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41、141
141

 在聽到系統的話後, 陸言的意識恍惚了一瞬。

 “那裡有什麽?”

 [海綿寶寶。]

 不知道為什麽,陸言又有了把系統掐死的衝動。

 系統發出了低沉的笑聲:[不要生氣,既然是回家, 當然是有親人啦。]

 陸言不再言語。

 新長出的魚鱗有些微微的刺痛感, 火辣辣的疼。

 陸言給自己接了一缸子水, 泡了進去,這才感覺舒服不少。

 陸言幾天沒看手機, 發現自己的天啟論壇帳號收到了不少私信。有人開出了三百萬貢獻點的天價, 請求陸言幫忙做一下汙染源切除手術。

 他點進去看了一下聯系人的個人主頁, 這個人ID是帝釋天。在第五區, 沒有加入特別行動部。如今排行榜上第四。

 第五區是一個奇特的地方,政教合一,君權神授。因為特殊的社會結構,特別行動部在第五區的勢力十分式微, 像是吉祥物。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總會有人通過內部渠道, 得到一些相關消息。

 陸言選擇已讀不回。

 畢竟以他現在的狀態, 繼續做手術會比較危險。更何況陸言也不缺錢。

 除此外,陸言還收到一條系統通知, 是在兩個月前。通知他上了論壇的高級職稱排行榜。

 這玩意除了不能匿名外, 沒什麽太大壞處。在總部的商場裡買東西能打折,還有專門的研究團隊負責研發單獨的特效藥。

 陸言打開榜單看了一眼,自己的排名在19。不高也不低。但是因為在短短一年時間裡異軍突起,莫名在內部論壇裡有了一批鐵血事業粉。

 每個月月初排名更新, 倘若諦聽的排名往前挪動,這些事業粉在論壇敲鑼打鼓,就像是過年一樣高興。

 不過陸言對此倒是沒什麽興趣。他點進去幾個論壇的表白貼看了幾眼, 然後關掉了手機。

 系統發出一聲冷笑:[有些發帖人是總部的工作人員假扮的,目的就是為了增強高級天啟者對人類的認同感,偏偏有的人就吃這一套。累死累活的,就是不想讓支持自己的人失望。此處可以@米迦勒。]

 陸言思考了片刻:“正向反饋的確很重要。”

 倒也不能說這種行為是一種欺騙,像是陸言,他不吃這一套,論壇裡的彩虹屁再多,也無關緊要。

 總部已經在催他寫屠宰場的行動報告了。

 這次屠宰場行動,陸言的陣營是黑色屠夫,自然沒辦法寫進報告裡。

 陸言選擇性的刪減了部分內容,在浴缸裡喝著冰凍椰奶,泡著熱水用筆記本電腦寫完報告。

 寫完後,他順手打開聯絡員李主任的帳號,問:葉良山找到了嗎?

 大晚上了,李主任居然還沒睡。

 -找到了。01把9號帶到了屠宰場,除此外總部還派人清繳了獵犬基地,找到了另一個實驗體詹以寒。

 這也是最近天啟者內部的一件大事。獵犬基地可能是有史以來消亡的最快的S級汙染區,8月剛評上,12月就沒了。

 -但是很遺憾。01在此前似乎對詹以寒進行了一些汙染改造。我們解凍的時候,詹以寒已經沒有了生命特征。

 系統冷笑:[假的。是詹以寒已經成為汙染物,於是總部直接下達了清理指令。]

 [說一解凍就死了,不過是為了照顧其他實驗體的情緒罷了。]

 第一研究所最初的10個志願者,剛好成為了兩個對立面,最後只剩一半還活著。

 諦聽:那什麽時候可以解除長嘉的海霧?

 李主任:理想的話,也許明年就可以……

 這件事,說起來也很犯難。

 葉良山並不願意前往長嘉島,吞噬海霧。他是社恐,從生命艙裡解封後,一直都呆防治中心安排的房間裡,沒踏出過門一步。

 陸言琢磨了一下時間,詢問:“最近不行嗎?”

 他想在去拉萊耶之前,看見長嘉解封。

 李主任頓時一愣,隨後回答:“好,我立刻向總部爭取。”

 別看李主任表面只有一人,但實際上,背後有一整個團隊一起工作,都是為了陸言服務。

 這還是諦聽頭一回向總部提出要求,引起了有關部門高度重視。

 唯一比較為難的,是負責照顧葉良山的聯絡員謝海青。

 他推開門,不出意外地看見了一地的垃圾。有漢堡包裝紙,吃了一半的薯條,空的可樂瓶,黏在地毯上的奶油。茶幾上更是擺滿了空盤子。

 謝海青歎了口氣:“少吃點垃圾食品啦。不是有其他吃的嗎?”

