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39、139
139

 陸言不記得自己是什麽時候睡過去的了, 半睡半醒被帶去洗了個澡。

 等他再睜開眼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他很難形容這是什麽感覺,又酸又脹, 輕輕碰一下就像是過了電。

 陸言露在外面的手指上都是淺淺的咬痕, 像是什麽大型犬留下的標記。

 系統的聲音慢吞吞響起:[聽說你喜歡看狗狗龍哭, 昨天晚上,哦不, 下午和晚上, 他哭了嗎?]

 陸言:“……”

 他不是很想回答這個問題。

 唐尋安臉上的笑容幾乎掩飾不住, 用尾巴尖兒掃過了他的腰, 激起一陣細微的顫抖。

 “言言。”

 陸言眨了眨眼睛,聲音有些啞:“尾巴拿開。”

 唐尋安很聽話的把尾巴收了回去。

 陸言換好衣服,直接電話聯系上了小甲:“附近有手術室可以用嗎?”

 雖然直接把唐尋安帶到黑診所好像也能做手術,但總歸沒有在正規醫療機構放心。

 而且, 如果汙染源切除手術可以推行的話,陸言倒也不介意分享手術經驗。

 研究員甲一愣:“有是有的, 但是您要這個幹什麽?”

 陸言的視線落在了唐尋安的臉上:“我想給唐尋安做一個手術。”

 唐尋安的表情驟然緊張起來。

 系統發出一聲冷笑:[他擔心你把他閹了, 呵呵,男人。]

 老實說, 唐尋安死死抱著他不放, 幾乎把他肚子撐起一個弧度的時候,陸言的確動過這個念頭。

 但是畢竟自己也有爽到,他決定暫時不計較這種小事

 “啊,這……是什麽手術呢?”小甲的聲音明顯遲疑了起來。

 陸言:“汙染源切除手術。”

 小甲的語氣驟然緊張起來:“我需要請示一下紀文老師。”

 研究員小甲雖然長得年輕, 但是工作經驗其實已經有15年,放在哪裡都是熟練工,更何況他還是紀文的大弟子, 自然算得上學識淵博。

 他當然知道汙染源切除手術是什麽東西。

 這個名詞,來自第一科研所首任所長喬禦的理論研究。很早之前就有一種說法,天啟者是進化的過渡形態。因此,天啟者像汙染物一樣,體內也存在汙染源。對汙染源進行部分切除後,能有效降低病變度。

 這個理論唯一的問題是,很難確定天啟者體內的汙染源。因為哪怕是被同樣的汙染源汙染,表現出的形態也不盡相同。

 而如果隨意切除天啟者體內的汙染源,有很大可能會導致天賦消失,或者天啟者死亡。

 紀文得到通知,很快就從實驗室裡趕來。

 兩人面對面,坐在了會議廳裡。旁聽的還有研究員甲乙丙。

 “陸先生。”紀文的雙手交叉,神情嚴肅,“作為專門研究汙染病與汙染源的工作人員,我不建議任何天啟者進行汙染源切除手術,自己也不會做這種手術。科學可以探索,但是不能抓瞎。這個手術和天賦移植手術一樣,都是如今明確禁止的。”

 “更何況您也沒有臨床試驗的先例,我認為……其中的風險太大了。”

 陸言思索了片刻:“有的。在長嘉島,我給寧淮做過手術。手術很成功。”

 系統沒忍住,補充了一句:[父子平安。]

 紀文怔然。他有真知這個天賦,他能感覺到,陸言說的是真的。

 他的態度有了些許動搖:“但是暴君現在的情況挺穩定的……”

 “病變度93,離100只有7。”陸言看向了紀文的眼眸,平靜地敘述著,“7,可能只是一次激烈的戰鬥,就會要了他的命。我不可能隨時都陪在他身邊,我也不想還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就收到他死亡的消息。你明白嗎?”

 紀文神情一震:“但事關暴君的安危。我想知道,你是從哪裡學來的汙染源切除手術?”

 “洛川植物園,入夢。”陸言簡單地回答,“唐尋安的任務報告應該有寫過。在他的夢裡,我回到了過去。並且跟隨喬禦學習了三個月時間。”

 紀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好,但茲事體大。我需要向總部匯報。”

 陸言微微抬起眼眸:“紀所長。這件事我本來可以不說,因為公開後,我必然會面臨一些風險和麻煩,而且,唐尋安不會拒絕我。但我依然說了出來,是因為我清楚,病變度高危的天啟者,不止唐尋安一個人。”

 他說話的時候,銀色的眼眸裡光華流轉,血紅色的瞳孔看上去格外妖冶。

 陸言:“我希望,你會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說完,他轉身離去。

 在陸言關上門後,紀文發現自己居然松了一口氣。

 研究員小丙抱著文件袋,站在一邊,猶豫了半天,最終沒有跟上去。

 他小聲道:“剛才陸言同志有點嚇人。”

 並不是說陸言的語氣有多差勁,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的,屬於上位者和獵食者的氣場。

 這種氣場甚至讓人下意識地想要服從。

 紀文摸了摸手腕上的檢測表,詢問:“小丙,陸先生的靈力閾值多少了?”

