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聯姻後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23章 第23章白月光不回來,你會接受……
1

“他去哪裡了?”沈時驍焦急地來到夏稚的衣櫃前, 開後發現夏稚己買的衣服竟然全部見了,裡空空如也。“你明知他表情太,為什麼告訴我?”

傭人瞧著眼前的情景, 十有八九夏稚離家出走了。

害怕地︰“可我們知, 夏先生出差還別的原因,敢冒然擾您。”

沈時驍青著臉,又走進夏稚臥室裡的浴室, 才發現刷牙杯、吹風機等東西被夏稚帶走,心中的煩悶和焦灼越升越高。

院子裡汽車的引擎聲響,沈時驍握著方向盤卻久久沒有啟動。

他連夏稚去哪裡了知。

壓抑的汽車空間內,一根香煙被燃。沈時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給顏文清了一通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

顏文清︰“沈總, 有什麼事嗎?”

沈時驍︰“稚稚在你們節目組嗎?”

顏文清︰“沒有,我們節目組最近在m區半山腰錄製,報上來需住酒店的名單裡沒有夏稚。”

“謝謝, 我知了。”

沈時驍右手搭在方向盤上, 狠狠地拍了一下,目光望向遠方。

外下雪了,氣溫很冷, 夏稚能去的地方除了那破舊的筒子樓, 別無他去。

半小時後,沈時驍的轎車停在樓下。

雪勢很大, 才站在樓下片刻,大衣的肩膀處便落了一層的雪。

沈時驍抬頭望著夏稚家裡的窗戶,黑漆漆的,沒有一絲亮光。

難沒回家嗎?

果然,他站在門口敲了許久的門, 也無人應答。

這時,夏稚對門那戶忽然開門。

一位年近70的老爺爺。

沈時驍問︰“您,這家的人今天回來過嗎?”

老爺爺回︰“沒有,他搬走久了。”

“謝謝。”沈時驍斂著黯淡的神『色』,準備離開。

“這孩子命苦啊。”老爺爺語氣心疼,“當初他媽媽去世,他己著手辦的所有葬禮,捧著他媽媽的骨灰,在街頭哭了淚人。”

“據他爸爸把他們狠心拋棄,這孩子沒什麼錢,房間裡的家居從手市場淘來的,為了剩人工費用,己硬生生把家具從一層搬上來,手磨出血泡了。”

沈時驍背對著老人,輕輕應了一聲,一步一步走下昏暗狹窄的樓梯。

沈時驍停在車前很久,直到大雪堆積在他的肩膀處,漸漸化雪水滲透大衣時,才僵硬地開車門。

在法國收到夏稚的消息時,他對夏稚的遭遇有所了解,但浮於表,往往細節的傷痛最為誅心。

如果…如果他一直沒有找到夏稚呢?

那麼夏稚得受多少罪,吃多少苦。

倘若沒有他,夏稚能被其他人疼愛,也挺的,至少會獨對那麼痛苦的事。

他豁然想通。

雙手被凍得僵硬失去知覺,沈時驍顫著手撥通夏稚的電話。

然而,對冰冷的聲音傳來。

您撥的電話已關機。

沈時驍雙臂撐在方向盤上,腦袋深深地埋在上。

——

半山腰,夏稚和小胖拖著三個超大的行李箱,氣喘籲籲地站在賓館前。

這雪也太大了吧。

嗚嗚,人倒霉的時候,幹什麼順。

夏稚容易撥通顏文清的電話,厚著臉皮告訴人家己臨時改變主,想住在酒店。

顏文清接到電話,立刻下來接他。

看見狼狽的人,他問︰“這麼大的雪,你們倆怎麼等等?”

“我們到途中才開始下雪的。”

方才的汽車上,夏稚心臟提到嗓子眼,生怕一留神車子滑進山崖外,一命嗚呼。

他還沒火呢,可能死。

顏文清笑了笑,給他們倆開了兩套房,“你們挺幸運,這酒店最後兩套公寓式房間,早休息吧。”

小胖感激地拿著房卡,他這個助理差事錯,居然還能蹭到豪華套房。

告別後,顏文清撓撓腦袋,他總覺得己有什麼重的事情沒和夏稚交待。

開空調,夏稚脫掉沉重的羽絨服,蜷縮在沙發上的角落給手機充電。

他開始『舔』傷口了!

