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54、154
154

 聽到陸言的回答後, 唐尋安表情頗為意外:“陸醫生,你認識我?”

 他忸怩了片刻:“那是不是說明,我現在還挺出名的?”

 陸言瞥了他一眼:“是, 世界第二吧。”

 唐尋安高興了半分鍾, 問:“那第一是誰?”

 陸言頭也不抬地回答:“我。”

 他沒有開玩笑。

 自從拉萊耶吞噬完沈輕揚後, 陸言如今已經收集了六條王魚。

 哪怕是103歲的唐尋安還作為人類活著,就目前的靈力閾值而言, 也是需要給他讓賢的。

 唐尋安不動聲色地轉移了話題:“陸醫生, 你要怎麽救知知啊?”

 “做手術, ”陸言舉起了手裡的刀, “接下來場面會比較學術。你要是接受不了,可以把眼睛閉上。但是無論我做什麽,都不要干擾我。”

 唐尋安:“您放心。久病成醫,我雖然沒做過手術, 但是也經歷過上百次改造,接受能力很好。”

 他說這話的時候, 隱約還有點驕傲。

 陸言“嗯”了一聲, 在唐尋安震驚的目光中,解開了自己的上衣扣子。

 他肩頸的線條流暢而優雅, 海水順著發梢滴落, 凝聚成股,滑進陰影深處。

 唐尋安把頭扭了過去,裝作四處看風景。頭低的快要埋進土裡,耳朵一個勁發紅。

 陸言的手指在自己胸前比劃了兩下, 留下淺淺的劃痕,然後摸索著,用刀割開了這裡的皮膚。

 利刃刺進胸膛, 有一種發脹的鈍痛感。

 陸言現在對自己身體的掌控力格外強大,譬如現在,全神貫注之下,他甚至可以控制自己血液的流動。

 傷口的橫截面鮮紅,但只有幾滴血滲了出來。放在末日之前,大概會被驚呼醫學奇跡。

 為了防止手術刀破壞心臟,他的手順著胸前的切口緩緩探了進去,握住了自己還在跳動的心臟。

 這顆心臟比正常成年人的心臟小很多。

 唐尋安等了幾分鍾,沒忍住,偷偷瞟了眼。

 就這一眼,剛好看見陸言一臉平靜地把心臟從自己胸口掏了出來。

 唐尋安不暈血,然而這一刻,內心依然受到了強烈的震撼,甚至有一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還沒睡醒。

 陸言把取下來的心臟放在了一邊,疼痛讓他拿刀的手有些微顫。

 系統的語氣嚴肅:[心臟離體後,你大概能存活40分鍾,0號只有3分鍾。你需要在取出0號心臟的三分鍾內,完成心臟移植。]

 陸言的左手握住右手手腕,控制好了肌肉的痙攣。

 刀穩穩地切開了喻知知皮膚,他一層一層打開胸腔,終於在最深處,看見了那顆小小的心臟。

 正常人的心臟是紅色的。但喻知知的心臟呈現出半透明的色澤,像是易碎的玻璃製品,鮮紅的血在她的心室之間流動。

 劇烈的疼痛讓喻知知的眼皮子撐開了一條縫,她的身體掙扎起來,血液汩汩流出,很影響手術視野。

 陸言平靜道:“睡。”

 他使用了天賦。

 陸言擁有的是天賦111-譫語,這個天賦的上位是天賦11-讖言,特性是一定程度上的言出法隨。

 自從融合了六條魚後,陸言偶爾也能借用一些上位天賦,就是時靈時不靈。

 這一次,大概是奏效的。

 喻知知的眼神渙散,很快昏迷了過去。

 陸言的血對汙染物擁有巨大的吸引力,喻知知的血也一樣。

 兩個人一起手術,對汙染物的吸引效果,堪比一個頂級omega在全是alpha的地方到了發/情期。

 附近的汙染物凶相畢露,就連遠去的飛鳥都重新展翅,如狼似虎地奔向這座島嶼。

 不需要陸言吩咐。唐尋安擋在了兩人的前面,他才19,還沒有學會戰鬥,但卻下意識地撿起了地上的黃塵。

 這是一把斷刀,刀刃從中折斷。這是唐尋安第一次握刀,然而刀卻在和他共振,傳遞的情緒格外悲傷而哀切。

 以至於唐尋安金色的眼眸,莫名蓄起了一層薄薄的熱淚。

 ……

 ……

 陸言的手術仍在繼續,他的額頭滲出了細細密密的汗。

 喻知知的心臟結構比正常人特殊許多,一根根血管像是橘絡,包裹住琉璃似的心臟。

 這種心臟結構,哪怕是全世界的心臟病專家會診,也說不出個結果。

 臨床醫學是實證的科學,在完善前,需要無數次糾錯。喻知知的情況,錯一步都是萬劫不複。

 好在陸言有全知。

 他用刀挑破了幾條細線,下手又準又狠,隨著刀尖移動,半透明的心臟從中剝落。

 陸言小心翼翼地用手接住了這顆心。

 四周的汙染物嚎叫的更加尖銳了。

 他拿出自己的紅色心臟,放進喻知知的胸腔,又用細線縫上了血管。

 這顆心臟在喻知知的胸膛重新跳動起來,聲音緩慢而沉重,充滿活力。

 陸言不由得松了一口氣,然後把喻知知的心臟裝進了自己的心房位置。

 幾根主血管連上了這顆心臟,切斷的橫截面冒出白色的細線,像蠶在吐絲。

 他的胸口有些微微的絞痛,大約是排異反應。

 手術的最後一步,是自己給自己縫上線。創口位於胸前位置,不太好觀察。於是一隻眼睛在陸言的手背上冒了出來。

 針是從金槍魚身上取出來的一根小魚刺。

 陸言花了十分鍾,粗糙地完成了傷口的縫合。並且扣好了衣服扣子。

 天空傳來了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

 陸言抬頭,一艘軍用直升機停留在島嶼上空。

 片刻後,直升機的艙門打開,一個人從半空跳了出來。

 他身後長出了潔白的雙翼,白色的羽毛紛紛落下。

 是白澤。

 白澤的表情十分喜出望外:“唐隊!陸先生!”

