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29、129
129/七流

 現在是午夜3點?。

 哪怕被拉入其中?的天啟者拚盡全力努力,也很難救下所有?人。

 冒著?黑光的陸言路過X市學校。校門口,幾個穿著?校服的學生躺在地上,悄無?聲息。

 他們周圍,屠夫們就像是鬣狗,圍成一圈進食,眼裡全是貪婪的血光。

 但並非所有?汙染物都?在進食。

 有?一個穿著?白襯衣和西裝褲的汙染物,一遍又一遍,徒勞地把這些屠夫從地上拉起來。

 他的胸前掛著?監考證。眼睛從眼眶探了出來,長長兩條,像是蝸牛。

 [這個汙染物覺醒了千裡眼,現在是屠宰場的文職人員。成為汙染物之前,曾經是這個學校的老師。]

 即使變成了汙染物,蝸牛的戰鬥能力卻並不?強。

 蝸牛老師被身強力壯的屠夫們一把推開,跌坐在地上。但就像感覺不?到?痛一樣,這隻蝸牛一次又一次地爬起來,把屠夫們從這些學生的身上拉走?。

 一個長著?狗頭的屠夫罵道:“別來多管閑事,要不?然連你一起吃了!”

 說完,狠狠地呲開尖銳的牙。

 蝸牛老師置若罔聞,一個年輕氣盛的屠夫氣不?過,擰住了它的脖子,把它的頭塞進了學校鐵門的縫隙中?。

 蝸牛老師在半空掙扎起來,看起來很是滑稽。

 周圍的屠夫紛紛哈哈大笑起來,快活的笑聲在空曠的街道上響起。

 這裡的汙染物,哪怕不?是完美進化種,但顯然也比外界的汙染物看起來高級。

 陸言兜裡的兔子屠夫從口袋裡探出了頭,小聲道:“媽媽,肚肚餓。”

 陸言用?手摁住了玩偶兔子毛茸茸的腦袋,把它壓了回去:“忍著?。”

 “放任汙染物獵殺,遲早有?天生物會滅絕。”陸言道,“之後又會如何?”

 [汙染物對自己食物鏈的下遊,有?著?本能的渴望。]

 [但如果找不?到?下遊,那就會自相殘殺。就像是海洋裡的汙染物,依然靠著?吞食同類,存活到?現在,因為普通的肉類很難為它們提供營養。]

 [我?提醒過很多次,盡管再怎麽像。你們和汙染物是兩個物種,有?著?完全不?同的生理構造。甚至,如果用?進化的方?式去看待,汙染物的生命形態更高級,更能適應自然界的變遷,更能在極端環境下生存,更優越。]

 [幾千年前,人類馴養野獸,變成家畜。在吃豬肉的時候,有?人問過豬願不?願意嗎?]

 [現在不?過是進化的序章。根據研究所的研究,已經有?部分低級、群居的汙染物,進化出了簡單的交流方?式,就像是猴子一樣。再過許多年,汙染物大概也會有?自己的語言、文字、乃至文明。從寒武紀到?新生代?,食物鏈頂端的生物歷經變遷,奇蝦、鄧氏魚、引螈、恐龍。這些滅絕的、曾經在頂端的生物,它們真的不?存在文明嗎?]

 [以人的標準看,他們是汙染物。以汙染物自己的標準呢?]

 系統的話,讓陸言有?些感觸。

 [我?知道你在想什?麽。但可?悲的是,]系統頓了頓,[哪怕是剖腹取粉,也不?能讓所有?人都?相信,汙染物的肚子裡真的只有?粉。唐尋安甚至不?是汙染物,不?也帶著?止咬器過了幾??年。]

 [他們怕他。]

 [遲早有?天,也會怕你。]

 陸言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他避開人流,往目的地走?去。那是一座商城。

 在陸言的地圖裡,有?屠宰場的高級屠夫住在這附近,大概率會從這裡經過。

 [對了。]系統突然道,[記得避開周啟明。他的天賦凌駕於裡世界的規則上,如果離得太近,他可?以看見你頭頂的稱號。]

 於是,陸言腦海裡,多了一個藍色的光點?,在數??公裡外,代?表周啟明。

 即將抵達目的地的時候,陸言口袋裡的兔子屠夫突然激動起來:“媽媽,媽媽!”

 陸言捂住了它的嘴:“別吵。”

 “唔、嗚!”

