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70、170
170/配角們的人生

 有句話叫做,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因為從小到大什麽都沒有,沈輕揚一直是不怕失去的。

 他的養父酒鬼,還好賭。有段時間欠了人家一隻手。

 追債的人找上門, 養父不在, 養母顫顫巍巍地握住了沈輕揚的手腕, 伸了出去。

 “老沈出門哩。要不剁這個吧?我們是真的沒錢。”

 那時候他還小,因為經常吃不飽, 手腕細的像是一根柴。

 他的神情格外平靜, 或者說, 呆滯。哀莫大於心死, 他很小的時候,就不會感覺難過了。

 追債的人臉部抽搐,大概是沒想到還有人拿兒子抵債。也不敢真的剁了,隻好臉色怏怏的, 走了。

 村裡人都說沈家是歹竹出好筍。兩夫妻長相都不怎麽樣,生出來的小孩卻白白淨淨的, 討喜。

 沈輕揚是吃村裡的百家飯長大的。

 有回他餓的難受, 鄰居不忍心,叫進家裡喂了一頓飯。從此後養父母就再也沒給準備過他的碗筷。

 沈輕揚很早就知道自己不是親生的。

 “冰天雪地的, 你就在垃圾桶裡, 小小一個。我做環衛,看見了你,知道吧。”

 “要不是我們把你帶回來,你早就死了。懂嗎?做人啊, 要知道感恩!”

 村裡唯一的小學在幾公裡外,早上五點半,沈輕揚就要起床出門。

 夏天還好, 蚊蟲可以忍耐。冬天,他在冰面上走一遭,四肢都凍的紫脹。

 學校裡,來支教的大學生看不下去,給他找了兩件舊衣服。

 衣服不能洗,洗了就不暖和了。沈輕揚穿了好幾年。

 他白天上學,夜裡摸黑回家,還得乾活。

 按理說這樣的小孩很容易夭折。

 他剛出生,就被親生母親丟在垃圾桶,沒死;從小被虐待著長大,也沒死,甚至沒生過大病。

 上面其實有人來扶貧,可惜扶貧不扶志。工作人員一走,兩口子又回到原點。

 最好笑的是,村裡分了一頭豬,希望養父可以養到年底。

 那頭豬餓的比沈輕揚還瘦,沈父偷偷賣了,去鎮上□□,剛好被掃黃的人抓到。氣的扶貧幹部兩眼一黑。

 沈輕揚的學業終止於初中。

 義務教育只有九年,沒人負擔學費。

 他那年夏天在山裡采了很多草藥和蘑菇,每三天走五公裡路去鎮上賣給收購商,手和腳都磨出血。

 沈輕揚花了一個暑假,辛辛苦苦存了1917.5元,可以當高中第一學期的學費和生活費。

 鄉下教學質量不行,他剛好踩著分數線上了普高。沒有獎學金。考的最爛的是英語,只有65分,聽力蒙對了8分。

 高中住宿費一學期600,學費900。剩下417可以吃飯。上高中後,可以申請貧困生補助。

 會有辦法的,他枕著錄取通知書,對自己說。

 可最後一次在家裡過夜的時候,他太困了。

 沈輕揚睡的很死,

 醒來的時候,枕頭底下的錄取通知書還在,錢沒了。

 他找了很久,問母親,母親說不知道。父親不在。

 沈輕揚等在家門口,等到父親提了點鹵菜回來。

 “我的錢呢?”他問。

 他掙了一個暑假的錢,被養父拿去鎮上的麻將館,輸了個一乾二淨。

 沈輕揚願意找那些人磕頭,把自己錢要回來,然而他連那些人是誰都不知道。

 這麽多年來,他第一次哭,尖叫,想和人拚命。

 養父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你的命都是我救的!拿你點錢怎麽了!讀書有什麽用?我看你早點出去掙錢,把這麽多年的借住費還給我才是!”

