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聯姻後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33章 nbsp; 翹屁稚稚
彼時, 彈幕已經吵得不可開交,嘉賓都悄悄圍在門口,觀察著兩人的互動。

導演使了一個眼『色』, 立刻多了好幾台攝影機對準沈時驍, 畢竟夏稚的機位已經跟著他進去了。

「夏稚過分了,看沈總疲憊的模樣,應該很累, 不至於把人關在門外吧?」

「就就,真作啊。」

「黑有『毛』病?稚稚對沈總好,你說他『舔』狗,稚稚和沈總鬧著玩, 就作?合著他做什麼都不對?」

「同意樓上, 夫夫間的小情趣而已,關你屁事!」

夏稚靠在門,仔細留意著外面的音, 故作輕松。殊不知攝影師早就把他的在意拍攝下來, 幾萬網友都看著呢。

院外面,其他嘉賓竊竊私語。

「看來誰都不能拒絕八卦。」

「大家好接地啊哈哈。」

「像極了。」

王卿︰“想到沈總脾還不錯,這要秦業, 早就和吵架了。”

秦業︰“誰讓你動不動耍小『性』。”

許芸朝著他示意安靜, 小說︰“沈總脾還挺好。”

沈時驍站在門並有很尷尬,朝著導演組點頭問好後, 放下行李箱,捧著玫瑰認真敲了敲門︰“稚稚,這玫瑰你讓幫你種的那些,臨走之,特意帶來的。”

夏稚『色』微動, 轉身扒著大門小問︰“它都活了?”

沈時驍︰“嗯。想你看到它會興,就帶來了。”

「沈總幫稚稚種玫瑰?好甜啊!」

「沈總一點不像會乾農活的人,不錯不錯,一定很寵稚稚。」

裡面的夏稚早就不自覺地彎起眼眸,忍著給沈時驍開門的手,吐槽自己不爭。

一束玫瑰花就哄開心了。

不過沈時驍舟車勞頓一定很累,他不舍得他站太久,隻想聽一些好聽的甜言蜜語而已。

這座別墅的大門上方有一扇狹窄的長方形小口,應該留給郵政員專門塞信件用的。

夏稚打開小口,隻『露』出一雙澄澈的眼眸,狹著笑意問︰“還有別的嗎?”

因身差的緣故,夏稚的眼楮平視,只能看見沈時驍的下巴。

沈時驍便躬著身,與他相望。

“寶貝,給你帶了小禮物,不過你得先讓進去。”

「靠!沈總有些卑微啊。」

「像哄小孩,剛才diss稚稚『舔』狗的黑出來!他倆明明互相『舔』!」

「啊啊啊,叫稚稚寶貝了,想這樣叫。」

夏稚在裡面早就心花怒放,故意避開沈時驍的目光沖著鏡頭笑了笑,最後咳嗽兩︰“進來吧。”

語淡淡的,但行動很真實。打開門後,夏稚搶先拿過沈時驍的行李箱,拉著進門。

客廳裡,沈時驍坐在一旁,而夏稚則獻寶一般把小推車上的戰利品一一卸下來。

“這個頸椎按摩儀。”

“這個冰塊製造機。”

“這個護眼的台燈。”

“都做任務換金幣得來的。你用這些東西,能舒服一些。”

「稚稚,你不忘了沈總還給你禮物?」

「傻寶貝,你怎麼反倒先送禮物了?沈總的禮物還給你呢!」

沈時驍動作很輕地接過它,打量著那些日用品目光溫柔。

他沉問︰“怎麼隻想著給兌換東西,你自己兌換一些嗎?”

