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60、160
160/完結章-天啟(上)

 浮空島外。

 帝釋天還在和防治中心派來的人扯頭花:“定位在汙染區失效不是很正常嗎?你不反省你們技術部水平。找我幹什麽!我是真的沒對陸言動手!”

 防治中心派來的人是米迦勒, 這人剛好會飛,而且離第三區也近。

 米迦勒脖子後的小翅膀不停撲騰:“那都在這片區域,陸言的信號怎麽突然消失?我看你們第五區早就不懷好意。不知道使用什麽手段讓陸言單獨跟你出來, 到荒郊野嶺痛下毒手。”

 帝釋天:“我tm打不過他啊!”

 米迦勒握緊手裡的聖劍:“他只是一個剛喪夫的治愈系天啟者!誰知道你會不會用什麽齷齪的手段。”

 帝釋天怒道:“我要是撒謊, 我就再也看不到今天的太陽!”

 幾乎是帝釋天的話剛落。

 天色肉眼可見的暗淡下來, 短短幾息之內,一片漆黑。

 一瞬間, 所有的爭吵偃旗息鼓。

 米迦勒的面色嚴肅, 深深蹙起了眉。

 帝釋天驟然瞪大了眼:“……天怎麽真的黑了!?天文台沒說今天有日全食啊?”

 不僅是第三區, 全世界各個區域, 仿佛都陷入了極夜狀態。

 無數人抬頭仰望天空,表情惶然。

 這是一年時間裡,發生的第三次極夜現象。而且比之前兩次來的更迅猛,更突然。

 黑夜總是象征著恐懼和未知。

 光明失去的猝不及防, 像極了前兩次災難重現。

 許多在之前兩次血月事件裡失去親友的人,驟然在一片黑暗中哭出聲。

 防治中心的電話再一次被打爆了, 數千人的接發室亂成一團。

 “上級有給出什麽解釋嗎?”

 “先安撫群眾, 插播一下緊急新聞,加大心理輔導力度!”

 “報告, a市出現集體自殺事件!”

 一年三次異常天象, 讓不少人內心的防線崩潰。

 從來沒有一刻,人類對天災的感覺如此感同身受。

 寧淮緩緩抽著煙,和聯絡員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這次又是怎麽回事?檢測出汙染源在哪了嗎?”

 他如今的聯絡員,是曾經那位聯絡員的女兒。

 寧淮在神國呆了太久, 出來的時候,聯絡員已經故去。他的小女兒接替了工作,說是聽著寧淮的故事長大的。

 小姑娘的聲音很冷靜:“報告寧隊。我們沒有檢測出汙染源, 目前只出現了極夜現象,沒有血月。”

 寧淮思考了片刻:“陸言呢?”

 “總部已經派米迦勒搜尋,暫時聯系不上諦聽先生。正在加大力度巡查。”

 上一次也是這樣找不到人,不過陸言是消失在風暴中心。

 寧淮的表情平添一些愁思。

 *

 極夜同樣出現在了浮空島。

 宋天宇一愣,張開了背後的翅膀,來到了繁育室。

 “陸言,你還好嗎?外面好像出事了。”

 他敲了敲門,可惜無人應答。

 宋天宇用備用鑰匙打開了房門。

 為了防止培育中的幼鳥溜出去,繁育室裡沒有窗戶,只有中央排氣孔。

 如今,這個房間空無一人,就像是從來沒有人來過。

 ……

 ……

 黑夜一直持續著,黎明沒有到來的跡象。

 天上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一切自然光都像是被黑幕隔絕。

 雖然因為黑夜,不少地方有了騷動。但人類這種生物的適應性一向很強。

 黑夜降臨的第三天,大家已經習慣了開著燈生活,不分晝夜。

 唯一能慶幸的,大概就是世界范圍內的汙染值並沒有異常上升。

 這三天時間,世界各地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混亂。

 世界末日的言論甚囂塵上。某些治安不太好的區域,犯罪率明顯上升,社會秩序在崩潰的邊緣。

 斷了條胳膊的災厄獵人仰頭,喝著伏特加,嘴裡罵罵咧咧:“他媽的,說不定明天世界就完蛋了。還上什麽班!”

