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聯姻後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36章 nbsp; 稚稚前男友回來了
「哈哈哈, 這就是雙標嗎?」

「明目張膽的偏愛,我磕了。」

此時,沈時驍已和家告別, 朝著夏稚跑去, 彈幕中燃放煙花特效,第一期錄製到此結束。

石柱挪動雖然容易,方才夏稚為了拚擺出造型, 已耗費不少力,手被磨得有些疼。如果剩下的石柱再挪回原位,他的手明天估計會很多水泡。

沈時驍過來牽他的手,檢查一番確認沒事後, 示意他去休息, 自己替他來。

夏稚沒走,而是黏糊地手覆在他的手掌上,說︰“我們一。”

其他工作人員忙著收取儀器, 能幫助他們的人手不多。夏稚注意到, 有一位身材高挑的混血青年,一直在幫他們的忙,移動石柱。

夏稚詢問離他最近的攝影師︰“那位是?”看他衣品和質, 不像是普通的工作人員。

攝影師回︰“奧, 他是咱們節目組特聘的造型師,前天來的。是法國一個有品牌旗下的藝術總監。”

夏稚恍然悟, 怪不得節目組提供的衣服款式和面料不錯。

終於將石柱還原,夏稚和沈時驍離開前特意和那青年揮手,“謝謝您的幫忙。”

青年聽到夏稚的聲音後微怔,而後笑了聲︰“不客。”

雖然衛視版第一期還未剪輯出來,是今晚已封頂三個熱搜。

#沈總教你辨別綠茶的方式# #型雙標場# #時夏夫夫#

許多剪輯博主將每對cp的互動單獨放出, 特別是夏稚和沈時驍的互動,由於產糧太多,整段視頻是其他cp的三倍。

超長的時間沒有阻擋家的熱,看完十分鐘的小片段,居然有意猶未盡的意思。

夏稚和沈時驍的侶超話應運而生,火速沖進cp話題榜單前十,吸引了一票粉絲。

「沈總好浪漫,為了給稚稚驚喜,提前放了戒指。」

「如果我男朋友對我這麼好,我得幸福地上天。」

錄製完本期綜藝,嘉賓們有三天的休息時間,隨後繼續錄製第二期。

收到節目組還給自己的錢包後,夏稚朝沈時驍笑道︰“我們明天打算去哪裡玩?”

沈時驍︰“你不是做了攻略?按照你說的做就。”

當天晚上,夏稚披著毯子,窩在沈時驍懷裡將攻略檢查一遍,規劃好明天的行程安排。

“去吃當地有的早餐——去巨石鎮合影——侶橋打卡。”合上攻略本,夏稚詢問︰“怎麼樣?安排得不錯吧?”

沈時驍看著手機,有些猶豫地回︰“嗯,。”

“那麼冷淡?”夏稚將本子塞到枕頭底下,試探地問︰“你是不是不喜歡去?”

沈時驍看向他︰“沒有,公司有事,只要和你在一,去哪裡。”

得到滿意地回答,夏稚彎眉眼︰“好,那我們睡覺。”

沒過多久,夏稚躺在沈時驍的臂彎裡,發出均勻的呼吸聲,安靜地睡著了。

沈時驍摟著他的腰,將他小心翼翼調整姿勢平躺在床上,隨後來到寫字台前辦公。

公司那邊有些緊急的要事處理。

據董事會那邊的眼線報告,林陌不知時居然和那幫人勾搭上,告訴那幫老狐狸,他在海外還有一家企業。

從他媽媽接替父親上任董事長開始,劉董、許董為首的幾個董事,明裡暗裡找麻煩。

這次也不知道要搞出什麼蛾子。

據推測,那幫人應該盯上了他們集團未來三年最的貿易合作案。

由於時差關系,凌晨三,沈時驍依然在和合作夥伴討論合作案的詳細信息。

這件事他的下屬本邀他回國處理,他看著夏稚興致沖沖的模樣,不願讓他沮喪,趕緊事處理好,明天專心陪他遊玩。

對方仿佛越聊越感興趣,最後主動問︰“我明天正巧過你們的國家,不如我們當面聊?”

沈時驍思索片刻︰“嗯。”

清晨待夏稚『迷』『迷』糊糊醒來時,發沈時驍已穿戴好裝,不由的好奇︰“這麼早嗎?你等等我,我馬上。”

“稚稚。”沈時驍來到窗前,夏稚才看清楚他身後的行李箱。“公司有些急事,我三天后馬上回來,不會耽誤下期節目的錄製。”

夏稚剛睜眼,眼下才徹底清醒。

沈時驍坐在床邊拍了拍他的手背,“抱歉,等下次我好好陪你幾天嗎?”

