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聯姻後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41章 nbsp; 追求2︰哥哥,靠靠
當晚, 【夏稚沈時驍】遊戲爆上熱搜,粉絲們截取超甜片段,收獲一眾路人粉的磕糖。

關夏稚的遊戲水平, 雖有不同聲音, 但大多數稱贊還可以,尤其是他暴揍對手為沈時驍出氣時,超級帥。

兩人後一個片段, 粉絲們並不敢聲張,隻敢在超話偷偷磕cp,討論那牛『奶』到底是誰家的牌子。

懂的懂,大家興奮地討論, 哪想尺度越越大。

被提醒怕被封號, 他們才收斂一些。

不清楚這一切的夏稚同學,端著熱牛『奶』『舔』了『舔』唇角。

這個牌子的牛『奶』他確實喝膩了,想換一種。他並不喜歡喝牛『奶』, 也不知道沈時驍為何每晚鐘情讓睡前喝牛『奶』。

可能緣自沈時驍內心的某種執念叭。

雖然夏稚不喜歡喝, 但還是乖乖就範。

誰叫他寵老呢?

沒辦。

傲嬌的夏月光蓋上被子,腿一騎,命令沈時驍關掉臥室燈, 有事再召, 無事退。

沈時驍好脾氣地關燈︰“晚安。”

近,夏稚可謂順風順水, 熱搜常客。

這兒,電影《弒妖錄》正式官宣,並劇組@幾名主演,發布定妝照。

段無涯導演是知名商業片大導,但凡導演的電影, 幾乎是好的春節檔期上映,成為各大院線的票房保障。

《弒妖錄》熱度很高,也是圈內小生小花們的香餑餑。當初他們為了競爭面的重要角『色』沒少明爭暗鬥。

也正因為如此,這次官宣後,一番男主的夏稚成為落選明星的眾矢之的,吸了不少的怨恨嫉妒。

用夏稚經紀人的話說,在的他還是越低調越好。

按照慣例,每位主演轉發這條微博,並發布單獨的定妝照,這樣很快官宣的微博就登上熱門榜首。

可這就到了粉絲們明爭暗鬥的時間。

吳皓文的粉絲購買力很牛,打榜投票絲毫不遜『色』其他流量,這種熱度對廣告商而言就是香餑餑,妥妥的金錢。

沒到10分鐘,吳皓文的個人官宣微博便被轉發2w,在電影官宣微博底尤為醒目。

反觀夏稚,他雖然紅,但底子太薄,粉絲有許多路人粉和cp粉,平時經常磕cp圈地自萌,很少在意一些數據。

所以和吳皓文劇增的轉發量,夏稚的800轉發顯得慘淡無比。

夏稚本人不在乎這些,奈何吳皓文的粉絲也不是省油的燈。或許是團隊授意,他們居然跑到夏稚微博底開嘲諷,陰陽怪氣地內涵他熱度虛。

這個行為徹底惹『毛』了夏稚的粉絲,雖然有心要和他們比數據,但因平時沒有較大的粉絲官方組織,很快便被吳皓文粉絲碾壓。

「夏稚居然是第一男主角,段導是怎選角的?就他這流量抗得起一番男主,抗得起票房?」

「不用管夏稚,到時候電影上映我們包場打榜支持就夠了,希望某些不要臉的演員別搶功勞就行。」

「要路人緣沒有路人緣,要知名度沒有知名度,這一番男主當得可真是輕松。」

陰陽怪氣的嘲諷不斷地在電影話題中出,不光吳皓文粉絲,一些落選小生的粉絲也暗戳戳跳腳,把夏稚貶得一文不值。

夏稚粉絲氣得怒火中燒,想上去理論,奈何戰鬥力太差,被對方一頓奚落。

兩方唇槍舌戰,他們根本不佔優勢。

一個小時後,吳皓文的微博轉發經突破5w,而夏至的轉發量僅僅為6000。

夏稚剛轉發完電影微博,順便逛逛熱門,便沒有線,自然也知道了兩家粉絲撕『逼』的事情。

他雖然想安慰粉絲們不要理這種事,但想起經紀人的忠告,忍了忍沒有發聲。

兩邊粉絲撕得再怎凶,如果藝人親自場,就low了。

夏稚乾脆放手機,默默地對著牆拿起劇本開始揣摩明天的戲份。

把電影演好才是根本,比轉發量?幼不幼稚?

約莫過了半小時,當他再次登錄微博時,發自己的微博轉發量居然飆升至五萬?

定楮一看,居然是梁思越轉發了自己的微博,把轉發數據搞了上。

梁思越轉發他的微博幹什?