 他已經在附近海域搜查了一個月,昨天剛剛來波萊島找過人,這裡除了冰雪就是苔原,空無一人。

 白澤本來目的地是下一片海域,如果不是發現汙染物意外暴動,他也不會半路返航。

 今年1月1日元旦,世界再次出現“血月現象”。

 全球范圍內,汙染值上升,汙染物躁動,引發無數人恐慌。

 一時之間,世界末日的傳聞喧囂塵上。

 防治中心的工作人員紛紛出來辟謠,安撫群眾,但自己內部都吵成一團,充滿了惶恐和悲傷。

 原因無他,唐尋安和陸言在汙染源中心失蹤了。

 唐尋安之於特別行動部,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針。他從成立那天起就加入了特別行動部,成為第一批職工。一直到了現在。好多後輩,都是聽著他的傳說長大的。

 盡管唐尋安的狀態非常危險,但從來沒有人想過,唐尋安會悄無聲息的死亡。

 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強的天啟者,創造過無數奇跡。就算是謝幕,他也應該離開的轟轟烈烈。

 很多人都堅信,唐尋安還活著,只是被什麽意外困住了,等待著他們的增援。

 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種篤信越來越微弱。

 如今的世界不比從前,一個天啟者,在汙染源附近失蹤長達兩個月,八成是沒了。

 悲傷的情緒在特別行動部蔓延,卻沒有一個人提出開追悼會。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這是工作人員唯一的信念。只要還沒有看見遺體,唐尋安大約就只是失蹤。

 白澤作為唐尋安的副隊,每天都會乘坐直升機,一遍遍在寬闊的海域搜尋。

 這段時間並非一無所獲。

 人們從海底撈起了一些汙染物的殘骸。其中一塊白色肉瘤上,殘余著黃塵的刀痕。

 但這並沒有讓大家雀躍,因為經過檢測,這個殘骸留下的汙染值有6400,並且,從肉瘤上網狀經絡的大小看,這點殘肢只是汙染物主體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根據研究所的推測,這隻汙染物最終汙染值,大約在一萬八左右。

 在拿到檢測結果後,整個1組都像是死一樣的沉寂。

 “……唐隊,真的還活著嗎?”

 有人詢問。

 沒有人敢做出保證,只有白澤斬釘截鐵地回答:“活著。”

 白澤就像是一根繃緊了的弦,只需要一點小小的壓力,就會斷裂。

 他很難形容自己現在的激動之情。

 他一邊降落,一邊撥通著傳呼機,找到還在值班的聯絡員:“小王,坐標我發給你了,找到唐隊和諦聽了!派艘船來!”

 陸言略感意外:“兩個月?”

 算上昏迷和在船上的時間,陸言以為,自己最多失蹤了半個月。

 系統道:[沒什麽不可能,拉萊耶的時間是扭曲的。]

 白澤落在地上,背後羽翼收起,他上前,捶了一下唐尋安的肩膀:“我就知道你還活著。我孩子都還沒見過乾爹呢!你真是,急死我了。媽的。”

 捶著捶著,感覺不太對勁。

 唐尋安的表情很是茫然,甚至把求助的視線看向了陸言。

 白澤臉上的笑容微微凝固,他扭頭:“諦聽先生……?;老唐這是怎麽回事?撞到腦子了還是?”

 他察覺到了更多的不對勁。

 比如面前這個唐尋安臉部輪廓的稚嫩,手裡那把斷了的黃塵,還有柔軟的、像是從來沒握過刀的掌心。

 陸言用衣服把喻知知裹了起來,攔腰抱起。

 他回答:“這是19歲的唐尋安。”

 白澤一愣,用手抓住了陸言的肩膀,慌張地追問:“那唐隊呢?”

 然而在問出的一瞬間,白澤就後悔了。

 他害怕聽到陸言的回答。只要一天沒找到人,白澤就可以安慰自己,唐尋安只是失蹤了。

 但如果陸言說出了什麽不好的結果,哪怕是他,也沒辦法繼續自欺欺人。

 陸言對系統道:“你說過他還活著。”

 [是,他在你見過的那具黑龍的屍體裡重生了,但他已經不是人類,是汙染物。]

 系統的語氣難得輕快:[不過沒關系,你不是已經見到0號了嗎?她的心臟如今在你的胸腔跳動,她的天賦也是。唐尋安說的沒錯,現在,你就是希望。]

 [此為末日,應有天啟。]

 作者有話要說:  【狗狗龍日記】(ooc,請勿代入正文)

 ****年 2月12日 陰

 我是誰

 我在哪

 海裡好黑

 我好害怕

 言言呢

 我那麽大一個

 言言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