夏稚浮笑意︰“嗯,沒關系,反正綜藝要錄製很久,你注意安全。”

手機響應該是到了飛的時間,沈時驍帶著歉意,吻了下他的眼楮,拉著行李箱匆匆離開。

夏稚望著空『蕩』『蕩』的別墅,一時之間什麼興致怏怏,耷拉著腦袋躺回床上。

打開枕頭底下的旅遊攻略,指腹摩挲著繪製的景,他悵然地嘆口,將它放進抽屜裡。

未來三天,他估計要靠外賣為生了。

嗚嗚嗚,難受。

沈時驍離開的消息似乎嘉賓們知道了,他們單獨建立一個小群,許芸在裡面呼喚夏稚。

許美女︰稚稚,一出來玩?

夏稚︰你們夫妻恩恩愛愛,我才不去當電燈泡。

秦業[email protected]夏愛,我們今晚包下一間酒吧,一來喝酒啊,自己多無聊?

秦業和夏稚交一般,夏稚未料到秦業會主動邀請自己。

梁思越附和︰稚稚,一吧,家去。

考慮再三,夏稚答應。

一個人在這麼的別墅度過三天,確有些孤單。

到了晚上,夏稚鎖好門準備前往酒吧時,遇見了一位熟悉的人。

是昨晚幫他挪動石柱的造型總監。

他叫艾瑞克。

夏稚主動和艾瑞克打招呼,順嘴一問︰“你要去哪裡?”

艾瑞克回︰“秦業包下酒吧,邀請節目組的人去玩。”

夏稚︰“這樣啊,那我們一去吧。”

艾瑞克雖然不是英國本地人,他在這裡特意租賃了一輛車,方出行。

夏稚坐在副駕駛︰“謝謝你載我去,這裡打車得等很久。”

紅綠燈間隙,艾瑞克朝夏稚笑著,眼神在他身上停留很久,直到身後的出租車鳴笛,才回過神啟動汽車。

酒吧離節目組安排的住宅區不遠,只有15分鐘車程。

下車後,外面刮風,艾瑞克見狀,主動拿出車裡多余的外套給夏稚,“停車場離酒吧有一段距離,披上吧?”

夏稚禮貌拒絕︰“不用,我抗凍。”

不知為,當他說出這句話時,艾瑞克的眼神很奇怪,喃喃地說了一句︰“是嗎?看你的樣子,我還為你抵抗力比較差。”

夏稚笑了︰“你在說我嬌?”

艾瑞克︰“我沒有,這是你的理解。”

兩人邊走邊聊天,很快來到酒吧門口。

秦業在娛樂圈是正當紅的小生,也是出了的愛玩兒花心,不過去年他和王卿結婚後,家為他開始收心,遇見了真命天女。

殊不知當今天家看見他周圍坐著四五位混血模特,而王卿無動於衷時,有多麼的震驚。

許芸發夏稚的到來,連忙招手示意。夏稚坐在許芸許芸和她丈夫身旁,笑著打趣,“我就是個電燈泡。”

許芸狹著笑︰“你家老公特意拜托我多帶著你玩,所你不是電燈泡。”

提到沈時驍,夏稚表輪廓變得柔和,語有些︰“他自己走了,還拜托別人。”

許芸拍拍他的腦袋︰“男人嘛,事業忙正常。沈總願意抽時間陪你錄製綜藝,已很不錯啦。你為他願意回國?來回不算上其他時間,光在空中就得二十多個小時,肯定很累。”

夏稚捧著果汁,笑得意味深長︰“芸姐,您怎麼突然幫他說話?”

許芸是個直『性』子,話說︰“姐這不是收了你家老公好處嗎?”

“什麼好處?”

“他說這幾天我讓你開心一些,就我一直要的奢飾品代言給我。所這幾天你就是我的心肝小寶貝,有什麼要求和姐姐提。”

夏稚揚嘴角︰“行,姐姐。”

許芸笑得明媚,一旁的老公無奈地摟著她,滿臉寵溺。

這邊的動靜不小,吸引了梁思越和鄭希的注意。昨天晚上開始,因鄭希在節目裡的行為,就被不少路人詬病吐槽,說他不尊重前輩和其他嘉賓。

雖然很懟回去,為了形象著,他著還是先暫時忍吞聲和許芸道個歉,然後在微博發一張兩人的合影堵住網友地嘴,這件事也就翻篇了。

偏偏許芸根本不搭理自己,幾次視線和許芸踫撞,拿著酒杯過去,被對方冷漠回應。

這幾天和梁思越錄製節目本來就夠憋屈,其他人還給他臉『色』看,他哪裡受得了?

