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聯姻後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10章 nbsp; 吃醋
因怕墜落,夏稚下意識扶住沈時驍肩膀,體溫順著薄薄的衣料傳來,兩人的姿勢很親昵,帶著莫名的曖昧。

夏稚的呼吸一時之間變得急促。

隨口找了一個理由,他吞吞吐吐︰“擇、擇席…”

嗓子逸出一絲低笑,沈時驍手臂用力勾著他的腰,將他拉上床,待他躺穩後才收回自己的手臂,回到枕頭上。

手指輕輕撫『摸』著棉被,夏稚渾身不知所措起來,皮膚燒得厲害。“謝謝你,沈先生。”

沈時驍︰“不用謝。”

『插』曲過後,兩人之間的距離似乎比剛才近了一些,夏稚更睡不著了。怕驚動沈時驍,他不敢『亂』動,眨巴眨巴眼在夢裡數錢。

一萬塊錢、兩萬塊錢...

唔,好多錢…

“睡不著?”

黑暗中突出其來的聲音嚇了夏稚一跳,他磕磕絆絆道︰“有一點。”

沈時驍似乎翻了身,沖著夏稚問︰“我聽說你在國外留學過,在國外也會擇席嗎?”

夏稚眨巴眨巴眼︰“應該會吧,我也不記得了。”

又是片刻寧靜,沈時驍接著問︰“為什麼不記得了?”

夏稚想了想︰“我在國外出了車禍,醒來後就已經在國內了。關於留學的記憶,我並不太記得,但看我的留學日志,應該很美好。”

沈時驍聽聞沉默半晌,沒有再繼續問。他重新平躺著︰“睡覺吧。”

夏稚︰“晚安。”

困意來襲,夏稚這次『迷』『迷』糊糊中漸漸入睡。

凌晨兩點,沈時驍獨自前往深宅酒窖,開了一瓶紅酒後,手中拿著一直戴在頸前的吊墜。

第二天一早,兩人和沈母告別。

沈時驍似乎比往常沉默一些,始終埋著頭工作,只有夏稚主動和他說話時,才會簡短回答。

《最佳演員》的最新一期劇本夏稚已經熟記,他的戲份不少,算得上是一個小主演。自從上期節目播出,有許多網友『摸』到夏稚微博下,但由於微博沒有自拍,網友們並不確定就是他。

影視城的群演朋友也聽說了夏稚的事,常常調侃他也算是個小網紅。

“我下期的戲份有不少呢。”

夏稚心裡很高興,迫不及待分享給沈時驍。

沈時驍抬頭看了他一眼︰“恭喜。”

察覺到沈時驍的低落,夏稚試探地詢問︰“是不是昨晚沒休息好?”

嗚!他的睡姿較差,不會昨晚搶走全部被子,害得沈時驍生病了吧?

反正他昨晚睡覺渾身暖烘烘的。

完遼!!

望著那雙心虛的雙眸,沈時驍平靜道︰“不是。”

汽車上彌漫著淡淡的青木香氣,格外的靜。

沈時驍忽然開口︰“你覺得如果喜歡一個人,會把他記錄在生活中嗎?”

夏稚認真想了想︰“應該會吧。”

眼眸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痛『色』,他淡淡地說︰“是嗎?”

“不過,如果是我的話,我應該不會記錄在生活裡。因為他是我最愛的人,我會偷偷把他藏起來,記錄在一個只能我看到的地方。”

沈時驍神『色』依舊專注平靜,但眼眸發生了細微的變化,他像是對自己說︰“這樣啊。”車內藍牙音樂放起舒緩的音樂,他問夏稚︰“為什麼錄節目時承認你已婚?未來你紅了,對你影響很大。”

夏稚彎著嘴角︰“提前告訴喜歡我的人我已婚,可以避免公布戀情時對粉絲的傷害。而且如果我瞞著大家,對你也不尊重,怕你心裡不舒服。”

“這麼為我著想嗎?”沈時驍神態柔和不少,嘴角勾著淡淡的笑意,“那我謝謝你尊重我。”

夏稚眨眨眼︰“不客氣。”

兩天過後,到了最佳演員錄製時間。清早夏稚破天荒地從被窩中爬出來,爭取和沈時驍共同吃早飯。

“我今天戲份有很多,足以抵得上我這幾年所有的群演戲份了!”夏稚咬著麵包片,眸中煥發著從未有過的神采,“今天下午開始拍攝,你想來現場嗎?”

