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聯姻後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28章 nbsp; 白月光?不要了?
昏暗的角落中, 只剩下急促的呼吸聲。

沈驍帶著鮮少流『露』的無助,腦袋埋在他的頸前,汲取著屬於他的溫度。

良久, 他嗓音微啞︰“稚稚…”

夏稚反摟著他, 用臂一下一下順著他的後背,“要難過,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謝謝你。”

宴會散去, 兩人乘車回家。

件事讓就少言的沈驍變得更加沉默,一直到二樓樓梯口,他簡單的說了句晚安。

傭人自然察覺到沈驍今天心情欠佳,只是在一樓遠遠觀望, 待沈驍進屋後問夏稚, 晚飯還要要準備。

夏稚搖搖頭,盯著沈驍的臥室門很久,悄然離開。

今天微博熱搜主角無疑是夏稚, 面試流利的六國口語介紹國家文化, 徹底扭轉了公眾評價,許多主流媒體配合轉發視頻,讓他在同的齡層段都有了一些知名度。

打開機, 裡面有許多來自影視城朋友的祝賀和問候。

夏稚點開一一回復。

“沒有沒有, 我媽媽和我先生口語都很棒,我耳濡目染。”

“謝謝你的祝賀, 嘿嘿。”

“我會努力的!”

很幸運,他的媽媽是外交官,從小他些外語,無形中替他積累了許多寶貴的財富。

他有點小驕傲。

經晚上十一點,夏稚躺在床上怎麼也睡著。

他很擔心沈驍。

今天林陌口中的話既然是空『穴』來風, 那就證明沈驍的身上確實藏著許多秘密。

關於他父親的事,雖然知道具體情況,但骨親分離,一定令沈驍很傷心。

他會想開吧?

有點心疼,思來想去,夏稚套上從某寶買來的連體小熊睡衣,悄悄來到沈驍房間門口。

種可愛睡衣他有許多,當參加某寶服裝廣告模特面試,商家贈送的。

雖然有點幼稚,但丟了浪費,夏稚一直留著。

小熊尾巴短短的一截,微微垂在身後。夏稚戴著睡衣帽子,腦袋上的兩隻熊耳朵圓潤可愛。

敲門聲響起,屋內傳來聲音︰“進。”

夏稚扒著門沿,隻『露』出一隻熊腿,妖嬈地擺動。

沈驍今晚沒有工作,回來後始終坐在窗台前,窗戶半開著,吹了很久的涼風。

他父親的事情,經很久沒有人和他提起了。

得承認,今天林陌的話,再次擾『亂』了他壓抑許久的愧疚和自責。

看見那隻熊腿,沈驍原寂廖的眼神,多了一絲漣漪。

夏稚抖抖熊腿,邁著小碎步跑進屋,最後翹著屁股輕輕擺動尾巴,比著剪刀定格在那裡。

“沈先生,吃蜂蜜嗎?新掏的哦。”

沈驍關上窗戶,朝著他問︰“哪裡掏的蜂蜜?”

夏稚從口袋裡掏出幾顆蜂蜜味道的『奶』糖,笑呵呵道︰“當然是從樹林的蜂巢中偷來的。”

盡管知道夏稚在表演,沈驍卻依然配合著他,“偷東西道德。”

夏稚『摸』著兩隻熊耳朵︰“熊就要有熊樣,熊講道德。”

沈驍終於笑了笑,伸出掌心︰“那謝謝你的蜂蜜。”

蜂蜜『奶』糖很甜,他小心翼翼地剝開糖紙,含在嘴裡。

一股『奶』香味在口中蔓延。

他的心情居然真的好了一點。

夏稚湊過來,揚著頭在沈驍嘴前聞了聞︰“甜嗎?”

沈驍掐著他的熊耳朵︰“沒有你甜。”

想調戲卻被調戲,夏稚頓偃旗息鼓,好意思地收回身子。

真會說情話,跟誰學的!

張牙舞爪jpg。

算啦算啦,以後情話隻跟他說就可以啦。

夜『色』漸深,他坐在沙發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夏稚很照顧他,聊天的話題都是圍繞著沈驍感興趣的點,關注著他的情緒,生怕他開心。

沈驍自然也注意到了。

掌托著夏稚的下巴,輕柔地捏了捏,他問︰“想知道林陌口中那些關於我的事嗎?”