按理說他們倆有過次合作,友情宣傳也無可厚非,但是…

他就是覺得有點別扭,並且不想讓沈時驍知道。

在吳皓文的轉發量經突破12w,短時間他是肯定追不上的。中途又多了梁思越這檔子事,心更是一團糟。

「梁影帝和夏稚很熟嗎?居然幫他宣傳?」

「fw,加上梁影帝的熱度比不過我們。」

「笑死了,就這流量還吹當紅小生呢。」

屏幕前,吳皓文嘴角勾著淺笑,瀏覽粉絲們嘲諷夏稚的評論。

他心很爽。

給夏稚作配的不甘似乎被沖淡了一些。

“雯姐,跟粉絲們說,接著踩夏稚,把他的商業價值踩得越低越好。”

經紀人猶豫︰“…嗯。”

吃飽就困,『迷』『迷』瞪瞪經到中午。

夏稚今天不用進組,躺在床上睡了一個午覺,等他再醒時,自己的微博轉發量竟然飆升到50w!

他匆忙點開,發有43w是自沈時驍。

沈時驍轉發夏稚微博︰稚稚的首部男主電影,很期待。

默讀完這句話,夏稚心雖然很甜,但仍然有些奇怪。

沈時驍的微博流量居然這好?

點進對方的微博詳情頁面,他直接驚呆了。

沈時驍的微博轉發,有著一排知名官微的轉發。

明日周刊、財經頻道、福布斯榜單等等…幾乎囊括了國內有名的企業集團和財經媒體。

底,夏稚的粉絲委屈地哭訴。

「沈總了嗚嗚嗚,這就是排面嗎?沈總yyds!」

「牛還是沈總牛,隨便一個轉發自xx財經觀察。這人脈絕了啊!」

「這多集團參與轉發?絕的是這面好像有吳皓文東家誒?」

「笑死了,他東家居然沒有轉發他的官宣微博?」

這個消息被吳皓文知道,發了好大一通脾氣,把工作室的茶杯幾乎摔碎了。

他的粉絲也很沒面子,賤兮兮地去微博底嘲夏稚靠老,不料被沈時驍親自回復。

沈時驍︰我不給他靠給誰靠?給你靠嗎?

夏稚的粉絲們直接爆笑,跟著他在底回復︰

「對啊,不給稚稚靠給誰靠?給你愛豆靠嘛?」

「奇怪,人家合老轉發微博怎了?你愛豆有也讓他老去轉啊?奧,對不起,我忘了你愛豆談戀愛偷偷『摸』『摸』,死不承認,生怕掉了你們這些厲害的粉絲呢。」

踫了一鼻子灰,吳皓文的粉絲灰溜溜離開。

這時,那條評論底忽然多了一條新回復。

夏稚︰哥哥,靠靠。(粉『色』兔子表情包)

當天,【哥哥靠靠】再登頭條,這次夏稚的粉絲們一邊磕糖的時候也一邊進行自我反省,數據這塊他們確實沒意識,為了稚稚子的路以後走得順一些,他們得加油了。

當晚,十多家粉絲站如雨後春筍一般陸續冒出。

稚稚靠靠粉絲站、稚稚美顏盛世粉絲站,這些名字夏稚自己讀覺得羞恥。

不過...這些小天使好可愛啊。

夏稚今晚高興,一向鐵雞的他在微博轉發抽獎,回饋粉絲的喜歡。

沈氏的議室,助理匯報︰“沈總,大家幾乎經轉發完了。”

沈時驍︰“幫我謝謝大家,次需要我幫忙,直接說。”

微信提示音響起。

夏稚︰哥哥,今晚幾點回家?

沈時驍嘴唇勾起︰十一點,自己先睡覺?

夏稚︰可是你在家的時候,我也是自己睡覺的。

這條消息過後許久,沈時驍沒有回復。

夏稚心想,這人可真是不經逗。

晚上十一點,沈時驍的汽車在庭院響起。

夏稚扒著二樓的牆腳,一直偷偷觀望。

當沈時驍上樓時,他突然冒出去,幼稚地張開懷抱︰“surprise~”

沈時驍抿著唇笑了笑︰“怎不去睡覺?”

夏稚︰“不困。”

走廊,只有他們兩人。

夏稚問起今天的事︰“你是怎做到讓那多人轉發的?”

沈時驍直言︰“直接請求大家幫忙。”

夏稚實在無想象沈時驍求人時態度是什樣的,咯咯笑著︰“別人怎說?”

沈時驍︰“別人誇我們恩愛。”

周圍進入一抹不可言說的氛圍,夏稚手背在身後,若有所思地問︰“微信怎不回我?”

沈時驍故作不知︰“哪條微信?”

夏稚識破︰“切,我去睡覺了。”

剛走兩步,身體立刻被擁進一個溫暖的懷中,沈時驍貼著他的脊背,手掌覆在他腰間,低聲問︰“要一起睡嗎?”

