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67、167
167

 時間一晃就是10年。

 對於雙方而言, 不見面都是最好的選擇。

 這十年裡發生了很多事。

 洛川植物園徹底失去控制;第一研究所所長被培育的汙染物反噬,造神計劃終止;屠宰場的版圖擴張到整個省會……人類的版圖一再縮減。

 汙染病防治中心總部,都從A市搬遷到了汙染病較輕的D市。

 這麽多年的抗爭, 用一句慘烈來形容毫不過分。唐尋安收殮了很多同事的遺物。一開始用一個小盒子裝, 後來需要一個小房子, 再後來,需要一整個收藏室。

 文明倒退, 科技停滯。到後來甚至洗澡都要自己燒水, 因為電要緊著研究所用。

 唐尋安泡在冷水裡, 抬頭看著星空, 偶爾也會懷疑,自己當初看見的場景是不是一個夢。

 他19歲的時候在海上乘船,還借陸言的電腦了解過當時的情況。如今,海洋已經成為禁區, 所有海水都變成了墨汁似的黑色。

 唐尋安隱約有種預感,他看見的未來不會來了。

 他翻開了手機, 沒有信號, 但是社交軟件裡還有陸言的聯系方式。

 之前出任務,這個手機壞過一次。唐尋安因此發了兩天燒, 研究所的人加班加點完成了數據修複, 順便把裡面的內容備份。

 聊天記錄其實不重要,重要的那個會回答的人。

 當天夜裡,唐尋安又做了一個夢。

 不是自然形成的夢,是天賦99-入夢。

 他在夢裡看見了陸言, 對方是一個漆黑的巨人,孤獨地坐在王座上。

 陸言的聲音沒什麽變化:“好久不見。”

 唐尋安那瞬間居然有些想哭。

 陸言側頭:“其實我不怪你殺了陸城。”

 “對不起。”唐尋安下意識地想摸摸自己腰側的刀。

 “為什麽道歉?”

 “他是你父親。”

 王座之上,陸言微微笑了一下。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唐尋安仔細打量了片刻, 才發現陸言比起坐在王座上,更像是被捆在上面。

 深紅的觸手深深勒進了他的身體表面,有些纏繞上腳踝,把他困在這裡。

 “你應該知道,深海會是一個造神的教會。我花了很久時間,才明白一件事,我是容器。”

 “陸城和江月告訴我,只要收集完神的軀體,我就可以成為真正的神,終止這一場災難。神的軀體被叫做王魚。”

 “我很早就發現,我自身病變度並不取決於天賦能力的使用,而是我和這些東西的融合程度。”

 “在融合了所有王魚後。”陸言頓了頓,“我的病變度肯定會突破一百。按照研究所的標準,就是墮落為汙染物。”

 陸言思考了片刻:“我不知道那時候會發生什麽。現在我已經找到了最後一部分軀體……”

 陸言道:“如果我成功,最好不過。如果我失敗了,記得殺了我。”

 唐尋安的表情有些許疑惑:“怎麽樣才算成功?”

 陸言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椅背:“如果成功,我會回來找你。”

 唐尋安有很多話想說,可是以他們兩人的關系,他想說的話未免過於冒昧且不合時宜。

 黑色的巨人像是流沙一樣開始消融。那瞬間,唐尋安內心充滿惶然。

 “陸言,你要去哪?帶上我……”

 可惜這些黑色的細沙消失的極快,就像是一閃即逝的星火。甚至都沒能等到唐尋安把話說完。

 唐尋安低頭:“……行不行。”

 他從夢裡醒來,剛好是夜半三更。

 唐尋安開始等陸言。

 他沒有等到陸言,但是等到了一輪東升的紅月。

 唐尋安看著這輪月亮,抬起手,摸到了一臉的淚。

 陸言失蹤了。

 天空裡的月亮變成了紅色,再也沒有白回來。汙染再次加劇,岌岌可危的人類社會徹底崩塌。

 他又等了十年,終於明白陸言永遠不會回來。

 接受這個事實後,唐尋安比想象中更為平靜。他的病變度很高了,像是隨時會壞掉的舊手機。今天漏電,明天黑屏。總有出不完的毛病。

 於是,唐尋安明白,自己應該離開。和他的朋友一樣,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等死。

 黃塵一生斬殺了無數敵人,如今這把刀終於對準了自己。

 唐尋安赴死的很平和,在一片漫天黃沙的無人區。夜晚的風吹起的沙丘,會掩蓋他的遺體。

 唯一的意外是,他失敗了。

 唐尋安沒能殺死自己,他變成了汙染物。

 一頭漆黑的龍。

 黑龍像是條大蜥蜴一樣,在沙地痛苦的打滾,嘶吼聲傳了很遠。

 一周後,黑龍揮動著翅膀,離開了這片沙地。

 它憑著本能狩獵,有時候卻會不記得自己是誰。它用刀在身上刻下了陸言的名字,因為恢復能力太強,沒過幾個小時,黑龍就會用黃塵在自己身上刻一個“陸言”。

 它會找到他。告訴他自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的話。

 黑龍找到了新月神國曾經的天啟騎士,對方和他一樣,也墮落成了汙染物。

 他從天啟騎士的口裡,終於得到了“陸言”的消息。

 或者說,陸言身體的消息。

 “成神最後關卡,神座被反噬了……”天啟騎士嘴裡吐血,說話斷斷續續,“盡管教宗沒有明說,但我們都清楚,輝月神座就是我們信奉的神本身……收集完軀體,祂應該重返人間……可是,神座失敗了……”

 “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了,新神就在海底。”

 黑龍在恍惚間想起,陸言說過,如果他失敗了,記得殺了祂。

 它來到海邊,變回人形。

 黑龍看著皮膚上密密麻麻、新舊交錯的“陸言”,突然有了很多困惑。

 陸言是誰?他又是誰?

 這應該是很重要的人。然而黑龍反覆念著這個名字,只能感覺到難以言喻的悲傷。

 他抱著必死的決心,沉入海底。

 今天他要去見一個仇人,那個仇人殺了他的愛人。

 ……

 ……

 唐尋安是被噩夢驚醒的。

 他從小到大都很少做夢,不過,自從在黑龍的身體裡醒來後,唐尋安時不時就會夢到這些回憶。

 盡管這是自己經歷過的事情,但唐尋安總感覺像是在看別人的電影。

 這些記憶隔著一層朦朧的霧,陌生又熟悉。

 黑龍的故事塵封在海底,除了他沒有人知曉。

 唐尋安往陸言的身邊靠了靠,悄悄用尾巴把人圈在了自己的懷裡。

 “唐……尋安……”

 陸言從鼻腔裡發出了一聲輕哼,但是沒醒。

 唐尋安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被哼唧化了。

 他低頭,輕輕把吻落在了陸言眉心。

 他喜歡現在的故事。

 這是他們最好的結局。

 (番外2-完)

 作者有話要說:  唐尋安:感謝過去努力的我自己。

 ————

 下一個番外:配角們的人生。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