夏稚用下巴蹭著他的心,甜甜一笑︰“如果和我分享能讓你心情那麼沉重,我樂意當一個傾聽者。”

沈驍垂著眼眸,輕輕點著頭。

“從小,我的父親對我要求很嚴格,在我到十歲,別的孩子每天無憂無慮,而我卻在學習各種各樣的名流交際、各項技能。我媽媽曾經和我說過,我父親是為了我好,我明白。所以在他扼殺了各種他認為‘沒有用’的興趣愛好後,我沒有埋怨他,或者理解他,而是在學會慢慢接受。可直到有一次,那候我五級,我從路邊撿了一隻小貓帶回家,我找醫生給它治病,經常陪著它玩,它幾乎成為了我唯一的朋友。我父親認為我玩物喪志,直接把它扔掉。在我知道件事,小貓經在外面凍死了。從那以後,我和我父親有了隔閡。高中畢業後,我願意在家面對他,經常和朋友一起玩一些極限運動遊戲,他很反對,因為他覺得危險,且無法再控制我,掌握我的人生。一天,我和我朋友約好要去深潛,我父親知道後堅決反對,開著車在後面追我。”

聽到裡,夏稚的心中有一抹太好的預感,沈驍的聲音也帶上一絲輕顫和後悔。

“那天,我父親因車速太快,出了車禍,搶救無效後死亡。我能原諒我自己,在父親死後的第三個月,患上了心理疾病,整夜失眠暴躁,伴有幻想癥。直到有一天,傭人告訴我,那隻小貓是我父親扔掉的,而是因為我忘記關窗戶,它自己爬出去摔死,父親怕我傷心,撒了慌。當我知道的那一刻,我徹底崩潰了。病情反復兩,都沒有治好。最後我媽在友人的介紹下,把我送去了法國的醫院治療,同也以交換生的身份,在法國的學校讀。”

“後來的事情,你也知道。和你聯姻前,我一直在國外。林陌他家是法國當地的華人企業,和我是同班同學。我早就對付,他聽說了我病情的事情後,故意找茬,和我發生過沖突,過都沒討到好處罷了。”

聽完一切,夏稚心裡湧著說出的酸澀和心疼。

那可是近三病痛的折磨。

最愛的人因為自己意外死亡,就好像最重的枷鎖一般,桎梏著心神,永遠背負著罪惡感。

提起林陌,夏稚氣得輕。

沈驍好容易治愈回國,林陌居然舊事重提,是故意刺激他嗎?

氣呼呼地拍著沈驍的後背安撫,夏稚道︰“你相信輪回嗎?”

沈驍眼眸黯然︰“知道。”

夏稚說︰“我曾經在佛經上讀到一段話。他說逝者該輪回,但因家人的執念,無法輪回飽受煎熬。你夢到過伯父嗎?”

沈驍︰“沒有。”

夏稚︰“明天我陪你去趟墓園,把你想說的話都告訴伯父吧?”

沈驍思索很久,答應下來。

他在法國能治愈心理疾病,一方面是『藥』物控制,一方面是認識了summer,有了生存的希望。

可summer知道他父親的事。件事就像沈驍無法言說的惡,敢心愛的人知曉,怕份惡置於陽光下,其他的東西也消失了。

他害怕失去。

治療他的心理醫生曾幫他催眠,試圖緩解,但屢次失敗,最終在沈母的要求下,對沈驍深度催眠,把件事封在心底。

但今天由於林陌的刺激,那份久經封存掩埋的愧疚,再次滋生。

當晚,是沈驍先睡著的。

夏稚沒有離開他的房間,始終在床邊陪著他。

夜裡,沈驍夢魘,出了少的冷汗。夏稚連忙替他擦汗安撫。

第二天,夏稚推掉通告,陪沈驍去了一趟墓園。

沈父的墓前很乾淨,擺放著新鮮的花束,應該經常有人探望。

自從沈驍父親去世,他從來沒有來過。束花是他提前買下花店50的訂單,每三天送一束。

饒是如此思念,他卻從來沒有親自看望過他爸爸。

沈母理解他,每清明節從在他面前提件事。平聚會,家裡的親戚也從當著沈驍的面提他的父親。

夏稚輕輕蹲下,把剛買的花束放在墓碑前,小聲說︰“伯父,我叫夏稚,今天我和他來看看您。”

沈驍站在墓碑前,眸中帶著絲絲血『色』,眼眶微紅。

夏稚站起來,牽著沈驍的,抬頭凝視著他,良久,語氣輕快道︰“伯父,出意外,我和驍哥就快成為真的合法伴侶,我以後會好好照顧他的。”

“驍哥有些話想對您說。”

說完,夏稚向遠處走去,乖巧地蹲在一旁空地,給沈驍一點私人間。

他肯定有許多私密的話,要和他的父親說。

今天天氣錯,夏稚蜷縮著身體,躲在羽絨服裡愜意地眯起眼楮。

希望經過今天,沈驍的人生能如同今天的日光一樣,再也沒有黑暗。

嗚嗚嗚!加油啊!