 破天荒的,兔子屠夫沒有?聽陸言的話。

 它抱著?自己的剪刀,從陸言的口袋裡跳了出來。

 兔子玩偶自由落體,掉在地上,摔了幾個圈。它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邁著?短短的腿跳躍著?前進。

 它腿短,跑得不?快,但是彈跳力極好?。瞬息之間,就到?了??幾米外。

 系統道:[是李萍,幾個小時前,她也被拉進了裡世界。]

 一個紅色的點?在地圖上亮起,那是兔子屠夫的位置。

 陸言不?太喜歡計劃之外的變故。

 [你不?去的話,它們會死。]

 於是,陸言思考片刻,朝著?玩偶兔離開的方?向跟了過去。

 *

 李萍把身邊最後一個人推進地下室。

 她的手裡握著?槍,這是第五研究所出品的武器,能讓普通人也有?抗衡低級汙染物的能力。

 所有?防治中?心的工作?人員,在入職前都?會經歷員工培訓。其中?必修課程就是槍械使用?。

 教她槍法的老師是這麽解釋的:“在天啟者不?夠用?的時候,遇到?危險,我?們也可?以頂上。”

 李萍沒有?覺醒任何天賦,但是她的槍法很好?。一路上,她靠著?這把槍解決了好?幾隻低級屠夫。

 很多個睡不?著?的晚上,李萍都?會起來,一個人到?靶場練習射擊。

 不?為什?麽。李萍只是覺得,如果17年前,她有?現在的條件,也許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孩子被玩偶熊帶走?。

 這是商場的地下倉庫,用?於存放貨物。不?僅有?厚重的鐵門,裡面還?有?食物。

 遠處,能聽見沉重的腳步聲。還?有?斧頭碰撞到?牆面的摩擦聲。

 那是山羊屠夫在附近徘徊。

 一位抱著?小孩的工作?人員表情驚慌:“李教授,你不?進來嗎?”

 “你們在這躲好?。”李萍一邊關門,一邊低聲道,“我?去把那個汙染物引開。”

 作?為防治中?心的工作?人員,李萍對汙染物的了解遠比這些普通人多。

 鐵門根本攔不?住山羊屠夫,需要有?東西轉移它的注意力。這些屠夫的智商並不?高。只要被引開,大概率是不?會再回來的。

 男人的手從縫隙裡探了出來:“教授,我?去。”

 他也是防治中?心的工作?人員。

 李萍掃了眼他懷裡的孩子:“我?去吧。我?父母雙亡,無?夫無?子。”

 說完,她關上了倉庫門的最後一條縫。

 裡世界內根本沒有?信號,所有?人都?處於失聯狀態。

 因此,哪怕是李萍也聯系不?上雁北。

 李萍握緊了手裡的槍,一直到?了商場頂樓,恐懼讓她的腎上腺素飆升,但並沒有?摧毀她的神智。

 她掃了眼周圍的環境,故意踢翻了一個鐵質的垃圾桶。

 這個垃圾桶在商場的直升電梯口,圓形,順著?樓梯滾了好?幾層。

 下一秒,李萍摁下電梯,從頂樓到?了一樓,拔腿就往商場的出口跑去。

 樓上,被戲耍的山羊屠夫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

 在李萍來到?門口的瞬間,她聽見頭頂傳來了玻璃破碎的巨響。

 山羊屠夫從樓頂一躍而下。他有?水牛一樣的羊角,身高接近三米,塊狀的肌肉像是堅固的石頭,分布在它的軀體上,手裡握著?一把血跡斑斑的斷頭斧。

 他的羊蹄踩在地上,柏油馬路的地面深深凹陷了進去。

 恐懼在瞬間達到?頂峰,李萍聽見了自己如同擂鼓似的心跳。她舉起手裡的槍,毫不?猶豫地扣下扳機,瞄準的是屠夫的眼睛。

 她的運氣很好?。

 正常情況下,隔著???幾米的距離,以她的水平,很難射中?這麽小的靶子,更何況她根本看不?清山羊屠夫的全貌。

 但是那瞬間,在死亡的威脅下,李萍覺醒了。她的身上,冒出了一層淡淡的白色光暈。

 【天賦309-跟蹤射擊】

 這枚子彈在半空拋出一個弧度,命中?了屠夫的左眼。

 子彈在它的眼球炸開,山羊屠夫的視野血紅一片。

 “F**k!這是我?要看世界杯的眼睛——”