夏稚拍拍手上的灰塵,“這些能用啊,咱倆一起用。”

沈時驍心裡多少有些不滋味,問清楚夏稚他這期錄製的規則後,詢問他怎麼獲得這麼多金幣的。

夏稚把自己流弊閃閃的『操』作方式講得精彩紛呈,末了加了一句︰“騎了好幾圈,屁股都翹了,還有點疼。”

沈時驍目光落在他的屁股上,“晚上給你『揉』『揉』。”

「哈哈哈哈靠!翹屁稚稚?」

「稚稚真什麼都敢說。」

「這虎狼之詞能在這裡聽到的?」

夏稚頓時磕磕絆絆︰“行啊。”

幾點啊!他洗乾淨等著!

忽然想起沈時驍口中所說的禮物,夏稚盯著行李箱,“你的禮物什麼?”

沈時驍朝著窗外看一眼,“它很大,在外面。”

夏稚好奇起來,小跑著來到落地窗,左顧右盼都有看見。

沈時驍︰“它距離這裡有一點遠,讓司機帶去吧。”

兩人的秘對話讓不少網友紛紛好奇,這禮物到底什麼東西?

很大嗎?

五分鐘的車程,夏稚隨著沈時驍下車,面對眼的龐然大物,跟拍的導演組都倒吸一口。

“這太壕無人『性』了吧?”

一架白『色』飛機停在專用停機坪,體型龐大,機身被一塊紅『色』的布秘地遮蓋起來,能看出一件準備許久的禮物。

這架飛機沈時驍幾天剛提,想讓夏稚興一下,便乘著它從國內飛到英國。

紅布遮著的,裡面印著他命人專門刻的字。因來去之間都很匆忙,他自己都來得及仔細看,便讓人遮住。

底下有一根黃『色』的繩,機組的工作人員示意夏稚親自過來揭開蓋布,很有儀式感。

夏稚出息的腿軟了。

這麼一架豪華私人飛機,得多少錢?

雖然他不識貨,但眼的型號和大小在飛機中屬於配版的級別。

當年糟老頭夏淮山最有錢時,不舍得給自己買一架豪華私人飛機。

「這就有錢人之間的戀愛,在下輸了。」

「本年度最貴禮物,稚稚每天乘坐老送的私人飛機,得多開心。」

「趕緊拽下紅布!不知道裡面寫的什麼字!好期待!」

手中握著繩,夏稚抽抽鼻。

他可拽了啊。

裡面不知道寫得什麼,看見會不會哭啊。

嗚嗚。

轉眼間,紅布墜落,化作一道柔軟曲線,掉落在地上。

而後面幾個醒目的粉『色』刻字赫然出現在所有人眼。

【送給最愛的小心肝老婆稚稚】

【落款人︰超級無敵愛你的驍。】

看到這幾個字,沈時驍的淺笑逐漸凝固,表情微微僵硬。

他隻告訴製作司要體現他對夏稚的愛意,可想到會這樣。

字體居然還粉『色』的可愛風。

夏稚愣了,隨後朝他擠眉弄眼。

“驍,看不出來啊,你這麼肉麻。”

彈幕裡,一片嘻嘻哈哈。

「沈總居然個悶『騷』?」

「哈哈雖然很搞笑,但覺得沈總不知道會這幾個字。」

「沈總的笑容比哭還難看。」

盡管如此,沈時驍佯裝淡定,嗓由於上火有些乾啞,

“你喜歡就好。”

歸途中,夏稚難得把飛機照片發布朋友圈,並配上文字︰老送噠。

僅僅幾秒鐘,底下瞬間好幾個點贊。

而沈時驍有些不快,給方庭羽一連串發送幾條消息後,迅速把他拉黑。

這件事他交給方庭羽去辦。

真乾得漂亮。

折騰一整天,所有嘉賓領到節目組分發的蔬菜和肉,開始準備晚餐。

參加綜藝他的錢包都被收繳,又有攝影師監督,所不能訂外賣,只能自食其力。

五間不同的小屋中,閃著煙火息。

夏稚做任務累了一天,沈時驍攬下做飯的任務,並明確禁止夏稚幫忙。

攝影師和直播鏡頭只在一樓安裝,二樓臥室,有攝像頭。

所,洗完澡穿著小恐龍睡衣的夏稚背著雙手在二樓憋壞。

二樓的格局他到現在才看清,一間小客廳、一間書房及兩間臥室。

夏稚小bb︰誰夫夫住兩間房?這盼著人家家庭不和諧嗎!