酒吧的氛越來越熱絡,秦業身旁的幾個模特跑到台上跳舞,引得陣陣歡呼聲。

夏稚問許芸︰“他這樣不怕被人曝光嗎?”

許芸回︰“他很會做人,常送節目組的人禮物,況且王卿不管,別人不會湊熱鬧,畢竟今晚是我們的人,曝光會被揪出來。

夏稚微微嘆口,拿出手機打開與沈時驍的對話框。

對方應該到了吧。

這裡又吵又悶,夏稚不喜歡這種場合,端著果汁去外側的『露』台清淨一會兒。

風很,夏稚眯著眼楮俯瞰著英國地夜景。

這時,身後忽然出一道聲音。

“獨自站在這裡,是心不好嗎?”說話的人是艾瑞克,朝著夏稚走過來,手中還拿著一杯熱拿鐵。

夏稚小聲說了句謝謝,扶著圍欄︰“沒有心不好,只是有一個人。”

艾瑞克後背倚著圍欄,離他不遠。

“你就不好奇為什麼我的中文這麼好嗎?”

夏稚怔了怔,隨後微笑︰“你喜歡中國?”

艾瑞克搖頭︰“我是法國人,留學時遇到了我這輩子最喜歡的人。因為他是中國人,我為了能和他離得近一些,特意學的中文。”

夏稚評價︰“你很厲害。”

艾瑞克依舊看著他︰“其我還有一個外文字,叫...glacial。”

“啪”地一聲,夏稚手中的咖啡掉在地上,弄髒了他的褲角。他有些驚訝,也有些無措。

再次打量艾瑞克,對方的身形好像和夢中的人差不多。

難倒面前的人真的是他前男友?

忽然到對方的職業是設計總監,那麼一定會畫畫吧。

這麼來說,和他的夢境果然撞了。

夏稚目前難接受這件事。

他沒到glacial居然這麼快就出了。

艾瑞克的眼神本帶著些忐忑,看見夏稚的舉動後,那麼不安迅速消失。

夏稚輕輕向後挪動一小步,手扶著圍欄盯著樓下。

沉默許久,他問︰“你就是glacial?”

艾瑞克︰“嗯,我還為…你不願意見我。你離開這麼久,我好你。”

夏稚艱難地說話︰“我、我沒到你會來這裡。”

他在腦袋很疼很暈,迫切地要離開。

艾瑞克︰“稚稚,自從你幾年前突然失蹤,我沒日沒夜地找你。後來找不到你後,我放棄了。我為...你離開只是和我分手,又不好意思當面提出來而已。”

夏稚急促地吐了一口。

果然,glacial沒有和他分手,是他突然遭遇的車禍,才讓兩人分開。

他解釋︰“我當年出了車禍,後來因為量失血,暈厥傷到了腦袋,至於前的記憶出問題,留學的事不記得了。”夏稚攥著圍欄,眼神始終盯著地面,不敢直視艾瑞克。“後來我母親擔心我,才我接回國。”

艾瑞克朝著夏稚慢慢靠近︰“所你不是故意扔下我對不對?”夜『色』下,艾瑞克的表染上一絲喜悅,就像擁有了失而復得的寶物。

“對!是!”夏稚向後退了一步,“我已有了最愛的人,所只能和你說句抱歉。”

艾瑞克表黯淡︰“你和他認識多久了?”

夏稚回答︰“時間不長,愛意不淺。我知道這件事對你不公平,所我誠心地向你說句對不。”

“你要補償,就直接和我說,我會盡力賠給你”

路燈下,艾瑞克身形僵硬,像是不能接受一般。

“補償...你覺得我來找你,就是和你要補償嗎?我當年找你未果,放棄了。直到今天偶然遇見你,雖然我很激動,控制不住自己要擁抱你,我意識到這是一檔侶節目,你身邊的男人應該是你的伴侶,所我沒有打擾你。聽你說你不是故意丟下我,我很開心,這樣就夠了。”

一口說完這麼多話,艾瑞克臉『色』有些發白,扶著圍欄落寞地躬著身子,“我知道姓沈的那位先生,是你的伴侶。我不會告訴他我們倆的事,也不會打擾你們的感,你放心吧。”