手機充上電,來沈時驍的未接電話蹦了出來,夏稚一個鯉魚挺坐身,端端正正望著手機的聯系人。

沈時驍錯電話了。

一定!

他把己趕走了!

啊,其實己玻璃心臉皮薄,思待在沈家。

關掉手機,夏稚決定忽略這件事,剝一顆橙子,開始獨『舔』傷口。

而回到房間的顏文清終於想心中惦記的事情。

他得告訴沈時驍,夏稚來節目組住了。

昏昏沉沉睡了一宿,本來可以在這裡玩兩天,等待錄製,奈何導演組一大早就來電話,讓第夏稚準備錄製前的培訓。

幸他提前來了。

這半山腰的大型旅遊度假區新修建的,裡但有許多玩的遊戲設施,還有各種娛樂場館。

第三個劇本的名字叫做《夢想》,講述的一群擊劍運動員為夢想榮譽而戰的故事。

因為學員們對擊劍並了解,所以錄製前節目組特為他們安排了培訓。

夏稚咬著包片暗暗吐槽。

擊劍?學員們如果知他學過擊劍,會會認為這節目組給他開後門?

怕了怕了。

顏文清在前剛講完今天的流程,忽然cue夏稚,“稚稚,我看你的簡歷上,你學過擊劍對吧?”

夏稚僵硬一笑︰“花拳繡腿而已。”

呃,非得當眾告訴大家嗎!

培訓開始,考慮到學員們的基礎,這次教練隻教大家一種——花劍。

換擊劍服,夏稚慢條斯理地整理袖口,修身帥氣的擊劍服勾勒出優越的腰線。

末了,他揚著脖頸甩了甩頭髮,戴上罩。

梁思越一直在他身後,待他穿衣服走上前問︰“你學過擊劍多久?”

隔著罩,夏稚笑了笑︰“沒多久,學著玩。”

梁思越輕輕量著他拿劍的姿勢,開玩笑︰“看你這架勢,可像學著玩的。”

的確如此,夏稚小時候的擊劍教練國家隊退下來的老教練,專業嚴格。

夏淮山隻想讓他把擊劍當作業務愛,他估計走專業運動員的路線。

咳咳,就身板有單薄。

後天努力培養還可以拯救一下的!

很快,教練開始認真講解,擊劍的規則很簡單,劍尖帶有感應器,準確刺進對方有效部位一次為一,有效擊數多的為勝利。

這次錄製,學員們有的飾演訓練隊隊員,有的飾演教練,戲份最重的夏稚和紀雲飾演隊伍內績最優異的兩名學員。

紀雲練得很認真,還會時常停下來幫教練指導其他人,他告訴大家,己也接觸過擊劍運動,所以領悟得快一些。

導演和編劇在一旁看學員們訓練,暗中商量一件事。

劇本中夏稚和紀雲比賽多次,讓誰贏呢?

畢竟這直播,假裝輸掉弄會顯得太假。

編劇眼神煥發著大膽的想法︰“誰贏誰輸看現場,讓他們真正的去比一下吧。”

雪過天晴,冬日的暖陽順著窗戶映進來,落在汗流浹背的學員身上。

夏稚剛才和教練玩了一局,許久未練,雖然生疏少,但酣暢淋灕,有一種棋逢對手的感覺。

出劍速度快,動作漂亮敏捷。

這教練給夏稚的評價。

摘下罩,他的額頭沾著細密的汗滴,因劇烈運動唇『色』正紅,眼眸輕輕一彎,散發著青春洋溢的氣息。

梁思越身旁的許影后趣︰“你很關注夏稚。”

梁思越淡淡地回應︰“關注學員理所當然。”

休息時,學員們交流技法,夏稚把己的礦泉水特撕裂了一個小口,引大家的奇心。

“夏稚,這幹什麼?”

