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35、135
135/七流

 現實世界。

 如今是上午9點40, 已經過了商場開門的時間。

 但整條商業街都被警戒線封鎖了起來。特勤部隊守在封鎖線前,用人鑄成一座密不透風的鐵牆。

 穿著唐裝的呂尚在這面牆外,撥打著電話:“是x市防治中心嗎?我是呂尚。我想問問我們商場怎麽被封了?”

 呂氏百貨作為綜合性百貨商城, 自從四十多年前建起, 經過幾次擴建, 如今宛如諸侯王,盤踞著整條商業街。今天凌晨3點, 這條街突然被封, 導致9點股市一開盤, 呂氏百貨的股票就綠到跌停。

 工作人員耐心回答:“這是總部通知, 為了市民的安全,不得不暫時封鎖。具體封鎖時間待定。”

 呂尚半夜三點就被叫起來,動用了所有關系依然沒有結果,一直忙到現在, 脾氣變得格外暴躁:“通知?!我這些年交了多少稅!你一句通知就把我打發了?!在x市,我呂氏集團撐起了x市多少gdp?多少就業崗位?!二十年前, 呂氏百貨總部要搬遷, 你們可不是這副嘴臉!”

 呂氏百貨最輝煌的時期,大概是在20年前。自從x市出現屠宰場後, 常住人口越來越少。整個百貨商城也愈發蕭條。

 偏偏呂尚當年還因為對未來預計樂觀, 花了很大價錢,重新買地、裝修商場。導致呂氏百貨在x市之外的地方,都發展平平。

 呂尚如今快七十歲,膝下唯一的女兒在二十多年前失蹤, 已經過了最意氣風發的時候。

 侄子攙扶住他的胳膊:“伯父,別生氣。”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頭頂突然發出一聲驚天巨響!

 遠處, 百貨大廈的玻璃寸寸崩塌,硝煙滾滾,大團大團的灰黑色塵霧中,出現轟燃的火光。

 呂尚瞪大了雙眼,在短暫的震驚後,突然丟下拐杖,往前衝去,嚎啕大哭:“別攔我!我的商場——我的商場啊!”

 從外界趕來x市的天啟者眉頭緊蹙,連通總部電話:“裡世界和表世界出現交融現象。申請全市范圍內緊急撤離!”

 ……

 ……

 唐刀上冒出白色的火光,炎炎地跳躍著。

 刀光在半空劃出一個優雅的弧線,幾根猙獰的觸手被切落,掉在地上,流出星星點點的黑色血液。

 黃塵的製式是唐橫刀,開的是內刃,會比開外刃的刀更難上手。好處是造成的傷口更難愈合。

 比起切割出的血線,黃塵造成的創傷更近似於鋸齒狀的撕裂傷。

 每次刀尖掃過,都是一層血淋淋的皮肉。

 短兵相接,01沒有武器,他用的是自己的手。然而雙手和刀刃碰撞,卻是一陣鏗鏘的鳴響。

 刀刃深深刺進01的掌心。短短數分鍾,01的身上已經全是刀傷。

 01肢體再生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這些血肉蠕動著,時間的力量加快了它們的衰老。

 他的一張臉在蒼老和年輕間不斷死而複生,像是春夏秋冬一樣交替。

 周圍的建築已經徹底坍塌,地面出現駭人的裂縫。

 紅色血月之下,碰撞來的迅速又猛烈。

 “不錯,比上次見強不少。”01的笑聲很是輕佻,“終於不那麽無聊了。”

 他的身體異常的膨大起來,很快就突破了衣服的桎梏,一根根黑色的肉須在他的肢體上蔓延,組合成新生的骨骼與肌肉,四肢落在了地上,不斷滴落著黑色的粘液。

 01不愧於他的代號“獵犬”,遠遠看,他就像是一隻匍匐在地的黑色巨犬,頭顱裂開,排列著猙獰的犬齒。

 但01長得比狗醜多了,更何況他只是站著不動,就有兩層樓高。

 這讓他面前的一切事物,都顯得渺小起來。

 01嘶吼了一聲,巨大的爪子拍向唐尋安。

 他的體型龐大,行動卻格外迅猛,瞬移這個天賦讓他身形如同鬼魅,更像是暗中窺伺的豺狼。被盯上的獵物稍有不慎,就會被咬破喉嚨。

 怪不得有人會把s級汙染物當做“神”。

 在他們面前,人類的確很像是螻蟻。

 唐尋安背後的龍翼展開,躲開這一擊。黃塵在01的側身刮出一道長長的傷口,但看上去,不過是深一點的豁口。對比獵犬巨大的體型,顯得毫不起眼。

 01發出一聲嗤笑:“看來你就這點能耐了?這就是人類唯一的s級天啟者?”