 “啊,上次記錄是三周前,數據是8100。”

 紀文陷入沉思:“我覺得他現在應該又漲了。”

 靈力閾值的提升也和汙染源有關系。接觸汙染源越多,越久,這個東西就漲的越快。

 閾值的含義是臨界值。既然叫靈力閾值,說明哪怕是接觸汙染源,提升也是有限度的。

 像是現在的陸言,如果碰上最開始的汙染值500的寄生魚,靈力閾值可能連1都漲不到。

 小丙不禁感歎:“陸先生真的太辛苦了。成為天啟者後,基本沒休息過幾天,就遭遇各種各樣的任務……還是e級天啟者的時候,就遇到了a級汙染事件怨念之牆。這樣都能存活下來,真的像是奇跡。”

 紀文雙目放空:“你說的對,既然是奇跡。那也許我們可以試著去相信一次。我很清楚,總部是不可能同意的。因為不敢去賭,沒人能承擔起這個責任。萬一出了問題,就是全人類的罪人。更何況,現在暴君的狀態並不危機,很多人會覺得沒有必要……可是就像諦聽說的那樣,病變度93,本來就是最大的危險。”

 他語氣充滿了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既然如此,那這份責任,就由我來承擔好了。”

 小丙緊張道:“老師,還是我來吧!”

 紀文從椅子上站起,順手捏了捏他的兔子尾巴,呵呵一笑:“你還不夠格。”

 *

 陸言本來以為,要等很久的流程,才能等來手術通知。

 但是沒想到,第二天晚上8點,他和唐尋安,就被研究員甲偷偷叫了出來。

 小甲神情緊張,像是在作賊:“小心點,不要被人看見了。”

 陸言走進二樓的手術室。

 紀文穿著西裝,難得的不苟言笑。

 他看向了來人:“咱們先來簽一個免責聲明……”

 陸言的眉挑起:“行。”

 他對自己有信心,並不覺得手術會失敗。更何況,他也不會拿唐尋安去賭。

 紀文掃了小丙一眼,小丙拿出協議,遞給了他。

 陸言掃了眼,有些驚訝的發現,這份免責聲明的內容,主要是給他免責。

 大概含義是,自己是被第三研究所強迫來做手術的,出了事和他沒有關系。

 陸言的筆尖頓了頓,在協議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紀文順口道:“說起來八岐大蛇的天賦10倒是很實用,可惜剝離失敗了……”

 唐尋安躺上了手術台,像是一條任人宰割的魚。

 陸言用地獄之火的刀柄挑起了他的下巴,語氣裡有幾分戲謔:“害怕嗎?”

 唐尋安抓著陸言的手背,親了親他的指尖:“你親一下我就不怕了。”

 系統不禁怒火攻心:[yue!老男人裝可愛真惡心,我yue!宿主,你是不會上當的對吧!]

 陸言沒有理會系統。他低頭,把吻落在了唐尋安的唇上。

 唇齒交纏,像是最後一次親吻一樣用力。

 紀文掏出手機,裝模作樣地到走廊打電話。

 研究員甲“臥槽”了一聲,捂住小丙的眼睛。

 這種場面,對二十多歲的小丙來說還是太刺激了。

 盡管有人圍觀並且協助遞工具,但對於陸言而言,這是他一個人的手術。

 他戴上了口罩和手套,握住手術刀的時候,瞬間進入了工作狀態。

 他的視野裡,唐尋安身上出現了顏色不同的區域。

 地獄之火在唐尋安的腹腔上劃開了一道切口,長度像是激光瞄準一樣精確。

 他的動作謹慎而自信,迅速卻不顯慌張。

 金色的血液湧了出來,帶著點腐蝕性,如果直接用皮膚接觸,大概會燙得發紅。

 [正常人的肋骨有12對,唐尋安有18對。因為他體重有好幾百斤,強有力的骨骼才能支撐起這樣的肌肉群。要不然早就被壓垮了。]

 [他在戰鬥中,肋骨也會受傷,但都會自動痊愈,龍骨作為最頂級的戰鬥系天賦,並不是只有變龍這一種作用。]

 和正常人不一樣,唐尋安的骨頭微微泛著金色,如果不是地獄之火,如果不是唐尋安有意控制天賦,陸言根本不可能把它切下來。

 [你要切下的,是這6對肋骨。放心,雖然我不怎麽喜歡他吧,但是誰讓你喜歡呢……]

 ……

 ……

 紀文站在手術室門外,緊張的像是在等著自己老婆生孩子。雖然他沒有老婆。

 手術助手小丙已經推開門兩次,拿止痛藥和吸血紗布。

 手術時間已經過去了4個小時,紀文的腳邊,煙頭落了一地。

 凌晨1點,陸言終於推開了手術室大門。

 紀文連忙上前:“陸醫生,唐尋安沒事吧?”

 陸言摘下臉上的口罩,平靜道:“手術很成功。唐尋安的病變度降低到了67.4。靈力閾值有所跌落,但依然有一萬二千七。生命體征平穩。”

 他的語氣,就像是做了一個小手術一樣平靜。

 陸言身後,小丙的眼淚嘩啦啦地落下來了:“老師,我們成功了!這個方法是可行的!”

 盡管陸言的態度很淡然,但只有他們這些研究員,才明白這件事到底是多大的不可思議。

 消息放出去,可能全世界的天啟者和相關人員,都會因此震驚。

 過去幾十年,各大研究所一直都在尋找降低汙染值的方法。但最大的成果,也不過是那些分門別類的特效藥。等天啟者的病變度過了90,基本就是等著死亡的倒計時。

 “如果,如果能早一點就好了。”小丙一雙眼通紅,“早一點的話,是不是之前那些人……就、就不用送去安樂死了。”

 紀文覺得眼鏡片上起了一層霧。

 他摘下了眼鏡框,擦了擦,重新戴上的時候,目光已經變得堅定而喜悅:“現在也不遲!”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