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聯姻後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7章 nbsp; 扭腰
“右腿膝蓋。”

方才夏稚擔心惹沈時驍生氣,一直急著聯系修表的師傅,也沒太在意腿上的傷。

這會兒密密麻麻的疼痛到湧了上來。

他不是嬌氣的『性』格,被沈時驍這樣問,到真有點委屈,眼眶發酸。

管家眉頭緊緊皺了一下,不敢相信沈時驍居然沒有生氣?要知道他剛被派來伺候沈時驍時,曾親眼看見沈時驍盛怒時的模樣。

只因傭人洗衣服時,將初戀送給沈時驍的白襯衣染了『色』。

褲腿卷起,膝蓋被磕青一片。

“我扶你過去。”沈時驍攬著夏稚的肩膀,看管家時眼神帶著責備︰“拿『藥』箱來。”

肩膀處傳遞著一絲溫熱,沈時驍的手臂很長,走路時輕輕地托著夏稚的脊背,給他莫名的安全感。

夏稚當群演時,因為扮演死屍或者壞人,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都是常有的事,哪裡被人這麼認真呵護過。他抬頭慢慢望去,沈時驍俊朗的側顏近在咫尺。

沈時驍其實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莫名有點感動。

見沈時驍拿起『藥』箱準備替自己擦『藥』,夏稚連忙阻攔︰“我自己來就好。”

“你動作不方便,把腿搭過去。”沈時驍輕車熟路地找出幾種消腫止痛的外敷『藥』膏,聲音忽然變得極冷,“受傷這麼久,你們為什麼不給他找『藥』?”

這句話是對管家說的,也是對屋內所有傭人說的,聲音雖然不大,但落在靜悄悄的屋內,猶如寒川而至。

管家一時答不上來,低著頭道︰“抱歉,因為您的手表損壞,我們急於尋找解決辦法。”

夏稚抬頭看了他一眼。

老騙子,睜眼說瞎話。

剛來明明只有他一個人著急。

膝蓋後方傳來一股溫熱,沈時驍的左手輕輕托著,右手拿棉簽一點一點為他上『藥』。

夏稚右腿不自然地彎曲一下,漂亮的雙眸刻意看向別處。

他好像有點害羞!

上一次被人這麼踫腿,還是豆丁那麼大時。

上『藥』時,沈時驍的動作很輕,筆直寬闊的脊背慢慢俯著,由於『毛』衣領口的下垂,『露』出『性』感漂亮的喉結。

也不知沈時驍身上噴的什麼香水,青木香淡淡地環繞著,怪好聞的。

夏稚趕忙閉上眼楮。

嗚嗚,不能看不能看,會長針眼!

上『藥』仿佛一個世紀那麼難熬,結束後夏稚垂著腦袋,支支吾吾︰“謝謝,我先上樓休息,晚安。”

沈時驍同他一起站起身︰“我送你回房間。”

嗚!扶著他上樓嗎?

他其實沒那麼嬌氣的。

盡管如此,在沈時驍關切的目光下,夏稚還是被他扶上樓。

坐在臥室的床上,夏稚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謝謝沈先生,你渴不渴,餓不餓?我房間的小櫃子裡有零食。”

說完這句話,夏稚就後悔了,沈時驍怎麼可能喜歡吃零食?

誰料,本來打算離開的沈時驍忽然轉身︰“好。”

櫃子裡的零食不少,薯片巧克力和一些餅乾。

沈時驍挑了一袋番茄味兒薯片,坐在夏稚旁邊吃起來。

清脆的聲音就在耳邊,夏稚總覺得一切不那麼真實?這種來自凡間的吃東西聲,真的是沈時驍發出的?

“想不到你喜歡吃薯片。”

夏稚拆了一包,和他“ 嚓”“ 嚓”一起吃起來。

“我上大學時,當眾演講會緊張,吃薯片會緩解一些精神壓力。”

這是沈時驍首次主動和夏稚講留學的事。

夏稚不可思議笑了︰“薯片居然能解壓?”

沈時驍︰“嗯,別人告訴我的。”

這個“別人”夏稚不用猜就知道是沈時驍的初戀,他鼓著腮幫子嚼著薯片︰“我第一次見你,就覺得你一定很厲害,想不到也會有緊張的時候。”

沈時驍眸子沉了沉︰“影視城那天,不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夏稚︰“???”