夏稚︰“半瓶水,這我的就會跟你們混了。”

“弄混了再拿新的唄。”

“啊。”

學員們小有名氣的網紅或者練習生,家境殷實,富代一抓一大把。對於夏稚這種行為確實感覺很新鮮。

“節約用水嘛,而且東西錢買來的。”

經歷上次夏家私生子事件,大家對夏稚家庭條件有所耳聞,這下子又拐到夏稚老公身上。

“夏稚,你家那位幹什麼的?”

“我感覺上次他請大家吃飯,條件應該錯,家境挺的吧?”

夏稚背靠著牆,想沈時驍。

眼瞧這架勢,三年後他們倆估計得各奔東西。

還讓大家知他和沈時驍結婚的事了,萬一白月光回來,聽類似風言風語,再讓兩人心生隔閡。

嗚嗚,他可真個『迷』人的小天使。

於他胡咧咧︰“昂,就普通人而已,脾氣有悶,太愛話。”

學員們的八卦心至於此,接著︰“上次請大家吃的那頓飯挺貴的,讓你老公破費了。”

夏稚眉『毛』一揚︰“他上次惹我生氣,那賠罪呢。估計一頓飯下來,他年的私房錢沒有了。”

“原來這,然我們請回去吧?”

“用用,私房錢沒有正,有錢容易變壞。”

“你老公從事什麼工作?”

“呃,醫生。對,就醫生。”

永遠醫他心病的醫生!

拿著手術刀割他心臟的醫生!

明白一切真相的顏文清笑了笑。

夏稚可真會演。

——

午餐時,夏稚端著餐盤獨坐在桌子上。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微信沒有新的消息,也沒有未接電話。

看來沈時驍昨晚真的錯了。

帶著出的落寞,夏稚咬著排骨,瞬間覺得香了。

這時,梁思越端著餐盤坐到他的旁邊,笑著問︰“有人嗎?”

夏稚︰“沒人。”

梁思越︰“一吃。”

桌子長度一般,兩人並肩而坐,挨得挺緊。

偶像坐在身旁,夏稚略顯拘束一些,喝湯的動作變小了。

梁思越瞧了他一眼,“住在酒店,你先生會想你嗎?”

提沈時驍,夏稚神情稍顯黯淡。

他才會,他建議我住酒店呢。

察覺到夏稚的低落,梁思越覺再詢問,讓出己的可樂雞翅,“嘗嘗,味錯。”

夏稚拿著筷子猶豫秒,最終沒有夾,隻笑了笑表示感謝。

餐廳被節目組包下,很熱鬧。

這時,顏文清接到了一個電話,行『色』匆匆地放下筷子,朝著樓梯跑去。

夏稚望著樓梯很久,猜測應該有重的事吧。

一會兒,門口傳來顏文清的笑聲,他引著沈時驍進來,關心地問︰“沈總還沒吃飯吧?看看喜歡吃什麼,我讓別人給您準備。”

沈時驍目光落在餐廳內,很快找到夏稚,也看見了夏稚身旁的梁思越。

“隨便拿一些就,最近生病沒胃口。”

沈時驍上次探過一次班,但只和導師們吃過飯,學員們還未見過他。

這會兒學員們全部熱情地和他招呼,畢竟就連沈氏娛樂的簽約藝人,一年也鮮少見沈時驍。

夏稚收回腦袋,連忙扒了口飯菜。身旁的梁思越言語,“風雪這麼大,沈總怎麼突然來了?”

夏稚小聲bb︰“誰知呢。”

端著餐盤的沈時驍並沒有同顏文清坐在一,而隔著很遠,穿過張餐桌,來到夏稚和梁思越前。

夏稚能感覺到,乎餐廳中所有的目光若有若無地聚集過來。

他的脊背漸漸繃直。

“請問我可以坐在這裡嗎?”沈時驍沖著梁思越。

梁思越頓了頓︰“嗯,可以。”

他剛騰出對的座位給沈時驍,料沈時驍然而然地餐盤放在夏稚和梁思越的中間。

梁思越有些解,而夏稚則刻別過頭去。

幹嘛和人家坐在一!

人家對外有老公!

名草有主!

你沒機會了!