 “10號,放棄吧,你不過是被利用的工具。那些無能弱小的人,用道德綁架了你,又對你充滿猜忌!

 “他們根本不配!”

 從獵犬基地被帶來的三頭犬們突然朝天,如同狼一樣鳴叫起來。

 它們還看守著一個生命艙,那是9號葉良山。

 公維彬被拴在路邊,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不該跟著嚎兩聲。

 他有想過逃跑,但是一動,周圍的獵犬們紛紛對著他齜牙咧嘴。讓他只能瑟縮地匍匐著。

 01沒有武器,他的身體就是最好的武器,也是最強的防禦。

 滴落的黑色液體猶如岩漿,具有炙熱而滾燙的腐蝕性,周圍的高樓幾乎被兩人夷為平地。

 他一掌,砸向唐尋安的身體。

 掌風形成的內勁像是重重壓下來的山。01的手掌格外巨大,仿佛遮天蔽日。手臂的表面像是沸騰的熱水,湧動著粘稠的氣泡。

 漆黑的龍鱗從唐尋安的身上冒了出來。

 面對這幾乎是必死的一擊,他沒有逃。

 “獵犬——”

 唐尋安終於說話了,他丟掉了手裡的刀。

 黑夜裡亮起一片白光,這光明起初很微弱,很快光芒大盛,像是擊碎黑暗的萬鈞雷霆。

 陷入半昏迷狀態的白澤如有所感,掙扎著睜開了眼。

 他的手指微微顫動,喃喃道:“唐隊……不要……”

 唐尋安眼眸裡的瞳孔,在這瞬間變成了一條豎線:“這一直都是我自己的選擇。”

 龍吟好似從天邊傳來。

 但分明又近在咫尺。

 一條長著白色骨刺的、黑色的狗,和一條黑色的龍。

 無需多言。

 兩個怪物像是野獸一樣,互相撕咬起來。所有積蓄的力量,都是為了致對方於死地。

 ……

 ……

 還在裡世界的人,幾乎都聽到了那聲龍吟。

 這是憤怒的、充滿力量的,甚至讓人恐懼的低吼。

 躺在擔架上的白秋實猛得坐了起來,拔掉了輸液針,走到窗邊,看向了遠處的天幕:“我**,不會吧?!”

 他的病友周啟明表情困惑:“怎麽了白隊?”

 白秋實的表情很是難看:“唐尋安用了天賦9龍骨。”

 周啟明撓頭:“龍骨怎麽了?”

 “龍骨這個天賦,是唐尋安從汙染物身上移植的。每次使用都會讓病變度在短時間內,不可逆轉的上漲。”

 “通常而言,研究所建議的使用頻率是三年一次。”

 “這是他今年用的第三次。”

 -

 陸言現在離戰場不遠。

 自然的,他看見了戰場中央的兩個怪物。

 唐尋安完全龍化的狀態,陸言曾經見過。但那時候,是在對方的夢裡。

 當初的少年已經成為青年。

 當年那雙帶著點回避和怯意的金色眼眸,已經被另一種神態佔據。

 是暴戾。

 黑龍咬住了獵犬的脖子,硬生生地扯了下來,黑紅的血液像是雨一樣瓢潑。

 但失去頭顱的狗並沒有死,而是很快從斷裂處生長出新的腦袋,裂開的頭顱像是食人花一樣,咬上黑龍的脊背。

 龍鱗被咬落,灑下一片金色的血。

 龍血掉在地上,聚而不散,像是金色的珍珠。

 陸言微微蹙起眉,一隻紅色的鳥站在他的肩膀上。

 小鳥“啁啾”了一聲,像是詢問什麽時候動手。

 陸言下意識的捏了捏自己的指尖,他的掌心裂開一條縫。陸言看著紅色的肉條從縫隙中擠了出來,神情莫名。

 系統的語氣嚴肅起來:[我不希望感情影響你的判斷。]

 陸言收回了視線,對宗炎道:“再等等,呂知還沒出來。”

 -

 呂知站在坍塌了一半的高樓上,端著紅酒杯,裡面的液體鮮紅。

 黑夜裡,她的身形並不顯眼。

 她依然穿著長裙,歎了口氣:“果然不能相信男人。城主那個廢物至今造不出第二個裡世界。獵犬說的信誓旦旦,還不是被打的跟狗一樣。”

 “是研究所又出了什麽新藥不成,唐尋安還敢這麽用天賦。”

 “這次,屠宰場做了虧本買賣。”

