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32、132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層");

 132/七流

 現在是7點19分,太陽沒有一絲要升起的跡象,漆黑的夜裡,紅月散發著朦朧的血光。

 路邊的燈光晦暗。月色與血色之間,一身漆黑鬥篷的陸言,顯得格外不起眼。

 他走一步,地上就會留下一行血滴。這是因為衣服表面吸收了太多血液的緣故。

 剛洗乾淨的白兔子也變髒了。

 趨利避害是人的天性,汙染物也不例外。當陸言身上的血腥味越來越濃烈時,別說是人了,汙染物都會繞著他。

 這給陸言的狩獵增加了一點小小的麻煩。他本來的計劃,是花七個小時解決掉名單上的高級屠夫,結果現在有的高級屠夫聞到了他身上的氣息就開始跑路,增加了很多不必要的工作量。

 [你身上的氣息太雜了,一聞就知道不是單獨一個汙染物身上的。屠宰場之前有個牛屠夫得了瘋牛症,吃同類吃出了朊病毒。那頭瘋牛,在汙染值快破萬的時候,被呂知宰了。]

 呂知雇傭屠夫,殊不知她眼裡的大多屠夫,也只是肉豬。

 [那之後,屠宰場就定下了不準殺同類的規矩。不過依然有些嗜血的屠夫,覺得殺肉豬沒勁。]

 長時間的使用天賦,讓陸言身上畸變特征格外明顯。

 他覺得,自己現在如果被防治中心的工作人員記錄下來,說不定能獲得個什麽“剪刀手”之類的代號,成為登記在案的高級汙染物。

 就在陸言準備動身,尋找宗炎的時候,系統突然道:[你的魚塘起火了。]

 [07找到了03,並且根據屠宰場蒼蠅的定位,找到了05、06。]

 [他們一個是拿筆的畫家,一個是動物科學專業的研究生,兩個人加起來都不是07的對手,無論07有沒有變成汙染物都一樣。畢竟在軍校的時候,國防生也是要學軍體格鬥的。]

 [盡管接受過特別行動部培訓,但畢竟剛從生命艙裡放出來,他們的戰鬥經驗還是太少了。]

 陸言的表情一沉:“他們在哪?”

 下一刻,陸言腦海裡的地圖上,亮起一個小小的橙色光點。

 有點遠。

 ……

 ……

 07緩緩抬起一隻手,掌心升騰起一團黑色的火焰。

 雁北打開耳麥,衝李萍道:“你先帶著其他人撤離。往東,14公裡外,白秋實和周啟明在附近。”

 在經過工作人員緊急的搶修後,短距離內,藍牙耳麥恢復了一些基本功能。

 李萍的語氣焦急,隱約帶上了哭腔:“您怎麽辦?雁北,你現在已經不適合戰鬥,求你了……跟我們一起走吧。”

 “他不會讓我走的。”

 說完,雁北掛掉了電話。

 他試圖和07討價還價:“我們跟你走,你先把秦握瑜放下好嗎?或者讓我背他。”

 07微微側頭,表情不解。

 雁北解釋:“教皇身體不好,離你太近,病變度很容易突破100。”

 蝴蝶翅膀已經穿透了秦握瑜的肩胛骨。燙傷讓教皇即使是昏迷狀態,也痛苦地皺著眉頭。

 07思考片刻,回答:“沒關系。”