約莫過了半個小,夏稚走過去,沈驍早站在墓前微微哽咽,泣成聲。

夏稚沒有說話,而是拉住他冰涼的,用力搓了搓,最後放進自己的羽絨服裡,抬著明亮的眼眸望著他。

要難過了,都過去了好好?

沈驍同樣看著他︰“我回去把,我的話經說完了。”

當晚,沈驍做了一個夢。

夢見了他的父親。

夢中的他很小,十歲左右。

他的父親抱著漂亮的盒子,盒子裡忽然冒出一隻可愛的小貓。

父親微笑著朝著他招。

當沈驍走過去,夢醒了。

……

最近,公司的高層發現沈驍的狀態好了許多,段越來越強硬,甚至一連查處了三名沈父舊的下屬,一個進了局子,另兩個把贓款吐出來後離開公司。

對於董事的變化,一些高層感嘆小沈總有老沈總當的風範,但有一些高層,也在董事會上越來越明目張膽地與沈驍唱反調。

沈驍也惱,饒有興致地看著他跳腳,仿佛看小醜表演一般。

他海外的企業最近又重新收購一批公司,甚至購了國內知名獨角獸企業,一間家神秘海外公司的掌舵者備受關注。

然而沈驍隱藏鋒芒,關於家公司股份持有人的信息別人根查到。

落地窗前,他凝視著林陌家的對外季度報告,他經查到夏茗軒和林陌的關系,肉體交易。

林陌在海外有妻子。

報告扔進垃圾桶,他抿著薄唇。

內憂外患,他得抓緊了。

如果說最近爆紅的流量明星,夏稚個名字無疑是提到頻率最高的。

伴隨著文博會廣告的鋪設,夏稚的知名度越來越廣,甚至少繁華商圈cbd的街頭,連著兩幅巨幕宣傳圖都是夏稚的。

一個是文博會代言人。

另一個是銘家居的廣告。

近期,《最佳演員》的巔峰夜上半期經直播完畢。

夏稚首次挑戰反派,演技爆棚,風頭險些壓過和他對戲的梁思越,與他相上下。

有粉絲把夏稚參加最佳演員的橋段做成了合集,配合著文博會的熱搜廣泛傳播,圈了少的的粉絲。

如今,夏稚的微博粉絲突破1100w,成為近月漲粉最快的男明星。

人紅是非多,近期媒體恨得把夏稚扒個底朝天。

大家最關心的,是夏稚的老公究竟是誰。

下面網友的回答很統一,都表示夏稚的老公是名醫生,但具體是什麼醫生,大家也清楚。

,網上流出一張照片,是在b大校園夏稚和神秘男的合影。

原只是粉圈的事,但因熱度過高,恰好被b大的學生看到。

學生對個背影很眼熟,總覺得在學校的名人牆上看見過。

「麼說,夏稚的老公是b大的?」

「b大都是學霸,肯定談吐氣質一般,和稚稚很配。」

「我真的太好奇了,聽稚稚說他家那位更厲害,想知道什麼樣!」

「想知道是誰,去看看b大名人牆,齡相仿的醫生就知道了?」

個線索為吃瓜群眾提供了新思路,有少網友去b大參觀,把名人牆幾乎全整理下來,拿著放大鏡開始找。

別說,大家真的在名人牆找到一名醫生。名醫生在校期間發表了許多重要論文和研究,甚至突破了臨床醫學一個復雜多的難題,被b大計入史冊。

拿到個信息點,網友興奮起來,迅速找到醫生目前任職的醫『藥』公司。

官網上,有醫生的照片,對比身高氣質,真的和網友偷拍的照片對上號了。

天,夏稚的神秘愛人登上熱搜。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夏稚的老公是名醫生,得眉清目秀的。

吸引來各式各樣的目光後,微博下出現同的聲音。

「名醫生是我同學,挺有華的。過我聽說他最近入股的公司出現意外,惹上了官司,需要賠償很多錢。」

「所以目前生活條件一般嘍?」

「豈止一般,可以說非常窮。幾乎所有的積蓄都沒了。」

「那稚稚和他結婚豈是要過苦日子?辛苦我稚稚子掙錢養家了。」

「嘖嘖嘖,夏稚麼早結婚就是行,原以為嫁給科研人,誰曾想是個無底洞。」

條新聞傳播得很廣,甚至連方庭羽和白越他都聽說了。

白越在他的群聊中@沈驍,打趣道︰“聽說你改行做醫生了?”

沈驍︰“嗯。”

白越︰“在哪個科室?”