 總部起草了幾分緊急預案,都是關於這次極夜事件的處理方案。

 在之前,這是從來不敢想象的事情,然而總部已經做好了太陽再也不會升起的準備。

 在這個大災變來臨的時代,什麽都可能發生。

 因為整整72小時都沒見到太陽,赤道的氣溫都變得涼爽宜人了起來,更別提南北兩極。

 海面大片大片開始結冰。

 自從碳排放過量全球變暖後,北極熊已經很久沒有擁有如此大塊的冰原。

 因為停工停學,周啟明公司推出的遊戲在線人數激增,可惜他卻開心不起來。

 “海水已經開始結冰。按照推測,大概一個月後,地表溫度就會降到零下200攝氏度。難不成真的要搬到地下生活?”

 比起汙染病,這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在自然的偉力面前,沒有人能幸免於難。

 “也不知道陸醫生又去哪兒了……”

 周啟明站在落地窗邊陷入沉思,下意識抬頭,看了眼天。

 漆黑的天空中,隱約浮現了幾行小字。

 【天啟】

 【深淵來客】

 周啟明揉了揉眼睛,表情很是不可置信:“我昨天沒通宵玩遊戲啊?”

 下一秒,黑壓壓的天邊,驟然出現一絲光亮。

 地面,所有人都發現了異常。

 周啟明推開門,一直跑到了大街上,癡癡的仰望著天空。

 像他這樣的人不在少數。

 無數人推開窗,或者跑到了空曠的原野。

 忙碌的生活讓很多人無心看風景,日月星辰就像是一個亙古不變的布景板,從來沒有人想過它們會消失。

 在經歷過極夜後,人類才意識到這些光芒的可貴。

 地面的生靈們,在此時仰望著同一輪月亮。

 周啟明的耳邊是其他人的喜極而泣:“月亮,月亮出來了!”

 這一輪圓月看起來格外的大,也格外的潔白。比起月亮,更像是一盞燈。

 周啟明是徹頭徹尾的理性思維者,一向沒有悲春傷秋的情懷,然而不知道為什麽,他看見這一輪月亮,卻突然流出熱淚。

 他突然想起,自己在什麽時候見過【深淵來客】這個稱號。

 幾個月前的x市,陸言頭頂。

 月亮緩緩升起,灑下一片明亮異常的光輝,像是閃爍的流沙。

 這些光點緩緩地沒入地面,治愈著千瘡百孔的世界。

 浮空島。

 兔子屠夫伸出手,茫然的接住月光,像是抓住了一片雪花。

 童童長出了人類幼童一樣的手掌,困擾了他很多年的饑餓在此時突然消散。血紅的雙眼也變成了清澈的顏色。

 平時,他敢在補課的時候走神,是會被陸嘉禾罵的。

 但今天,陸嘉禾卻一反常態,神情怔然。

 他臉上黑色碳化的痕跡消失了。

 業火依然在鍋裡沸騰著,一隻小鳥啄開了殼。發出啁啾的鳥鳴。

 剛出生的小鳥跌跌撞撞的,想朝天空裡那輪月亮飛去。

 然而月亮離開的太快。

 紅色的小鳥羽毛都沒長好,怎麽飛都飛不高,於是很快摔在了地上,滿身傷口。

 宋天宇撿起小鳥,放在了自己的掌心。他背後的羽毛脫落,有些疼。

 這隻雛鳥應該沒有記憶,卻哭的很是傷心。

 童童抬手,突然抱住自己的腦袋,小聲詢問:“老師。是你在摸我的頭嗎?”