 他終於逃走了。

 -

 現在這個社會,只要肯吃苦,總歸是可以掙到錢的。

 小地方工作機會少,沈輕揚又花了兩個月時間,終於存夠了一些錢。

 為什麽是k市,可能是因為當初來支教的老師,來自k市的大學。沈輕揚對這個城市有一種莫名的好感。

 車票164元。需要先去縣裡,轉到市裡,再坐車去k市。

 其實高鐵要比長途汽車便宜,可惜沈輕揚不知道。

 他15歲。沒有自己的手機,沒有身份證。衣服是新買的,褲子29,衣服19,鞋子45。一身都是清倉的夏裝,哪怕現在已經快到冬天。

 大城市真好,很漂亮。可惜他在這裡沒有家。

 如果一個人有幸運值,那沈輕揚一生肯定是負數。

 招童工的地方少,沈輕揚沒有地方住,於是一連睡了好幾天公園。

 有天睡的迷迷糊糊的,被人拍醒。一個中年人跟他聊了兩句。

 問他是哪裡來,為什麽會在這。

 他都說了。

 中年人說,可惜給他介紹工作,還說也能給他一點錢。

 沈輕揚很高興,他跟著這個男人上了破舊的桑塔納,結果對方沒有進駕駛位,而是來到後車廂,開始親他。

 他很害怕,還有些莫名的惡心,打開車門的時候手都在抖,一口氣跑了很遠,再也沒回去過。

 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或許也不是很久,四年,還是五年。

 從家裡出來到大城市,沈輕揚輾轉打了好幾份工。最後在黑工地摔斷了腿,因禍得福,遇見了陸言。

 有時候,沈輕揚也會想,陸醫生是怎麽看他的。會不會看著他,就像是他當初看那個中年人一樣。

 肮髒的、惡心的、見不得光的。

 下流的欲.望。

 *

 沈輕揚喜歡陸言,誰能不喜歡陸言。就連小區裡的狗,看見陸言都會多搖兩下尾巴。

 有時候,沈輕揚也會想,自己在陸言那裡是不是不一樣的。

 他會對他說謝謝,會檢查他的恢復進度,會把家裡不要的書送給他。

 只是這個想法未免太自作多情,以至於大多時候,沈輕揚想都不敢想。

 陸醫生對所有人都很好,他就沒看見陸言發脾氣。哪怕是面對再難纏的病人和家屬。

 “汙染病的確帶來了很多苦難。”沈輕揚曾經對先知這麽說過,“但是我很感謝它。”

 如果不是汙染病,他終其一生,可能也就那樣了。

 沈輕揚的起點太低,不是他不努力,而是他已經觸碰到了自己上升的極限。

 初中學歷,瘸腿,孑然一身。

 有時候,沈輕揚也會偷偷地想著,現在世道不太平,如果他救了陸言,對方會不會也喜歡上他。

 他對人類社會沒有眷戀,唯一放不下的人是陸言。

 所以,在聽到陸城的話後,沈輕揚才會那麽生氣。

 他連手都不敢偷偷碰一下的人——陸城怎麽敢動!

 汙染物向來是很容易情緒化的,等沈輕揚冷靜下來的時候,自己的老師已經只剩下一枚眼珠。

 這枚眼珠子尖叫著說:“我有預知,我可以告訴你想知道的未來!”

 -

 沈輕揚想知道的,是和陸言有關的未來。

 他汙染值比陸城高,看見的更遠,更具體。

 沈輕揚看見了那個陸言被吞噬的未來。

 新神佔用了舊神的身體,鳩佔鵲巢,降臨人間。

 那是沈輕揚不允許的未來。

 所以,沈輕揚道:“我會證明……我才是最適合你的人。醫生。”

 他把自己獻祭給了陸言,毫無保留。

 沈輕揚看著刺穿進自己身體的白色臍帶,臉上的笑容格外,幸福。

 他要陸言活著。

 哪怕陸言活著的那個世界,沒有自己也沒關系。

 要失去意識的時候,求生的本能讓沈輕揚有些微微的掙扎,可惜那些白色的觸須勒的很緊。

 他在恍惚間對上了陸言緩緩睜開的眼眸。

 沈輕揚哭了,但是在海裡,這些眼淚應該毫不起眼。

 他問:“你會記住我嗎?醫生。”

 -

 陸言思考了很久,還是準備通知一下唐尋安:“我打算去給沈輕揚掃墓。”

 他知道唐尋安不喜歡這個人。

 只是沈輕揚和別人都不一樣,顧崢有研究所裡的同伴;逢青有戰友;其他死亡的天啟者也有子孫後代……只有沈輕揚,除了陸言,可能不會還有人記得。

 唐尋安正在磨刀的手一頓:“好,早點回來。”

 系統嘖嘖讚歎:[什麽叫正宮。這就是正宮的氣度啊,你說是吧,諦皇。]

 陸言沒有回答。他吃完早飯,出門,坐上了車。

 司機早就準備好了,一腳踩下油門,往墓園開去。

 墓園也是陸言買的。他死的時候很年輕,才21。

 如果能順利讀書的話,還是沒畢業的大學生呢。

 沈輕揚願意學,腦子也不差,如果好好讀書,成績不會很差。

 陸言抬起胳膊,用手擋住了眼睛,歎了口氣。

 他的懷裡有一捧深藍偏紫的桔梗花。是拜托司機買的。

 孤注一擲的、偏執的,無望的愛。

 他會記住的。

 (番外-完)

 作者有話要說:  *桔梗花花語:永恆的愛,無望的愛。

 今天寫了好多,我好牛。

 ————

 另外說一聲:番外暫時到此為止了。

 其實還有幾個沒寫完。但需要回家一趟,給近親奔喪。再加上自身晝夜顛倒,身體不太好,非常需要休息,所以準備在專欄裡開一個番外集,以後再寫。

 (而且現在晉江完結後,不可以繼續添加番外,不方便售後。)

 所以打算標完結了,番外過段時間會繼續寫。

 (預收丟專欄了,不會v。算是給大家的福利了。)

 最後,想要一個評分。謝謝大家陪我走過這段旅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