目光轉向夏稚,沈時驍意味深長道︰“一個月前我們見過一面,不過你可能沒有印象,畢竟我的氣質很‘平凡’。”

平凡這兩個字很內涵,夏稚想起自己吹的彩虹屁,不覺紅了耳根。

他真的不記得一個月前居然和沈時驍見過面。

“謝謝你的薯片。”

“記得幫我修表,如果你重新給我買一支,我不介意。”

沈時驍離開前掌心虛落在夏稚的腦袋上,並沒有很實,眉間湧動著難尋的笑意。

關門聲響起,夏稚望著那支手表出神。

嗚嗚嗚,新買手表一定很貴!

就當破財叭。

臨睡覺前,夏稚思來想去把管家的事情告訴了沈時驍,畢竟疑點太多,從他剛住進來管家便不太對勁。

怕對方誤會自己推卸責任,他解釋了很多,最後沈時驍告訴他自己心裡有數後,心裡才稍稍松了口氣。

在被窩裡滾來滾去,夏稚決定給沈時驍挑選一支新的手表。盡管舊手表能修復,但他也怪不好意思的。

查完各個官網,夏稚心裡越來越涼。

名表可太貴了,怪不得說窮玩車富玩表,一支大牌名表價值好幾百萬,還不是限量款。

夏稚悲痛欲絕。

他好窮。

在家休息一周,轉眼間到了《最佳演員》錄製第一期,夏稚早就將劇本爛熟於心。

開玩笑!

一共就一句台詞,他還背不下來?

節目組提前發過通知,他們會提供食宿給參加錄製的學員,住不住看自己選擇。

夏稚想著郊外的影視城離這裡有一個半小時車程,不想每天麻煩司機車接車送,打著住宿的主意拿著行李箱下樓。

正在樓下吃早餐的沈時驍看見行李箱似乎不太高興,問清楚緣由後,低聲說了句會安排司機車接車送,讓傭人幫夏稚把行李箱又拿了回去。

夏稚樂得自在,能天天回豪宅。

他可願意了!

來到車門前,夏稚猶豫一刻,轉過身朝著沈時驍揮動雙手。

沈時驍對自己很照顧,他明白。

清晨的曦光中,夏稚甜滋滋一笑︰“沈先生,我走嘍!”

沈時驍輕輕一怔,浮起淡淡笑意︰“祝爆紅。”

司機到達錄製地點——京外影視城。

這部綜藝首期一共40名學員,很多都是小有名氣的網紅或新人演員,所以分配角『色』時存在差異在所難免。

自己能有一句台詞,夏稚已經覺得不錯了。

不過聽說第一期錄製戲份大頭還是在導師身上,什麼梁影帝啊,頂流吳霖西啊,楚影后啊,白視帝啊,能同時請來這麼多人,實屬不易。

夏稚悄悄琢磨,有空找梁影帝要個簽名,他可是梁影帝的小『迷』弟。

化妝間,學員們排隊化妝。

望著鏡子裡的自己,夏稚發出人生疑『惑』。

為什麼他演的是花魁?

誰能告訴他,古代居然有男花魁?

一襲白袍勝雪,絲質細膩光滑。

古裝扮相的夏稚眉眼如畫,眼尾的小痣被著重『色』,增添一絲嫵媚。

墨『色』長發垂至腰間,用白『色』絲帶束起,稍不注意便能勾魂攝魄。

悖 煥腔 br /

第一期網絡直播入口剛開,瞬間湧進來幾十萬觀眾,他們大多來自導師的各個粉絲團和一些對綜藝感興趣的年輕人。

畢竟《最佳演員》一直打著顛覆『性』演技真人秀的旗號。

直播間頁面設計得很神秘,視頻窗口外,是幾名導師身著古裝服侍的定妝海報。

彈幕早就滿屏,除了期待自家愛豆的一些留言,便是稱贊節目組播放方式創新,史無前例。

畢竟這麼敢玩,不怕演技翻車,真是666。

節目開始,每名觀眾收到本期綜藝劇本的彈窗,方便他們了解劇情。

需要注意的是,每期綜藝的劇本都是編劇根據上期演員們的星值數創作,誰觀眾投的星值高,下期誰的戲份就多。

有點刺激。

夏花魁蹲在自己的演出地點——城牆邊緣,眯著亮亮的眼楮在寒風中搓搓手,乍一看慘兮兮的。

他聽工作人員談論目前觀看直播的人數,震驚的同時心生奇妙。

他第一次感覺離觀眾這麼近。

綜藝開始,第一期︰長安夜襲。

夏稚扮演的花魁是長安城諸多男女趨之若鶩的心上人。

夏稚小聲bb︰男女???