來到最小的臥室,他巡視一圈兒後,拿著一杯水來到床,『露』出一絲狡猾的微笑。

餐廳裡,擺著簡單的三菜一湯,夏稚坐在椅上,後背一豎排的小恐龍背棘。

「稚稚好可愛啊!」

「莫名溫馨,剛才看沈總做飯,發現沈總並不很擅長,雞翅有的煎糊了。不過他依然有讓稚稚做飯,心疼老婆。」

「朋友,你就不怕因稚稚的廚藝更差嗎?」

咬著雞翅的夏稚彎起眼眸︰“味道不錯!比做得好吃。”

網友︰在下輸了。

吃飽喝足,夏稚挽著沈時驍的胳膊走上樓,留下嗷嗷待哺的粉絲和他再見。

踏上二樓,他一直在琢磨怎麼和沈時驍提『揉』屁股的事情。

畢竟沈時驍直播面都那樣說了,不『揉』多不講誠信對不對?

停在兩間臥室的走廊中間,沈時驍分別向裡面看了兩眼,剛要開口,夏稚坦白︰“喝水時,不小心把水灑在床上了,另一間臥室不能住。”

沈時驍聞笑了笑,拉著行李箱走進那間小臥室。

夏稚目光黯淡失落。

自己那麼魅力嗎!

不然男朋友怎麼不願意和自己住在一張床上!

嗚嗚,想哭。

眼淚還憋出來,沈時驍已經拿著睡衣從小房間走出,沖著他說︰“行李箱太大,暫時放在不住的房間吧。”

夏稚嘴角一揚︰“好吧,那這段時間,勉其難和你住在一起吧。”

兩人之雖然在一張床上睡過幾次,但那時候還確定關系,和這次不一樣。

上床後,夏稚把兩人的夜間活動,啊不,純潔活動安排得明明白白。

他背對著沈時驍,屁股適時地動了動,柔弱無骨道︰“屁股好疼,嗚嗚。”

沈時驍剛吹完頭髮,聞躺在夏稚身邊,左臂撐著腦袋,語擔憂︰“特別疼嗎?需要抹一些『藥』膏嗎?”

夏稚屁股一緊︰『藥』膏?豈不要把褲脫了?

他勉強答應吧。

“嗯,覺得應該青了,畢竟好久騎馬了。”

沈時驍點頭,給節目組打了一通電話,找到小別墅緊急醫療箱的存放地方,取出治療跌打損傷的『藥』膏,朝著夏稚走來。

夏稚已經平躺在床上,手指攥著胸的睡衣,斂著漂亮的睫『毛』。

他這樣不秀『色』可餐?

不過他的衣服連體睡衣,倘若脫下的話,上面得『裸』著。

害羞!

沈時驍俯視著他,目光似乎在尋找睡衣扣。

夏稚實在不好意思和他對視,乖巧地翻身,把後背的拉鏈沖著沈時驍,方便他拉開。

來吧來吧,交給你了!

可過了好久,沈時驍卻遲遲有動作。夏稚懵『逼』地回頭,發現沈時驍正嚴肅地拿著『藥』瓶,研究使用方法。

夏稚無奈撇嘴。

男朋友太愛他了,生怕用錯『藥』傷害到他。

終於,沈時驍打開『藥』瓶,看樣準備上『藥』。

可這時,夏稚忽然被翻了一個身,緊接著雙腳騰空,被沈時驍牢牢地抱在懷裡。

他嗤一笑︰幹嘛幹嘛!要去哪裡?花樣這麼多嗎?