想著沈時驍工作太忙,他又連忙改口︰“其實你在網上看也可以的。”

沈時驍慢條斯理喝著咖啡︰“今天有重要會議,恐怕不能去現場了,抱歉。”

“沒事沒事。”夏稚笑著眯起眼,方才自己太激動,一時『亂』了分寸,沈時驍工作這麼忙,肯定沒時間去現場表演。

來到影視城後,夏稚開始化妝。他今天的妝發很細致,是劇組特意派過來的。學員化妝間裡,氣氛和以前不太一樣,過往的目光落在夏稚身上,帶著幾分耐人尋味。

網絡直播入口已開啟,今天的熱度比往常更高,劇本在頁面展現。不少眼尖的網友表示節目果然玩得6,這期花魁的戲份竟然多了不少,僅次於導師們。

機位開始前,夏稚坐在轎子裡,輕輕掀開轎簾。外面是梁影帝正在和導演溝通劇情,梁影帝微微轉身時正巧踫見夏稚,朝著他點頭微笑。

夏稚靦腆地笑著。

有機會一定要找梁影帝要簽名。

這時,不遠處響起夏茗軒的吵鬧聲,不知道是哪位倒霉蛋又惹到那位祖宗。

拍攝開始,花魁坐在轎攆中撫著長簫,雙眸溫柔似水,似乎所有的憂愁都可化作簫中一曲。

「稚稚太可了有沒有!」

「有誰知道稚稚微博嗎?求好心人回復!」

「這麼好康的小哥哥,可以已經有老公了嗚嗚。」

「實名羨慕稚稚老公。」

突然間,鏡頭猛烈晃動,轎子被『逼』停。

花魁微微抬起眼簾,慌『亂』中眉目帶著幾分焦急。周圍是廝殺拚搏聲,轎攆外響起陌生的聲音。

“裡面的人還不快出來!”

「臥槽哈哈哈,這是夏茗軒的聲音嗎?」

「這特麼是個反派吧?」

「一如既往的尷尬,也不知道軒粉怎麼有勇氣吹視帝的。」

花魁從轎攆走出,輕輕倚著轎門︰“不知公子找我何事?”

夏茗軒厭惡地看著他︰“把長簫交出來。”

花魁眉間染起一抹笑意︰“公子說笑,這長簫是我的東西,怎麼能隨意交給你呢?”

夏茗軒語氣僵硬︰“我想要的東西,還沒有得不到的呢!”說完,他飛身過去和夏稚搶起來。

夏稚這麼多年混跡片場,一定的動作功夫基礎還是有的,再加上擊劍的底子在,長袖飛舞,身姿優雅,頃刻之間,他輕而易舉扳過夏茗軒的手臂。

脫手的長簫在空中劃過一道曲線,花魁右膝蓋輕輕一踫,夏茗軒立刻撲倒在地,來了一個狗啃地。

「今天夏視帝壞人演得爐火純青!」

「等等,夏茗軒不是飾演正派?他剛剛怎麼演得跟個反派似的?」

「對哦,他演的是好人。」

「完了,白稱贊了。」

「稚稚好會演哦。」

正當夏茗軒狼狽時,梁影帝飾演的劍客從暗處而來,勾住花魁的衣袖將他帶走。

夏茗軒狠狠錘了一下地面,待機位離開後陰沉著臉罵了一句。

此刻,沈時驍正在開會,意外地心不在焉。手指輕輕拍打桌面,思索很久,他讓助理在花店訂購一束花。

今天算是首次正式演出,夏稚應該很期待。

直播繼續,夏稚此刻正和梁影帝坐在城台上方低聲交談。

明眸皓齒,清朗俊逸。

花魁抱著長簫,此刻竟不像風月場中那般多情,眼中綻著乾淨的明亮。劍客低頭看著他,收起腰間的長劍。

「我有點萌這對兒cp怎麼破?」

「抱走我家影帝,我們不約,」

「雖然稚稚已經有了老公,但我想…」

這段劇情過後,夏稚的名字悄悄爬上熱搜的小尾巴,搜索關鍵詞後跟著梁影帝的名字。

拍攝結束,照例來到采訪環節。因為最後一場戲是在城台,夏稚是和梁影帝下來後,一起接受采訪。

梁影帝的熱度在整個娛樂圈也是數一數二,夏稚安靜地充當吉祥物,在采訪中並沒有主動說話。最後還是工作人員小姐姐順嘴問了一句他的微博,夏稚才回答了一句。

陸續收工,梁影帝朝著他道︰“你演技不錯。”

夏稚『摸』『摸』頭︰“謝謝您的稱贊。”

說著,他『摸』『摸』這『摸』『摸』那,想找一根筆趁機和梁影帝索要簽名。

這時,顏文清走過來提議今晚大家一起聚餐,自知是學員,夏稚並沒有把自己歸為聚餐名單中的一員。正要去找簽字筆,忽然被顏文清叫住,邀請他一同參加。

夏稚猶豫間,影視城開進來一輛熟悉的車。

沈時驍來了?

夏稚呲著牙,屁顛屁顛過去迎接。

司機打開車門,沈時驍才踏出腳步,夏稚立刻揚著腦袋問︰“能借給我一根筆嗎?”

沈時驍右手背在身後,抱著一束巨大的玫瑰花。

“要筆幹什麼?”

夏稚指了指身後的梁影帝︰“想和他要簽名。”

沈時驍目光一凜,『摸』著口袋中的鋼筆︰“沒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