男花魁無意間卷入這場權力紛爭,手中的長簫是關鍵破解長安之謎的重要道具。

城牆下方正在拍攝,以夏稚的角度,只能看見底下星星點點的光。

刀光劍影聲響起,應該是演員們在打鬥。

夏花魁小心翼翼扒著城牆探出腦袋,聽得津津有味。

與此同時,彈幕也一片熱鬧。

「那侍衛是新人演員嗎哈哈哈,台詞好搞笑。」

「我們家霖西古裝好帥!!綜藝太有意思了!」

「我沒看錯吧?夏茗軒為什麼來了?他是導師?」

「聽說白視帝臨時放棄參加綜藝,夏視帝當的替補。」

「就夏視帝那個毀天滅地的演技,確定不是招黑來了?」

綜藝播放半個小時,直播觀看人數已經突破2000萬,超無敵環景視角看得觀眾一本滿足。

第一次距離演技這麼近有沒有!

與此同時,演員們的星光值蹭蹭上漲。

幾名導師的星光值最高已經達到十萬,夏茗軒墊底。和導師相比,學員們的星光值略顯慘淡,最高的位列第六,才2000星光值。

打鬥越演越烈,梁影帝飾演的劍客直指城牆,夏稚身旁的工作人員提醒︰“該你了!”

夏花魁一哆嗦,拿著長簫緩緩而出。

寒風拂過,腰間的長發緩緩飄逸,鏡頭緩緩推進,一抹縴細的白『色』身影逐漸清晰。

最先出現在特寫鏡頭的,是拿著長簫的手腕。

手腕縴細白皙,好似柔弱無骨。

撫著長簫的手指骨節分明,漂亮得宛如今夜的明月。

「看見這雙手,我沖了!」

「拜托拜托,手這麼漂亮,一定要是個漂亮姐姐!」

「導演!你倒是快點給正臉特寫啊!」

「新人小姐姐?好期待!」

鏡頭像是能讀懂觀眾的心思,賣了很久的關子才緩緩上移。

一雙星眸入鏡,彈幕炸了。

「靠靠靠!是小哥哥!」

「阿偉又死了!嗚嗚嗚!」

「啊這…姐妹們,我沖了!」

「這是人間顏值?」

夏稚看不見彈幕,更不知道鏡頭對準哪裡,唯獨謹記人物的內核,溫柔嫵媚,多情似水。

嗚嗚嗚,他快凍成冰水了!

城牆下梁影帝開口︰“你是男的?”

花魁眼尾染上一絲調戲,輕輕勾著唇角︰“公子可要說說,花魁為什麼不能是男的?”

「啊啊啊啊啊!發出土撥鼠尖叫!」

「聲音好好聽!我愛了!」

「這確定是新人演員嗎?導演組從哪裡挖來的寶啊?」

顏文清坐在鏡頭前對大家說︰“看見沒?這就是我挖來的寶。”

工作人員見夏稚演得極好,臣服於他的顏值下的同時,朝著他喊︰“牛!牛!”

夏花魁一怔,這是又加戲了?

是因為他演的太好嗎?

可是居然讓他扭?

正著扭側著扭還是妖嬈著扭?

鏡頭就在眼前,夏花魁維持著勾人的笑容。

心底一橫,扭就扭吧。

就在鏡頭將要離開的一刻,花魁抬起錦緞袖袍,迎著寒風輕輕扭動腰肢,眉間風情更盛。

長這麼大,他還是第一次扭腰!

城牆下的梁影帝愣了,導演組傻了,觀眾瘋了,夏稚星光值暴漲。

沈時驍思索很久,抽出時間匆匆來到郊外影視城。可當他剛踏進拍攝地,便看到城牆上的倩影勾魂奪魄,正沖著城牆下的男人暗送秋波。

沈時驍眉間的溫和逐漸消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