 讓其他實驗體病變度超過100,這本來就是01的目標。

 融入不了人類社會也沒關系,反正以後人類都不一定會存在。

 他們會在廢墟上,建立起新的秩序和國度。

 聽到這句話後,哪怕是一直沉默不語的元辰,也微微變了臉色。

 他學的是動物科學,昆蟲類。免不得進雨林,和各種各樣的小動物打交道。

 很不幸,一次科研考察裡,他們遇到了成為汙染物的多足幼蟲。

 他的導師被蟲群淹沒,臨死前,用力把他從深坑裡推了出去。

 元辰僥幸逃脫了那片雨林,但因為傷口一直長蟲卵,被送進了第一研究所進行急救。

 在參加葬禮的時候,元辰就發誓,他要和這些汙染物不死不休,因為他的老師還在天上看著他。

 無論成為志願者的初衷是什麽,但是毫無疑問,他們對汙染物抱有同樣的仇恨情緒。

 如果可以選,元辰最想成為的,其實是普通人。沒有太大的能力,自然也不用肩負那麽大的責任。可惜命運從來沒有選擇。

 元辰走向07的動作頓住了。

 他僵硬地抬頭,07很高,成為汙染物後又躥高了一截,站起來亭亭的,像是一棵樹。

 元辰終於差距到,宗炎身上讓他覺得怪異的地方。

 對方看著他的眼神,像是一片平靜的湖,沒有重逢的喜悅和激動,自然也沒有溫情。

 於是,下意識地,元辰往後退了一步。

 黑色的火焰在瞬間燃燒起來,火光衝天,只有炙熱,沒有光明。

 一根金色的羽毛從半空飄落,剛好落在了秦握瑜的臉上。

 這片羽毛在臉上像是黃油沉入熱水一樣融化,很快,在秦握瑜的身上蒙上一層淡淡的保護膜。

 【天賦30-聖光】

 米迦勒的聖劍先他一步抵達了戰場:“帶人走,我同意了嗎?”

 聖劍附著聖光,在黑暗中刺破天幕,像是從天而降的審判之矛。

 07沒有抬頭,他周圍黑色火焰飛舞,交織成一把把長.槍,迎面朝聖劍撞去。

 附近的高樓承受不住重壓,像是紙糊似的從中折斷,大塊大塊的建材落下,安全點裡的人群發出了惶恐的尖叫。

 這一刻,不僅是裡世界,就連表世界的建築群,也出現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裂縫。

 藏在暗處的白秋實憋不住了,罵了一聲:“我**大爺,不動如山!”

 按照計劃,他本來應該是趁著07和米迦勒乾架的時候,悄悄偷襲。現在顯然不是最好的時機。

 可惜白秋實沒辦法眼睜睜看著普通人被砸死。

 【天賦392-重壓只是這一次,壓力不是向下,而是向上。

 一塊塊巨大的石頭被無形的手托了起來,然後挪到一邊,狠狠砸到了地上。

 地面出現了大大小小的深坑。

 火光與火光交織,天空一時之間,大放光明。

 但兩種火光並非勢均力敵。

 黑色的火焰吞沒金光,米迦勒吐出一口血,搖搖欲墜。

 白秋實拿出了蟬翼刀,身後透明的蟬翼跟著震顫,發出嗡嗡的輕響。

 他穿過一層層火焰,發起了幾乎是**式的襲擊。

 只是眨眼間,白秋實渾身冒著火光,出現在宗炎面前。

 07的懷裡還抱著秦握瑜,另一隻手則是對付著米迦勒的聖劍。

 白秋實的臉上露出了張狂的笑容:“不會真有人以為,整個第一區只有唐尋安一個人能打吧!”

 他握著刀,揮向07的眉心。

 宗炎沒有躲。

 或者說,他根本不需要躲。

 蟬翼扎進了他的頭顱,卻沒有流出一絲血。就像是刺進了一片虛空。

 07現在的身體,本來就是由火焰構成的。實體是一隻小小的、紅色的鳥。

 他抬腿,掃向了白秋實的腹部。米迦勒的聖劍也在火光中吞沒。

 秋天的蟬不過是錯過時機的**之末。

 白秋實手中的刀從手中脫落,他的身上燃起黑色的火焰。

 07這一腳毫不留情,白秋實的肋骨從後背扎了出來,他在地上滾了幾圈,顯得很是狼狽。

 白秋實拿出了口袋裡的特效藥,一股腦倒進了嘴裡。

 再不吃藥,他快壓不住病變度了。

 火焰侵蝕著他,白秋實造價不菲的製服融化,皮膚上出現燙傷的痕跡。

 07彎腰,撿起地上的刀,朝前走去。

 雁北的藤蔓纏上07的腳踝,只是還來不及發力,就被蔓延開來的黑色火焰燒成了灰燼。

 他的發梢不僅開出了花,生平第一次,長出一片片樹葉。這是完全植物化的前奏。

 就連元辰,也下意識地放出了蟲群。一隻隻長著尖銳牙齒的軟蟲順著07的褲腿往上爬,可惜在半路就被業火燒成了灰燼。

 07又往前邁了一步。白秋實捂住傷口,顫抖的唇吐出了四個字:“固、若、金、湯。”

 高牆平地起,不斷傾斜著往上抬升,如果頂部合攏,大概會形成一個巨大的牢籠,剛好把他和07關在了一起。

 米迦勒在電光石火間明白了白秋實的打算——他想拉著07一起赴死。

 就像是當初神國行動,兩位a級天啟者以自身死亡的代價,化成海霧,鎖住了整個神長嘉。

 米迦勒的聲音都有些微微的破音:“老周!”