盡管如此,他還溫順地勾著沈時驍的脖。

只能說一切都命運的安排,躺著享受就完了。

沈時驍抱著他走進浴室裡,隨後站在一面鏡,把他輕輕地放下。

夏稚睜開眼楮,見沈時驍站在自己身後,耳尖倏然紅了一層。

啊這,這麼刺激嗎?

第一次就…

他受不住啊!

滿腦飛著不和諧廢料,夏稚雙臂怯怯地撐在鏡,抿著誘人的紅唇問︰“這樣方便嗎?”

沈時驍點點頭︰“方便。”說著,他掏出口袋裡的『藥』膏,“一天抹三次,均勻塗抹在傷口處,這裡有鏡,你視野好一些,自己塗方便。”

說完,他非常紳士地退出去,關閉浴室門。

“稚稚,有事及時叫。”

“砰”地一,房間門關閉,夏稚的心涼了半截。

顫著手舉起『藥』膏,他稍稍凝噎。

他恨!

他恨沈時驍像個木頭!

滿臉憤恨地走出浴室,他看見沈時驍正打開筆記本辦,說話而別扭地躺在床上裹上被。

他決定和沈時驍冷戰。

至少分鐘!

不過看在對方送了他一架飛機的份上,五分鐘吧!

被蜷成一個小山,沈時驍若有所思地望著他,認真記下網頁上的知識,歸納總結。

窗外刮起大風,樹木繚『亂』,那蒼涼的月光,如同夏稚的心一般。

百無聊賴地打開微博,節目毫無疑問地佔據熱搜第一。

隨手點開,第一條熱門就沈時驍送給他的私人飛機照片。

夏稚蹙著眉再次念著飛機上的幾個字,念叨著沈時驍有時候還挺可愛的。

又往下翻閱,他忽然看到一些黑粉的言論,大概說他甘當『舔』狗,不過底下的粉絲已經反駁回去。

夏稚喃喃自語︰可不嗎!

他不『舔』狗誰!

白花花的屁股都送上去了,人家連看都不看一樣!

此時,沈時驍已經關閉電腦,隻留下床頭的台燈,躺到床上。

夏稚背對著他,心中燃起一個猜測。

沈時驍不怕白月光回來,知道自己不乾淨了,所才這樣?又或者心裡有疙瘩,不願意和自己親密接觸?

一定這樣嗚嗚。

怪不得兩個人談戀愛後,連個法式熱吻都有。

可憐他年紀輕輕就守了活寡!

悲憫傷痛之情再壓抑不住,夏稚抽抽嗒嗒地走下床,坐在冰涼的窗台上,望著外面的夜『色』惆悵萬分。

沈時驍坐起身,不明所地看著他。

“驍,你的白月光回來後,你會不會都不理,就當有這個人?不過這樣好,你把當空,人離開空無法生存,你很愛嘛!”

扒著窗戶,夏稚語卑微,已經設想到未來自己的『舔』狗生活。

幾腳步響起,他單薄的後背忽然被溫熱的胸膛貼上,緊接著全身被圈在懷裡。

當他抬起眼眸時,唇上落下一個冰涼的吻。這個吻並有急於離開,像品嘗著糖,輾轉纏綿。

感覺到夏稚漸漸喘不過來,呼吸不順,沈時驍才緩慢松開。

夏稚的臉頰紅得像顆番茄,方才的小作精模樣早就消失不見。

街頭流動的光影映在他的身上,眼眸裡煥發著膽怯的羞意。

沈時驍『摸』『摸』他的腦袋︰“接個吻都嚇成這樣,還想著乾別的?”

夏稚磕磕絆絆,完全不敢看著沈時驍。

“你、就跟你會似的。”

沈時驍低笑著,音如同這夜『色』一般,深邃動聽︰“不會,所要慢慢學,不然後傷到的寶貝怎麼辦?”

“寶貝怕不怕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