僅僅十秒的僵持,梁思越主動拿著餐盤,坐到兩人對。

沈時驍坐下後,沒有什麼多余的表情,從餐盤上取出一小壺醋,徑直倒進條中。

前充斥著一股山西陳醋的味,夏稚眨巴眨巴眼,無辜地咬了口排骨。

三個人的共餐,一個話的人沒有。

就挺尷尬的。

梁思越主動詢問︰“雪天山路危險,沈總來這裡忙什麼事嗎?”

沈時驍回︰“嗯,我老婆在這邊,我來找他。”

“噗嗤!”夏稚差被湯嗆到,狼狽地捂著嘴巴猛咳。

“沒事吧?”梁思越關心地遞去紙巾,料沈時驍快他一步。

沈時驍︰“慢喝。”

梁思越眼神中帶著些奇怪,但並沒有過多表現出來。

一頓飯,夏稚吃得很難受,竟顧盯著那瓶山西陳醋愣神。

這時,梁思越忽然問︰“稚稚,你家先生平時醫院的工作忙嗎?”

沈時驍聽聞,攥著筷子的手指微微彎曲,隨後筷子擺在碗邊,目光直視前方。

夏稚渾身一緊。

喂!怎麼端端提這件事!

“嗯,還行,平時算太忙。”

沈時驍嘴唇張了張,眼神愈漸黯淡,撂下筷子。

碗裡的條他隻吃兩口,持續冒著濃鬱的陳醋味。

夏稚埋著頭,小聲bb。

希望梁思越再問了。

可梁思越沒有get他的信號,笑著︰“你先生醫生的話,肯定很細心,生活上體貼照顧你。”

夏稚尷尬地附和︰“還行吧。”

吃完飯天『色』早,導演叮囑學員們注休息,準備明天直播。

明天競賽模式,35-25。

大家住的酒店雖然算上星級,但設施錯,房間整潔舒服。

電梯按鍵逐一亮,漸漸電梯中只剩下顏文清、沈時驍和夏稚兩人。

夏稚住在頂層,和導師和工作人員同住一層。

顏文清進門後,走廊中只剩下兩個腳步聲,夏稚站在門前抬頭看了沈時驍一眼,問︰“你在這裡住嗎?”

沈時驍︰“嗯,路況太差,下山。”

雖然很想問沈時驍為什麼來這裡,但夏稚忍住了。

他才問呢。

“那我先進去了。”夏稚刷卡進門,“咚”地關上。

對著冷冰冰的門,沈時驍抿著唇,靠在牆壁處低著頭。

而夏稚進去後也沒立刻離開,而偷偷『摸』『摸』地扒著貓眼,量門外的動靜。

沒有腳步聲,沈時驍沒離開嗎?

莫非有事和己?

糾結很久,夏稚輕輕拉開一條門縫,『露』出腦袋東張西望。

果其然,沈時驍就靠在近處的牆壁。

目光觸踫,夏稚問︰“你有事嗎?”

沈時驍精神看來一般,沉聲回︰“酒店沒有多余的房間了。”

夏稚看了眼走廊盡頭的窗戶,外知什麼時候,又飄大雪。

沒有房間怎麼辦?

己才主動收留他。

很沒骨氣!

沈時驍咳嗽兩聲,朝著他︰“進去吧,外冷,我聯系助理想想辦法。”

“嗯。”

夏稚應了聲,漸漸闔上門。

忽然,他『露』出腦袋輕輕歪著︰“住我這裡嗎?我可以收留你。”

唔!他可真個小天使!

那雙深邃的黑眸看他片刻,沈時驍︰“嗯,謝謝你。”

房間像小型一體式的公寓,有廚房浴室,家電種類齊全。

屋裡暖風開得很足,夏稚站在櫃子前『藥』箱拿下來,給沈時驍找感冒『藥』。

沈時驍狀態看來很差,靠在沙發上微閉著眼楮,有些憔悴。

昨晚他找夏稚找到半夜,早上收到顏文清消息,快馬加鞭趕來。

現在身體疲憊得很。

“吃這兩種『藥』得快,我經常吃。”

端來一杯溫水,夏稚交給他︰“吃完睡覺,感冒就了。”

沈時驍接過水杯,“果然,老公醫生,『藥』備得充足。”

夏稚差被逗樂,嘟囔著︰“他們一直問我,我總能我的老公你吧。畢竟我們三年後就會離婚,假設我以後爆紅,你就怕你的白月光知我們的事吃醋?”

