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38、138
138

 陸言在第二天, 就把電腦還給了周啟明。

 他和周啟明寒暄了兩句,離開病房,剛好遇上來探望傷員的陳十二。

 陸言禮貌地點頭, 轉身離去。

 陳十二關上門, 就看見周啟明坐在病床上, 懷裡抱著電腦,用腦袋在鍵盤上蹭來蹭去。

 陳十二頓時大驚失色:“老板, 你這是作甚?!”

 感覺像是什麽變態。

 周啟明的表情看起來很幸福:“你懂什麽, 這是陸醫生親手敲過的鍵盤。”

 陳十二搬了個凳子坐下, 欲言又止:“老板, 就是最近,我在群裡聽說了點小道消息,就是吧……陸醫生好像有對象了。”

 因為第三研究所研究出的香氛,如今所有業界人士基本都知道, 陷入狂暴狀態的暴君可以用諦聽味道的香水安撫。

 說兩人沒一腿,誰信?

 如果情敵是別人, 陳十二一定會鼓勵周啟明爭取一下。畢竟周啟明活了四十多歲, 還是母胎單身狗,好不容易遇上一個順眼的。

 天啟者經常乾一些把腦袋別在褲腰帶的生意, 指不定哪天人就沒了。當然要及時行樂。

 但是陸醫生的緋聞對象, 是唐尋安。最重要的是,陸言也不像是對周啟明有什麽特殊感情的樣子。

 周啟明:“我知道,但是我喜歡他和他不喜歡我不衝突。這種感覺就像是夏天喝冰奶茶,冬天喝熱奶茶, 本身就是一件很高興的事了。好的東西就是值得喜歡,我喜歡他是在滿足我自己的感情需求。”

 他想了想,有些頹廢的說著:“就是有時候有些不服氣吧, 明明是我先來的。”

 -

 這一批重傷天啟者的病房安排的很近。

 周啟明病房的斜對面,就是雁北。

 陸言的口袋裡,還裝著兔子屠夫的那張簡筆畫。

 他來到雁北的病房前,剛準備敲門,就聽到裡面傳來的對話聲。

 “雁北先生,這次來找你。是向你辭行的……”李萍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和,但是卻多了幾分堅定的力量。

 “這次在屠宰場,我覺醒成為了天啟者。我想加入特別行動部,去對抗汙染物。以後沒辦法再兼職你的聯絡員了,和你相處的這段時間很開心。”

 雁北淺淺笑了一下,回答:“恭喜你。”

 陸言本來是打算把畫交給李萍的,但是在此時,居然有些猶豫。

 “她本來已經接受了自己孩子死亡,馬上會有新的人生,現在知道,會不會太殘忍了?”

 [一直瞞著,對於懷念了孩子十幾年的母親而言,何嘗不是另一種殘忍?]

 陸言覺得,系統說的對。

 他摁下門鈴,裡面傳來了雁北的聲音:“請進。”

 李萍看向來人,頓時站起來:“既然是陸先生找你,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們慢慢聊。”

 陸言叫住了她:“請等一下。”

 他拿出了兔子屠夫畫的簡筆畫,遞給了李萍:“有人拜托我把這個轉交給你。”

 李萍一愣,她心裡仿佛間有了什麽感應,接過這張紙的時候,手抖的厲害。

 疊起來的畫幅緩緩展開,兔子屠夫的畫技遠稱不上高超,上面只是用簡單的線條畫出了兩個人,下面寫著一行歪歪扭扭的字:童童和媽媽。

 李萍驟然抓住陸言的胳膊,眼眶通紅:“陸先生,你在哪裡見到這個人的?!求求你告訴我,這幅畫對我來說很重要、我——”

 她的話沒能說完,很快更咽到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陸言低聲回答:“是在屠宰場。一個屠夫拜托我轉交給你的。它說它現在過的很好。”

 李萍哭的幾乎直不起腰:“那他……他為什麽不來見我?”

 李萍並不傻,從陸言給出的信息中,她其實已經猜到了一些東西。

 屠宰場的屠夫都是汙染物,她的孩子不可能例外。

 童童被汙染物帶走後,她本來就沒奢望他還能活在這個世上。

 可是她沒想過,自己的孩子會以這樣的形式存在。

 但哪怕是這樣的結果,李萍也控制不住去愛他。如果是失去理智的汙染物,她大概會死心。可是從陸言的描述裡,童童明明都還記得。

 他那麽小,在一群屠夫的隊伍裡,會不會害怕?

 陸言看著她濕潤的眼眸,回答:“它說,孩子長大了需要離開媽媽。”

 李萍松開了手,抱著懷裡的畫,蹲在了地上。

 陸言想了想,遞過去一包紙巾。雁北已經拔掉了手上的輸液針,抱住了李萍,不斷重複著一句話:“沒事的,沒事的。”

 許久後,李萍終於恢復了平靜。

 她的身體依然虛弱無力,但強撐著站起來,深深鞠了個躬:“謝謝你,陸先生。”

 陸言做這些事,無疑也承擔了一些風險。

 李萍走了,陸言的表情卻有些沉默。

 雁北突然道:“以後,李萍如果遇到了童童,她會開槍嗎?”