 葉良山沒有回復,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屏幕,上面正在播放沒什麽意義的電視劇。

 好在,這幾周下來,謝海青也習慣了對方的愛答不理。

 他擼起袖子,開始打掃衛生。

 這些本來應該由保潔負責,只是葉良山在面對陌生人的時候,會觸發應激反應。躲在床底不肯出來,因此隻好由謝海青全權負責。

 葉良山把自己埋在壘成山的漢堡盒子裡,他的目光落在屏幕上,眼神卻沒什麽焦距。隔一會,兩個巨無霸漢堡就被他吞進肚子裡。

 盡管吃的很多,但葉良山並不胖。反而有點營養不良,整個人小小一隻,宛如還在抽條的青春期少年。

 在還是普通人的時候,葉良山因為喜歡胡吃海喝,體重幾乎和身高持平。

 只是自從他覺醒了巨噬這個天賦後,卻一天比一天瘦削。

 葉良山最瘦的時候,像是一具剛出土的木乃伊。

 當初在研究所的時候,葉良山最怕聽見的,就是研究員說不給吃飯。

 不吃飯的話,他的胃會不聽話的去吃掉其他內髒,很疼。

 如果切開葉良山的身體,就會發現因為畸變,他有一個幾乎佔據胸腔所有空隙的胃,和小的像是玩具模型一樣的心臟、肺和其他組織,腸子更是萎縮到頭髮絲大小。

 從生命艙內出來後,他說的第一個字,就是“餓”。因為餓的太厲害,剛被人從生命艙裡抱出來的時候,葉良山差點沒忍住吃人,費了老半天勁,才把他從別人身上拉開。

 因為這一舉動,葉良山差點被認定為汙染物。好在經過檢測,病變度只有72.3。

 把他從生命艙裡抱出來的人就是謝海青。他的肩膀上有一個深深的咬痕,因為缺了一點皮肉,往內凹陷。

 在成為葉良山的聯絡員之前,謝海青在第八研究所裡工作,負責動物類汙染物可食用化改造。

 總部認為,吃經過改造的食物明顯比漢堡、薯條、泡麵這些東西合適。不過葉良山對此並不感興趣。隻好滿足了他吃垃圾食品的需求。

 大白天,房子裡拉著窗簾,黑漆漆一片。

 謝海青沒有開燈,因為葉良山畏光。

 他摸黑收拾著臥室,丟了六大包垃圾,又用抹布把地板擦了一遍。

 葉良山的房間是不能收拾的太乾淨的。過於整潔的環境會觸發他的PTSD,讓他想起還在研究所的日子。

 謝海青打掃了房間,悄悄地,坐在了葉良山身邊。

 “小葉同志。”

 葉良山沒有動,許久後,目光才微微挪到了謝海青臉上。

 他的臉上沒有多余的表情。

 謝海青咳嗽了一聲:“咱們商量個事行嗎?”

 葉良山想了想,拿手機打出兩個漢字:你說。

 哪怕是人類的時候,他也是個社恐。

 “我聽說長嘉島海霧吃起來是香草牛奶冰淇淋味的。要不我們不要等到12月了,最近幾天就去吃了吧。”

 “啊……”葉良山咬住了自己的手指甲,神情遲疑。

 雖然這段時間,他吃了很多垃圾食品,但其實只是人類時期的味覺殘留,以及身體本能。

 葉良山本人,是吃不出什麽味道的。

 反倒是用汙染物做出來的食物,能喚醒他的味蕾。

 謝海青的語氣像是哄小孩似的:“我跟你說,總部有個天啟者,叫諦聽,天賦有吞噬。他也喜歡吃這些東西,吃的還多,你要是去晚了,就沒得吃了。”

 葉良山不感興趣的收回目光,之後,任憑謝海青威逼利誘,都沒有反應。

 他不關心人類,隻關心自己有沒有飯吃。

 如果斷掉葉良山的食物來源,對方也許會同意,但激化矛盾的可能性更大。他們不敢冒這個風險。

 謝海青離開了房間,拳頭握緊了,罵了聲:“狗*的公維彬。”

 他把情況匯報給了總部,半個小時後,消息就傳達給了陸言。

 李主任:“陸先生,我們嘗試過了,葉良山暫時不願意出面,真的非常抱歉。不過您放心,根據心理評估,他的情緒比較穩定。大概兩三個月後,就能同意這件事。”

 寧淮他們等了幾十年,再多等幾個月,似乎也不是不行。

 但陸言答應過寧淮,會盡快把他們從長嘉帶出來。要不然,他也不會涉險去屠宰場了。

 更何況,陸言有預感,這次去深海,可能會非常危險。他想盡可能的把事情都解決掉。

 陸言問系統:“有別的辦法嗎?”