沈時驍喝了一口溫水,嘴唇看來有些乾燥。

“他麼…我…”

“行啦行啦。”

“知白月光你的心頭寶,朱砂痣,別人永遠比上。”

夏稚語氣酸溜溜的,站身背著手︰“趕緊吃『藥』,明天才能。”

“。”

沈時驍如此聽話,夏稚心中有奇妙,免撞著膽子問︰“你今天來這裡幹什麼?”

沈時驍︰“給你送東西。”

巧巧,這時沈時驍的助理來敲門,給他送來一台衣物烘乾機和一盒蛋糕。

“我在你房間看見烘乾機遺落在門前,覺得應該你忘記帶了,便給你送過來。”

他的沒錯,那台烘乾機確實夏稚想帶走的。

但行李太多,根本塞進去。

隻忍痛割愛。

這裡在半山腰,天氣陰冷,酒店裡如果沒有這東西,洗乾淨的衣物很難乾燥。

但夏稚看到這台烘乾機,心底泛酸。看沈時驍這架勢想讓己在這裡長住了。

淦!

果然男人大豬蹄子。

除了他己。

“謝謝。”

收烘乾機,夏稚一聲吭地走到對床上,再話。

沈時驍能察覺到他的悅,但知為什麼惹他生氣,想了片刻,他拿著茶上的黑天鵝蛋糕走到夏稚床前,“我還給你帶了這個,我放到冰箱去嗎?”

夏稚裹著被子眨巴眨巴眼,“讓助理排隊買的?”

沈時驍搖頭︰“我己買的。”

聽他這,夏稚心情免來,聲氣地︰“你放冰箱裡,明天一吃。”

一個蛋糕就被哄開心,真沒出息!

到了睡覺的時間,夏稚跟酒店前台了一套被子給沈時驍使用,完電話便去洗澡。

很快,房間門被敲響,剛洗完澡的沈時驍過去開門。

門外的小胖嘰裡咕嚕喊著︰“稚稚,酒店給你送的被子送到我那裡了,給——”

當他看清楚沈時驍的臉後,慌『亂』地後退步,胖胖的肚子有些許顫抖。

他走錯房間了!

沈時驍認識他,一邊擦著頭髮上得水滴,一邊伸出手臂︰“謝謝,給我吧,夏稚在洗澡。”

關門後,小胖微微張著嘴巴,滿臉震驚。

他的稚稚被潛規則了!

還被沈時驍潛規則!

雖沈時驍盤亮條順又帥又酷,也很虧!

但夏稚有男朋友了嗎?

低落無助地蹲在牆角,小胖胖乎乎的身影略顯落寞。

稚稚會會被強迫的?

越想越害怕,他給夏稚發送一條微信︰稚稚,你還嗎?

夏稚剛洗完澡,隨手給他回︰“挺的。”

小胖松了口氣,但內心五味雜陳。沈總身材錯,但夏稚那小身板,也知禁禁得住啊!

“注身體。”小胖內心的擔憂最終化作這四個字,夏稚懵『逼』地看著短信,回︰“嗯,我身體挺棒的。”

小胖嘆息,為夏稚那個曾謀的老公唱一首歌︰喜羊羊...美羊羊...

拿到被子的沈時驍,然而然地鋪在沙發上,準備在那裡睡一宿。

夏稚吹完頭髮後從浴室出來覺得屋子有涼,於抬頭望著空調,“怎麼關上了?有冷。”

沈時驍︰“突然壞了。”

夏稚︰“那現在讓前台修還來得及嗎?”

明明剛才還的,怎麼突然壞了呢。

沈時驍︰“得明天了。”

北方的冬季很冷,沒有暖氣沒有空調半夜得凍死。

這時,沈時驍提醒他︰“我注到你的床上鋪了電熱毯,你可以開。”

電熱毯如今已經很少人去用,但酒店還準備了。

開開關,電熱毯的加熱速度很快,夏稚腳下熱乎乎的,一也冷了。

但沈時驍…

夏稚朝著沈時驍望過去,薄薄的一層被子,狹窄冰涼的沙發,感冒明天會會加重?