 陸言想了想,回答:“那要看是什麽狀態下的童童了。”

 如果兔子屠夫保持著理智,李萍大概是舍不得的。

 “……但我向宗炎開槍了。”

 雁北的心情大概不是很好,說著說著,發梢間還沒開的花苞都枯了。

 陸言不會安慰人,因此思考了許久,才緩緩回答:“你只是做了自己認為正確的事。你沒錯。”

 雁北看了他許久,忽然道:“如果我也能像醫生一樣理性就好了。”

 因為雁北心情不好,因此,陸言在這裡耽擱的時間比較長。

 他是早上9點出門的。一直到12點,才來到了唐尋安的病房。

 很顯然,就算是病人,也是有區別待遇的。像是雁北和周啟明,管制明顯松很多。唐尋安的病房更大,但是監控的更嚴。

 他來的時候,研究員甲正在往唐尋安的胳膊裡注射藥劑。

 這主要是為了降低病變度。唐尋安的龍尾到現在也沒辦法收回去,很影響活動。

 陸言沒有第一時間說話,而是問系統:“上次你跟我說,唐尋安也可以做汙染源切除手術。是切哪兒?”

 [肋骨。]

 [當初移植的汙染源是脊椎骨。經過這麽多年融合,他身上的其他部位也發生了畸變。切掉後,會在3到5個月內,長出新的肋骨。]

 小甲打完了針,松了一口氣,開始收拾旁邊的醫藥箱。

 他本來還想問問唐尋安這次任務的經歷,但是既然陸言來了,打擾人家小情侶,顯然不合適。

 就在小甲收完東西,準備跑路的時候,他耳邊響起了陸言平靜的嗓音:“記得關監控。”

 研究員甲:“……好的。”

 陸言又道:“系統。”

 系統忍辱負重:[我走。]

 陸言在唐尋安的身邊坐下:“我今天收到總部發來的消息,確認01死亡。並且在屠宰場內找到了9號的生命艙。”

 不出意外的話,9號很快就能解凍。等長嘉重見天日,神國行動才能算圓滿結束。

 這次任務雖然沒有簽合同,但結果卻比他們想象的還好。

 連高級天啟者都沒有折損一位。

 天啟論壇上,關於x市屠宰場的帖子,已經討論瘋了。參與任務的不少人,都收到了長串的表白貼,像極了什麽狂熱粉絲追星論壇。

 陸言大半夜登陸看了眼,發現表白暴君的人是最多的。於是沒忍住把“暴君”和“唐尋安”設定成了屏蔽詞。

 如果他沒這麽乾,大概會發現,隔了一天,論壇裡全都在討論他和唐尋安的婚事。

 陸言解開了外套的扣子,躺到了唐尋安身邊。

 幾乎不需要暗示,唐尋安的尾巴挪了過來,搭在了他的腰上。

 陸言挑起了眉:“這麽乖嗎?”

 唐尋安低下頭看著他,神情很是縱容:“你喜歡,就可以。”

 陸言的確挺喜歡的,可惜現在唐尋安很清醒,堅決不讓他碰尾巴根部。未免讓他覺得有些遺憾。

 就像是西瓜沒有吃到最中間的那口。

 趁著現在氣氛還行,陸言驟然詢問:“你有想過變不回來要怎麽辦嗎?”

 唐尋安的表情一怔。

 陸言沒有看他。

 唐尋安隱約知道,陸言想問的其實不是這個。

 在短暫的沉默後,唐尋安回答:“有想過。想過如果我回不去的話,言言會不會哭……你會嗎?”

 陸言的視線落在了唐尋安握刀的手上。

 傷口在他的手臂上交錯著,有些深,有些淺。

 他低聲回答:“會。”

 陸言沒哭,但是唐尋安卻因為這句回答,心情很是複雜。像是喝了加糖的檸檬水,有些酸溜溜的甜味。

 他小心翼翼地吻上陸言的眼睛:“對不起。”

 再來一次,唐尋安還是會這麽選。他也沒有別的選擇。

 陸言歎了口氣,勉強接受了他的道歉。

 年輕人的身體是經不起挑撥的,可惜這些或迷戀,或安撫意味的吻,總是淺嘗輒止。

 他的扣子都解開了兩顆,又被唐尋安扣了回去。

 兩個人睡在同一張床上,蓋著同一張被子。唐尋安因為注射了大量藥劑,有些昏昏欲睡。

 陸言忍了許久,沒忍住,問:“你是不是不行?”

 其實不能怪他這麽懷疑,根據研究,天啟者靈力閾值越高,各種欲望就越是寡淡。

 唐尋安現在都一萬三了,那什麽有障礙很正常。

 唐尋安:“……”

 陸言很快就知道了唐尋安到底行不行。

 他討厭計劃之外的事情,譬如陸言真的沒想過,因為畸變,他的身體裡會有一個人魚一樣的生.殖腔。

 那裡沒辦法用於生育,但是很顯然,接納一個結沒有問題。

 陸言的意識恍惚了一瞬,才明白自己原來是哭了出來。

 唐尋安的手壓在了他的手上,吻掉了他的淚花。

 “別哭。”他說。

 作者有話要說:  [所以到底是行還是不行?]

 陸言:“嗯。”

 [嗯到底是什麽意思啊!?你別嗯,你說清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