夏稚耳旁酥酥麻麻的,腿也有些軟,靠沈時驍的手臂撐著。

良久,他點點頭,漂亮的睫羽染上一絲難為情。

沈時驍低笑︰“不是說,能輕易得到的,就不是白月光了?”

夏稚︰“你可以半夜偷偷的進我的房間,早上再偷偷回去,這樣就不有人發了。”

沈時驍被他的腦回路折服。

為什他要偷偷『摸』『摸』的?

他們倆不是合伴侶?

怎說得跟偷情似的?

夏稚似乎讀懂他的眼,小聲解釋︰“白月光的矜持,不能丟。”

沈時驍半眯著眼點點頭,“行,那我半夜偷偷過去。”

簡單回去洗個澡,經是凌晨。疲憊了一天,他站在門前敲了幾門。

門縫悠悠打開,『露』出夏稚的笑臉。

“快進,我老沒在家。”

沈時驍嘴角的淺笑漸漸凝固,突然有些不想進去了。

“我們的時間不多,你只能抱抱我,但是不許太過熱火,知道嗎?”

沈時驍面無表情地扛起他︰“嗯。”

.........

距離錄製綜藝第二站還有一個禮拜,夏稚這幾天除了跑一些代言,就是在家招貓逗狗。

沈時驍的小佷送給他一隻小狗,庭院的隻小貓也有了新的夥伴。每次他回家,能得到孩兒他媽和個崽崽的熱烈歡迎。

沈時驍隨夏稚進去,告訴他︰“我媽讓咱們明天回去一趟。”

夏稚放小貓崽︰“好。”

這應該算是他們倆正式在一起後,第一次家長。

沈母待他很好,所以這次他們回去之前,夏稚特意精挑細選許多禮物想要送給她。

今天沈時驍親自開車,夏稚坐在副駕駛剝堅果,望著暖陽,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然而歲月靜好只是一時,他忽然收到了經紀人的電話。

“稚稚,你大學畢業了嗎?”

不明白為何經紀人突然問這個問題,他連忙回︰“沒有,我中途出車禍,便休學了。”

“原是這樣。”經紀人嘆息,“也不是什大事,今天不知道哪家小生團隊給你買了一個熱搜,大概說你不是科班出身,沒上過大學。”

夏稚逗樂了︰“我大學主修表演和導演,怎可能不是科班?”

經紀人︰“悖 憬繽誹   僑思刀柿恕0涯愕拇笱 趾馱諮 2渭穎硌蕕囊恍┬掌   易齦齔吻濉!br /

夏稚猶豫︰“名字能給您,照片沒有。”

他當初車禍昏『迷』被送回國內,除了行李箱的生活物品,什沒有。

ins倒是有同學們的聯系方式,但他誰也不記得,也沒好意思和人家搭話。

他考上的大學,是國外表演專業top1,當初在國內隻招一名學生,他費盡千辛萬苦,才幾千名學生中脫穎而出,成功拿到錄取通知書。

但遺憾的是,他沒有完成畢業。

甚至連一些證明他在學校學習表演過的照片沒有。

不過他打算問問學校,看是否能查詢到當年的資料。

夏稚滿面愁容,沈時驍說︰“你的資料我應該有。你當時在劇院表演過話劇,我在場幫你拍了。”

夏稚有點驚喜︰“愛妃,你還有什東西,是朕意想不到的!”

沈時驍輕笑︰“德。”

那些東西沈時驍回國後正巧留在沈宅,今天可以順便拿回家。

不用打開微博,夏稚能想到熱搜底黑粉們狂舞的樣子。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這次並沒有許多人跟風黑他,還是有一部分理智的人替他說話。

而剩黑他拚命跳腳的,夏稚點進他們的主頁,發多半是吳皓文的粉絲。

「夏稚一出道就靠沈時驍走紅。非科班出身怎了?沒上過大學怎了?人家照樣紅。」

「說實話,我覺得夏稚的演技挺浮表面的,弒妖錄我不是很期待。」

「聽夏稚上次文博的演講,我覺得不至沒讀過大學吧?不過非科班出身倒是有可能。」

「不是專業學表演的又怎了?在許多影帝影后不是專業出身,人家照樣有演技。」

對這些言論,夏稚基本上免疫了。

這幫人怎就不放過自己呢?

算了算了,不至因為這些事生氣。

沈家有一處超大的庭院,兩人進去時,沈母正在照料花草。

她穿著一件白『色』旗袍,頭髮簡單地被挽起,和夏稚媽媽的穿衣打扮有幾分相似。

夏稚看著她,腳步一滯。

他在也算和沈時驍在一起了,按照道理說,是不是應該稱呼沈母為母親?