他攥著被角,滾熱的溫度順著床單向上傳遞。

他猶豫覺。

燈關上,周遭一片黑暗。

這時,沈時驍忽然低低地了一句話。

“稚稚,那天我建議你住這邊,因為路途遙遠天氣惡劣,每天往返半山腰危險系數高。沒有別的思,請你誤會。”

黑暗中,夏稚驀然睜眼。

沈時驍真的沒有趕他走的思嗎?

良久,他嘴硬︰“沒誤會,我隻覺得住這裡方便,才離開。”

等了許久也沒有等到沈時驍的回應,他估計沈時驍睡著了。

翻了翻身,夏稚像和己,又像和沈時驍,“你來床上睡?那裡很冷吧。”

“行。”伸手見五指的深夜中,沈時驍利落乾脆地回答。

夏稚︰???

床的寬度1.5m,兩人並排躺在那裡算寬敞。電熱毯的寬度就更小了,只有1.2m,為了挨著電熱毯,夏稚得望中央湊一些。

湊著湊著,啪嘰一撞。

撞上了沈時驍的胳膊。

他哼唧︰“肌肉真錯,怎麼練的。”

又補了一句︰“我沒有羨慕的思,別誤會。”

沈時驍低笑︰“嗯,想練我可以教你。”

這兩人第次躺在一張床上。

沈時驍均勻的呼吸聲格外清晰,夏稚慢悠悠望著窗外的月光,又想沈時驍的初戀。

他的初戀得有多看,才能讓沈時驍一直念念忘。

當然,也可能身體裡住著一個有趣的靈魂。

“睡了嗎?”

“沒。”

夏稚緩慢轉身,微微曲著雙腿,與沈時驍對,彼此呼吸交錯。

“你和你的初戀,談了多久?”

“相處三個月,戀愛一天。”

夏稚聽完有些震驚,“就談一天戀愛?”

沈時驍︰“嗯,確定關系第天,他就離開我了。”

確定關系就分手,渣男就海王八!

過他只在內心稍稍吐槽,並沒有當著沈時驍的出來。

所以嚴格來講,沈時驍隻談過一天戀愛。

“難怪…”

“難怪什麼?”

夏稚樂了︰“看你的子,像戀愛經驗豐富的。”

沈時驍︰“你喜歡經驗豐富的?”

他思索著,像梁思越出,身旁的緋聞男友斷,戀愛經驗很豐富。

夏稚張著哈欠︰“還行吧,過我己戀愛經驗為零。”

“這嗎?”沈時驍盯著他昏睡的模,輕聲︰“小騙子。”

想當初夏稚和他剛相處時超會撩,撒嬌賣萌斷,情話來就來,看著經驗挺豐富的。

確定關系那天,夏稚回答了他關於這方的疑『惑』。

“其實我平時很靦腆,看到你後,學才。”