 數百米外。浮空島第一層的湖泊翻湧起淺淺的水浪。

 青藍色的湖水匯聚起一個深深的旋渦,白色的浪花在旋渦中匯聚,凝聚出一個半透明的人形。像是水晶雕塑。

 雕塑睫毛輕顫,睜開了眼,想起了自己的姓名。

 他叫喬禦。

 ……

 ……

 第三區。

 帝釋天正在戴罪立功,尋找陸言。

 找著找著,感覺背上有點癢。

 他下意識地拿手去摸,卻發現那些坑坑窪窪的孔洞居然一夜之間愈合。就連脖子兩側長著的腦袋,也像是失去養分的蓮花苞一樣枯萎。

 帝釋天一愣,掏出了檢測儀,對著自己測了一下。

 【病變度:0】

 【靈力閾值:3000】

 帝釋天思來想去,感覺只有一個可能:“草,防治中心也太黑了吧!六十萬貢獻點買的檢測表三天就壞了?”

 與此同時,米迦勒還在防治中心開會。

 第三區的市政廳就在哪兒建立幸存者地下基地吵的不可開交。

 吵著吵著,月亮出來了。

 於是一瞬間,所有的爭吵戛然而止。

 米迦勒推開門,看向天空,那輪月亮的移動速度異常的快。光芒灑在了他的三雙翅膀上,有些癢。

 他潔白的羽毛被渲染成了金色。

 ……

 ……

 第三研究所。這裡關著一些特殊的犯人。

 他們是第一研究所過去的職工。

 第一研究所的主犯已經被處決,但並不是所有人都罪無可赦。

 這些研究員也是學識豐富的天啟者,如今戴罪立功,做著和汙染病防治相關的實驗項目。

 “王教授。”一個姓趙的科研員憤憤道,“我們真要這樣被關一輩子?”

 “……這都是其他研究所的政治陰謀!”

 “公所長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更好的未來,歷史會證明,我們才是正確的。人類不可能和汙染病和平共處……”

 他們的消息十分閉塞,都被關在地下,只能從每周送來的報紙上,了解外界的一些新聞。

 王教授做實驗還是比較認真的。因為按照規矩,沒在期限內提供有效的成果,接下來就要餓肚子。

 在生存面前,這批人做實驗的積極性都格外高。有時候做出了卓越成果,還能領到幾斤肉。

 他們如今的地位和之前在第一研究所的時候,可謂是雲泥之別。因此,有人不滿很正常。

 王教授沒有理說話的趙教授,兀自盯著細胞切片。

 科研員宣泄完自己內心的不滿,深仇大恨地走向工位。

 “等我出去……”他在嘴裡碎碎念著,突然,從口裡噴出一大股血。

 漆黑的觸手從他的身體裡鑽了出來,他全身都散發出了汙染物的氣息。

 周圍響起了尖叫聲。

 科研員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神智清醒,因此才更是不解。

 守在入口處的天啟者提著武器趕來。

 這個科研員高喊,內心充滿恐懼:“你們幹什麽!別開槍!我不是汙染物!我是天啟者!”

 “砰——”

 槍聲響起。

 ……

 ……

 總部,會議室。

 “自從月亮升起後,有很多天啟者毫無征兆變成汙染物並且死亡。根據調查,他們身上都有案底。尤其是很多隱藏的深海會教徒,全都暴露了出來。”

 “還有汙染物變回天啟者的案例……”

 “也有汙染物直接死亡。”

 一條條信息傳回,大家的神情越來越困惑。

 “到底是怎麽回事?”

 紀文推了推臉上的眼鏡框,打破了沉默:“淨化。”

 “這是……我老師的老師的理論。也就是喬禦教授的推測。”

 “他說,審判加上天啟,可以得到完整的淨化。”

 “只有那時候,世界范圍內,才是真正的進化……唯一讓我疑惑的是,為什麽這次,淨化的范圍會如此大?這輪月亮,又是從何而來?”

 月亮自然不會給出回答。

 這輪明月來到了海上。

 作者有話要說:  吃個飯,吃完再寫點。

 真的要完結了嗎,感覺像是做夢一樣……

 **

 第二更可能在凌晨,不用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