 如果說之前,山羊屠夫還?抱著?戲耍獵物的心態,那此時它已經徹底被激怒了。

 它提起了沉重的斧頭,像是一頭水牛,撒著?蹄子往前衝去。踩在馬路上,發出地動山搖似的響聲。

 兩個人的距離在刹那間縮短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

 沉重的斧頭向李萍的背後砸去,她看著?地面的影子,當機立斷地倒下,在地上狼狽地滾了一圈。

 斧頭砸進地面,劈出一道深深的縫隙。

 山羊屠夫乾脆放下斧柄,一腳往李萍的身上踩去。

 以它的體重,這一腳如果能踩到?,李萍不?死也是重傷。

 但是一隻兔子在此時,精確無?比地跳到?了它的羊蹄下。

 這隻兔子很小,和它一樣是C級汙染物,也是屠宰場的屠夫。

 兔子屠夫舉起剪刀,小小的刀刃刺穿了它的蹄子。

 山羊屠夫的腳血流如注,它怒吼道:“你發什?麽羊癲瘋?!你想被屠宰場開除嗎?”

 盡管屠夫之間,偶爾會因為肉豬歸誰內訌,但今天晚上到?處都?是肉豬,有?空和他打架,還?不?如重新找個獵物。更何況它和兔子屠夫無?冤無?仇。

 被開除的屠夫,在屠宰場裡,和肉豬是一個下場。

 李萍不?明白為什?麽兩隻汙染物突然內鬥,但她清楚,現在是脫險的好?時機。

 她跌跌撞撞爬起來,向前跑去,沒有?回頭。

 山羊屠夫不?想理這隻兔子,抬起腿就想繼續追,然而兔子屠夫格外執著?,跳起來,咬住了它的喉嚨。

 山羊一把捏住了這隻玩偶兔,手臂青筋畢露。

 玩偶兔張開嘴,從針線的縫隙中?,吐出白花花的棉絮。

 它低頭,死死咬住了山羊屠夫的虎口,大口大口地吞咽著?羊血。

 【天賦144-生命萃取】

 兔子屠夫和其他屠夫很不?一樣,它沒有?高大的身軀,恐怖的力量和速度,但依然成為了屠宰場的屠夫,原因就是它有?一個排名靠前的天賦。

 血液源源不?斷地湧入了玩偶兔的身體裡。玻璃珠製成的眼睛竟然迅速長出了一層瞬膜和眼皮。

 它能像真正的兔子一樣眨眼了。

 山羊顧不?得屠宰場內禁止殺死屠夫的規矩,一拳就想往兔子的腦袋砸去。

 但一隻手,在此時拉住了它的手腕。

 和山羊屠夫粗壯的胳膊比起來,陸言的手臂細的像是一折就能斷掉。

 但他鷹鉤似的手指插.進肉裡時,就像是一把銳利的刀。

 陸言硬生生地從山羊屠夫的背後拔.出了一顆心臟。

 這顆心臟還?在跳動,連著?粗壯的血管。

 山羊屠夫在那一刻,聞到?了潮濕的、海洋的氣息。這氣息很熟悉,他確定自己曾經嗅到?過。

 但它從沒有?想過,這種氣息,會代?表死亡。

 汙染物的血液很粘稠,陸言松開手,任由這個火龍果大小的心臟掉在地上。

 兔子屠夫趴在地上,抽抽噎噎地啃咬著?山羊的屍體:“媽媽不?記得我?了。”

 小兔子終於沒有?再喊他媽媽,這讓陸言感到?了些許的欣慰。

 陸言想了想,回答:“她應該記得。”

 “可?是,媽媽都?沒有?看我?一眼。”

 陸言不?太擅長安慰人,只是平靜地敘述著?:“沒認出來。”

 “我?變成這樣了……”小兔子頓時傷心到?吃不?下飯,“她還?會愛我?嗎?”

 陸言思考了片刻。

 他對雁北的聯絡員印象並不?深,只見過一次,依稀記得是個神情溫和的中?年婦女。

 陸言設身處地地想了一下,他沒有?孩子,不?過如果唐尋安變成了汙染物,自己大概是不?會介意的。

 於是,他把兔子撈了起來,重新揣進了自己兜裡:“會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