沈時驍信了。

然後夏稚第天跑了,再也沒有回來。

——

第天,夏稚在沈時驍懷裡醒來的。

腰間搭著的手臂有力溫暖,他們額頭相抵,睡衣上殘留著彼此的體溫。

夏稚連忙開睡褲。

嗚嗚嗚,還,沒失身。

盯著“罪魁禍首”,夏稚眯眼。

沈時驍就個豬蹄子,心心念念著白月光,居然還摟著己睡覺。

還摟得那麼緊。

吃著碗裡看著鍋裡。

夏稚心裡罵罵咧咧,忽然發現像己滾進了沈時驍的被窩裡,正處於電熱毯的最中心地帶。

呃,這件事就過去吧。

他提上褲子認帳,爬下床,準備錄製綜藝。

化妝七小時,鏡頭分鐘,這大多數學員的寫照。

大家換帥氣的擊劍服,機位鏡頭準備就緒。

開場群戲表演,大隊伍中的某些隊員覺得前途渺茫準備退出,而他們的隊伍已經連續4次敗於其他省的代表隊。

群戲時,給觀眾呈現的九宮格,能隨調整機位,看己想看的學員。

紀雲站在最中央,正在給想退出的隊員做工作,而夏稚隻默默坐在一旁,平靜地擺弄著重劍。

他飾演的角『色』王洋,肩傷剛剛治愈,康復回國。

但如今的圈子,新秀猛,早就沒有了他的地位。

他的夢想,在巨大的商業價值前,值得一提。

「一群帥氣的小哥哥,愛死了。」

「擊劍很專業的,大家會嗎?」

「聽大家特進行培訓,比賽時一定很酷。」

學員們的身材很勻稱,又十歲的年輕男孩子,擊劍訓練時的青春活力張揚倔強,可復製。

帶著深深的荷爾蒙吸引力。

白『色』劍影在陽光下信揮灑,蹲直播的粉絲簡直一本滿足,家愛豆每一楨能截高清大圖。

有人歡喜有人憂,夏稚的粉絲等得心焦氣燥,別的小哥哥已經穿上擊劍服訓練了,隻夏稚一動動,坐在一旁沉思。

紀雲在裡的角『色』有名的圈內新秀伊梵,因酷帥的外表和劍姿,吸引了一大票粉絲,也本市訓練隊隊長。

眼瞧著紀雲教隊員訓練動作時星光值暴漲,夏稚粉絲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沈時驍到場時已經到了劇情的關鍵,伊梵挑釁王洋,兩人準備對決。

顏文清發現沈時驍的到來,輕聲和他了聲招呼,向他介紹劇本劇情。

沈時驍沉著眸問︰“紀雲看來像也學會擊劍?”

顏文清︰“嗯,而且屬於深藏『露』。”

兩白影重疊分開,清脆的踫撞聲落在空曠的訓練室內,其他的學員圍坐在兩人身旁觀戰。

紀雲的進攻方式以刺為主,步步緊『逼』,逐漸佔據上方。

編劇給了他和夏稚兩套劇本,這場對局的輸贏影響了劇本的發展。

他想輸。

夏稚沒料到紀雲技術這麼,更沒想到紀雲的攻擊『性』會突然變得這麼強。

他采用緩兵之計,先向後退了步,奈何對方根本給他佔據主動權的機會,勢越發凶猛。

「紀雲的技術棒,夏稚有招架住的子。」

「紀雲寶藏男孩,連擊劍會!」

「果然運動系boy超級帥,紀雲未來肯定能火。」

沈時驍因感冒,嗓子有些啞,問顏文清︰“他們這場比賽動真格的嗎?”

顏文清︰“對,為了體現真實『性』,特安排了兩個角『色』輸贏的同劇本走向。”

沈時驍頭,目光量著紀雲。

夏稚已經退到邊緣,紀雲氣勢越來越強。

王洋這個角『色』他細致揣摩過,按照劇本1的設定,這次和伊梵的對決,王洋本人抵觸的。

所以比賽初期,王洋處於劣勢,因為他根本想和伊梵爭輸贏。

隨著計分器響,場內湧掌聲,隊員們包括夏稚在為紀雲歡呼。

紀雲摘下濕透的罩,朝著夏稚挑挑眉,屈膝喘著粗氣,帶著可一世的張揚。

他從小學習擊劍,也算派上用場了。

夏稚神『色』沒多大變化,畢竟他根本沒用多少力氣,相對於紀雲的挑釁,他更在的如何以王洋的人設去回應。

他誠心︰“你很厲害,也很有潛力。”

紀雲嗤笑,懶洋洋︰“謝謝。”

小胖蹲在一旁刷彈幕,眼瞅著紀雲的星光值越來越高,禁眉頭緊蹙。

夏稚這次可能排第了。

金主爸爸也在這裡,幫幫忙嘛?