 [有。]

 [你不是會做飯嗎,葉良山很喜歡吃東西。我覺得巨噬這個天賦名字不太準確,叫饕餮更合適。]

 *

 11月底。結束了屠宰場的任務報告,陸言跟還在養肋骨的唐尋安打了個招呼,乘著專機到了A市。

 陸言見到了葉良山如今的聯絡員。

 謝海青的模樣挺年輕,長得居然和宗炎有些像,同樣的桃花眼,笑起來的時候很好看,讓陸言沒忍住多看了好幾眼。

 系統不禁幽幽道:[替身文學這就開始了嗎?]

 謝海青伸出手,喜悅道:“您就是總部派來治療小葉暴食症的陸醫生嗎!我叫謝海青,是葉良山的聯絡員。”

 諦聽的身份並沒有對外公開。

 陸言禮貌地回握:“嗯。”

 謝海青:“那太好了。哎,其實他這個天賦吧,一直吃也很合理,就是有些影響發育。畢竟吃的沒什麽營養。其他東西他又不愛吃。”

 [記得02嗎。02死亡後,餓了很久的葉良山被放了出來。有人給他做了包子,說是鹿肉餡兒的。]

 [02病變方向就是鹿。]

 [唔。那之後,察覺到有汙染值的食物,尤其是肉類,葉良山都不願意吃了。不僅不吃,吃完還會生理性嘔吐。]

 兩人來到葉良山的病房附近。隔著一扇門,葉良山似乎察覺到有人,神情很是焦躁不安,不斷啃咬著自己的指甲。

 十根手指被他啃的鮮血淋漓,指甲短到只剩原來的一半。露出下麵粉紅的肉芽。

 謝海青略微有些緊張:“醫生,我們是吃藥還是心理輔導啊?”

 陸言想了想,道:“先做個飯吧。”

 謝海青:“……??”

 在謝海青充滿不解的目光下,陸言走進廚房。

 冰箱裡有很多食材,但大多都是經過第八研究所改造的汙染物肉類。剩下的普通食材很有限,大多都是水果。

 陸言按照教程,烤了一個水果蛋糕。聞起來甜香甜香的。

 雖然是第一次做甜品,但是小蛋糕的造型看上去很是不錯。

 他把蛋糕盤遞給了謝海青:“端給他。”

 謝海青不明所以,但還是照做了。

 幾分鍾後。

 謝海青拿著被舔的很乾淨的空盤子走了出來,有些不好意思地詢問:“陸醫生,蛋糕還有嗎?”

 “有。”

 一整個小蛋糕,被分了三次投喂。

 第二天,陸言照舊來到了防治中心。這次做的是蛋撻,六個。

 投喂到第三天的時候,葉良山的房門終於打開了一條縫。

 他隔著一條窄窄的縫隙,看見了陸言。

 陸言側過頭的瞬間,葉良山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

 陸言問:“今天做的是抹茶慕斯蛋糕。要出來吃嗎?”

 葉良山本來想打字,但是想起了自己還沒有這個醫生的聯系方式,隻好小聲的應了句:“……好。”

 太久沒說話,讓他說話的聲音很奇怪。

 葉良山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陸言把蛋糕放在他面前:“明天我就要走了。”

 葉良山表情茫然:“……啊。”

 他用杓子小口小口的吃著蛋糕,吃著吃著,說了句:“可以、不走嗎?”

 他想吃陸言做的飯。

 陸言遞過紙巾,聲音放緩:“我需要去執行任務,不可能一直呆在這裡。但如果你答應幫我執行任務,我可以把執行任務的這段時間,拿來給你做飯。”

 葉良山:“什麽、任務。”

 “吸收長嘉的海霧。忘了介紹,我叫陸言,代號諦聽。”

 葉良山握住杓子的手微微顫抖起來,他低下頭,許久後才輕聲詢問:“海霧,也是、人嗎?”

 陸言盯著他毛茸茸的發旋,回答:“是汙染源。我不會騙你吃人的。”

 葉良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好。”

 作者有話要說:  【狗狗龍的日記】(ooc,請勿代入正文)

 ****年 12月2日

 今天,是我的103歲生日。

 可以跟著言言回娘家了,好耶!

 ——

 (然而正文並沒有寫到)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