 她丟掉了手中的紅酒杯,玻璃杯從幾十米的高空中下墜。

 呂知從高樓上一躍而下。

 她張開了雙臂,黑色的晚禮裙被風吹的鼓動起來,像是綻開的玫瑰。

 很快,冰冷而巨大的蛇軀撐破了昂貴的禮服。

 八頭八尾的巨蛇壓垮了街道兩旁的樹木,蜿蜒爬行著奔赴戰場。

 ……

 ……

 盡管已經完全龍化,但唐尋安的腦海裡卻很冷靜。

 他計算著獵犬的失血量和修複速度,總是在關鍵時刻補上致命一擊。

 獵犬的斷肢散落一地,變成一隻隻黑色的小狗,像其他地方跑去。

 這些黑色的狗會四處圍獵,為主人提供修複身體所需的能量。

 唐尋安沒有管這些小狗,他選擇相信自己的隊友。

 獵犬依然在一次次的複生,但體積卻越來越小,發出了憤怒的哀鳴。

 周圍的氣息驟然陰冷,唐尋安身後傳來一聲冷笑:“你們來屠宰場不是簽合同的嗎?殺了我這麽多屠夫,還毀了我經營多年的超市。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吧!”

 八岐大蛇的七顆頭顱眾星捧月似的圍繞著最中間的美人臉。

 盡管表情憤怒,但呂知並沒有特別生氣。

 吃了01,再吃了唐尋安。

 這兩樣東西,加起來可比屠宰場珍貴的多。

 蛇頭嘶鳴,毫不猶豫地咬向了黑龍的頸椎。被龍爪按在身下的獵犬,也在此時一口咬住黑龍的前肢。

 黑龍抬頭,一口咬斷了蛇頭。但呂知的另外幾張嘴,卻像是吸血蟲一樣,在它的脖子上鑿出一個血洞。

 現實世界的x市居民,還沒從呂氏百貨突然倒塌的恐怖中回過神,就發現了大地截然不同的晃動。

 防治中心的警報響起,街道上,馬路邊,建築的牆壁上,在頃刻間出現裂縫。

 “地震了!是地震!”

 裡世界大地震顫,江河斷流。就連天空高懸的紅月,都開始搖搖欲墜。

 黑龍的龍翼撕裂,它被兩隻汙染物合力摁在地上,就像是感受不到痛一樣,白色的龍息再一次燃起,八岐大蛇的軀體表面出現熟肉的焦香。

 黑龍的龍爪刺破了它柔韌的腹腔,露出裡面的蛇膽,和石頭一樣的心臟。

 “都被打成這樣了,怎麽還能動!”八岐大蛇吃痛,松開口,發出能刺穿耳膜的尖叫聲。

 生平頭一次,它的內心居然升起了敬意。

 但也到此為止了,呂知的蛇牙有劇毒,她的幾枚毒牙已經扎進了唐尋安的肉裡。

 她受傷很重,於是毫不避諱地吞掉了獵犬的斷肢,令人牙酸的咀嚼聲響起。

 遠處。

 奧丁握住了手裡的長.槍:“我去。”

 他的聯絡員攔下了他,嘴裡發苦:“沒用。那是另一個領域的戰鬥。”

 “不僅是你,哪怕是剩下所有人。現在這個狀態,加起來都沒用。”他身邊,來自第六研究所的研究員雙手顫抖,幾乎握不住手裡的針,“而且你們對於汙染物而言,是最好的補藥。不能去。”

 “唐尋安至少可以殺掉其中一個汙染物,剩下一個重傷。總部還可以和汙染物談條件。但如果你們都殉職了,人類很可能提前進入黑暗年代。”

 “所以,不能去。至少現在不能,起碼要等戰局進入尾聲。更何況我們之前收到了消息,07也進入了屠宰場。”

 奧丁低下了頭:“……我明白。”

 唐尋安沒有等來同伴,但一隻燃燒的鳥,從天際而來,是宗炎。

 它身上的火光格外明亮,甚至到了刺痛雙目的地步,以至於沒人注意到,07還背著一個人。

 獵犬掙扎著站了起來,又一次發出猖狂的笑聲:“一切到此為止了,10號!”

 黑色的巨犬抖了抖身上的血水:“07,燒死他!”

 宗炎發出了一聲鳴叫,火焰從它身上擴散開來。

 但這火焰沒有燃燒到唐尋安的身上,而是在瞬間,席卷了01的全身。

 火焰中,01的身軀不斷消融,獵犬在地上打滾,卻難以撲滅火光。

 “你瘋了嗎?!”01出離的憤怒了,“07,我們才是同類!”

 火焰不僅侵蝕著01,也侵蝕著宗炎。

 07血紅的眼眸看向面前的狗,神情說不出是釋然還是哀傷:“我們不是。”

 衝天的火光泯滅一切生機,燎原之火鋪天蓋地。

 就像是從未熄滅一樣。

 作者有話要說:  打架,你真的好難搞。是不是在欺負我不會打架!!

 晚了2分鍾,補8.19的更新。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