沈驍︰“神經病科。”

白越︰我覺得我被內涵到了。

夏稚知道條新聞正在上妝準備拍攝雜志,聽小胖讀完笑得合攏嘴。

切,反正沈驍也打算公開。

醫生就醫生唄!

過有點對起那位b大被誤傷的醫生校友。

還是找個間趕緊澄清吧。

今天夏稚拍攝的尚雜志是國內一線雜志首。

em。

開封,一線明星擠破腦袋排隊想登上的雜志。

所以夏稚能有個位置,多虧了文博會的宣傳影響力。

尚雜志認為,夏稚代表著青春正能量的一類輕人,所以讓他作為代表拍攝一組封面。

次開封一共有六個名額,每人獨佔一個版面。

還有五分鐘拍攝,雜志總監忽然行『色』匆匆走進來,躬著身子和夏稚竊竊私語。

聽完雜志總監的話,夏稚『露』出極少出現的表情,“夏茗軒為什麼能臨加進來?”

雜志總監表示︰“人家有靠山,我也沒有辦法。夏茗軒齡和你相仿,如都作為青傑出代表吧?”

如果是別人忽然加進來,夏稚會反應如此強大。但夏茗軒實在太惡心,更況前久剛剛帶著林陌刺激沈驍,他心裡咽下口氣。

“我可以接受嗎?”夏稚平靜地問。總監還未回答,門口立刻響起熟悉的聲音,“你當然可以接受,接受就滾嘍。”

夏茗軒絲毫避諱,牽著林陌的走進來,環顧四周道︰“那就趕緊把你堆破爛帶走,看得我心煩。”

小胖聽後滿︰“是我的化妝間,要走你走!”

夏茗軒聽完,眼楮由得犀利起來。他嗤笑︰“你算什麼東西?裡也有你說話的地方?”

雜志總監見雙方馬上就要起沖突,沖著夏稚雙合十︰“是樣的,林總有我海外總百分10的股份,我得聽他的。所以還請您見諒,然您真的無法登上我的雜志封面。”

夏稚抿著唇,沒有為難總監,而是朝著夏茗軒和林陌一字一句道︰“好,那我放棄拍攝,因為我想和種惡心的人同框。”

說完,他招呼小胖︰“收拾東西,我走。”

小胖氣得呼哧呼哧的,冷哼了一聲快速收拾東西。

經紀人第一間得知夏稚在em的遭遇,猶豫很久,件事告訴了沈驍。

他知道沈驍和夏稚的關系,當初接夏稚,簽訂了保密協議。

em經官宣開封的明星藝人,屆雜志售出夏稚換成夏茗軒,怎麼和夏稚的粉絲交待?

被截糊資源,豈是成為旁人的笑柄?

隻過…聽說夏茗軒的金主有em總的股份,也知道沈驍有沒有辦法,畢竟em是海外企業,沈家的根基全在國內。

邊,夏稚和小胖在em大廳候保安打開門禁。

小胖撓撓頭問︰“稚稚,就算夏茗軒他欺負人,你也能真的退出em拍攝啊?都官宣了,粉絲牛批也吹出去了,臨退出很沒面子的。我以為你只是嚇唬他。退一萬步講,實在行忍著惡心和夏茗軒一起拍唄。”

“行。”夏稚垂著眼簾,抬起睫『毛』染上濃墨的陰影,“夏茗軒和林陌都很惡心,尤其是林陌,他欺負我老公。”

小胖驚了︰“你…老公?那名醫生?”

夏稚頓了頓,抬起頭剛要回答,門口忽然出現了熟悉的身影。

沈驍身後跟著幾名助理,眉間隱隱滿,隨風掀起的衣擺都透『露』著他的怒氣。

小胖見夏稚說話,繼續問︰“你老公是那名醫生嗎?”

“是——”

夏稚的話還未說完,立刻被迎面而來的沈驍牽起左,邁著快步向em總裁辦出發。

“你…你怎麼來了?”

“帶你去找他的負責人。”

“別去了吧,林陌好像有他家的股份。”

沈驍停下腳步,朝著夏稚道︰“林陌擁有的百分十算什麼,因為我是最大的股東。”

夏稚︰!!!

他小跑著跟著沈驍,眼神中頓燃起敬意和崇拜的小火苗。

男朋友好帥!

過忽然想起一個重要問題,心中警鈴作響。

夏稚委委屈屈︰“哥哥,可是你替我出頭,別人會知道我的關系的!”

踏上電梯,沈驍低聲道︰“知道又如?”

夏稚撇了撇嘴︰“我的關系公開,必定鬧上熱搜。到候你的白月光回來,知道你和我的事後,會嫌棄你的!”

沈驍面表情仍舊嚴肅,深深地舒了口氣,堅定道︰“乖,要他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