深深舒了口氣,他抱著禮物,小跑著奔向沈母,甜甜一笑︰“媽媽。”

沈母微怔,隨後牽過他的手︰“哎!稚稚你們了。”

人走進客廳,沈母始終挽著夏稚的手腕,並吩咐傭人準備夏稚喜歡吃的點心和果茶。

沈時驍開玩笑︰“有了兒媳忘了兒子。”

沈母︰“當然,我一直想有一個像稚稚這乖的孩子。”

坐在沙發上,她仔細端詳著夏稚,聲線中帶著一絲驚喜︰“稚稚,你想起了?”

夏稚驀然一怔。

他和沈時驍的事沈母也知道嗎?

接到夏稚詢問的目光,沈時驍微微點頭。

嗚嗚!看天的人知道他是沈時驍白月光,只有他自己不知道。

夏稚︰“沒有,但是驍哥告訴我了。”

沈母有些遺憾,但還是欣慰地笑了。“你們倆幸福就行,那段時光不用太過執著。”看向沈時驍時,她的眼變了變,掩飾著一些情緒。“在這樣,就挺好。”

很快,傭人端著午餐,擺放上桌。人一邊聊天,一邊吃飯,度過了愉快的中午。

上個月,沈母把沈氏娛樂的管理交給新上任的高管後,處半退休狀態。

除了幫助司處理一些重大要務,基本在家和朋友們養生聚。

吃完飯,她有散步的習慣。夏稚主動要求和她一起去,她欣然答應。

沈宅位近郊,離沈時驍司不遠,但又很清淨。

夏稚親昵地挽著她的手臂,問︰“媽媽,你是什時候知道我和驍哥的事?”

沈母回︰“你們剛接觸時,我能感覺的到。因為他的情緒在一點一點變好。但是怕打擾到你們,每次時驍離開病房去你,我忍著好奇心沒去打擾。我真的很感謝你,幫助我帶著沈時驍走出,那段時間,他很痛苦。”

夏稚知道沈時驍當年出國治療的根源,低垂著的目光有些心疼。

“第一次正式聽你的名字,是在你們倆正式在一起的第二天…”說到這,沈母沒有繼續說去,但夏稚明白。

因為第二天,他便發生車禍消失了。

“後我幫時驍尋找你的落,幾番周折,但依然未果。”

沈母抿著嘴唇,像是在隱忍壓抑著什,隨後盡量恢復成平日溫婉親切的模樣。

好了,我們不說這個了。

沈母拉著他親切道︰“我聽時驍說,你大學沒讀演,有沒有想過要繼續學表演?”

夏稚︰“有。”

沈母接著說︰“我好朋友的先生是很有名的老師,姓甄。”

夏稚驚呼︰“甄時億老師?”

沈母︰“對。”

夏稚有些激動,甄時億,只要當過演員,聽說過他的名號,幾十年教出數百位影帝影后,視帝視後,不過據說經不收學生了。

沈母︰“如果你願意,可以跟著他學表演。”

夏稚眼變得明亮︰“當然願意!謝謝媽媽!”

回到家,夏稚的心情非常不錯,像只花蝴蝶似的,飛進沈時驍的房間,想要把這件好消息告訴他。

沈母跟在他身後,但並沒有一起進去,而是站在走廊望著兩人。

這時,沈時驍也找到了當年為夏稚拍攝的影像資料。他這多年,一直保存的非常好,除了視頻因為像素原因,並沒有很高清。

幾年前的夏稚比在胖一點,圓圓的臉頰帶著幾分稚氣,很可愛。

不過舞台上,扮演巴黎聖母院敲鐘人的他,身上並沒有自己的影子,而是煥發著人物獨有的魅力。

“這張拍的不錯,值得表揚。”

“這樣也不錯,確實是白月光的待遇。”

“你在台正中央嗎?我感覺位置非常棒。”

夏稚坐在沈時驍腿上,捧著相冊,時不時給予表揚。

沈時驍摟著他的腰,順勢回︰“這次算是成功的追求嗎?畢竟當年的資料我保管得很好。”

夏稚傲嬌道︰“算叭。”

門口,沈母望著他們的眼眶漸漸濕潤,隨後捂著嘴靠在牆壁上。今天她也不是第一次看夏稚,她不明白自己的情緒為什起伏這大。

或許,和夏稚那句媽媽有關吧。

又或許…提到了讓她傷心的事情。

跟了他幾十年的管家遞上手帕︰“沈總,少爺在很幸福,您應該為他高興才對,不要傷心了。”

沈母語氣有些哽咽︰“可能…因為剛才我和稚稚聊起當年的事情,又想起那天…那天的事。”

那天,是沈時驍尋找夏稚未果的第365天。

一個帶他走出黑暗的光,又突然消失,他是什感受呢?

那晚,他服了一整瓶安眠『藥』。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