見熱氣球的啟始地點立著許多宣傳牌,牌子上是一些情侶的合影留念,和宣傳冊上的圖差不多,應該是景區為了招攬遊客的手段。

熱氣球緩緩升起,夏稚心情卻越來越down…

沈時驍太沉默了。

上升到一定空間,夏稚拆開零食袋子,主動分享給沈時驍,“嘗嘗,特好吃。”

沈時驍手中擺弄著八音盒,淡淡道︰“我不餓,你自吃吧。”

夏稚收回手︰“哦。”

外面的風景不錯,夏稚卻什麼心情再看。

他本來就是話多的『性』子,上午故沉默憋了半天,下午又和沈時驍乎交流,忍得有點痛苦。

終忍不住,他問︰“你今天怎麼不說話?”

沈時驍︰“你不想理我,我不想讓你添堵,自然少說話。”

夏稚辯駁︰“我那是開玩笑呢。看我都把最珍貴的八音盒送給了你?你一點都不感動嗎?”

沈時驍看了他一眼,有回答。

“如你不喜歡,還給我。”夏稚有點生氣,伸出手想去搶八音盒,卻被沈時驍攔下,“送給人的東西,還能要?”

夏稚︰“我看你不喜歡。”

沈時驍微微挑起眉眼︰“有不喜歡,還湊活。”

「這兩人幼稚嗎?」

「今天兩人都好傲嬌哈哈。」

經過剛才的爭執,兩人的氣氛卻比之好了不少。

夏稚趁熱打鐵,從熱氣球中,掏出花海的宣傳冊,眼眸悄悄轉了轉。

“我剛才上來之,特意留意,他們說情侶之間要有比較親密的合影留念,不然不讓下去。”

「??誰說不讓下去?」

「稚稚,你就編吧。」

「好家夥,哪裡有這樣的好事?我也和我男朋友去。」

「靜靜地看你胡說八道。」

沈時驍明知故問︰“那怎麼辦?”

夏稚故無奈︰“那我們只能按照宣傳冊上的照片,擺拍一些照片嘍。”

沈時驍眼楮垂至眼底,讓人看不出什麼情緒,只是低聲回了一句︰“可以。”

宣傳冊上的照片,都是一些摟摟抱抱,夏稚覺得不刺激。

翻了許久,他終找到一張略微親密的情侶合影,舉著它道︰“我們試試這個吧。”

照片上,小情侶之間抱得很緊,其中一個人正深情地擁抱方,纏綿擁吻。

沈時驍眼神帶著探究︰“確定這張?”

夏稚點頭︰“確定。”

沈時驍︰“好,拍吧。”

熱氣球裡,兩人支起自拍桿,準備拍攝。

底下正在觀看直播的工人員竊竊私語。

“夏稚應該能完成任務吧?跳樓機好恐怖啊。”

“放心吧,他們肯定能完成任務。”

“你為什麼這麼篤定?”

“噓,告訴人哦。因為給夏稚的任務卡,是沈總花重金臨時安排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