 周啟明終於從土裡鑽了出來。

 為了靠近07,他給自己加上了“遁地”的設定。

 周啟明等了很久,才等到宗炎的頭頂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代表他可以對著07使用虛擬世界這個天賦更改設定了。

 他還從來沒對s級汙染物使用過這個天賦,甚至不知道有沒有用,如果不是其他人消耗,周啟明大概是很難做到這一步。

 在接近07時,他下意識地往對方頭頂看了一眼,07的稱號居然是【01的狗】。

 像極了什麽在晉江不給看的py。

 只是剛打開人物界面,周啟明的冷汗就落了下來。

 07的設定像是漏字的盜版書一樣,殘缺不全。

 【設定1:01的狗,燃燒的小鳥。】

 【設定2:汙染值12813汙染物,天賦:業火、信號干擾。】

 【設定3:……的病人。】

 【目標1:帶回其他實驗體。】

 【目標2:殺死實驗體之外的天啟者。】

 周啟明嘗試添加目標3,譬如“放棄執行任務”,亦或者是“離開屠宰場”,但很快就彈出了提醒,說“和目標衝突”,不予執行。

 最終,周啟明隻添加成功了一個設定。

 【設定4:擁有實體。】

 07看向周啟明,臉上終於有了情緒。

 他的表情是厭惡,像是看著一隻煩人的蟲子。

 他隱約能感覺到,周啟明想對他做什麽,是想操控他的思想,因此本能地感覺到惡心。

 為此,他甚至放棄了殺死白秋實,教皇從他懷裡落在地上。

 他伸出手,抓向周啟明。而米迦勒和白秋實同時衝向了他。

 因為擁有實體,所以這一次,如果07被碰到,大概會受傷。

 所以,在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目光下,07背後出現一雙火焰構成的羽翼,在須臾之間騰空而起。

 他原本站著的地方,發出了驚天的巨響。塵土飛揚,冒出滾滾濃煙。

 陸言趕來現場,看見的就是這樣的慘狀。

 系統不禁大吼一聲:[鬥氣化翼!竟恐怖如斯!]

 [勇敢言言,不怕困難!衝!]

 陸言從背後拿出了龍骨弓,瞄準了宗炎。

 短短一分鍾內,他射.空了箭筒內的長箭。

 陸言很清楚,這些長箭並不能對宗炎造成什麽實質性的傷害。

 他想要的,是天空的主導權。

 十五支箭在半空像是追蹤**,交織成網,在07身後窮追不舍,逼迫他不得不從半空降落。

 而陸言等的,就是07落地那一刻。

 兔子屠夫用軟軟的毛絨手臂抓住了陸言的衣領,帶著他跳了起來。

 沒辦法,陸言不會飛。

 他們穿過火海,玩偶兔的身上燃燒起熊熊的烈火。

 就像是譫語對人類的作用比對汙染物高。

 業火對汙染物的殺傷力,也比對天啟者高得多。

 玩偶兔頓時疼得眼淚汪汪的:“爸爸,好燙!”

 但是它卻依然忠誠地執行了陸言的指令,把他送到了07的面前。

 07本來想動手,但在看見陸言臉的瞬間,神情閃過一絲困惑:“……醫生?”

 話說完的瞬間,07自己都愣住了。

 誰是醫生?什麽醫生?

 07覺得他們應該認識,他好像在哪裡見過陸言。

 可是他的腦海裡空空蕩蕩的,想不起任何有關的回憶。

 只是07依然感覺到了親切。

 這種親切感,導致07的面容都變得柔和起來,有了點過去的影子。

 陸言在黑色的火焰中睜開雙眼,對上了07的眼眸。

 他的眼底,瞳孔如同鮮血一樣矚目。

 【天賦14-精神重塑】。

 作者有話要說:  換封面的原因是接到通知說不可以戴內個止吠器,太澀了。

 比昨天提前了4個多小時呢(心虛)

 2("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層");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