夏稚心五味雜陳,盡管艾瑞克的表很憐,他別過頭狠心道︰“謝謝你。”說完,他快步離開。

月『色』下,艾瑞克落寞難過的表漸漸變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城府深沉的眼神。

他確和夏稚關系很親密,確切來說,他是夏稚法國留學時的舍友。

入學第一天見到其他專業地新舍友時,他從未遇見過長得如此好看的東方男孩。

相處的過程中,『性』子隨和多才多藝的夏稚,在學校興趣社團很受歡迎。

夏稚是表演系的學生,有很多展示的機會,每次輪到他們小組表演歌曲,禮堂的座位總會爆滿,台下很多同學是夏稚的粉絲。

有那麼多的人喜歡夏稚,艾瑞克的喜歡很不眼。他是夏稚唯一的舍友,有別人永遠無法企及的接近機會。

一年半裡,他將自己全部的耐心細心毫無保留地交付於夏稚,對方依然對他客疏離。

人節那天,夏稚告訴他,自己有了喜歡的人。他晴天霹靂,卻依然微笑著祝福。

他常問夏稚關於那個人的詳細信息,夏稚瞞得跟緊,誰不說。

他每天能看見夏稚背著畫板去找那個人,很嫉妒。

終於有一次,他沒忍住,偷偷看了夏稚在一個軟件新發的消息。直到那時他才知道,夏稚的男朋友叫glacial。

第二天,夏稚消失了。

學校的領導通報的是夏稚出了嚴重的車禍,已被送回中國治療。

他向學校詢問夏稚在中國的詳細住址,校方卻保護學生隱私的義拒絕了這個要求。

中國那麼,他怎麼去找夏稚?

這件事,他也就慢慢淡忘了。

他曾過,夏稚的男朋友glacial,知不知道他出了車禍呢?

夏稚和他說過,他媽媽不允許他在國外戀愛,所夏稚的男朋友好像只有他知道。

不知為,他心裡莫的愉悅。

他得不到夏稚,那個人也得不到。

轉眼幾年過去,他沒到居然能再次踫見夏稚。

夏稚比前成熟了不少,高挑秀,眉眼和五官越發深邃精致。

還是那麼的令他著『迷』。

本和夏稚打聲招呼,卻意外發了一個驚天秘密。

夏稚不認識自己了?

是和那場車禍有關嗎?

或許是出於年少的意難平,一個決定在他心裡生根發芽。

如果他假扮glacial,會怎麼樣呢?

這一夜,夏稚在床上輾轉難眠,不停地打開微信,看著置頂的三個字。

慶幸的是,艾瑞克人很好,沒有打算糾纏他,或者責怪他。

艾瑞克越這樣,他越自責。

這件事到底要不要告訴沈時驍?

心臟跳得越來越快,已凌晨四了。斂著憔悴的眼眸,他緩慢入睡。

一直睡到下午四,他被一陣敲門聲叫醒。

打開門,艾瑞克站在門前臉上寫滿擔憂,“我早上過來給你送早餐,你沒有回應,我很擔心。剛才終於忍不住,多敲了幾聲門,抱歉。”

艾瑞克的語很憐,抱著飯菜的模樣,輕易讓人動容。

夏稚淡淡地說︰“謝謝。我昨晚沒休息好。”

艾瑞克關心地問︰“怎麼失眠了?我那裡有治療失眠的『藥』,給你拿一些?”

夏稚委婉拒絕︰“不用,我平時睡得不錯。”

艾瑞克笑了笑,端著飯菜問︰“我幫你送進去嗎?”

夏稚眼神猶豫,最終搖頭︰“抱歉,家裡只有我一個人,不太方。”

艾瑞克沒有多說什麼,將一些水果和飯菜交給他,叮囑︰“這是我親手做的飯菜,當初特意為你學習中國菜,味道不錯。”說話時,艾瑞克一直悄悄打量著夏稚的表,每一個字,是他昨晚練習幾十遍的結果。

他這般卑微示弱,沒有人會拒絕他。況是對他有愧疚的夏稚。

夏稚輕輕嘆口,對上艾瑞克那雙充滿期待的眼神︰“昨晚不是說好,不打擾我和我先生嗎?你這樣,我很為難,飯菜請你拿回去吧。”

門關閉,艾瑞克不置信地蹙著沒,他的計劃居然失敗了?

今晚,許芸邀請夏稚一去看電影。夏稚沒心,架不住許芸盛地邀請,隻好隨他們一同前往。

令他意外的是,他鄰座的人居然是艾瑞克。艾瑞克無害地笑著︰“聽說許芸姐要看電影,我托她幫我買一張。一看電影才有滋味。”

夏稚看向許芸,許芸朝他小聲說︰“艾瑞克是非常有的設計師,和他搞好關系,對你的幫助很。”

知道許芸沒惡意,夏稚輕輕頭。

電影的時間不短,夏稚劇基本上沒怎麼看進去,身旁的人讓他如坐針氈,要逃離。

無聊搜索微博,他忽然刷到了那條戒指的秘密。

與此同時,夏稚暫居的別墅,門被推開。

沈時驍朝身後的人說道︰“辛苦你了,這麼晚專門送我來。”

那人回︰“舉手之勞,誰讓你老婆心切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