口哨聲響,第場對決開始。

這次,拿著劍的夏稚『露』深『色』,眼眸逐漸堅定。

他先發製人,一個箭步令紀雲措手及。紀雲學過擊劍傳統的應對措施,但對夏稚的進攻,竟然無從下手,手忙腳『亂』。

「我靠!這驚天逆轉嗎?」

「夏稚這開了掛了?」

短短一分鐘,夏稚星光值暴漲。

夏稚出劍速度極快,蹲下、身、進攻、動作連續絲毫拖泥帶水,最後虛晃的進攻方式騙過紀雲後,重劍直指紀雲胸前。

一分、兩分、紀雲額頭出了少的冷汗,漸漸應對無力。

短短三分鐘,他第一局的優勢被超過大半。

對局結束,夏稚摘下罩捋了捋頭髮,目光銳利,沖著紀雲笑了笑。

「稚稚yyds!又帥又美!」

「又帥又美什麼鬼哈哈,夏稚技術錯啊,第一局合著試水呢?」

「夏稚的腰身絕了啊,想娶他!」

彈幕裡『亂』七八糟什麼有,而夏稚在剛才比賽時像看見了沈時驍,於下識環顧四周。

空氣中,他與沈時驍對視。

眉『毛』經揚。

我帥氣吧?愛上我哦。

比你的白月光帥?

沈時驍溫和地注視著他。

無所能的稚稚,永遠人群的焦。

「稚稚怎麼變溫柔了?」

「他在看誰?會老公吧?」

「羨慕啊,我也想擁有稚稚子。」

第局結束,本應有第三局,但紀雲沒有應戰,而按照劇情1的安排,結束這場比賽,朝著大門的方向獨離開。

劇情的末端依舊群戲,拍攝完畢後到了星光值第一采訪的環節。

毫無外,這次夏稚星光值又第一。

工作人員采訪時皮了一下,問他︰“這次你和紀雲的對決沒有劇本,誰輸誰贏純粹看技術,過你第一局的法我有沒看明白,保守策略嗎?”

夏稚答︰“劇本中,我飾演的角『色』對於那場比賽抗拒的,所以第一局我遵從人物本心,想應戰。”

「夏稚這段話得細品。」

「思,第一局老子想陪你玩,第局陪你玩玩嘍。」

「我想輸就輸,想贏就贏,學到惹。」

「凡爾賽稚稚,哈哈。」

錄製結束,工作人員相繼離開,夏稚沒有急於脫掉演出服,而坐在地板上休息。

沈時驍走過來站在他的身後,“擊劍時動作很漂亮,也很厲害。”

夏稚轉頭︰“你會玩嗎?”

沈時驍看著擊劍服︰“會玩一。”

“玩一局嗎?”

“可以。”

場館內只剩下兩人,夏稚拿來一套擊劍服替他穿上。

站在沈時驍身後,欣賞著那優越的腰線和背肌,夏稚有眼饞。

『摸』一下手感應該錯。

嘶,他想什麼呢。

戴上罩,夏稚忽然問︰“一共三局,輸贏有懲罰或者獎勵嗎?”

沈時驍調整袖口︰“聽你的。”

“聽我的…那就贏的人可以問另一個一個問題,什麼問題行,並且對方許生氣,必須回答。”

“可以。”

對決正式開始,場館內只有急促地腳步聲。

門外,梁思越望著裡,陷入深思。

沈時驍的進攻並向紀雲那般激進,但很有壓迫感和力量感。

夏稚完全怵,兩頎長敏捷的身影在燈光下盡情對決,伴隨著腎上腺素飆升,運動神經達到頂。

第一局︰夏稚5分,沈時驍5分。

第局︰夏稚2分,沈時驍2分。

第三局開始,夏稚進攻頻率明顯變多,但知錯覺,他覺得這局沈時驍的法稍顯溫柔,有讓著他的思。

最後秒,夏稚一個漂亮的跨步下蹲順勢進攻,時間到。

第三局︰夏稚1分,沈時驍0分。

摘下罩後,沈時驍額前的黑發向後拂去,『露』出飽滿的額頭,輕輕喘著氣。

他看著夏稚︰“你贏了,可以向我提問了。”

夏稚雙手拿著劍背在身後,笑呵呵地張了張嘴,又帶著分猶豫。

“沈時驍,如果你的白月光一直回來,你在感情上會考慮接納別人嗎?”

這個問題簡單也簡單,難也難。

夏稚像狡猾的小狐狸,搖著『毛』茸茸的尾巴,邁出試探地一步。

沈時驍並沒有多加思考,正『色』︰“別人也看誰。”

“你可以。”

“其他人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